第249章 安安/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第249章

为了满足不同的口味,私房菜馆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男人心思不浅。

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想来是早就计划好,却能在她出言刁难的时候沉住气。

最终,用实际行动说明一切。

安安喟叹,不禁想到一个人,不动声色便能决胜千里之外。

同样不喜言语,永远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陆征倏地抬眼,凌厉迫人,安安朝他抱歉一笑。

连睚眦必报的性格也分毫不差。

她转眼看向谈熙,不过,找女人的品位还是略有不同。

妈妈永远都是冷静而优雅的,那种稳操胜券的气度,和父亲一模样。

而熙熙……

纨绔邪性,不拘小节,表面上是个小痞子,可内心却住着一个小公主,矜贵娇怯,却从骨子里透出凌傲。

她比母亲多了一层世俗的保护色,但两人本质上都有种孤高和矜冷。

所以,母亲有了父亲,谈熙有了陆征。

“安安吃鱼!”冉瑶往她碗里夹了一块,“我专门替你叫的。”

“谢谢。”难为她这个不吃鱼的,最后亲口点了道水煮鱼。

陆征替谈熙夹了块牛肉,她喜欢吃辣。

“你认识那个阿婆?”蓦地,动作一顿,嚼了几口,谈熙把牛肉吞进肚子里,两眼闪闪发亮,“好吃!”

其他几人也都惊叹出声。

“这个豆腐好滑,有股淡淡的花香呢!”小公举咬着银勺,一脸满足。

“连手撕包菜都比别家好吃……”韩朔咕哝一声,又尝了酿苦瓜,我滴个娘耶,比半岛酒店大厨做的还好吃。

安安没说什么,却破天荒喝了两碗汤,就是御膳房也煲不出这么清香的排骨汤。

果然,高手还是在民间。

吃饱喝足,陆征掏钱结账。

安安准备回家住几天,出了茶楼直接坐上停在门口的奔驰走了。

韩朔揉揉肚子,她好像吃得太多。

“嗝……”某种意义上,这人和谈熙是同类。

小公举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瑶瑶,瑶瑶,”韩朔厚着脸皮非往她跟前儿凑,“你是不是也要回家?”

“嗯啊!”说到回家,小公举整张脸都亮了。

“下午就走?”

点头。

“你能不能明天再回去,今晚留下来呗!”

“你想干嘛?!”目露警惕。

“我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上回欠你的钱不是都还了吗?”韩朔有点挫败,纵观整个宿舍,安安最善解人意,谈熙跟她臭味相投,不过冉瑶这个软妹子貌似有点怕她诶?

“我没有……”

“那你躲什么?”韩朔哼了声,“连走路都故意避开,不想待我旁边,这么明显,还说没有?”

小公举涨红了脸,慌忙解释:“我真的没有嘛!”

“那你说是为什么?”

小公举嘟囔了一句。

“什么?”韩朔没听清,侧耳凑近,“大声点。”

冉瑶深吸口气,然后:“你头发太丑——”

她怕走出去丢脸嘛……

韩朔风中凌乱,一头彩发无声招摇。

谈熙憋笑,拉了陆征赶紧走。

离开五六米的距离,才转身挥手,大声道:“拜拜!”

留下杀马特·韩和小公举·冉大眼对小眼。

陆征挽着她,谈熙伸手揉肚皮。

“阿婆手艺真好,恨不得连舌头也一起吞,好饱……”

那几盘菜可都是见了底的,老太太进来收碗的时候,笑得顶顶满意。

“我第一次吃的时候,也这样。”

谈熙眼珠转了转,“我听阿婆叫你陆营?”上次去吃火锅的时候,余胖子也这样叫。

“她是缸子的外婆。”

“缸子也是你手底下的兵?”

“嗯。”

“陆征,”谈熙脚步一顿,“你是不是早就打算带我们来,所以安安说那些话的时候,你才没反应?”

男人伸手搭她侧腰,谈熙挣了下,没成,由他去了。

“你那些舍友,一个比一个难缠。”

“所以,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男人眼底划过笑,点了点她的鼻尖,“真了解爷。”

“陆征!”谈熙气得跺脚。

风过,天凉,长长的林荫道,身后不远处停着一辆高大的路虎。

气氛正好。

陆征低头,倾身,唇齿相贴,尝试着撬开谈熙牙关。

女孩儿反应过来,大眼眨巴两下,水眸莹润,雾气朦胧。

倏地,眼尾上挑,含了几许淡笑,谈熙细细回吻。

男人似得了鼓励,目光愈狠,动作狷狂,恨不得把怀里小东西拆吞入腹,吃干抹净。

天色正好,缱绻正浓。

暖而不炽的阳光将两人紧密相拥的身影拉长,构成一幅绝美旖旎的情画。

韩朔和小公举打的回宿舍。

“妈,我在学校住一晚,明天上午回来……嗯,知道了……不会忘的……想吃红烧鱿鱼足、凉拌茄子、拍黄瓜……”

韩朔趴在旁边,听冉瑶和她妈妈讲电话,兴味索然。

“……好,那拜拜~”

“呼——终于讲完了!”韩朔捡起桌上的鼠标抛了抛,高兴得吹了声口哨。

小公举瞅了她一眼:“你让我留下来干嘛?”

“请你听演唱会?”

“谁的?”

“LAND乐队!”

“LAND?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乐队?”

“新组的。”

“哦。”

“那主唱是谁?”

韩朔昂首挺胸:“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咕噜……

小公举咽口水,“别告诉我是你。”

“宾果!就是我!”

“……那我还是回家好了。”

却说安安上了奔驰,副驾驶位上突然转过一张脸,下一秒——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惊喜溢于言表。

安曜摘下墨镜,哈气,用布帛擦了擦镜片,“刚到。”抬头一笑,绝世美颜,“乖,头伸过来。”

安安凑上去,甚是听话。

在安家所有人眼里,包括岛上那些难缠的族老,都夸她是个好宝宝。

安曜把墨镜戴到她脸上,摩挲着下巴端详一阵儿,“还是姐的眼光好。”

“漂亮吗?”安安明知故问。

“我安曜的妹妹能不漂亮?”

某安心满意足。

“二哥,姐姐过得怎么样?”

“瑞典王宫快被她给掀了,你觉得呢?”

安安眨眼,“有没有交往外国帅哥?”

“小心祸从口出,被辰哥听见,你就完了。”

安安偏头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美不胜收,“辰哥和姐姐一样,最疼我了,他才不会呢!”

兄妹俩回到山庄的时候,碰到安叔从别墅后面的园子里出来。

“安爷爷!”

“小小姐和二少爷回来了!”老人眼前一亮,人到晚年总是喜欢儿孙绕膝。

虽然没有血缘,可是这些年,他已经把几个少爷、小姐看做自己的孙子疼爱。

“大哥呢?”

“绝少爷出门了。”

安安抿唇,眼底闪过沉思:“去见于森叔叔吗?”

老人点了点头。

“那我先上楼休息了。”

“去吧。”

安安拉着安曜往里面走,“二哥,你也休息。”

“傻丫头,我不累。”

“说谎。”

安曜宠溺地拍拍她的头,“乖,你先上去,我还有事。”

“好吧。”走了两步,蓦地,脚下一顿,转身,晃了晃手里的太阳镜,“替我跟姐说声谢谢。”

安曜抱臂环胸:“要说你自己说。”

“姐肯定又会给我介绍外国美男,上次是她的贴身侍卫,上上次是燕熹公爵,我才不要呢!”安安扭头,跑上楼。

独留男人站在原地,哑然失笑。

“二少爷。”

安曜笑容蓦地收敛,目光隐现凌厉之色:“爸那边还没回音吗?”

老人摇头,“家主应该带夫人上岛了。”

“在哪片海域?”

“定位显示南极,但家主没让我们探到具体位置。”

安曜啧了声,爸和妈真是越来越贪玩。

“妈妈呢?也不接电话?”

“那片区域没有信号。”

“算了,让他们折腾去吧,我只是……心疼大哥。”

这么一大堆事情,说丢就丢,全部让安绝去做,当他有三头六臂吗?!

有时候,安曜挺怨的。

大哥从小就比他们过得辛苦,爸爸对他也最为严厉,姐姐看不下去,暗中插手了一部分黑道的事,结果被妈妈发现,罚她去了瑞典当王储,一年回来的时间不到三次。

而他虽然是个明星,可名气再大,也帮不了哥哥。

幸好,还有辰哥在。

这些年风风雨雨,命悬一线都是他们俩在并肩作战,安曜想帮忙,却心有余力不足,只能享受着家族的庇佑和大哥的守护。

安安比他看得开,“大哥的愿望,就是希望我们兄弟姐妹能平安顺遂,所以,别拖他后腿。”

从那以后,他自厌的情绪就烟消云散。

只是因为害怕伤了哥哥的心。

安安回到房间,把墨镜放到抽屉里,又用小钥匙上锁,珍而重之。

里面全是这些年,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送她的礼物。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八年,是他们给了她上辈子从未享受过的亲情和爱护。

老天到底对她公平了一次,用上辈子的不幸来换此生的安宁。

只是那个人……

十八年了,还有机会再见吗?

对着镜子自嘲一笑,安安把头发挽起,拿上睡衣进了浴室。

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

醒来的时候,天色渐晚,安安从床上坐起来,脑子有点懵懵然。

初醒时的正常反应。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六点一刻。

“安安!快下来——大哥回来了!”

是安曜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