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安家兄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掀被,下床,连拖鞋都忘了穿,就这样飞奔下楼。

“大哥!”安安站在台阶上,迫不及待开口叫人。

男人抬头,幽紫近黑的瞳孔乍现厉光,却在触及阶上站立之人后,逐渐温软,刀削斧刻的冷硬侧脸泛起一丝暖色。

“又不穿鞋?”

安安两手扣在一起,有点犯窘,“我太高兴就忘了……”

安绝两步迈上台阶,将人打横一抱,放到沙发上,“墩子,上楼把小妹的拖鞋拿下来。”

安曜不服气,再怎么说他也是国民男神好伐?!

“还不去?”绝爷冷冷开口。

安曜灰溜溜上楼,这个家里除了母亲,他最怕的就是大哥……

“谢谢二哥!”安安乖甜一笑。

好吧,安墩子心里那口气顿时就顺畅了。

安安用抱枕把脚盖住,双颊微微泛红,虽然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可男女大防那道坎儿她始终没迈过去,总觉得,在异性面前露出身体的某部分是极其失礼的,即便这个人是她亲哥哥。

安绝看在眼里,没说什么,这些年他早就习惯了小妹的害羞和腼腆。

小时候,她就爱穿长袖长裤,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起初大家并不觉得有什么,等长大一点,才发现不对。

谁家姑娘大夏天穿个长袖的?连裙子都不入小姑奶奶的眼。

有尝试去改变她,可小家伙就是不愿意,要敢强迫她,准得嚎啕大哭,一哭气管就发炎,挂个吊针那都是轻的,有一回直接直接烧成肺炎。

从那之后,就没人再管她穿长袖还是短袖了。

“多大了脸皮还这么薄?”

安安抿唇,不仅脸颊,连耳朵也一起红了。

安绝无奈。

“小妹!你的拖鞋!”安曜从楼上下来,把鞋放到地上。

安安赶紧穿好,“大哥,事情顺利吗?”

安绝看了她一眼,警告的目光投向安曜。

后者一脸无辜。

“大哥,不是二哥说的,你别瞪他!”

安曜往妹妹肩上一搂,“乖宝宝,还是你最疼哥哥!”

安安浑身不自在,安曜轻咳两声,悻悻收手。

“先吃饭。”安绝不想在弟妹面前提那些打打杀杀的事,转身往饭厅走。

安安和安曜对视一眼,翻涌起淡淡的心疼,眼眶很快就红了。

“小妹,你别这样……”安曜叹了口气。

“嗯,我知道。”吸吸鼻子,逼退泪意。

“肚子饿了吧?走,吃饭去!”

饭后,安绝稍作休息便进了书房,安曜歪七倒八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剧本看,两条腿惬意地搭在茶几上。

安安泡好茶,递给他。

安曜呷了口,“小妹,你这手艺快赶上大师级别了。”

安安替自己斟上一杯,闻言,弯了弯唇角。

“樱樱泡的茶更香。”

安曜来了精神,放下剧本两眼放光,“你最近跟溟樱联系了?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国?”

“二哥,你想做什么?”

安曜眼神发虚,“我就问问而已……”

“真的?”

“不然?!”

“每次你说谎,声音都会不自觉拔高。”

“有吗?!”

“你听。”

“……”

“樱樱被大哥气狠了,应该暂时不会回来。”

“你说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跑到非洲去做什么?”

安安抿了抿唇:“她好像……加入雇佣兵训练了。”

“什么?!”安曜险些摔了手里价值连城的青花瓷杯。

“这是三个月前她自己说的。”

“所以,她三个月没跟你联系了?”

安安点头。

“这事溟叔和落姨知道吗?”

“应该……还不知道。”

“胡闹!夜狼的训练基地,一百个人进去不见得有二十个能活着出来,她溟樱人不大,胆子还真不小!”

安安脖颈一缩,长发顺着两边肩头滑下,“哥,别气了……”

“你怎么不早说?”安曜面色不大好看。

“樱樱不让……”

“你就看着她胡闹?”

“我已经跟几个舅舅说过了,他们答应会看好她。”

安曜松了口气。

安安眼里含了几分揶揄,“墩子哥,你好像很在乎樱樱,是不是对她……”

还没说完,就被安曜一个闹镚儿弹在脑门儿上,“整天瞎想什么呢?尽胡说八道……”

“那你为什么对樱樱的事这么上心?”

“那可是咱们未来大嫂,我得替哥看好了,万一有个闪失咋整?”

安安抿笑,“你还想得挺长远……对了,樱樱的事大哥没提,我也不敢说,那现在要不要讲?”

“你以为,不说大哥就不知道?他可比咱们想象中上心得多……”

“真的?”安安不大相信。

一直以来,都是溟樱追着大哥跑,而大哥万年不变的冷漠,怎么看都不像上心的样子。

“小妹,你还太年轻……”不懂老司机的世界。

临睡前,安安犹豫再三,还是敲开了书房的门。

“安安?”男人从办公桌后抬头,旋即放下笔。

“哥,休息一会儿吧。”伸手,“喏,牛奶给你,趁热喝。”

安绝接过,放到桌上。

“现在就喝。”

“好。”

很快,玻璃杯见了底,“说吧,还有什么事?”

安安咬唇,还是把溟樱去非洲的事情讲了,希望樱樱回来之后别找她算账……

“嗯。”男人的反应很平静,灯光下,轮廓深邃,冷峻逼人。

安安蓦地松了口气,果然是知道的……

“还有,这次我们会在华夏待多久?”

安绝看了她一眼,起身,牵着她坐到沙发上,“你有什么想法,说给哥听。”

“没有,我只是……有点舍不得现在的学校。”

男人沉吟一瞬,“暂时不会离开。”

“那就好。”安安眉眼带笑,“哥,你是不是打算让安家……重返华夏?”

“当年,爸爸就差最后一步……说到底,这里终归是我们的根。”

安安恬静一笑,偏头靠在哥哥肩上:“你决定就好,我们永远都会站在你身后,无条件支持。”

“傻丫头……”

“那我回房休息了。”

“嗯,早点睡。”

起身的时候带翻了茶几上的文件夹,安安蹲身去捡,拿起来的时候掉出一张照片。

安安目光稍凛:“哥,这个人是?”

“陆征。你知道他?”安绝目露警惕。

对于小公主身边的雄性生物,安家几个男人都会施以十二万分的关注和重视。

安安无奈,“不是你想的那样……”

安绝目露审视。

“他是我舍友的男朋友。”中午还一起吃饭来着。

果然,安绝面色稍有好转。

“哥,你为什么查他?”这才是安安关注的重点,如果有什么问题,她也好给熙熙提个醒。

男人食指半屈,敲了敲桌面,这是安绝陷入沉思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小动作。

安安不敢催,耐心等候。

“放眼京都,能入眼的也就这么一个而已。”

……

谈熙和陆征回到酒店已经是傍晚。

“明天什么时候出发?”谈熙脱了外套,正准备冲凉,冷不防想起这茬。

“晚上八点。”

她算了算时间,“到香港的话,不就凌晨了?”

“嗯。”

“正好,明天上午有时间回宿舍收拾东西。”

冲完澡从浴室出来,男人站在穿衣镜前,西装革履。

谈熙微愣,“要出门?”

“一个商业酒会。”

“敢情你来是为了工作,顺便看我?”

男人轻笑:“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

谈熙面有赧色,嘟囔:“你鼻子有问题……”

“十点之前回来。”陆征承诺。

“必须去?”

“嗯。”

他今天代表的是庞陆两家,非到场不可。

“好吧,”谈熙耸耸肩,“早去早回,还想着补偿你,陪你疯一把……可惜喽!”

下一秒,纤细的腰肢被男人箍进怀里,“回来再收拾你!”咬牙切齿。

谈熙替他系领带,动作熟练,从容优雅。

“谁收拾谁还不定……”言罢,转身,打了个呵欠,“走的时候别忘了关门,我先睡了。”

动作慵懒,像只高贵的波斯猫。

男人狠抽两口气,这才关门离开。

坐上车,脑子里还是她倦倦欲睡的模样,樱唇,雪肤,明眸,皓齿……

越想,气息越乱,心里就像有只猫爪在挠。

……

“阿琛,好看吗?”奚葶从试衣间出来,优雅地转了个圈。

顾怀琛从表盘上收回视线,看向一身白裙的女人:“很美。”

“会不会太素净?”

“白色衬你的气质。”

奚葶提起裙摆,走到他身旁,笑问:“什么气质?”

“出淤泥不染,濯清涟不妖。”

女人心花怒放,脸上一抹恰到好处的娇羞。

“时间不早了,走吧。”

“嗯。”

顾怀琛刷卡结账,两人相携离去。

售货小姐站成一排,目送贵客走远。

突然爆出一声轻笑,紧接着,两声,三声……

“诶,你们说那位先生是不是故意的?哪有用《爱莲说》夸人的?”

“出淤泥不染有什么问题吗?”有人没get到笑点。

“这不骂人是白莲花嘛……”

“是嚯!”

而那厢,秦天霖也整装完毕,从酒店离开。

中途接到陆卉的电话。

“妈。”

“出发了吗?”

“嗯。”

“今天四大家族都有人来,你自己掌握分寸,如果能替秦氏拉到大唐这个合作伙伴,咱们家会更上一层楼……”

陆卉絮絮叨叨说了不少,秦天霖听着,却鲜有回应。

“你说的我都清楚,那就先这样。”

说完,直接挂断。

------题外话------

今天有点晚了,明天上午补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