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四个男人一台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大唐集团前身是央企,以煤为基础,电力、铁路、港口、航运、煤制油与煤化工为一体,产运销一条龙经营的特大型能源企业。

改制后,转为私人承办,而控股权却一直掌握在国家手里。

所以,在某种层面上,大唐集团享受了一般企业没有的政策优惠。

加之,能源行业关系民生问题,上面的重视可想而知。

四大家族收到请帖不得不来,连身份敏感的庞家也派了陆征和宋白两个外孙做代表。

“三儿,你快点!要迟到了!”周奕穿得人模狗样,猛敲房门。

下一秒,拉开。

宋白还穿着浴袍,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瞎嚷嚷个什么劲?!”

周奕狗一样动了动鼻子:“喝酒了?”

宋白转身往里走,脸色不大好看。

周奕跟进去,转手把门关好,看见吧台上空荡荡的酒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特么还有闲心借酒消愁?!”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

宋白懒得理他,抬腕看表,转身往浴室走。

先洗个澡再说。

周奕看不得他这幅颓唐的样子,二话不说挡在他面前,揪了领口往上提:“三儿,你他妈醒醒!不就是个女人,至于要死要活的吗?!”

宋白愣愣看了他一眼。

周奕痛心疾首,“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哪样?”宋白拂开他的手,“我就喝了小半杯,午觉稍微睡过头,也值得你大惊小怪?”

“啊?小半杯?那酒瓶……”明明空了啊!

“前几天喝剩的。”

“哦。”周奕有点懵,“那你现在伤心吗?”

“无聊!”小白同志绕过他,往浴室走。

“三儿,那个……你真没事?”周奕还是不放心。

毕竟,宋白对谈熙的好他看在眼里,这么些年,还从没见他对谁这么掏心贴肺。

“啧,你还有完没完?说了多少遍,我跟她是哥们儿来的。”

周奕“哦”了声,见他面上表情十分平静,这才彻底松口气。

谈熙成了二爷的女人,他这不是怕宋白跟那个“冷面阎王”杠上嘛,想起陆征的手段,周奕心里打了个突儿,这可半分胜算都没有。

再说,为个女人影响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实在不合算。

宋白进去洗澡,周奕坐在沙发上等他。

中途,蒋华和杨绪打电话来催——

“我说你们在酒店磨蹭什么呢?这都快二十分钟了!”

“三儿刚起床,正洗澡。”

“屁事儿多!”

“行了,你们先过去,我等他一起。”

“得,那我跟杨绪先去探路。”

“滚滚滚……”

“丫个犊子货!”

宋白洗完澡,酒气尽除,一身手工高定西装,衬得他愈发挺拔。

“嚯!不错啊,打扮打扮倒还能见人。”周奕跷着二郎腿,歪倒在沙发上。

宋白踢了他一脚,“出发。”

……

陆征走后,谈熙就扯着被子睡了。

中午跑八百,下午又陪男人到处逛,早就累得不行。

正当好梦,手机铃声却闹得正欢。

她翻了个身,用被子把头裹住。

听不见……听不见……

一遍之后,才总算消停。

可不到三十秒,再次响起,谈熙恨不得把手机给砸烂!

“喂!”

男人微愣,举着手机一时无措,“你睡了?”

谈熙登时一个激灵,瞌睡全无:“秦天霖?!”

听她一语道破,男人心里泛起丝丝隐秘的甜,原来还知道是他……

“老婆,我已经在你学校门口。”

谈熙目光骤凛:“你来做什么?”

“接你。”

“秦天霖,你脑子有病吧?

“陪我参加一个酒会。”

“没空。”

秦天霖原本尚好的脸色沉了沉:“谈熙,别忘了你的身份。”

“拜托你,下次能不能换点新鲜的说辞?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耳朵都长茧子了。”

说完,直接挂断。

秦天霖捏着手机,指尖泛白,胸膛气息不稳,好半天才缓和过来,发动引擎,绝尘而去。

谈熙,你就是块石头,我也要把你捂热!

……

晚上七点半,宾客入场完毕。

全场关注的焦点无疑在四大财阀的几个公子身上,宋家不在此列,可宋白受到的关注却不比前者少,盖因他老宋家坚固的政治地位。

加之,他和陆征又代表了庞家,可谓众星拱月。

顾怀琛揽着奚葶往某处而去。

女人水眸顾盼,将眼前上流社会的繁华尽收眼底,已是心动不已。

如果她能嫁入顾家,凭黎晔在书画界的威望,定能在事业上给她牵线搭桥,还能还不费力地打入上流交际圈,成为豪门贵妇。

心里打定主意,面上却愈发谨小慎微。

能走到今天,纵使有几分运气,也与她自身的能力脱不了干系。

至少,这个女人惯于隐忍,且演技精湛。

“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顾怀琛附在她耳畔,轻言细语。

奚葶垂眸敛目,一派娇羞。

“秦二少,好久不久。”

“顾三少,别来无恙?”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奚葶的心狠狠颤动,却不敢抬眼。

是他吗?

怎么可能?!

“这位?”秦天霖眼底掠过一道暗光,想起陆卉的话,果然是回来了……

顾怀琛笑道:“女朋友,奚葶。”

“你好。”平淡无波,像对待陌生人。

奚葶蓦地松了口气,抬眼间,面上已无异色,挂起得体的微笑:“你好。”

“三少好福气。”男人举杯为敬,仰头,血色酒液入口,动作愈发矜高。

奚葶眼皮一跳,这个男人……

还是当年追到意大利,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挽回她的前男友吗?

当初,他不过是个本科毕业生,也不急着找工作,反而和几个同宿舍的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美其名曰“创业”。

奚葶去他工作的地方看过,口袋大小的屋子,几个男人吃喝拉撒都挤在那里,随地乱扔的餐盒废纸,令她忍不住作呕。

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去过。

一个月后,去意大利公费进修的通知下来,她不得不为自己打算,这才去见了校长……

奚葶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她不甘于平凡,不愿意把大好的青春赌在秦天霖这样一个随时都可能面临失败的男人身上。

她值得更好的生活,去更远的地方,找一个更强大的男人!

所幸,这些在离开秦天霖之后,她都做到了。

寒暄之后,顾怀琛带奚葶离开,秦天霖站在原地,倏地勾了勾唇。

“阿琛,刚才那位?”见男人的酒杯空了,她端起一杯递过去,状若随意般开口问道。

“秦家的小少爷。”

奚葶目光微闪,“是京都那个秦家?”

“不然还有哪个秦家?”顾怀琛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

女人心下一紧,忙整敛了面上表情,不露丝毫端倪,“随口问问,怎么,吃醋了?”

顾怀琛笑而不语。

奚葶面上淡然,心里却猛地警惕起来。

说实话,两人交往的时间不短,可她却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有一天,被他知道……

不!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了不引顾怀琛怀疑,直到酒会结束,奚葶也没再多看秦天霖一眼。

她很清楚目前自己能抓住什么!

纵使,在得知秦天霖的真实身份后,她是那般……心有不甘!

而秦天霖也很平静,就像从来没见过奚葶这个人。

只在垂眸间,敛下了其中汹涌的暗潮。

真是好一场大戏!

陆征和大唐集团的董事长寒暄一番后,宋白也上前露了个脸。

“好啊!老庞家的外孙一个比一个优秀,我嫉妒得很呐!”

忘了说,这位中气十足、面色红润的老头子当年和庞老爷子是并肩作战的老朋友,上过战场,杀过鬼子,还替对方挨过枪子儿,那是过命的交情!

“可惜,咱们两家男娃娃居多,不然也能亲上加亲。”老爷子不无遗憾。

陆征和宋白眼观鼻,鼻观心,不接话。

他们都知道,老爷子有个宠爱的外孙女,这是探口风来了。

“那个……等过几天,我安排你们跟瑶瑶见一面,那孩子最喜欢有人陪她玩!”溺爱之情溢于言表。

宋白:“……”

陆征:“……”

老爷子又说了一通,这才放两人离开。

陆征任务完成,准备走人。

一想到床上还有只小妖精在等他,顿时心痒难耐。

“哥。”宋白叫他,“咱们出去说。”

陆征率出门,两人到了花园。

“有什么事,直说。”

宋白沉吟一瞬:“你跟谈……她来真的?”

“我以为那天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

“那你怎么跟秦家交待?或者,你们打算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过一辈子?”

甚至,让谈熙沦为第三者!

当然,这个猜想宋白没敢说出口。

“我会处理。”月光下,男人冷毅的面庞泛起一丝冷光,克制,凛然,不可侵犯。

宋白莫名其妙就打了个冷颤,“秦天霖也来了……”

陆征瞥了他一眼。

宋白咽了咽口水,继续道:“难保他不会发现……这种事,搁谁头上都会觉得是种羞辱……”

秦天霖喜不喜欢谈熙姑且不论,事关一个男人的面子问题,就不可能善罢甘休。

说实话,宋白无法想象,甥舅俩为了个女人撕破脸会是怎么样一种场景……

------题外话------

迟到的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