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人和女人的关系分很多种/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这里面也有宋白的私心在内。

秦天霖配不上谈熙,而陆征和她之间又隔着一层尴尬的关系,鹬蚌相争,最后让他这个渔翁得利也不是没可能。

但凡谈熙对他流露出那么一丝丝儿的情意,他就算赴汤蹈火也要争上一争。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丫头是真拿他当哥们儿看,左一个“小白”,右一个“白白”,害他想有点什么龌蹉的念头都不好意思了。

也罢,当兄弟也没什么不好。

这很宋白。

“哥,你别让她受委屈。”犹豫半晌,小白同志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提个醒。

陆征还是那副不近人情的样子,“爷的女人自己会管。”

言下之意,你给老子消停点!

宋白被哽得半死,憋了半天也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陆征拂袖而去。

……

见顾怀琛正与人寒暄,奚葶借口去洗手间透气。

刚出大厅便见走廊上拐出一个高大的身影,脚下猛然一滞,女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跟我来。”擦肩而过,男人压低声音在她耳畔轻言。

奚葶面色一僵。

秦天霖却径直走开。

她咬了咬牙,还是决定跟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VIP休息室,奚葶反手关门,秦天霖已经回过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小葶,好久不见。”

奚葶竟一时恍惚,这张脸还是记忆中英俊的模样。

当年,秦天霖追她,她没拖多久便应下了,其中不乏是因为他这张俊脸的缘故。

“确实好久不见了……”轻声叹息,眼底隐有怅惘。

奚葶将每一个动作和眼神都拿捏得恰到好吃,意犹未尽,情意绵绵。

可惜,男人不吃她这套,“跟了顾三,日子过得不错嘛!”

女人面色泛白,欲言又止的模样倒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秦天霖心绪复杂,面上却未曾表现,这个女人终归是他的心结……

无关爱与不爱,只是,咽不下胸中那口郁郁不平的闷气!

真有胆色啊,甩了他,琵琶另抱……

“天霖,我该走了。”

“急什么?”长臂一伸,将她搂进怀里。

强势的男人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奚葶双颊泛红,“你别……这样……”

纤纤素手抵在男人胸膛,欲拒还迎的姿态无端撩人。

秦天霖敛下眼中冷意,笑得邪性又痞气:“又不是没做过,你害羞什么?”

“你!”

“顾怀琛那样温吞的性子,能满足你?小葶,你不就是个荡妇吗?”男人伸手点她鼻尖,亲昵溢于言表。

女人心跳雷动,呼吸急促。

秦天霖口中的污言秽语让她倍感羞耻的同时,竟勾起了心里一丝隐秘的**。

当年,她初经人事,便由秦天霖从旁引导。

这个男人经验丰富,每每都能将她抛上天堂,持久力绝非一般男人比得上。

当年,为了拿到出国进修的名额,她答应陪那头肥猪在办公室做,那是她被秦天霖之外的第二个男人睡。

常言道,没有对比就没有高低。

她总算知道秦天霖的天赋异禀,心里对那头肥猪充满厌恶和鄙夷,却不得不装出一副酣畅淋漓的样子来取悦他,为此奚葶恶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出国之后,她一个人难免空虚,经常到酒吧消磨时间。

也因此尝过不少外国男人的滋味儿,其中不乏高手,但比起秦天霖,她还是觉得欠缺了什么。

与顾怀琛确定关系之后,她就不再乱来了。

很长一段时间,顾怀琛在国内,而她在国外,异地分居她都能咬牙忍住,毕竟,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撞鬼,她不敢也不能冒这个险!

如今她回国已经两个多月,顾怀琛在这方面并不热衷,甚至……有些敷衍。

这让奚葶极度难受。

有时候甚至忍不住想就此放纵,但理智告诉她还不行。

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让顾怀琛抓到自己任何错处!

伸手,推开他,奚葶借着拢发的动作掩盖了颊边春色:“抱歉,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秦天霖啧了声,不怒不恼,反而用一种戏谑至极的神情打量她。

奚葶目光微动,却始终不躲不避。

男人掏出一张名片,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塞到她低胸开口的丰盈之内,笑得格外风流。

顿时引得女人呼吸急促。

“我的名片,有空联系。”

“天霖,我们早就结束了,你……”

“当不成男女朋友,也可以是床伴,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分很多种,你觉得呢?”

女人抿唇,双眸半眯。

秦天霖径直离开,背影潇洒。

……

“阿琛,聊完了?”奚葶上前,挽住男人的手,浅笑嫣然。

“嗯,走吧。”顾怀琛表情淡淡,“刚才去哪里了?我让人去洗手间找过你。”

奚葶心下一惊:“里面太闷,到外面透了口气,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没什么要紧的,你自己会回来。”

奚葶闻言,心里有些不舒坦,没来得及仔细琢磨,就被突然出现的秦天霖吓得心惊胆寒。

“三少要走了?”

“还有事,就先告辞。”

“我妈还说改天请顾夫人到家里做客,不知可否赏脸?”

“抱歉,家母最近不在国内。”温润儒雅,彬彬有礼。

“那真是……太遗憾了。奚小姐如果有空,秦家随时敞开大门欢迎。”

“谢谢。”奚葶点头,笑容完美。

这厢虚与委蛇,那头却**。

谈熙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感觉眼前浮现出一团光晕,还未及睁眼,便被揽入一个滚烫的怀抱。

陆征像抱婴儿一样把她抱在怀里。

谈熙再困也该醒了,“你回来啦?”

秋天的晚上还是有些冷的,又刚从温热的被窝里被硬生生挖出来,她打了个寒颤。

陆征又把她放进被窝里,自己也要跟着上来。

被谈熙一脚踹开,“臭死了!一股酒味!”

陆征偏要来亲她。

谈熙躲了两下,pia的一声,一巴掌就拍他脸上去了——

“去洗干净!”恶声恶气。

但心里还是有点发虚,她这算不算……老虎嘴角拔毛?

“你等着!”深深看了她一眼,陆征扯过睡袍往浴室走。

不到十分钟,又挟裹着一身水气出来,头发上还挂着晶莹的露珠子。

谈熙早就醒了,拿起装备好的干毛巾往他脑袋上套。

“别动!”

男人乖乖听话。

谈熙一边替他擦头发,一边询问:“去哪里了?”

“惠通酒楼。”

“干什么?”

“应酬。”

“怎么应酬?”

“喝酒,”顿了顿,“聊天。”

谈熙挑眉,“你也会聊天?”

“……爷长嘴了。”

噗——

她实在没忍住。

大致擦干,不再滴水,谈熙把毛巾扔到一边,指挥他:“去那个柜子里把吹风拿过来。”

男人一个反扑,将她压倒在床上,“已经干了,现在办正事。”

“你……唔……”

一夜缱绻,满室旖旎。

第二天,谈熙睡到九点才醒。

枕边已经没了男人的影子,伸手一摸,凉的,估计早就起了。

她撑起身子,腰酸背疼,勉强靠在床头上。

昨晚到后面,她已经累得昏昏欲睡,只依稀记得陆征抱她去洗了澡,之后又替她穿好睡衣。

“算你有点良心……”咕哝一句。

谈熙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想了想,拨韩朔的号码。

无人接听。

她又拨给冉瑶。

“熙熙,什么事?”那头有点闹,不过小公举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朝气十足。

“你在外面?”

“对啊!在回家的路上。”

“宿舍还有人吗?”

“韩朔应该还在睡懒觉,昨晚非逼着我听她唱了大半夜的歌,害我推了外公的酒会,他老人家指不定怎么闹别扭呢……”

小公举拉拉杂杂抱怨一通,谈熙不厌其烦听着。

“对了,你要回宿舍吗?”

谈熙嗯了声,“收拾东西,出去玩几天。”

“跟你男人?”

“当然。”

“啧,本人拒绝吃你们这捧狗粮!”

两人说笑了几句,各自挂断。

谈熙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头发扎正一个简单的马尾,刚出房间就赶上客房服务送餐。

陆征从书房出来,“起了?过来吃饭。”

“哦。”

“一会儿要回宿舍?”

“嗯。”

“我送你。”

临近中午两人才出门,陆征把车停在学校门口,陪她走到宿舍楼下。

“等我十分钟,很快!”谈熙亲了他一口,转身往楼上跑。

男人摸了摸脸颊,眼底深处似有无奈。

谈熙进门的时候,宿舍窗帘紧闭,乌黑乌黑的。

韩朔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连开门的声音也没能把她惊醒,谈熙嘴角抽搐,这娃估计是猪女转世。

三两下把东西收好,特地带上银行卡。

里面有上次卖鞋的几万块,还有赌场分红。

说起赌场,谈熙惊觉她已经快一个周没联系殷焕两口子。

当即拿出电话,可转念一想,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谈熙收拾完毕,提着个大号行李箱准备离开,韩朔还是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中途,还翻了几次身,不时咂吧个嘴儿。

谈熙眼珠一转,顺手拿起桌上的黑色记号笔,轻手轻脚爬上小梯子。

正好韩朔面朝上,方便作案……

砰——

关门的声音。

韩朔一抖,翻身坐起:“打雷了?”

------题外话------

今天不二更啦,不过明天中午的时候会有更新!最近忙着找工作,美妞妞们理解一下哈,么么哒~等十二月份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