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启程,我想让你过好日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嚷完,又倒回去继续睡。

直到肚子饿得不行,才慢悠悠爬下床,准备出门觅食。

可洗漱的时候,看见镜子里那张大花脸,韩朔不淡定了。

左右颊边各一头猪,眉心一个大大的“懒”。

“谈熙,我跟你没完!”

……

“阿嚏——”谈熙揉揉鼻子。

陆征把车窗降下,清新空气扑面而来,谈熙舒了口气。

“现在去机场会不会太早?”

“到了再说。”

晚上八点,两人自VIP通道登机,头等舱。

谈熙拿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刷微博,九头身空乘小姐笑容可掬地提醒她该关机了,目光却不自觉往陆征身上瞄。

八点半,准时起飞。

鉴于某位大爷一直在身边,谈熙最终放弃了给殷焕打电话。

只以短信的形式告知未来半个月将推出的新股。

当飞机高速滑翔,一个借力冲上云霄之际,谈熙突然开始耳鸣,心里蓦地生出一种恐慌,却在转瞬间消失。

她一把抓住男人衣袖。

“怎么了?”沉邃的眼里一片温软。

谈熙摇头。

“睡吧。”将她的头按到肩上,男人动作强势,不容拒绝。

“嗯。”

很多年后,谈熙不止一次地设想,如果没有这次旅行,那她和陆征之间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坎坷?

此去经年,异国他乡,心里的牵绊却从未斩断。

思念成城,堆砌成一座坚固的堡垒,她在里面,而他……在远方。

……

最近,殷焕过得很好。

媳妇儿回来了,赌场日进斗金,腐烂的生活开始一点点焕发生机。

他还是住在青铜巷,那个嘈杂混乱的地方。

每天在小贩的叫卖声和一群熊孩子的打闹声中醒来,掀开被子,冲到窗口边上:“嚷个麻痹!赶紧滚——”

追打嬉闹的孩子纷纷朝他做鬼脸,然后撒丫子跑远,肩上小书包一甩一耷。

殷焕骂了句脏话,又倒回床上。

生活一如既往,可有些东西到底不一样了。

就在他睁眼盯着天花板的时候,门被拧开,岑蔚然拾掇得一身整齐,长发挽成一个花苞固定在脑后。

“怎么还睡着?今天不去看场吗?”

说着,打开衣柜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件鹅黄色短款外套。

“出门?”殷焕倚在床头。

“嗯。”

“去哪里?”

“律师行。”秦蓉以遗嘱造假为由,一纸状书将她告上法院,上个星期接到传票以后,她便托江豫替她找个靠谱的律师,约好今天见面。

“你准备跟那个老女人打官司?”

岑蔚然不轻不重地嗯了声,这段时间,她被岑家的事情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疲于奔命的结果,就是人倦心累。

殷焕目光一紧,下床穿衣服:“我陪你去。”

“不用了,”岑蔚然把外套穿好,“我自己可以。赌场那边还需要你看着。”

“不用?”殷焕冷笑,“这句话你怎么不跟那小白脸说?”

岑蔚然动作一顿:“你什么意思?”

没有动怒,也没有生气,她平静地看着眼前光裸上身,裤子提到一半的男人。

自从上次被殷焕撞见江豫送她回来的那一幕,这样的对话就不时发生。

起初,岑蔚然还试图解释,后来,索性什么都不管,随他怎么说。

男人的怒气却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反而变本加厉。

岑蔚然实在累了,不欲多争。

“那个姓江的,是不是跟你一起?”殷焕攥着拳头,咬牙切齿。

她点头。

阴刻的目光扫过女人全身,从头到脚,一袭蓝白色碎花连衣裙,勾勒出纤纤细腰,露在外面的小腿笔直细长。

蓦地,嗤笑出声,殷焕踱步到她面前,抬起女人下巴:“穿得这么骚,想勾引谁?”

即便知道这张嘴吐不出什么好话,但她还是不可避免气得浑身发抖。

“让开,我要出门。”

“不准走!”

“殷焕,你又想闹什么?!”

“不准去见他。”

“我解释过很多次,我和他没你想象的龌蹉。”

“媳妇儿,”男人突变温柔,伸手抚上她白皙的脸颊,“我信你,可我信不过他。”

“这个时候,我需要他帮忙。”岑蔚然咬牙,一字一顿。

岑振东留给她的东西已经让秦蓉眼红到发疯,甚至连岑朵儿都劝不住。

如果没有江豫帮忙,单靠她一个人的力量,如何抗衡秦蓉和她身后整个家族?

况且,岑振东留给她的产业全在江州,其中有不少又是与江家合作,岑蔚然如果想接手这些东西,免不了和江豫经常碰面。

殷焕目露痛色,紧扣住她瘦削的肩膀:“媳妇儿,那些东西咱们不要成吗?以后,我会给你更好的。”

女人抿唇,垂敛了眼眸。

殷焕知道,这是她一贯表示拒绝的姿态。

“我说了,那些东西,我一定会替你挣回来!”

“挣?你拿什么去挣?就凭那个朝不保夕的赌场?阿焕,你知道那些东西值多少吗?够买几百个春江集团!”

春江集团是殷焕近几年做包工头所依附的地产大鳄,单就外墙墙砖这项毫不起眼的花销便动辄千万!

当初,殷焕和他手下几个兄弟仅负责搬运B区大楼的瓷砖就轻松赚到了二十几万。

财大气粗可想而知。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岑蔚然没说。

当时命悬一线,差点被强暴的时候,她就暗暗发誓,只要还活着,就不会放过岑朵儿!

如今,这笔天降横财,她不争也得争!

就算最后拿去捐给慈善机构,也绝不便宜那对母女!

殷焕不知道她被绑架的事,好几次开口询问,都被岑蔚然遮掩过去。

依照他的脾气,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找岑朵儿拼命。

岑蔚然怕他再冲动,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上次蹲局子的事还历历在目,她再也承受不住第二次。

幸好,他也没再多问。

“说到底,你就是想要那些钱!”男人怒不可遏。

对比他的暴躁,岑蔚然反倒笑了:“阿焕,这世上又有谁不喜欢钱?你以前不也把老钱挂在嘴边?”

“我那是为了挣钱养你!想让你过好日子!”

女人表情怔忪:“你……”

“媳妇儿,我会挣钱给你花的。你只许用我挣的钱!”

“这和我拿回遗产并不冲突。”

殷焕又开始毛躁了,整个人像被架在火上烤:“反正不准你见那个人!”

“别揭你那锅老陈醋,我跟他只是朋友。”

“朋友也不行!他摆明对你有企图!”

“殷焕,你不信他,可你也不信我吧?”女人目光两淡如水。

“然然……”

“行了,我快迟到了,桌上有早餐,你记得趁热吃。”

很快,传来关门的声音。

哐当——

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木凳,殷焕像条筋疲力竭的死狗仰躺在床上。

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有什么东西变了。

他媳妇儿是富家千金呐,几百个春江集团?

小时候,他不喜欢读书,经常去村口那家收破烂的店里淘书来看,有的是中学课本,他看不懂数学、物理,转手就扔了,却唯独留下了语文课本和一些报纸杂志,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小说。

有一回,他捡到一本《还珠格格》,作者名两个字,都是斜王旁,但他不认识。

可里面的内容还不错。

那时,村子穷,有电视的人家很少,他也没看过翻拍的电视剧。

长大一点才知道,原来赵薇和林心如是主演。

不过,因为看过书,反倒对电视剧情不怎么感兴趣,反正都是一样的套路。

故而被几代人奉为小银幕经典之作的《还珠格格》殷焕至今都没看过。

可他却清楚记得书里面每个情节。

平凡的紫薇是皇帝的女儿,沧海遗珠,所以御笔亲封为“明珠格格”。

“呵呵……”

可他不是一品带刀侍卫福尔康啊……

吃过早餐,殷焕把碗筷洗了,开车出门。

肥仔大清早来开场,已经迎来送往好几拨赌客。

“焕哥,早!”一听见引擎声,他就知道是谁了。

“吃早饭了吗?”

“吃了,喊的外卖。”

“你小子过得不错嘛!”

肥仔替他点烟,殷焕伸手把火机夺过来,利落点上,又还给他。

“阿飞和一山呢?”

“估计还有一阵。”

“回来之后让他们上楼,我有事交待。”

“行!”

临近中午,赌客散场,阿飞才风尘仆仆赶回来,一山正好跟他一起。

“焕哥有事找,我先把这儿料理完,你们先上去。”肥仔吆喝着:“手脚麻利点!别耽误了那头的清算时间!”

兄弟四个窝在二楼吃了餐外卖,勉强填饱肚子。

殷焕嘴里叼着烟,绕到办公桌后,从抽屉里取出几沓钞票,往桌上一扔。

全是一百一百捆成扎。

“每摞五万,一人两摞,自己拿。”

肥仔眼睛都直了,手里的筷子差点拿不稳,“焕哥,这……都是给咱的?”

“瞧你那点出息——怂!”殷焕瞭他一眼。

肥仔笑得嘿嘿嘿,“我总觉得天上在砸馅饼儿!”

一山倒是不废话,顺手捡了两沓,往裤裆里塞。

阿飞也跟着拿了,不过没塞裤裆,而是装进公文包里。

他现在负责高档赌客,平日里穿得西装革履出去跑任务,倒也像模像样。

肥仔直接把钱捧手上,那两眼金星的样儿,特么喜庆!

“我滴个乖乖,这才半个月,又有十万了……”

------题外话------

木啊~宝宝们,晚上还有一更哦!看到评论区有美妞儿在问有安绝的小说叫啥名——

Duang!《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是也!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