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狼狈的秦天霖(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云儿在旁听见,目光微动。

陆卉说一半留一半,显然防着什么。

“总之,别再为不相干的人浪费时间,立马回……喂?天霖?!”

陆卉气得两眼发昏。

“妈,没出什么事吧?”岑云儿递了水过去。

陆卉接过,竭力平复呼吸,“天霖越来越不像话!我算看清了,谈熙就是个祸害!”

岑云儿面露惊愕,“弟妹?”

旋即又哦了声,似了然:“天霖去津市参加酒会,熙熙在T大读书,按理说他们夫妻是该聚一聚……”

“聚?!”陆卉冷笑,“以前怎么不见他对谈熙上心?现在倒装起二十四孝好老公!”

岑云儿眼神闪了闪,“那您还担心什么?小两口甜甜蜜蜜,不是件大好事吗?”

“沾上她谈熙就没顺心过!天霖身边应该有更好的女人来照顾他,无论生活,还是事业。”

“可二弟都结婚了,这……”

“这个社会,结了还可以离,更何况他们根本没扯证!”陆卉憋着口气,冷笑。

“妈,我觉得弟妹还是挺好的,您好像一直不喜欢她?”

“我……”话音猛滞,陆卉扫了大儿媳妇一眼,“你今天的话是不是太多了?”

岑云儿心里咯噔一声,“我也是关心弟妹。”

“过好你跟天奇的日子,有这个空闲关注一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劝劝你妈,别把事情闹到媒体面前,介时,秦家也跟着丢脸!”

岑云儿咬了咬唇。

……

秦天霖挂了陆卉的电话,转手就拨谈熙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

又是关机!

一拳砸在树干上,男人低咒出声,而后抬步往校园里走。

“这位先生,麻烦出示证件。”保安把人拦下。

秦天霖冷冷看了他一眼,本就不算明朗的心情更糟。

“抱歉,这是学校定下的规矩。”

他把身份证递出去,又在登记簿上签了名,保安才放人。

中途他又给谈熙打了几次电话,依旧关机。

最后,只好拨给助理,“……查她的宿舍房号,五分钟。”

三分四十一秒的时候,助理回电。

“B栋,406。”

韩朔昨晚跟乐队一群哥们儿小聚,在酒吧待了通宵,喝爽了,也唱翻了。

早上回来洗了个澡就开始补眠,原本这几天她计划回一趟香港,可是后来想想,来回跑麻烦!

所以干脆就留下来。

正好抽空练歌,按照惯例,运动会之后,就该举办一年一度的“北极光校园歌唱大赛”,这么好的机会,哥儿几个都跃跃欲试,想露他一手。

叩叩——

韩小朔同学正做梦,梦里她捧着“北极光”奖杯站在台上感谢CCTV。

突然,领奖台哐当一声:塌了。

惊醒,睁眼,翻身坐起,大脑还懵懵然,就听见砸门声。

“谁啊——”恶声恶气,“砸个毛线!”

停滞瞬间,紧接着是更大的更猛的响动,恨不得把门给踹出个大洞。

“来了来了!”

韩朔揉眼睛,顺着梯子下床,趿了拖鞋去开门。

呃……

男的?!

靠!老娘没穿文胸!

想关门,却被一只铮亮的皮鞋抵住门缝。

“你谁啊?!”护胸,后退,目露防备。

秦天霖扫过门牌,406,视线旋即落到眼前顶着彩色鸡窝头的女人身上。

“让谈熙出来。”

“啊?你找熙熙?”怎么看上去来者不善呐?

“嗯。”

“那个……她不在宿舍。”

男人眉心一拧,“去哪里了?”

韩朔扯过牛仔外套穿上,耸耸肩:“母鸡。”

秦天霖冷冷看了她一眼,直接推门往里走。

“诶!你干嘛?!强闯女生宿舍,信不信我叫宿管!”

“随便叫。”男人大摇大摆进入室内。

韩朔有点虚,她归因于没穿皮裤夹克让她看上去少了几分太妹气质,所以碰上大Boss才有点怵。

秦天霖目光一扫,小小的四人间便被他尽收眼底。

确实不在。

“她人呢?”

“喂,你什么态度啊?能不能客气点?!”

“……请问,谈熙人呢?”

韩朔一时怔忡,这人还……挺帅。

秦天霖仅剩不多的耐心也被消磨殆尽,眉头越来越紧:“再问一遍,谈熙到底在哪里?!”

“她出去了。”韩朔上下打量他一眼,西裤笔直,一副成功人士的嘴脸,不由多了几分警惕,“你到底是谁?找熙熙有什么事?”

“废话太多。”

“啥?”韩朔瞪大眼,不敢置信地摇头,“大哥,拜托你请你搞清楚,OK?现在是你跟我打听情况,态度好点成吗?”

特么一脸炫酷狂拽的**样儿,给谁看呢?

“我是谈熙的丈夫。”

“痴线!(神经病)”

秦天霖眼底泛起阴鸷。

“哪里来的疯子,你要是熙熙老公,那我就是她小蜜!”

目光陡然一厉。

“赶紧走开,妄想症吧你!估计又是计算机系那帮猴崽子搞出来的恶作剧,虽然你西装扮相不错,看上去也足够老成,可咱熙熙已经名花有主了,赶紧洗洗睡吧!”

说完,拉开门,慢走不送。

男人站在原地没动,背对她,韩朔没能看到对方表情,不过想想也知道,应该是那种黯然神伤、痛不欲生的样子。

她突然有点同情这人了。

安安和谈熙一个校花,一个系花从开学到现在情书就没断过,指不定垃圾桶里还躺着几封呢!

“哥们儿,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看你,长得又不丑,身高也够,肯定能找到一个优秀的女朋友。麻烦你,回去告诉计算机系那一票猩猩男,就说,女神已经有归宿,别再往门缝里塞表白信了,塞了也没用!”

她都懒得弯腰去捡!

“你说,谈熙有男朋友?”音色发沉,像雷雨前滚滚铺开的乌云。

明明白日天光却让人不寒而栗。

韩朔牙齿打磕,“赶紧走吧。”

“谁?”

韩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猛然转身的男人钳住双肩,“说!那个人是谁——”

秦天霖一脚踹在门上,双眼血红,像要把人吞没。

韩朔用头顶他的胸膛,秦天霖一时不察,竟叫她挣脱。

“宿管阿姨——有变态!”

……

十分钟后,秦天霖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几个宿管大拿着扫帚、拖把追到校门口,气喘吁吁:“保、保安,那个变态……拦……拦住!”

“Shit!”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男人整洁笔挺的西装变得皱皱巴巴,肩上还挂着几片枯叶。

秦二少从没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男朋友?

变态?

好!好得很!

谈熙,你真的是胆大包天!

这次,不会再放过你了。

后视镜里,映照出男人狰狞的面色。

恰巧广播里在播放一挡电台栏目,呲呲的调频声格外瘆人。

“……好的,电话已经接通!请问怎么称呼您?”

“我姓陈。”

“好的,陈先生,您有什么烦恼都可以向我倾诉?”

“我、我老婆……给我戴绿帽了……”

“抱歉,我很遗憾。那您知道原因吗?”

“我……我整天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她……可她也不该背着我找其他男人啊?!”

“平复心情,我们慢慢聊,说不定只是个误会呢?”

“我看见他们走在一起。”

“也许只是普通朋友关系。”

“可我朋友说,他们在一起了。”

“那您朋友又有什么根据呢?”

“他说,看到他们……去开房!”

“那有照片吗?”

“……没有。”

“你朋友是个怎样的人呢?”

“仪表堂堂,幽默风趣。”

“我觉得,他可能是在跟你开玩笑。”

“啊?”

“幽默风趣,说通俗点,就是喜欢开玩笑。”

“那就先这样,我马上打电话过去问他!”

“好的,再见。其实,在我们的婚姻生活中,夫妻之间摩擦不可避免,误会也时又发生,但这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反而是从这些摩擦和误会衍生出的猜忌。它让彼此缺乏信任,最后渐行渐远。所以,沟通很重要。”

“大多时候,往往只是一个小误会就能让一段感情付诸流水,让一段婚姻宣告失败。朋友们,别冲动,坐下来,听听另一半的心声。也许,你会发现……”

呲呲声再次响起,自动切换下一个频道。

秦天霖若有所思……

韩朔见宿管拽着扫把回来,立马拿了瓶矿泉水迎上去:“阿姨,喝水。”

“谢谢啊!”

“变态呢?”

“跑了。”

“啊?保安叔叔没逮到他?”

“那人有车,蹿出校门一溜烟儿就飞了。两条腿哪里追得上四个轮子?”

韩朔皱眉,有车?还真是校外进来的,可……他点名找熙熙干嘛?

一听说谈熙有男朋友了就开始发狂,糟糕——

肯定是那妞儿招回来的狂蜂浪蝶,得给她提个醒!

“阿姨,你真是太勇猛了,我先回宿舍了!”

“以后问清楚是谁再开门,听见没有?!”

“听见了——”

韩朔冲回宿舍,拿起手机就给谈熙拨过去。

关机。

“靠!”

想到先前说要去旅游,应该在飞机上……

犹豫半晌,还是决定发个短信过去——

妞儿,你麻烦大了!有个男的冲到咱们宿舍找你,还说是你老公,不过,英明神武英勇无敌的我联合宿管阿姨暂时把人打跑了,自己小心点哦!

朔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