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矛盾,甜蜜/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找到拖鞋,拿出来换上。

廖嘉文脱了西装挂到衣架上,又替自己倒了杯水,坐到沙发上小口喝着。

庞女士已经有黑脸的趋势,到底修养到家,没发作,倒了水递给老大:“瞧你这一身灰,又去哪个工地视察了?”

“平津。”

“我记得阿征在那边好像有块地正筹备开发。”庞女士的记性一向很好。

“没错。”宋子文把空杯放下,坐到妻子身边。

廖嘉文往旁边挪了下,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男人状若未觉。

宋白和宋青对视一眼,而后齐齐望向母亲,庞女士的脸彻底臭了。

“都坐着干嘛,吃饭!”丢下一句,气冲冲进了饭厅。

宋子文眼里闪过无奈,朝妻子道:“走吧。”

女人不轻不重“嗯”了声。

这回,连宋青都忍不下去,起身走人。

等所有人走了,宋白才懒洋洋跟上,唇畔乍现一丝冷笑:“什么玩意儿……”

一顿饭,吃得有点沉默。

柳婶不时给大家添饭盛汤,宋子文把碗接过,说了声谢谢。

庞女士往他碗里夹了块排骨,“老大,多吃点。”

“谢谢妈。”

“乖儿子。”

宋青在一边听得直哆嗦:“妈,你也太肉麻了!”

庞女士不慌不忙,顺手给女儿也夹了块,“别嫉妒你哥,妈也是稀罕你的,乖女~”

宋青:“……”

宋白很自觉,把碗伸过去,“谢谢妈。”

庞女士动作一顿,淡淡抬眼:“谁说要给你夹了?”

小白同志脸上的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僵硬,老太太心疼小孙子,忙不迭替他夹了两大块排骨,“白白乖。”

宋白满意了,咕哝:“还是奶奶疼我……”

“出息!”宋青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他。

“好了,不就是几块排骨,夹来夹去,都给我好好吃饭!”老爷子发话,桌上陡然一寂。

还是宋白胆子大,仗着二老的宠爱开口调笑:“我知道,您是嫉妒奶奶给我夹菜,没给您夹……”

话没说完,就被老爷子一记眼刀给震住,“个小兔崽子!”

气氛这才有所回暖。

“我吃饱了,”廖嘉文放下筷子,“爷爷奶奶,爸妈,青青小白,你们慢慢吃,我上楼看份文件。”

说完,便起身走了。

啪——

庞女士忍无可忍地摔筷,“嘉文,你是不是还漏了个人?”音调尽是冷漠。

到底是庞家的闺女,这一开口,气场瞬间爆发。

宋子文欲言又止。

廖嘉文脚步一顿,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上了楼,只是背影紧绷得厉害,想来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的确惹不起这家人。

庞佩珊气得头顶冒烟,“你看看她什么态度!”

宋禹拉了妻子一把,抬眼去看上座的老爷子,得脸已经黑了。

“咱们家哪点对不起她?一回来就冷着脸,像全世界都欠她一样!”庞女士火气全开,“我这个当婆婆的,没像那些豪门老太太给她立规矩吧?连句重话都没说过,她到底在不满意什么?!”

廖嘉文在外交部任职,主管欧洲司,常年驻扎国外,回家的机会并不多。

“好了珊珊,她能待多久?值得你一般见识?”老太太这话说得不要太有水平。

明着敲打了儿媳妇,又对孙媳妇的态度不甚明朗,比直接发脾气高明多了。

宋子文不傻,放下筷子:“奶奶,妈,你们慢慢吃,她可能工作上出了些问题,我上去看看。”

庞女士还想说什么,看到老大一脸为难的样子再多的抱怨和不满也都哽在喉头,罢了,又不是一天两天,她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去吧,跟你媳妇儿好好说。”老太太挥手放人。

走了两个,剩下的人继续吃,胃口却不如之前好了。

家里的事,老爷子很少开口,近几年坐到那个位置,愈发修身养性,更是不理鸡毛蒜皮的家务事,全都老太太做主。

庞女士有些心不在焉,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凭什么让廖嘉文糟蹋?

进门不知道给老公拿拖鞋,一个人把衣服挂好就倒水喝,也不问老公累不累,渴不渴,全程绷着个脸,跟谁欠她几百万似的。

上了饭桌也不知道给自己枕边人夹个菜,她家老大那样的天之骄子,还要受她这口鸟气,庞佩珊心里又气又怒。

一个女人,连最基本的嘘寒问暖都做不到,娶回来还有什么用?

“妈,你吃这个。”宋青叹了口气,替她夹菜,“大嫂过不了几天就飞欧洲,你就让让她……”

“让?”庞女士一提就来气,“我不要求他孝顺公婆,可好歹也得把自家男人顾好吧?你看看她那样儿,哪里像过日子的?恨不得天天待在外交部,每分每秒会见领导人,打哪儿都是一张公事公办的脸,我真是……”

“妈,你也别气了。”宋白凉凉开口,“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都没发话,你瞎操心什么?”

宋禹瞪了儿子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

宋白冷哼,反正他就看不惯那女人。

明明吃着宋家,靠着宋家,还甩脸子给宋家人看,真以为自己是个宝贝蛋,特么谁都稀罕?

老太太没说话,有些事需要时间才能看清,她能做的也只有顺其自然。

饭后,二老到花园散步,老太太扶着老爷子,一高一矮,迎着暮色夕阳,佝偻的背影格外温暖。

宋白晃了晃神,他突然想谈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了。

“苹果,要不要?”宋青把盘子推到他面前,挨着旁边坐下。

“哟,你今天这么好心。”

宋青塞了一块到他嘴里:“就你话多!”

宋白咬得嘎嘣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宋青白了他一眼。

“大嫂什么时候走?”

“应该下个星期吧。”

“靠!”还有这么长时间。

“怎么,你有意见?”

“嗤——我意见大着呢!”

宋青抿了抿唇,没说话。

“我特么看着就憋屈!”

“蠢!又不是你的谁,憋屈个什么劲儿?”

“我替老大憋屈不行啊?”

“我警告你,别添乱!”宋青怕他玩出格。

“放心,我不给她面子,老大的颜面还是要给的。”

“乖,越来越懂事了。”宋青伸手摸摸头。

宋白避开,一脸嫌弃:“别动手动脚。”

宋青叹了口气,她又何尝不心疼大哥?

“算了,由他们折腾去吧。妈今天没忍住,奶奶倒是脾气好,不显山,不露水。”

“切,你别小看咱们奶,那段位可比庞女士高多了。”

宋青皱眉。

“你以为奶奶就稀罕她?老太太这是等待时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保管让人招架不住,你呀,等着看吧!”

“兔崽子!你说你个大男人,一天到晚琢磨女人家的心思,丢不丢脸?”

“我这叫细致入微。诶,你信不信,我要是穿越到那个什么《XX传》里保管杀得后宫三千片甲不留,成为最后的大赢家!”

“吹吧你!”宋青起身往里走,她才懒得听这些浑话。

“啧,别走啊,我跟你说……”宋白屁颠屁颠儿地追上去。

卧室。

宋子文进去的时候,廖嘉文正躺在床上,闭眼假寐,眼珠在动,睫毛也在颤。

这是她心烦的时候才会出现的举动,否则早就拿着文件看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心情不好?”

女人皱了皱眉,对他的明知故问有些反感。

廖嘉文喜欢直接,热爱工作,她又是个有能力的,想凭本事在政界混出头,这些年一直走得很好,难免高傲。

“我们是夫妻,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讲。”

女人睁眼,“我不喜欢妈咄咄逼人。”连半分掩饰都没有,直言不讳。

宋子文眉心微蹙,目光淡了些,“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讲道理?”廖嘉文冷笑。

起身,整了整衣领,“你好好休息。”宋子文的傲气不比她少。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她抿了抿唇,很快恢复正常,整个过程她的目光一直都是水平如镜,未曾泛起一丝波澜。

这场婚姻,似乎真的让人疲倦了。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乱了室内的沉寂,廖嘉文按下通话键,“晓华,有事吗?”

“廖姐,最近部里要派人去挪威考察,你负责欧洲那块,想找你借个人。”

“不用了,我会跟着去的。”

“你不是才回国吗?不和宋市助过几天蜜里调油的日子?”

“工作为重。”

“你呀,就是个工作狂,狂起来连老公都不要了!”

廖嘉文没接话。

“对了,我听说张副部要退了,上面打算从几个司的负责人里选一个顶上去,肯定就是你了,到时候可得请大伙儿吃饭!”

廖嘉文手抖,连心也跟着颤了下,调整好呼吸不动声色:“八字还没一撇,你别胡说。”

“这还有什么悬念?你是宋家的媳妇,腰板够硬,怎么也越不过你的。”

女人狠狠皱眉,声音顿时凉了八度:“我每一次升职都是靠自己的努力,跟宋家没关系,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那头意味深长地笑了两声:“廖姐,你放心,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漏出去!”

廖嘉文直接挂了电话。

为什么总要把她跟宋家牵扯到一起?

她自问做的不比人少,也不比人差,成绩有目共睹,甚至自动请缨长留国外,可为什么还有人说她靠宋家的权势往上爬?

廖嘉文狠狠捏了两下眉心,可烦恼却挥之不去。

“哥,太阳都快落完了,你还出门?”宋白跷着个二郎腿,歪七扭八瘫在沙发上。

宋子文扣好最后一颗纽扣,“市政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晚上不回来。”

“走吧走吧。”宋白朝他挥手,免得在家里受气。

“嗯。”

庞女士心疼了,转过身偷偷抹眼泪。

宋白就更不是滋味了,朝二楼看了眼,冷冷一哼,“装逼……”

pia!

“少给我说脏话!”庞女士瞪眼。

小白同志摸着被敲打的头,一脸委屈,明明你也是这样想的嘛……

“我问你,那姑娘怎么样了?”

“什么姑娘?”

“汤圆那个。”

宋白长长地“哦”了声,“没戏。”

“咋回事?前段时间不还好好的吗?”

“我跟她当哥们儿了。”

“你个榆木脑袋!”

“妈,够了啊,你小乖乖的心可要碎了!”

“肯定是人家姑娘瞧不上你!”

宋白一哽,比起陆征他确实不够看。

这亲妈也是当得没sei了,有这么逮着儿子往死里损的吗?

小白同志有点桑心。

……

谈熙和陆征这一睡,直接睡到第二天,整整二十个钟头。

伸了伸懒腰,却被男人翻身压住。

鹰隼般锐利的黑眸不见丝毫初醒的迷蒙。

“什么时候醒的?”谈熙眨眼。

“比你早。”男人低头在她脖颈上亲。

“还学会装睡了?”

“没装。”

“嘶……没刮胡子,疼!”

陆征吻得更起劲,“忍着!”

“你故意折腾我!”

“这还不算……”说完,被子拉高,将二人头顶蒙住。

“唔……”

“这才叫,折腾。”

“混蛋!”

被浪翻滚,一室香艳。

陆征爽了一把,谈熙没多给,趁机溜进浴室,腿有点颤颤。

洗完澡出来,陆征已经换好衣服,靠在窗户前抽烟,手搭在外面。

幸好室内有暖气,谈熙只穿睡裙也不觉得冷。

“下雪了。”

“啊?下雪了吗?”谈熙探出头去,远处是一座雪山,山顶正飘雪,“我们出去逛逛吧。”

养精蓄锐了一整天,正是精神抖擞的时候。

“冷,多加件衣服。”陆征握住她的手,有点凉。

谈熙顺势在男人胸前蹭了蹭,一股热气将她围裹着,“好暖……”

陆征索性伸手将她扣进怀里,两人静静站了会儿,谈熙才退开。

“怎么想到来苏黎世?”上辈子,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寒暑假她都会跟那群狐朋狗友出去旅行,几年下来早就把欧洲各国玩遍了。

要说瑞士,首选日内瓦,其次卢塞恩,至于苏黎世,怪冷清的。

据她所知,这边除了有群飞来飞去的天鹅和几座教堂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游览的地方。

陆征没说话。

谈熙也不多问,这人嘴紧,性子硬,撬都撬不开,她也就不费那个劲儿,出来玩,吃好喝好耍好才最重要,其他嘛,边儿去!

“换衣服。”

谈熙蹲到行李箱前,不到两分钟,原本整洁有序的箱内物品就被她翻得乱七八糟。

陆征看不下去,把人扛到床上,“坐着。”

“我还找衣服呢……”谈熙嘀咕,这棒槌又抽什么风?

“要什么?”

“啊?”

“我问你要穿什么?”

“哦,先把内衣内裤给我。”

男人目光一扫,谈熙下意识驼背、夹腿,她里面可什么都没穿。

低笑一声,就那么随手一捞,一件黑色文胸和一条蓝色内裤就被扒拉出来。

谈熙瞪眼,“你怎么知道?”居然比她这个装箱的人还清楚,不科学啊……

陆征没应她。

谈熙:“不要这个。”

“嗯?

“要一整套,把内裤换成黑的。”

“穿里面没人看到。”

“你不是人?”

“反正要脱。”

“那也不行。”

“……”

“你找不找?”

“找!”

等陆征把内裤找好,谈熙已经脱了睡裙开始换文胸。

没错,就是坐在床边,当着他面儿在换。下半身是何等风景就不必多说。

气息微乱,竭力镇定。

偏偏那妞儿还无知无觉,摇晃着两条长腿,白得那叫一个晃眼。

陆征觉得,他做了件错事,不该替她找衣服。

等谈熙整装完毕,已经是一刻钟后,长靴,风衣,毛线帽,一条同色系围巾,小姑娘俏丽得让人想捏一把。

“好啦!”放下眉笔,略施淡妆,愈发美艳。

男人轻咳两声,为数不多看到她化妆的全过程,“女人就是麻烦。”

原本旖旎的气氛荡然无存,谈熙瞪了他一眼,骂了声“木头”。

陆征眼里闪过笑,揽了她出门。

两人住的酒店已经有一定历史,纯欧式的建筑,说不上富丽堂皇,可典雅厚重当之无愧。

下了楼,直奔餐厅。

外国小哥替两人开门,说了句瑞士话,谈熙猜想应该是“欢迎光临”之类的。

两人挑了靠窗的位置,柔和的阳光穿过窗户恰好在桌面投映出一块光斑。

------题外话------

目测明天要发糖,hhh~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