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起床喝水枕边没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谈熙发现,这里吃食种类繁多,从法国大菜到地中海小吃,日式料理到中式菜肴应有尽有。

最终,她点了苏黎世小牛肉,烤香肠,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叫了份奶酪火锅,嗯……还有一扎手工精酿啤酒。

她说的是英文,正宗美西腔,语速快,咬词轻,又很容易吞音,服务员听得很艰难,整张脸都扭曲了。

陆征只好放慢语速又重复一遍。

“你怎么不说瑞士话了?”谈熙朝他眨眼。

“瑞士话?”

“哦,就是罗曼语。”这种土著的语言被谈熙私下定义为“瑞士话”,反正也只有瑞士人会说。

“你能听懂?”男人眼里闪过诧异。

“怎么,小瞧我?”下巴一扬,小模样儿忒嘚瑟。

这多简单,瑞士统共就三种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谈熙都能听懂一点,但之前来机场接她和陆征的歪果仁用的并非这三种,那就只剩少瑞士人会用到的罗曼语。

谈熙不懂,可她会排除法呀!

男人眼底掠过沉思,隐约带着审视,从飞机降落到现在谈熙的表现不像第一次出国,可办理护照的时候,公安系统里并没有她的出入境记录。

谈熙知道这人怀疑什么,可她不怕,陆征这样的无神论者肯定不会相信借尸还魂,甚至连想都不会往这上面想。

“之前来过?”小东西神色太坦荡,他看不出任何端倪。

“看过旅游攻略。”谈熙凑到他面前,“有没有顿时觉得我冰雪聪明?”

“……”

“回答!”

“……嗯。”

“这还差不多。”

餐后,已经撑到不行的某妞儿又叫了份甜品,吃完不到五分钟就嚷着肚子疼。

陆征又气又心疼,骂她活该。

谈熙瞬间炸了,“你没良心!”

两人歇了小半个钟,等她缓和过来,这才离开。

白天的气温不算低,大概10度左右,阳光很灿烂,就是风吹过来有点冷。

陆征替她把围巾套好,原本因喝酒而红扑扑的小脸愈发娇艳,男人喉头发痒。

两人先去苏黎世湖,果然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天鹅。

谈熙把风衣脱了,仅着一件清凉的黑色吊带站在湖边,帽子被她摘下来,一头青丝在风中招摇,她摆好角度,迎着日光回眸一笑。

咔嚓——

陆征按下快门,女孩儿笑靥如花的模样就此定格。

谈熙跑过去看照片,嫌弃角度不对,布局混乱,光线也不够尽善尽美,可最后还是没舍得删。

这可是她家棒槌第一次替她拍照。

“你过去站好。”谈熙指着先前自己站的位置。

“做什么?”

“照相。”

陆征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最后缴械投降。

“这里?”

“往左……前面一点……转身,回头……”

阳光下,男人一袭驼色风衣,背景是湛蓝的苏黎世湖,俊容刚毅,眼神悠远,连那头浅浅的寸板也被镀上一层金色光辉,犹如天神临世。

快门声响,画面定格。

“看,比你给我拍的那张好多了。”

陆征挑眉,视线停留在显示屏上,确实技术比他高。

“放心,我不嫌弃你。”谈熙挽住男人胳膊,摇摇晃晃,两眼弯成新月状。

心尖微动,说不清是个什么感觉,冷眸却不自觉沾染笑意。

下午,两人先去圣彼得教堂,谈熙有点累,没心思进去逛,只端着相机在外面照了几张。

陆征骨子里是个纯种华夏老爷们儿,还当过兵,不信神鬼不信教,也不想进去。

所以,两人只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儿。

走的时候,谈熙突然想起什么,把陆征拉到一根白色廊柱前,架好三脚架,调整快门时间。

而后,便像头撒疯的小牛犊撞进男人怀里,仰头,含笑。

她说:“陆征,吻我!”

男人微愣。

时间不等人,谈熙索性直接踮脚,双手圈住他脖颈,然后下拉——

唇瓣相贴的瞬间,快门声响起。

阳光洒在相拥而吻的男女身上,美得如同绝世名画。

离开教堂,直奔班霍夫大街。

这个地方被称为世界上最富有的街道,全长1。4公里,大致与利马特河平行,名店满目,银行林立。

为保证空气质量,汽车无法驶入,仅有电车可供代步。

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香气,街道干净得不染纤尘,仿佛连天空都比其他地方蓝得澄澈透明。

谈熙指着路旁光秃秃的枝桠,一脸好奇:“这是什么树?”

“椴树。”

“那座窗前栽种红花的房子呢?”

“瑞士国家银行。”

“你为什么知道?”

“来过。”

“跟谁?”

“韩威。”

谈熙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陆征的左膀右臂,陆氏总经理,“来干嘛?”

“黄金交易。”

谈熙哦了声,似有所悟,在瑞士黄金交易不受限制,而这条大街上集中了世界各国200多家银行,黄金交易数量更是稳居世界第一。

“带钱了吗?”她问。

男人点头。

“多不多?”

“放心,”陆征领会到她的意思,眼底闪过一抹纵容,拍拍小东西的头,“有卡。”

谈熙乐得跳起来,吧唧一口啃在男人脸上,“爱死你了!”

“慢点……”

直到夕阳西下,两人才返回酒店。

一进门,谈熙把纸袋丢开,蹬掉鞋子爬**,“好累!”

陆征把手上的大包小包放下,打开暖气,不一会儿室内温度就升上来。

谈熙觉得热,把帽子围巾摘了,最后索性连外套长裤也一并脱光光,白花花的小身体砸在被面上,像只撒欢的小奶狗,滚来滚去……

她今天买了好多东西,关键还不用自己付钱!

以前,刷自己的卡最开心,现在觉得其实别人把卡递上来给你刷也不错……

翻身坐起,谈熙拍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陆征挂好外套,转身便见白成雪团的小东西正大喇喇坐在床上,一件低胸吊带外加一条黑色蕾丝边内裤,笑得没心没肺。

美人妖且闲!

不知怎地,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阿征,你过来!”雪团子招手,两条长腿耷拉在床沿,晃得悠闲自在。

一步,两步……

行至床边,手腕被她轻轻一扣,“坐下。”

陆征挑眉,暗自抽气,这小东西存心撩他!

谈熙还真没有。

她只是不习惯在温暖的条件下还穿那么多,反正都滚过床单了,看几眼又有什么关系?

这跟她上辈子留学生涯染上的开放做派脱不了干系。

反正上街不穿Bra,露点也不尴尬的女人在美帝国一抓一大把,早就见怪不怪了。

“衣服穿好。”咬牙,握拳。

“热。不舒服。”说着,两只雪白的小脚丫伸到男人怀里,一个劲儿往他两腿间的缝隙钻。

二爷浑身一震,“别闹。”

“捂捂。”

“……”

最后,不仅腿派上用场,连手也用上,暖得小东西直眯眼。

“舅舅,舅舅,你太好了……”谈熙去抱他的腰,小脑袋在胸前一个劲儿乱蹭。

陆征像被架在火上烤,狠吸两口气才镇定下来,“妖精!”

晚饭直接叫了客房服务。

谈熙捏着筷子咂吧嘴,水汪汪的大眼直瞅陆征,像讨肉吃的小狗。

“我想喝一口。”

男人晃晃手里的啤酒瓶,冷脸:“不准。”

“我酒量很好。”

“中午已经喝过。”

“才小半瓶!”某妞儿不服气,这家伙一个人就喝了三瓶。

“你还想喝多少?”男人俊脸一沉。

谈熙竖起食指。

“不行。”

“……”

晚上趁陆征洗澡,谈熙没忍住,悄悄摸了根烟躲到走廊上抽。

她开心呀,二人世界,还能疯狂Shopping,一开心就忍不住,要么喝酒,要么抽一根。

风从窗口吹进来,火星顿时明亮,谈熙狠狠吸了口,极轻极缓地吐出。

伴随着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

她没抬头,指间夹着香烟,袅袅升腾的白雾模糊了眉眼,也朦胧整个世界。

“先安排好,凌晨去接人。”

“几楼?”

“八。”

“等等!”

他们发现了谈熙,出于谨慎,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

长袍,披肩发,歪歪斜斜靠在墙壁上,吸烟的动作极其娴熟。

“嘿,放轻松,一个应召女郎而已。”

“天,亚洲娃娃,真漂亮。”

“先办事,别废话!”

三人从谈熙身旁经过,其中两人投来意味不明的深光,可惜,她并未抬头。

直到三人离开,谈熙才碾灭烟头,又站到窗口吹了会儿冷风,才回到房间。

而此时走廊尽头,之前经过的三人才放心离开。

“威尔,放轻松,不会有事的。”

“闭嘴!”

“那就是个妓女而已。”

谈熙进门之后开始回想几人的对话,他们讲的是德语,还有很重的口音,她听得似是而非。

看他们谨慎的态度不像是出门旅行的游客。

“在想什么?”陆征洗完从浴室出来。

谈熙不敢离他太近,怕被闻出烟味,抱了睡衣就往里钻。

很快,传来水声。

他拿出手机,走到窗边,拨通一个号码:“准备得怎么样?”锐利的目光直视前方。

“一切就绪。”

“嗯,盯仔细。”

泡了个热水澡,全身都放松了,所以,谈熙出来的时候软绵得不像话,两条腿儿也跟着酥。

一倒头栽进被窝里,原来异国他乡,惬意得直哼哼。

陆征掀开棉被睡进来,谈熙手脚缠上去,像爬山虎的藤蔓。

男人像个大火炉,被窝瞬间就暖了。

陆征伸手关灯。

两人就这样抱着,沉沉睡去。

半夜,谈熙口渴,爬起来喝水,睁开眼的瞬间,枕边空了,一股恐慌袭上心头。

她顾不上穿鞋,先找浴室,再看阳台,都没有。

“陆征?”声音在颤,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慌乱。

墙上古朴的挂钟显示凌晨一点二十分。

谈熙从摊开的箱子里扯出一件毛呢长衣披到身上,拿出手机拨陆征的号码。

关机。

她穿好鞋子,准备出去找。

想了想,又倒回去拿了折叠水果刀,小小的一把握在手心,刚好能够全部包裹住。

开门的瞬间,风灌进来,谈熙紧了紧领口。

廊上只留几盏壁灯,不甚明亮。

突然,传来电梯上升的响动,谈熙跑过去的时候,已经越过她所在的六楼,停在八楼。

叮咛——

即便隔了两层,依旧能听见电梯门打开的提示音。

谈熙联想到之前在走廊遇见的三个男人,她听见有其中一人说了八!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阴谋,也许还和陆征有关。

不再犹豫,紧了紧手里的小刀,从安全楼梯往上跑。

飞奔至八楼,已经没有动静,谈熙侧倚着墙,深呼吸平复心跳,两只耳朵却高高竖起。

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自己的**声。

安静。

死寂。

楼上,907号房。

“时队,来了!”一个大块头汉子指着监控屏,眼里乍现一抹兴奋。

时璟凑上前,目光凝重。

“他们停在八楼。”

“具体进了哪个房间。”

“803。要不要收网?”

“再等等。”

大块头急了,“万一他们交易结束,那我们不是白忙活……”

一只素白纤手拍拍他肩膀,“湖子,服从指挥。”

“……是。”

石瑶走到窗边,近了才会发现那里站着一个活生生的人,黑衣黑裤,挺直的背影与夜色融为一体。

“陆队,你……”

“称呼不对。”

石瑶紧贴裤缝的手紧握成拳,“在我心里,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雷神特战队的队长!”

陆征不置可否,目光沉如深海。

“老陆!快来看!”

陆征大步走过去,石瑶眼底掠过一丝黯淡,转瞬即逝。

“电梯停在八楼,出来的时候有六个人,可是进门的时候只剩下五个,还有一个人不见了!”时璟将两幅画面定住,的确少了个人!

“是艾特弄出来的障眼法,他肯定还留在电梯里。”

时璟面色微变,“湖子,马上调出所有每个楼层的监控,快!”

石瑶开始火速排查:“七楼没有……六楼没有……五楼没有……四楼……”

“不,他还在八楼。”陆征突然开口。

湖子看了老大一眼,时璟一巴掌拍他脑门儿上,“愣什么愣?!赶紧把画面切回去!”

“……哦。”

谈熙不知道在楼梯口待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五分钟,直到他听见脚步声。

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她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一步,两步,三步……

从电梯出来到右边……第六间房!

啪嗒——轻微的落锁声。

谈熙从安全楼梯出去,靠右,顺着数,一、二、三、四……

殊不知她此刻的一举一动已经被监控拍下,石瑶最先发现:“怎么有个女人?!”

时璟眉心一蹙,朝她指的那处望去,瞬间瞪大眼,“老陆!老陆!我好像眼花了……”

不然怎么会觉得那个女的像谈熙?!

陆征抬眼,下一秒全身僵硬,起身往外走。

狗东西!不好好睡觉,来凑什么热闹?!

石瑶抓住他:“陆队,你不能去!艾特带来的人在八楼!”

“放手。”

女人打了个寒颤,等反应过来,手已经松开。

“石瑶!”时璟怒喝,他眼里的着急不比陆征少,可面上还算冷静,“限你两分钟之类找出艾特的具体位置!”

“是!”

大块头湖子敲击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女人的表情愈发凝重,冷汗顺着腮边滑落。

千钧一发!

“……找到了!在805!”

“湖子留下接应,石瑶跟我走!”

……

谈熙不敢凑得太近,免得里面的人从门缝的光影察觉端倪。

只能贴着侧墙,探出头去听。

无奈,隔音效果太好,什么都没听到,正准备撤离,猛地右肩一重,她反手挥拳。

“是我。”

谈熙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松懈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后背全湿了,睡裙黏糊糊地贴在背上,眼眶鼻子齐齐泛酸。

她动了动唇,没出声。

陆征看懂了,她说的是——舅舅,我怕。

男人一颗心顿时软成了棉花糖,把小东西抱进怀里,无声安慰。

很快,时璟带着石瑶从九楼冲下来。

谈熙瞪大眼:你怎么在这里?!

时璟甩给她一个风流的小眼神儿:哥怎么就不能在这儿?

石瑶看着相拥的二人,心里像有把刀在翻搅,剜肉剔骨般作疼。

时璟:国际刑警那边什么时候到?

石瑶:至少还要三分钟。

时璟目光骤凛,艾特已经消失五分钟,再等下去交易恐怕都结束了,还抓个屁人!

谈熙见两人嘴唇不停在动,却没发出任何声音,连一丝气息都感觉不到,她抬眼看陆征。

潜台词是:还瞒了我多少?回去再收拾你!

石瑶一个翻滚至805门前,趴伏在地,纹丝不动。

时璟也跟着滚过去,眼见二人作势撞开805的门,谈熙目露疑惑,难道他们要找的人不是最后进去的那位?

明明是806啊……

谈熙扯了扯陆征衣袖,嘴唇轻动。

男人面色微变,迅速出手阻止了时璟和石瑶的举动。

时璟:老陆,你怎么回事?!

陆征:人在806。

石瑶:不可能!

时璟咬牙,两秒钟后当机立断:听老陆的!

石瑶面色难堪,幽怨地看了陆征一眼,可惜,他已经回去抱谈熙了。

半小时后。

警车停在酒店门口,警报一声接着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刺耳。

酒店窗户一扇接着一扇亮了,沉睡中的人们早已清醒,有的披着外衣下楼看热闹,有的只在窗口探出头。

艾特一行八人被国际刑警押走,因是德国籍,遣送回国予以审判。

与艾特交易的华夏人则交由时璟带回国内,明天一早启程。

房间内。

时璟如释重负,“老陆真有你的。”

“不是我。”怀里的小东西已经昏昏欲睡,而他就这样半揽着,双手用力也不嫌累。

石瑶靠在窗边,半低着头,看不清眼里神色。

时璟拣起谈熙肩上一撮散发,挠她鼻子,笑得万分恶劣。

pia——

手背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时璟没来得及收。

“活该!”谈熙甩出一个幸灾乐祸的小白眼儿。

“你个小丫头,信不信我——”

“你怎么?打我啊?”她往陆征怀里缩了缩,典型的狐假虎威,“尽管试试看!”

“老陆,管管你家丫头,烦死了都!”

陆征看都没看他,将那撮头发抽回来,看着谈熙,低喃了一声:“乖。”

时璟抖了抖,牙齿都快酸倒了。

“什么时候回国?”陆征问。

“明天。要不你跟我们一起?”

“不要!”没等陆征说话,谈熙率先开口拒绝,“我们是来旅游的。”

“啧,老陆没看出来啊……你可够黑的。”然后挤眉弄眼转向谈熙,“丫头,你可不能被这头大尾巴狼给叼走了,不然,吞得你骨头都不剩!”

谈熙心酸酸,其实,她早就没骨头了,都被某狼给吞进肚子里,估计已经消化成渣渣……

“陆队,今天谢谢你提醒,不然我真的……”石瑶突然开口,两眼灼灼地盯着陆征。

那什么眼神儿,谈熙秒懂!

笑了笑:“这位女同志,其实你该感谢我哦~”天真的面孔下正有一只小恶魔在孵化。

石瑶一时错愕,连时璟都有些发愣。

谈熙换了个更舒服的靠姿,女人瞳孔微缩,唇角抿紧。

“你?”时璟当笑话来听。

挑眉,“你不信?”

时璟摇头。

“想想我当时蹲在哪里。”笨蛋!

时璟一怔。

“现在相信了?”谈熙挑眉,得意洋洋。

陆征点头,算是肯定了她的说法。

“丫头,你怎么发现的?!”时璟看她的眼神顿时就变了,像看什么大宝贝。

谈熙余光掠过石瑶,莞尔一笑:“我起床喝水,发现枕边没人,就出来找,刚好碰上那群人乘电梯上八楼,我从安全楼梯跟上去,然后就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想着跟上去看看呗~”

“嘶……”时璟替她捏把汗,“你这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错过了艾特故意安排用来虚晃一招的打手,反而阴错阳差逮住了艾特的行踪,反正,时璟对这丫头的幸运是服气的。

石瑶面色苍白,她关注的点跟时璟截然不同!

起床喝水,发现枕边没人……

这说明什么?

傻子都该知道!

悄悄抬眼去看谈熙,很年轻的姑娘,眉眼间稚气未脱,难道陆征就喜欢这样的?

明明不是啊……

女人因纠结而紧蹙的眉头,心有不甘的样子被谈熙通通看在眼里,手上一个用力,直接掐上男人侧腰最嫩的部位。

陆征浑身一僵,沉沉看向怀里人。

谈熙迎上去,目光带冷。

丫的!叫你招蜂引蝶!

兵哥哥军妹妹,简直没法儿忍。

“这位女同志,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向我道谢呢?”大眼眨巴,即便摆出咄咄逼人的态度,也叫人难以生厌。

谁叫她年纪小,不懂事呢?

石瑶恍然大悟,这明明就是冲着她来的!

小小年纪,心思深沉,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就谢谢你了。”女人开口带笑,她石瑶也不是吃素的!

谈熙目光微闪,哟,这是反应过来,要跟她较劲儿了?

呵,什么玩意儿……

打了个呵欠,又揉揉眼睛,然后往男人胸前蹭,“阿征,我困了……”

娇软呢哝,纵使郎心如铁也该绕指成柔。

“阿璟,剩下的事我不再插手,跟老爷子说一声,先回去休息了。”

说完,拍拍谈熙后背,示意她起来。

“我被吓到了,”小妞儿面色一正,特么正式,“腿酸。”所以,你懂的。

时璟简直被她这副无赖耍痞的样子刷新了下限,也是醉醉的……

偏偏陆征纵着,二话不说把她打横抱起,“走了。”

“啊?哦……”

谈熙支出个脑袋朝他挥手:“什锦糖,拜拜~”

然后又笑靥如花地转向石瑶:“女同志,你的侦查技术还有待提高哦,Bye~”

石瑶面色顿时更难看了。

时璟叹了口气,“你确实该好好反省。”话说得不重,可凌厉的眼神却说明一切。

这次的失误恐怕不能一笔揭过了……

惩罚她不怕,唯一想不通的就是陆征为什么会跟那种女孩儿在一起,还……同居了。

------题外话------

嗯,俺们家狐小熙的运气就是这么爆表啦!鼓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