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老虎发威,这婚离定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是第二天醒过来的。

“老大!”宋白守了一夜,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到实处。

“水。”

“哦,你等等。”他用棉签沾水,一点点润湿唇瓣。

宋青推门进来,手里提着温水瓶,“哥,你醒了!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宋子文摇头。

“姐,你不去上班?”

“请过假了。”

“妈呢?”

“回家替哥收拾换洗的衣服。”

庞佩珊到家的时候,老爷子、老太太已经等在客厅,宋禹接过她手上的包,“老大怎么样?”

“刚才青青打电话说已经醒了。”

“到底怎么回事?!”老爷子眉眼冷肃,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去医院看大孙子,可他身份特殊,每一次出行都有警卫随同,且不止一个两个,所以只能坐在家里干等。

“你别急,珊珊不是说已经醒了吗?”老太太替他顺气,朝儿媳使了个眼色。

庞女士抿唇,微微颔首。

宋禹劝道:“爸,这些事情我来处理,先让小郝送你去开会。”

老太太点了点头,目光睿智:“家事国事天下事,你自己心里有数。”

老爷子沉默一瞬,朝旁边满头大汗的警卫员招手,“走吧。”

“是,首长!”天知道,他快急疯了。

“小郝,开车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老夫人。”

待人走后,一家人坐回沙发上。

“说吧,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老太太正襟危坐,布满皱纹的脸上一派肃杀。

宋禹低头吸烟,庞佩珊难得没有骂他,紧了紧唇瓣,她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廖嘉文的事说出来,“妈,您别问了,我会处理的。”

一个小小的廖嘉文确实不算什么,收拾她就跟砍白菜一样容易,可闹出这种丑闻,不仅儿子脸上无光,整个宋家都得跟着丢脸!

她不确定老太太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所以才再三犹豫,不知如何开口。

“是嘉文那边出了问题吧?”

“妈,你……”

老太太摆手,“没什么好惊讶的,到底比你们多活了几十岁,这点都看不透,那不成和白活了?说吧,我受得住。”

庞女士转眼看老公,宋禹点了点头。

“昨天,我跟廖嘉文闹翻之后……”

老太太面无表情地听她说完,整个过程极其平静。

“妈?”庞佩珊试探道,可别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

“我没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庞佩珊目露凶光,“必须离婚!协议我已经让青青拟好,今天下午就让她来签字。”

“这事还要问儿子的意见。”宋禹开口

“没必要,不管他同不同意,这婚离定了!我是他妈,我说了算,即便他以后怨我怪我,那也认了!”将门虎女,说一不二。

“妈,您的意思呢?”宋禹皱眉,看向老太太。

“这事听你媳妇儿的。”

……

“嘉文?你怎么回来了?”廖母开门的瞬间目露惊讶。

“进去再说。”

“快进来,”廖母从鞋柜里拿出干净的拖鞋,“吃早餐了吗?锅里还有粥,妈给你盛一碗?”

“嗯。”

廖母钻进厨房,很快,就把一碗瘦肉粥摆到女儿面前,“再吃个鸡蛋,有营养。”

廖嘉文拿起筷子,“爸呢?”

“屋里睡着,昨晚喝多了。”

眉头一紧:“你怎么又让他喝酒?”

“昨天子文送了两瓶茅台过来,你爸一高兴就多喝了两杯。”

廖嘉文手一抖,勺子磕在碗口边缘发出哐当一声脆响,粥水溅到衣服上。

“多大了还毛手毛脚,赶紧擦擦。”

“妈,你刚才说,”女人面色苍白,“他……来过?”

“是啊!我还让他带你回来吃顿饭,子文跟你提了吗?”

女人目光呆滞。

“嘉文?你怎么了?”

“……没事。”

“脸色这么差还说没事?吃完去房间躺会儿。”

廖嘉文睡得迷迷糊糊,脑子里全是曾经关于两人的点点滴滴,从大学到现在,原来他们已经相伴这么多年?

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

别人都羡慕她能成为宋家长媳,有一个前途无量的丈夫,可光环之下谁又能看到她的压力和无奈?

廖家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当初努力考进外交部是想让自己配得上他,为了这个目标,她不惜一切代价往上爬,可到头来,夫妻感情却一天比一天冷淡。

她想,没了爱情,至少还有事业。她要证明给宋子文看,即便没有他,自己也能过得很好,所以,她开始变本加厉地工作。

突然发现,家庭好像真的没那么重要,爱情也不是只有宋子文能给她。

……

廖嘉文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还没来得及睁眼,房门就被推开。

庞佩珊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想在这里说清楚,还是换别的地方?毕竟,这些事情不光彩。”

心里咯噔一声,她想,这天终于来了。

“亲家母,你怎么了?”廖母系着围裙冲进来,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把女儿挡在身后,“别欺负我们嘉文!”

廖母不喜欢庞佩珊,这个女人太强势,无形之中给人压力,和她站在一起,好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潜意识里,她不愿承认那种感觉是出于妒忌。

同样的年龄,庞佩珊保养得宜,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穿着高贵大方,家里有佣人使唤根本不用她自己做家务,不时出现在电视访谈中,偶尔参加慈善晚宴。

而廖母,早年下岗之后就一直在家带孩子,穿的是地摊上最便宜的的确良,用的是超市里的打折品,好不容易熬到女儿大学毕业,嫁入豪门,手头开始富余起来,可韶华已逝,青春不复,即便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平白惹人讥笑。

所以,每次见面她都尽量避免和庞佩珊站在一起,好在这些年两家来往并不密切,所处的圈子也大不相同,见面次数不多。

庞女士闻言,勾起一抹冷笑,目光落到廖嘉文身上,从头到尾没看廖母一眼,压根儿没拿她当回事!

“亲家母,你……”

“妈,够了。”廖嘉文出声,看向庞佩珊,“我们出去说。”

“好。”深深看了她一眼,庞女士转身退出房间。

一刻钟后,装修雅致的咖啡厅。

两个女人相对而坐,一个气质卓绝,一个年轻倔强。

“废话不多说,签了吧。”庞女士把手里文件推过去。

廖嘉文没动,冷冷抬眼:“妈,这是什么意思?”

“别叫妈,我承受不起。既然你看不上宋家,看不上阿文,正好我老宋家也看不上你,签了大家都自由。”

女人瞳孔一缩:“您想逼我离婚?”

“逼?对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用不着,她若识趣就该自请下堂。”

“你这么做阿文同意了吗?”

庞女士冷笑,“你还真拿自己当鲜花,每个男人都得为你神魂颠倒?我儿子性情温和,可不代表他没脾气,你以为出了这种事,还有缓和的余地吗?”

她生的孩子她比谁都了解!老大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想在他面前和稀泥根本不可能!

廖嘉文笑容一僵。

“别再浪费大家的时间,也别逼我动用非常手段,宋家的实力如何,相信你比谁都清楚。”

“我不离!”

庞女士收回文件,从容起身:“那咱们就走着瞧。”言罢,踩着高跟优雅离去。

廖嘉文如坠冰窖,眼底一片茫然,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就算要离,也该她先提出,而不是像垃圾一样被人丢弃!

庞佩珊这一趟本就没有抱太大希望,反正她已经把态度摆出来,至于对方识不识相,就不关她的事了。还是那句话,这婚离定了!

离开咖啡厅后,司机送她到医院。

先见了主治医生,确定儿子没有大碍,这才进病房看人。

“妈,你怎么来了?”宋白躺在沙发上玩游戏,听见开门声立马弹坐起来,顺手将游戏机塞进缝隙里。

“你回去休息,这里有我。”

“不用,我在这儿看着就行。”

庞佩珊看了小儿子一眼,没说话,这时宋子文醒了,“妈?”

“怎么样,还痛不痛?感觉好点了吗?”瞬间眼眶通红,常言道“伤在儿身,痛在母心”,不外如是。

“已经好多了,您别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庞女士气急,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

宋子文想坐起来。

“哥,你别乱动!”宋白冲过去组织。

庞女士顿时心疼得不行,“给老娘躺好!从现在起,你什么事都别管,专心休养。市政办公厅那边,我已经让青青替你申请了年假,接下来半个月你都必须静养。”

“妈,骨折而已,没那么严……”

“不用多说,就这么定了。”

宋子文哑然,心里却有一股暖意蔓延。

“小白,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哦。”宋白同志乖乖跟过去。

“事故现场处理干净了吗?”

“监控全部清空,货车司机属于醉驾,责任不在我哥。另外,车已经找人送到回收站,保管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

“宾馆那边呢?”

“监控本来就是坏的,前台小姐已经被辞退,老板那里也封了口。”

“很好。你哥能走到今天不容易,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影响他的仕途。”

“妈,那你打算怎么处理廖嘉文?”

“这点不用你操心。”

“嘿嘿……我能提个建议不?”

庞女士挑眉:“说来听听。”

“可以先奸后杀。”

“你给我正经点!”

宋白面色一正:“我很正经!”

庞女士:“……”她咋就生了这么个熊孩子?

“不过,有件事很奇怪。我之前和那边交通局联系的时候,那姿态端得不是一般高,就像咱老宋家被逮到了小尾巴,还威胁说把事情捅到媒体面前。”

“正常,那不是咱们派系的。”

“可今儿一大早对方打电话过来,又是赔罪,又是奉承,把我都搞糊涂了。妈,这是您的手笔吧?”

庞女士但笑不语,那通电话起了作用。

“别啊,您给透个底儿,谁面子这么大,连敌对阵营都反过来帮咱们?”

“这个世上,白道有白道的捷径,黑道有黑道的便利。事情既然发生了,就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您不会雇杀手去威胁人局长了吧?”

“儿子,妈有时候很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

“咋?”

“脑子笨得可以!越长大越蠢,小时候那股子机灵劲儿全被狗啃了!”

“……”

“行了,看好你哥,我还有事情处理。”

“等等,您还没说那个大Boss是谁!”

“自个儿猜去!”

宋白哦了声,摩挲着下巴,眼里闪过沉思。那片儿地区宋家的势力无法覆盖,白道的捷径算是掐断了,就只剩黑道,可京都暗势力各自为政,结构松散,但都是小打小闹,还不够格去指挥交通局,除非……

暗夜会?!

这就说得通了。

难怪老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敢情是搭上了安家这艘巨轮,听说她跟那位夫人还是好朋友,以前不信,现在倒是有点信了。

可见,老虎是真的准备发威了。

……

下午,廖嘉文去部里接一份国外发来的紧件。

精致的妆容一丝不苟,将疲惫尽数遮掩,黑色西装内搭白衬,一步裙下露出修长双腿。

她活得比谁都清醒,也明白自己目前能抓住的是什么。

“廖姐。”

“廖姐来了。”

“廖姐,下午好。”

“……”

她笑着回应。

“小王准备一下,瑞典那边有一份急件过来。”

“好的。”

“诶,廖姐你怎么来了?”同事晓华凑上来,好奇得不行。

廖嘉文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靠在办公桌沿,“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还以为你家宋市助出车祸,没心情过来呢……”

“你说什么?”

“啊?”

“你说宋子文怎么了?”

“出车祸啊!”

“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哥在交通局上班,昨天就是他处理的这事儿。你……不知道?”

廖嘉文目光微闪,“没,我只是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也对,像这种事一般上面都会封口,”晓华抿了抿唇,在嘴上做拉拉链的动作,“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廖嘉文笑得很勉强。

“廖姐,那我去忙了。”

“嗯。”

整个下午坐在办公室,廖嘉文心神不宁。

他怎么会出车祸?

昨天……

叩叩——

敲门声响起,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淡淡开口:“请进。”

男人推门而入,顺手关上,而后轻轻落锁。

廖嘉文眉心一拧。

男人径直走到她面前,将一个蓝皮文件夹递过来:“这是驻英大使传真过来的述职报告。”

“嗯。”她伸手接过,放到一边,“你可以出去了。”

“嘉文,别对我这么冷淡。今晚咱们去泡温泉吧?”

“我很忙。”

男人眉心一紧:“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昨天……”

“闭嘴!”她冷眼瞪过去。

“正好,既然被发现了,那咱们就公开。”

“呵呵……”

“你、笑什么?”

“公开?你有病吧!我已经结婚了,你也有未婚妻,事情一旦捅出去,咱们都得玩儿完!”

男人大惊失色,“那怎么办?千万不能让你老公说出去!”

廖嘉文笑得极其恶劣,“哦,我好像忘了告诉你,我丈夫是京都市长助理,”顿了顿,继续道,“他姓宋。”

“什么?!”男人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在听到“市长助理”的时候,他全身一颤,最后那个“宋”字又让他两腿发软。

宋……

廖嘉文的背景在外交部虽然不是什么秘密,却也并非人尽皆知。

张烨是两年前进来的,在资历和后台说话的外交部他顶多就是个小菜鸟,根本不够资格触及这些上层的秘辛。

他知道廖嘉文已婚,可万万没想到她丈夫的身份如此显赫!

若早知道,他又怎么会去招惹她?这不是玩火烧身吗?

“你以前怎么没跟我说?”

廖嘉文笑笑,云淡风轻:“忘了。”

“你!”

“怎么,怕了?”起身,走到男人面前,勾唇一笑:“不过,你怕也没用。因为,你已经闯祸了。”

捉奸在床?

呵……就算宋子文念在以往的情分高抬贵手,宋家其他人也不会平白无故地吃亏。

好歹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这么多年,她太清楚那家人睚眦必报的性格,尤其护短。

“廖嘉文,你存心坑我?”男人压低嗓音,咬牙切齿,眼里的愤恨就像一把刀狠狠插进女人心脏。

心在静静淌血,笑容却愈发灿烂,只见她半眯了眼,笑道:“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坑你?”

男人脊背发凉,像被一条吐着蛇信的毒蛇盯上,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不好过,你也不长久,知道吗?”

“这……根本不关我的事!我年底就要结婚了……”

啪——

“蠢货!这个时候才来和我撇清关系,你不觉得太晚了?”

“廖嘉文,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

“放过你?”状若轻喃。

“我只是个小翻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宋家,就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我们,”他狠了狠心,“到此为止吧!”

“当初,是谁趁出国公干的时候半夜溜进我房间,忘了你是怎么自荐枕席的吗?我记得清清楚楚呢!你当时说过的话,我现在还能一字不落地背出来,要不要听?”

------题外话------

明天离婚,然后虐渣女,宝宝们有月票的都喂鱼吧~么么哒!另外,可以猜猜宋老大的官配是谁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