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我怕你了,我答应离婚/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第263章

男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他承认,当初接近廖嘉文的确别有用心,这几年从她身上得了不少好处,也在部里逐渐站稳脚跟。

张烨太清楚像她这类女强人的内心有多空虚,只要稍微示好,偶尔关怀呵护,**的时候得强势一些,饶是贞洁烈女也该拜倒在西装裤下。

而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拿下廖嘉文他只用了一个星期。

之后两个月,他们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相处,廖嘉文在他面前越来越像个小女人。张烨知道,这个女人已经离不开自己。

实习结束,他如愿以偿地留下,虽然还是个小翻译,却已成为外交部正式一员,有了正规编制。即便和临时工做同样的工作,拿同样的工资,但地位却一个天一个地。

张烨知道,这一切都是廖嘉文给的,所以,从那以后他便愈发尽心。廖嘉文让他往东,他绝不会往西,拿她当女王一样供着,可床上该野蛮粗犷的时候,从不含糊。

他知道,廖嘉文已经结婚了,可那又如何?两人不过是露水情缘,各取所需,他从来没想过跟她有结果,所以结没结婚真的影响不大。

甚至,他还恶劣地想,廖嘉文脱了衣服就秒变荡妇是不是因为她老公不行?

可没想到她丈夫不仅年轻有为,还背景强大。张烨突然看不懂了,既然身边有个这么好的男人,那她为什么还从自己这里找安慰?

莫非……家族联姻?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说明廖嘉文自身的背景也很强大?

张烨心思急转,一番权衡之下觉得自己先前把话说得太绝。他已经得罪姓宋的,如果再失去廖嘉文这个靠山,那才真的是走投无路。所以,当务之急把人稳住再说。

“嘉文抱歉,刚才是我太冲动。”

“到此为止?”廖嘉文似笑非笑。

张烨把她箍进怀里:“我怎么舍得?”

“行了,”伸手推开他,女人绕到办公桌后坐定,“我还有事要忙,出去吧。”

男人脸上掠过一抹难堪,转瞬即逝,“那我不打扰你了。晚上的温泉……”

“滚!”

张烨灰溜溜走人。

摔了手上的笔,廖嘉文紧紧抠住桌沿,指甲断了也毫无所觉。

脑海里突然蹿出一个词——众叛亲离!

她知道庞佩珊会报复,却不曾料到对方手脚这么快,快到上午谈崩,下午就给了她当头一棒。

“廖姐,部长让你去趟办公室。”晓华过来叫人,凑到她耳边,“我估计是关于副部选拔,小妹在这儿先给你道喜了。”

“这种事情别乱说。”

“唉哟,就咱俩私下聊聊,不碍事的。”

“下班一起吃个饭?”

晓华眨眨眼:“请我吗?”

廖嘉文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当然。”

“谢谢廖姐!”

叩叩——

“请进。”

“李部,您找我?”

“坐吧。喝点水。”

廖嘉文受宠若惊,“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

“不急,等小刘来了再说。”

小刘?是这次跟她一起竞选副部的人。

很快,刘骏也到了,他比廖嘉文入行早,完全是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去年才从叙利亚调回。

“小廖也在啊。”说着率先伸出手。

“刘老师。”廖嘉文轻轻回握。

一个老谋深算,一个严肃凛然,两人面上带笑,颔首示意,乍一看分外和谐。

“都坐吧。今天找你们来,主要是确定副部人选。你们也知道,老张还有一个月就退了,将来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上面对两位都非常满意,选谁,不选谁都很为难。”

一番开场白说得二人心跳加速。

廖嘉文放在腿上的手狠狠握了两下。

刘骏下意识屏住呼吸。

“人选已经定下了,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回来之后正式下发任命通知。”部长话音一顿,“那我先恭喜小刘了!”

刘骏足足愣了三秒才站起来,眼里热泪涌动:“谢谢!谢谢领导,谢谢组织,谢谢国家!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让人民失望。”

“说到可要做到才好!”部长笑着拍拍他肩膀,以示鼓励。

“您放心!”

“小廖也别灰心,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廖嘉文强撑着笑,“刘老师,恭喜了。”

“谢谢。”

失魂落魄地离开部长办公室,中途遇到晓华,“恭喜啦,廖部长!”

勉强为之的笑意变得极其难看,一语不发回到办公室。

晓华跟进来,“今天晚上还是我请客吧,就当庆祝廖姐您升官,以后……可别忘了小妹。”

“出去。”

“啊?”

“我让你出去!”

晓华笑脸一僵,“廖姐,你怎……”

“滚出去!”

兴高采烈进来贺喜,最后灰头土脸离开,晓华撇了撇嘴,还真拿当自己皇太后!

“听说了吗?刘骏要升副部了!总算熬出头,不容易啊……”

晓华微愣,旋即勾了勾唇角,原来如此……

廖嘉文疲惫地仰靠在座椅上,盯着天花板,目光怔忡。

突然,手机铃响。

“喂,妈……”

“嘉文,不好了!”廖母声音发颤。

猛然坐起身体:“妈,你别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你爸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

“嘉文呐,你快回来吧……妈很害怕……”

“好,我马上回来!”

廖嘉文赶回家里,母亲坐在沙发上哭,客厅乱七八糟,“妈!”

“嘉、嘉文,你总算回来了!”廖母扑到女儿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

“妈,先别哭,把事情说清楚,我爸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被警察带走?!”心里隐约有种猜测,她却不愿深想。

“说要问话。”

“问什么话?”

“你爸那厂子的领导说他什么窃取机密,还说要上法庭,嘉文,你爸会不会坐牢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先打个电话。”

“对,你认识的人多,都是当官的,还有那个什么局长……你跟他们求求情,套套近乎,再不行的话就让子文想办法。上次,你大姨的事全靠他摆平……”

廖嘉文心头一痛,“我去打电话。”

拿着手机,走进卧室,“喂,孙局您好,我是外交部的廖嘉文……对,是我爸那事,您看能不能行个方便,我爸是个老实人,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就不能通融通融?不看僧面看佛……喂?喂?!”

廖嘉文气得两眼通红,不死心,又从联系人里调出另一个号码,“林书记,您好,我是廖嘉文……”

一听她的名字,对方直接掐断,这样的态度饶是她再笨,也该看明白了。

“庞、佩、珊!”

整整两个小时,但凡有点交情的人她都联系过了,要么不听电话,要么说不了几句就挂断。

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庞佩珊厉害啊,上午才警告了她,下午就付诸实践!

“嘉文,联系好了吗?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她抿了抿唇。

“你倒是说话啊!”

“妈,能想到的办法我都试过了……”

“那我给阿文打电话,就算他解决不了,还有宋家可以帮忙,他们权力那么大,这点小事肯定没问题!对,我现在就给子文打……”

“别打!”她夺过手机,狠狠砸到地上。

廖母一惊,“嘉文,你怎么了?”

“妈,别打,我跟他正在……闹离婚。不能低头,求你了……”

“离婚?!”尖锐的嗓音像玻璃擦刮过地面,无比刺耳,“你们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呀?是不是他像那些男人在外面包养小三?还是他对你不好?”

廖嘉文掩面,滑坐在地:“别说了……”

廖母急得满头大汗,“我告诉你,这婚不能离!凭什么便宜那个小三?就算要离也得拿到好处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你现在赶紧给他打电话,让他想办法把……”

“妈,我想静静。”

“可是……”

廖嘉文抬头,一脸冷漠,“我说,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

廖母微愣。

“妈,你出去吧。”

“那你记得打电话……”

砰——

关门的声音!

廖嘉文抵在门后,紧咬牙关,忍不住全身战栗。

半晌,她才挪到床边,拿起手机……

庞佩珊从上午到现在一直坐在客厅,也不去医院看儿子,好像她在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手机就放在面前的茶几上,除了一条短信带来的短暂振动之外,整个下午再无动静。

“青青,给我泡杯咖啡。”

宋青一愣:“我没听错吧?你确定要喝咖啡?”

“嗯。”

“行,你是老妈你最大,我给你现磨。”

“不必,速溶就好。”

“……”估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喏,好了。”

庞女士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

“妈,我去医院换小白,先走了。”

“嗯,去吧去吧。”

正当此时,手机铃声终于响了。

宋青狐疑地看了她母上大人一眼,还在喝咖啡呢,目不斜视,充耳不闻。

一分钟后,铃声停了,很快,再次响起。

还是没接。

直到第三次,她才慢吞吞按下通话键,“有事吗?”俯瞰众生的语气,那叫一个高高在上。

宋青嘴角抽搐,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家老妈能作成这样?

“是不是你搞的鬼?!”廖嘉文大声质问,庞女士拿开手机,远离了耳朵,宋青听到那头传来的声音,脚步一个调转,绕回她妈身边坐下。

原谅她的恶趣,毕竟母上大人手撕贱货的戏码可遇不可求,必须捧场。

“搞鬼?你指的哪件事?”

“果然,都是你做的!”

“你说什么我可听不懂。”说不定那头正录音,等着抓她小辫子,可惜呀,她的头发轻易不让人碰,辫子更是逮不得!

好吧,庞女士真相了。

廖嘉文想不到庞佩珊狡猾至此,像穿了防护铠甲,刀枪不入。

“想好了吗?我有的是时间,你也可以慢慢考虑,不过应该有人等不起吧?”

“我爸的事果然跟你有关!”

“这可就冤枉人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爸要真是清白的,我又能拿他怎样?人在做,天在看,总不能随便乱扣帽子。”

提起这事儿,庞女士就一肚子火!姓廖的全家一个样儿,鼠目寸光!廖鸿在电厂上班,以前只是个打杂的临时工,后来借着老大的关系转正,还当了个什么办公室主任,后来索性转做文职,每天坐在办公室悠闲度日,再没下过车间,工资也比原来翻了几倍不止。

都这样了他还不满意,居然把一些机密设计图转卖给私营企业,还从中牵线搭桥介绍煤炭供应商,全是些三无煤窑的老板,方便他从中吃回扣!

只能说,人心养大了就变成贪。

什么叫得寸进尺?这就是!一屋子的白眼儿,就算割了自己的肉也喂不熟。

“你胡说!我爸才不会做那种事!”

“嗤——能生出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他会是什么好东西?”

“你!”

宋青差点就要鼓掌了,打蛇三寸,这嘴毒得已经赶上鹤顶红!

“得,我也不跟你废话。本夫人时间多得很,咱们呀,大可慢慢耗,看谁血槽先空!”说完,直接挂断。

整个过程,庞女士占尽先机。

“妈,你简直是我的偶像!”宋青不吝夸赞。

庞女士冷哼,挑眉,傲娇得很:“这算什么?要搁我年轻的时候,直接上拳头,你信不信?”

“信!您可是外公手把手教出来的将门虎女,别说拳头,您就是端杆枪把她给毙了我都信。”

“你个臭丫头,少胡说八道,这是法治社会,你妈我好歹上过领奖台,‘十好公民’的奖状还搁抽屉里呢!”

“好嘞,那我就坐等您把那谁撕成渣~”

“错!是渣都不剩!”

当晚,廖嘉文住在娘家,隔壁传来母亲哭泣的声音,后半夜才消停。

第二天醒来,眼睛下方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廖嘉文,你不能认输!”她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目光坚定。

洗漱,换衣,上妆,她还要去部里开会。

拉开房门,双眼红肿的母亲杵在门外,廖嘉文被吓了一大跳。

“妈,你做什么?”

“嘉文,救救你爸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去上班?万一他在里面饿着冻着怎么办?走,现在就跟我去趟警局,我看电视剧里交了钱就可以把人领回家,叫什么保释!对,咱们拿钱去保释你爸!”

廖嘉文被廖母拉着往外走,她用力甩开,“你可不可以冷静点?!爸如果没做那些事,警察也不会乱冤枉人!”

“你……什么意思?嘉文,你在怀疑你爸爸吗。?”廖母气得嘴唇哆嗦。

廖嘉文别开眼,“如果爸没错那些事,根本不需要人救,警方不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人,妈,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廖母踉跄后退,一个劲儿摇头:“不会的……你爸那么老实,他怎么会做那种事?”

“我去上班了。”

“嘉文,你不能走!万一,我是说万一……可他毕竟是你父亲,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这一刻,廖嘉文觉得自己身上压了一座大山。原来,人和人真的不一样。

曾经,她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追上宋子文的脚步,只要她在外交部站稳脚跟就能抹掉两个家庭之间的差距,现在想起来,当初的她是有多天真、多无知才会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宋禹身居高位,自己父亲却是个贪赃枉法的鼠辈;庞佩珊高贵大方,自己母亲却是个没文化的家庭妇女。

宋家和廖家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看看,多不公平?同样是人,宋家个个光鲜,可她家呢?

再努力,再肯拼,鸭子始终变不成天鹅。

下了楼,正取车,廖嘉文接到李部长的电话:“……小廖啊,你暂时别到部里来了,在家休息几天,如果有消息了,我会通知你的。”

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

庞佩珊,你真的是厉害!

她根本没注意听自己被停职的理由,还重要吗?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真狠呐,抢走她最在乎的东西,这是要铁了心要把她往绝路上逼啊!

廖嘉文掩面跑上楼,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回荡在空寂的楼梯间,宛若丧钟。

完了。

她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推门的瞬间,只听一声闷响,母亲捂着胸口,倒地抽搐。

“妈——”

救护车来得很快,她也跟着去了医院。

“突发脑溢血,必须马上进行手术,你把同意书签了,再去一楼缴费。”

廖嘉文机械地完成医生交代的事,上楼下楼,最后跪倒在手术室门前。

“小姐,你没事吧?”经过的护士伸手扶她。

“谢谢。”

“还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我的手机落在家里了,能借你的用一下吗?”

“当然可以。”

廖嘉文拨通一个手机号,幸好,对方接了,“老公,对不起,我……”

“不好意思,我儿子静养,他的手机已经交给我保管。”

是庞佩珊!

那一瞬间,女人眼里仅剩的火焰像被凉水浇下,“呲啦”一声,灭了。

庞女士:“现在,想好了吗?”

廖嘉文:“我妈被气得脑溢血,你会遭报应的,庞佩珊!”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庞女士:“当你伤害我儿子的那一刻,就该知道会有今天。”

廖嘉文:“妈,我知道错了,您能不能……”

庞女士:“抱歉,不能。”

廖嘉文:“你真的要赶尽杀绝才甘心吗?!”

庞女士:“相信我,眼前这种情况算不上赶尽杀绝,因为,更多好戏还在后头。”

廖嘉文:“我怕你了,我认输。”

庞女士:“所以?”

廖嘉文:“……我答应离婚。”

------题外话------

这章看得爽吗?步步为营,最后把人逼到死角,这很庞女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