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厉害了我的辜星姨姨/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晚上,庞女士就拎着保温桶去了医院。

“妈?这个点你怎么来了?”宋子文放下报纸,有些惊讶。

“哦,来给你送宵夜。”她把盖子揭开,香味弥漫整间病房,“顺便恭喜你,恢复单身。”

轻松得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她背对病床,把鸡汤倒进碗里,又把勺子拿出来,动作有条不紊,中途并未回头去看宋子文的反应,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尊重。

半晌,她才端着碗转过去,“我亲手炖的,尝尝?”

“……好。”宋子文伸手接过,小口细品,“很香。”

庞女士笑笑:“喜欢就好。”然后从包里抽出一个档案袋,放到他枕边。

里面是离婚协议和离婚证。

宋子文垂下眼睑,睫毛轻颤,良久才轻轻嗯了声。

庞女士叹了口气,拍拍儿子手背,“别担心,有妈在。”

男人心头一暖,没了爱情,葬送了婚姻,至少他还有家人陪伴。

“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出院,我让青青和小白来接你。”

“市政那边……”

“批了年假,你只管安心休养。”

“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辆货车冲出来之前,我就减速了。”

“嗯,妈都知道。但是有一点你要记得,做事之前先想想后果。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父母兄弟,如果真的出了事,让我们怎么办?爷爷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你又于心何忍?”

母子俩聊了很多,却绝口不提“廖嘉文”三个字,好像谁都忘了有过这么一个女人,曾为人媳,为人妻。

庞女士回去的时候已近半夜,宋禹拿了张报纸坐在客厅等她。

“回来了?”

“嗯。”庞女士换了鞋子,扑进老公怀里。

宋禹微愣,好吧,他是有点受宠若惊,“怎么了?”

“咱儿子比想象中拎得清。”

“把东西给他送去了?”

“嗯。”

“那好歹是咱俩的孩子能差到哪里去?”

“切!就知道往你自个儿脸上贴金!”

“我这不也是在夸你嘛。”

“油嘴滑舌。”庞女士伸手戳自家老公心窝,笑得一脸娇俏。

宋禹心下微动,将她双手一拢,打横抱起。

“喂!你做什么?!”

“睡觉!”

庞女士双颊羞红,压低嗓骂道:“多大年纪了,你还要不要脸?!”

“青青小白在房间,爸妈都睡了,看不到的!”

……

宋白扔了手机,四仰八叉倒在床面儿上,这都好几天了,怎么还是关机?

想了想,又把手机捞回来,“喂,奕子。”

那头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宋白嗤笑:“你也不怕精尽人亡。”

一声低吼,周奕从女人身上爬起来,扯过睡袍披上,点了根烟,走到阳台:“三儿,大半夜给我电话,你查岗啊?”

“少嘚瑟,T大那边情况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周奕把玩着打火机,优哉游哉。

“我不是让你去找谈熙吗?好几天没开机了。”

“T大正开运动会,都放假了!”

“宿舍没人?”

“没。我说你这么惦记干啥?别忘了,那可是你哥的马子。”提到陆征,周奕面色严肃起来,“三儿,讲真,二爷近些年修身养性不假,可骨子里的狠劲儿没少半分,你可别做虎口夺食的傻事!”

“我是那种人吗我?那可是我哥!”

“嘿嘿……我这不提醒你来着,反正心里有数就好。”

“明天你再去学校看看,我担心出事。”

“嗤——她不让别人出事就谢天谢地了,谁敢惹那小妖精?”

宋白眉心一拧:“叫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话讲!”

周奕咕哝了声,“知道了!”

“行,那就这样,我挂了。”

第二天,宋白睡到日晒三竿,一下楼就听他妈咿咿呀呀哼着黄梅调,边吃水果边看狗血言情剧。

“妈,唱什么呢?”

“哟,咱家三少爷醒了?”

宋白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母上大人一眼:“您今天这心情够好的啊?”

庞女士笑得美滋滋。

“您知道我现在脑海里闪过什么词儿吗?”

挑眉,“有话就说。”

“梅开二度!”

庞佩珊手一抖,遥控器掉到地板上:“嘿,我说你个小兔崽子!欠收拾了是吧?”

小白同志啧了声,故作高深地摩挲着下巴:“典型的恼羞成怒啊!”

“死孩子!”

“昨晚我爸干坏事了吧?”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眨眨眼。

庞佩珊呛得脸颊通红,“边儿待着去!等等——鞋柜上的手机递给我。”

“喳,太后老佛爷!”一边说一边拿嬉皮笑脸地打了个千。

庞女士咬牙瞪了他一眼,唉,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有个正形儿?成天插科打诨,简直愁煞她这个老人家!

“喏,手机。”

庞佩珊接过来,顺手还把电视给关了,宋白瞧他妈这副郑重的样子顿感惊奇,“跟谁打电话呢?”

“别说话!”等了片刻,庞女士未语先笑,“辜星啊,没打扰你休息吧?”

宋白心里咯噔一声,试探着把耳朵凑过去,便听一个清清淡淡的嗓音,“没有。”

怎么说?有极地冰雪的冷,又扑腾着泉水叮咚的灵气劲儿,不算热情,也不带圆滑,她说没有就是没有,绝对不是在客套。

这就是传说中的安夫人啊?

其实,“夜辜星”这个名字于他,乃至全世界的人都不算陌生。华夏娱乐圈屹立不倒的一姐,好莱坞四大影业争抢的巨星,明明应该处在舆论风口浪尖的人物,却低调到不行。

除非电影宣传期和一些不得不露面的场合,否则真的很难见到她。就像外界对她的评价——“高冷”,夜辜星的确将这两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但就是这么特立独行的风格,却征服了千千万万挑剔的吃瓜群众,不仅国内,连国外也被她一网打尽。别说见到真人,就是提起她的名字,都会引来一阵尖叫。

无处不在的粉丝,男女老少,黑发金发,白皮肤黄皮肤黑皮肤,称她为“全球巨星”也不为过。

近十年,夜辜星已经是半隐退状态,跟个黑道头子周游世界,不时在微博更新几张照片,瞬间就有大批舔屏狗求虎摸。

虽说“铁打的圈子流水的明星”,这些年来来去去多少艺人?今天这个爆红,明天那个出位,新星升起,巨星陨落,但夜辜星却始终屹立在这个圈子顶端,风雨不动。

可见其强大!

“这次老大的事谢谢你了。还有瑞典那边,是小旭儿帮的忙吧?”

“举手之劳。”

“听说绝儿回国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咱们两家不是外人,如果不介意让他来家里吃顿便饭,也好把我这俩不成器的小子给他过过眼。”

“有机会的。”

庞女士松了口气,有了这句承诺心头大定:“行,那我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回国再见。”

“嗯,回国再见。”

“妈,上次交通局的事你找安夫人帮忙了?”宋白迫不及待问出口。

“那地儿是暗夜会的势力范围。”

宋白摸摸鼻子,“您可真能耐,黑白通吃啊!”

庞女士挑眉,“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对了,你怎么认识安夫人的?”小白同志两眼放光。

“好多年前的事了……”庞佩珊目露怔忡,眼里闪过怀念之色。

那时的庞家虽然勉强跻身京都上流社会,却远远没有今时今日的煊赫。纪江两家独大,安家是隐形霸主,后来,纪家没落了,这才给了庞家上位的契机。

庞佩珊见到夜辜星的时候才二十岁,大学在读,成绩优秀,是个极其傲娇的小公主。

她站在花园看着一男一女从父亲书房并肩走出,男人高大英俊,女人清艳绝伦,虽然他们并未牵手,也无任何亲密动作,但彼此间的爱慕却像从骨子里透出来,一个对视便爱意满满。

阳光洒在二人身上似蒙上一层雅致的光晕,她从没见过如此般配耀眼的情侣。

庞佩珊看呆了,原来真的有“只羡鸳鸯不羡仙”。

她心里这么想,嘴上也跟着喃喃出来,竟引得两人驻足看来。

男人的目光很冷,似冰棱幻化,只一眼便让人脚底生凉,庞姑娘不敢再看,连忙别开视线。

然后落到女人身上,下一秒瞪大眼,脱口而出:“小紫衣!辜星,你是辜星对不对?!啊啊——我不是在做梦吧?我我我好喜欢你,你的每一部电影我都看过三遍以上,MP3里全是你的歌!”高傲的庞二小姐秒变迷妹,什么矜持礼仪全都抛之脑后。

“你好,珊珊。”

啊!女神的声音好好听,女神叫她珊珊……那一刻,庞姑娘幸福得想哭。

“所以,你就这么被征服了?”宋白咋舌,实在很难想象眼前高贵优雅的母上大人也当过追星一族。

“老娘我那个时候心脏都快蹦出来了,砰砰砰……”

宋白咂嘴,“有这么夸张?”

“那不是别人,是小紫衣啊!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女神,国际上最大的腕儿,OK?”

“啧,那还真是厉害了我的辜星姨姨。”

庞女士面色一正,点了点头:“她是个传奇。”

------题外话------

这里让辜星出来客串一把!

PS:夜辜星是鱼儿完结文《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的女主哦,安少是男主,黑道头子(*^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