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阿眠,你是我的天使呢/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如果没有后面那件事,也许她和顾眠会是两条永不交集的平行线。

谈熙所待的圈子全是留学生,其中富二代占百分之八十,大多比炎家富裕。

按理说,无论怎么排都轮不到她在这个圈儿里指手画脚,但炎姑娘牛掰,酒量最好,车技最棒,连脏话也说得最顺溜,吃喝玩乐的实力那是杠杠的。

所以,圈里人大多以她马首是瞻,但也有那么几个不服气的,施媛就是其中之一。

那段时间,大伙玩够了泡吧、飙车这类老把戏,耐不住寂寞想找刺激,施媛以引导者的姿态将大麻带到他们中间。

谈熙一开始并不清楚,她看不惯施媛那副**样儿,所以两人很少出现在同一场合,就算偶然遇见也会彼此装作不认识扭头就走。

“Yan,晚上八点SWEET见。”阿伟背着书包从她身边走过,莫名其妙丢下一句。

“喂!你等等!”谈熙走到他面前,手里的课本被她当成二人转里的红手帕,转得又快又稳。

阿伟打了个呵欠,“怎么?”眼神却直往大门瞟,急着想走人。

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最近怎么老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啊,有吗?”

谈熙看着他没说话,目光如炬。

“可能烟瘾犯了,我得赶紧抽一根!对了,今晚八点必须来,有好玩的介绍给你。”

当天晚上,谈熙去了那家名叫SWEET的酒吧,不是第一次来,却是第一次在这儿见到施媛。

“哟,Yan来了。”女人穿着花枝招展,笑得风情万种。

谈熙当即黑脸。圈里人都知道她和施媛不对盘,平时聚会都把尽量两人分开,今儿这茬子是铁了心要撞枪口不嫌事儿多。

来都来了,没道理她先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怕了那小婊砸!

所以,谈熙很自然地坐下来,不过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黑。

酒过三巡,大家都半醉半醒。

“阿媛,那东西拿出来给Yan尝尝呗!”阿伟两眼放光。

“还有我们。”

“急什么?见者有份!”施媛从包里摸出个铁皮烟盒,谈熙发现周围人眼睛都绿了,好像那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来一根?”施媛走到她面前,笑得神秘而诱惑。

“没兴趣。”这个女人的东西她连看一眼都觉得多余,更别说碰,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掺了毒品。

施媛没什么反应,她和谈熙较劲也不是一天两天,笑了笑走向下一个人,背对谈熙的瞬间眼底的阴鸷再也不加掩盖。

很快,原本酒气弥漫的卡座开始被烟雾包围,直到吸烟的人不约而同流露出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谈熙才惊觉那并非普通的烟,而是大麻!

“Yan,你敢吗?”施媛安静地坐在对面沙发上,像高高在上的女神,她赐予了这些人快乐。

“靠!你他妈故意的?!”她是浑,可有两样东西坚决不碰,一夜情和毒品。

施媛冷笑,朝她竖中指,骂了句“怂逼”,然后摸出一根烟点燃,很快脸上就浮现出与其他人同样快乐的表情。

“疯子!”

回学校的路上,她接到炎武打来的电话,“兮兮,你江姨生了,母子平安。”其中欣喜和激动掩盖不住。

是了,炎武一直想要个儿子继承家业。

那一瞬间,滔天愤怒和对那个女人的厌恶油然而生,仿佛下一秒就会破体而出,然后肆虐成灾!

“……兮兮,你以后就有弟弟了!有什么话要对爸爸说吗?”炎武的语气变得小心翼翼。

从她出国至今,一年多时间,父女俩通电话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过来。

谈熙缺钱了会直接发短信要,炎武打电话过来她基本上都是拒绝,今天是个意外,手滑。

“有。”她怎么可能没话说?咧了咧嘴,即便没人看,她也要笑着刻薄,笑着恶毒!

“我就是想说……”她故意拖长音调,“你这种人也配有儿子?那个女人什么时候死?要我回去奔丧不?哦,还有,常言道父债子偿,你对不起我妈,老天指不定会报应到你儿子身上。”

炎武痛心疾首,最后慌慌张张结束通话。那还是他乖巧懂事的女儿吗?

谈熙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化作尖刀,毫不留情戳进他心窝。

收好电话,谈熙没心没肺哼着小调往回走。

那种东西真的可以让人快乐?

试试喽。

然后,她学会了抽大麻,和施媛的关系也逐渐缓和,好像上了同一条船,没有谁比谁更高尚,都像泥一样烂进骨子里。

那段时间,谈熙逃课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面临被学校劝退的可能。

但她不管这么多,阿伟说得对,大麻确实个好东西,至少,能让她暂时忘记贱小三儿生的狼崽子。

想分她老爹的家产,不是狼崽子是什么?

江蕙那女人可真有一套,老炎弱精都能给他下个崽儿,啧啧……

妈啊,你就是没她狠,没她脸皮厚,不然哪能轮到姓江的嚣张?

谈熙跟着那群富二代越玩越疯,瘾也越来越大,施媛带头,提议“溜冰”。当她把冰壶和吸管拿在手上的时候,谈熙后悔了。

“我还有事,先走……”

“等一下。”施媛起身,踱步到她跟前儿,“Yan,你不会怕了吧?”

冷冷看她一眼:“你确定是在问我?”

“不然还有谁?”施媛回头,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回谈熙身上,“要走的,可只有你一个。”

“老子想走就走,你管得着?”满眼不屑。

施媛面孔扭曲了一下:“要走可以,先把东西溜完。”

“就这玩意儿?”她晃了晃手里的吸管,还有一小袋透明的晶体,“我第一次玩,不如你做个示范?大家说,是不是?”

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起哄般附和谈熙。

施媛面色微变,这回换谈熙问她:“你不会怕了吧?”

女人干笑两声:“大家一起才好玩。”

气氛略僵滞。

这时,谈熙手机响了,条短信进来,发件人是炎武——你弟弟肺炎没救过来。

手狠狠一抖,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喂,老炎到底……”

“是你害死我儿子!你咒他!炎兮,我死也不会放过你!……手机给我……炎武,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护着她?!炎兮是你女儿,小灿就不是你儿子吗?!捂我做什么?撒手……兮兮,你阿姨太伤心了,别放在心……”

哐当!

一声巨响,手机砸在地板上,零件乱飞,摔得稀巴烂。

“不是要溜冰吗?行啊,点火!”那个狼崽子死了?

居然死了?

这不是她做梦都想看到的结果吗?炎武心力交瘁,江蕙撕心裂肺,他们不好过,她就好过了呀!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笑吗?脸上湿漉漉的东西是什么?

“Yan,你没事吧?”阿伟目露担忧。

其他人也围上来,反而施媛被挤出圈外。

那一刻,谈熙心里无数次暗示:你该笑!哈哈大笑!可实际上,她却瘪着嘴在哭,这种情绪来得毫无征兆,根本无法自控。

太丢脸了!

她拨开人群冲进洗手间,把自己反锁在某一隔间里,坐在马桶上稀里哗啦撒金豆。

哭完了,擤擤鼻子,咧开嘴,看,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Yan,可心口却像压着一块巨石,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

你这种人也配有儿子……

常言道父债子偿,你对不起我妈,老天指不定会报应到你儿子身上……

是你害死我儿子!你咒他!炎兮,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蜷缩在马桶盖上,双手抱紧身体,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汲取温暖。

突然,她停止颤抖,目光落在手里的吸管和那袋冰晶之上,眼神变得狂热起来。

撕开,吸管插进去,她的动作很慢,笑容却很灿烂,嘴巴凑近,只要轻轻吸上一口,就能彻底解脱……

哐当!

门被撞开,谈熙下意识抬头,愣住,倏地咧嘴一笑,“是你啊,小傻子……”

后来,谈熙问他:“顾眠,你是专门赶来救我的吗?”

“没有,我只想上厕所。”

“傻子!”

“……”

“阿眠,你是我的天使呢。”

在悬崖边将她拉回,三年的陪伴,把她从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改造成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是天使是什么?

曾经糜烂的日子随那袋被扔进马桶的冰毒一并冲走,很快,大家就发现Yan变了。

她不再逃课,不再晚归,也很少和那帮富二代混在一起。

即便泡吧,也只去清吧,乖巧得不可思议。

皮衣夹克换成了中规中矩的外套,破洞牛仔裤被她放到跳蚤市场悉数售出,谈熙拿着卖裤所得请顾眠在学校门口的中餐厅搓了顿海鲜。

“小傻子,你也是华夏人?”

“去掉中间那个字。”

“嗯?”

“华人。”

“美国籍?”

顾眠点头,“你为什么叫我小傻子?”

“因为你傻啊!”

男孩子涨红了双颊,“你!”

莞尔倾身,越过半张桌子凑到他面前:“怎么,不服气啊?”

女孩儿的眼睛又圆又亮,让他想起北极星。

相处久了,谈熙才发现顾眠这个人并非故作高冷,而是他本身就不善言辞,所以,跟她斗嘴,傻小子永远都是输的那个。

果然,欺负他的感觉跟想象中一样美妙。

有个学霸男颜,谈熙就算不想学习也不得不学习,因为顾眠跟她同一个班选同样的课,永远坐在她旁边。

美其名曰:监督。

实际上:监视。

期间,谈熙经历了一段戒烟,哦,准确来说应该是戒大麻的艰难日子。

瘾头犯的时候,全身无力,不停打呵欠、流眼泪,顾眠牺牲了做兼职的时间,在外面租了间临时小旅馆一心一意照顾她。

“傻小子,你今天又煲了什么汤?”

“傻小子,今晚咱们吃什么?”

“阿眠,你生气的样子好可怕,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吸,真的!刚才我不是忍住了吗?诶,你好歹笑一个嘛?”

“阿眠,我昨晚居然睡了八个小时,快看我的气色有没有变好?”

“阿眠,我觉得我已经戒掉了,咱们回学校吧?这鬼地方每天晚上都有蚊子吸我的血。”

“喂!顾眠,你等等我啊……”

戒麻成功之后,两人正式回归校园,有白衬衣出现的地方总能看见Yan这条小尾巴。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顾眠陪自己上的许多课程,他之前已经修过了,且每门考试分数不低,完全没有重修的必要。

“喂,你脑子生锈了?!”谈熙忍不住骂他。

“哦,你不是喜欢叫我小傻子?”

“……”她竟无言以对。

原本谈熙还抱着得过且过混完日子回国继承家业的想法,可顾眠这么做倒让她怪不好意思的,只能拼命学喽。

她自身不笨,再有顾眠这个学霸加持,谈熙就像开了外挂,成绩直线上升,那速度赶上火箭了。

本科第二年上学期,她就挤进前三,刚好排在顾眠后头,惊得教授用近乎打量怪物的眼神看她。

“怎么样?还可以吧?”谈熙托着下巴,脸上明晃晃写着三个字——求表扬!如果再给她一条尾巴,估计能摇上天。

顾眠同学想了想,很是慎重:“想要什么奖励?”

谈熙炫酷地比了个“YES”,比捡到五百万还高兴,“明天去游乐场。”

顾眠嘴角一抽,表情略扭曲,“……你多大了?”

“本宝宝永远十八岁!”

“……”

顾眠是个好孩子,言出必行。第二天果然在两人约定的地方乖乖等着,还细心地准备了矿泉水和吃的。

谈熙摸摸鼻子,挺不好意思。

顾眠家里条件不好,学费和生活费都靠他做兼职才能凑齐,这些吃的貌似花了不少钱……

如果换成以前,她根本不会去关注几样零食的价格,只要她想,要多少有多少,可自从跟顾眠一起混,她连学校大食堂的每样菜价都一清二楚。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也一点点被改变。

所以,很多时候,她都觉得顾眠是个神奇的生物,自己怎么会跟着他?为什么会听他的?难道就因为他偶然的闯入阴错阳差地阻止了她溜冰的行为?

应该是这样吧,毕竟,施媛半个月前被发现死在公厕,因为吸毒过量把自己给毒死了。后来警方对现场进行勘测,并收集针头之类的东西回去化验。结果显示,针筒里的毒品并不是冰毒,而是更可怕的高纯度海洛因!

谈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险些没站稳。

半夜猛然惊醒,才感觉到后怕。

第二天,她见到顾眠就冲上去,也不管这是人来人往的大马路像只猴子挂在他脖颈上,死活不愿撒手——

“顾眠,幸好……”

幸好那天你冲进来了。

------题外话------

所以,这才是男配,二爷最强劲的对手上线!顾怀琛只是个替代品,可怜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