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没有如果/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顾眠,谈熙的生活一天天改变,不仅是那群狐朋狗友,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阿眠,今天吃什么?”

“食堂。”

“……哦。”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挥霍了,前几天去提款机上查余额,那数字着实把她惊到,上个月和上上个月的钱几乎没动,全积存在账户里。

“阿眠,我请你吃顿好的吧?”傻小子喜欢吃食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便宜。

谈熙心疼他,老是变着方儿请客。顾眠不会拒绝,因为他知道通常这种时候都是她吃厌了食堂的饭菜,想换别的口味。

结果第二天她去上课,就发现桌上有一本新的参考书。

“顾眠,你干嘛?”她指着那厚厚的一本,目露嫌弃。

“给你。”

“计算机编程?我又用不上……”

“双学位。”

“啊?”谈熙顿时傻眼,“别告诉我你要去修计算机系的课程。”

“嗯。”少年顿了顿,眉眼含笑,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破晓微光穿破云层,“我们一起”

“阿眠,你放过我吧……”谈熙怪叫两声。

当然,反抗无效,她最终还是乖乖报了双学位课程。

说实话,谈熙从不觉得自己在学习上有天分,虽然幼时学画,母亲曾无数次夸赞过她天赋极佳,但谈熙还是觉得应当归功于遗传,毕竟她妈、她姥姥都是个中高手。

每次她这样说都能将母亲逗笑,那是一种与有荣焉的骄傲。

顾眠似乎也陷入了这样的怪圈。谈熙测验九十分,他比自己得了满分还开心;谈熙编程拿奖,他反而将自己手里金杯放下,转而捧起她的银杯,满脸激动。

“小傻子,金的不要你惦记我这个银的干嘛?”

顾眠只是笑,淡淡的,暖暖的,傻气得很。

周末一个人逛商场,偶然经过一面摆放在店门口的穿衣镜,谈熙脚步微顿,走到镜子面前,疑惑地打量着镜中女孩儿——长发顺直、衣着规矩。原来这就是现在的她啊……

怎么说?很土,很村炮,不过小傻子却说很美,很顺眼。

美国的大学普遍按学分收费,斯坦福也不例外。

什么意思呢?

对比国内高校学费按学期或学年固定数额支付,斯坦福则是以学分为标准,专业课程不同学分单价也各有差异。她和顾眠在最热的金融系,本科阶段要求修完120学分,而每学分平均下来大概需要2000美金。

原本,顾眠都计划好了,按照他目前的兼职收入,不出意外,修完120分绝对没问题,虽然过程会比较艰辛。

但现在两人又报了双学位,计算机系的课程单价虽比不上金融系,但也低不了多少,再加上租借实验室和实验器材的费用,顾眠咬牙撑过了第一学期,但第二学期课程增多,意味着学费也随之增加,他实在扛不住了。

“你再说一遍?!”谈熙不停敲击键盘的双手顿住,视线从屏幕移到他脸上。

还是那件单薄的白衬衫,外面穿了件休闲外套,是谈熙送他的生日礼物。此刻,少年眉眼含笑,跟往常询问她今晚想吃什么的表情如出一辙。

“兮兮,我决定放弃双学位。”

啪——

她将电脑屏幕扣下来,目光冰凉:“理由。”

“……”单薄的少年垂敛双眸,企图借此掩盖其中的难堪与尴尬。

他穷,这就是理由,可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却重若千斤——他说不出口!

“阿眠,我们是朋友对吗?”谈熙按捺住脾气。

“……我已经决定了。”说完,起身离开,好像这是他最后的尊严。

谈熙当场砸了电脑,脏话一句接着一句往外飙,外表装得再正经,她骨子里还是个小痞子。

当初辅修计算机编程是他提议的,现在说退出就退出,到底几个意思?

把她拖进坑里,现在自己想跳出去了?谈熙攥紧拳头——“顾眠,你想得美!姑奶奶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那个时候,她根本没往钱这方面想,只一心沉浸在顾眠要抛弃她的表象中。

但凡她仔细一些,往深处想想,就该知道他的不容易。

两人开始冷战。

谈熙心里憋着气,上课的时候故意不和他坐一起,下了课直接走人,连招呼都不打。

好几次他都看着自己欲言又止,谈熙故意避开了。

顾眠找过她几次,谈熙没理,打电话也直接挂断,每次小傻子一脸黯然的样子她都心软了,终于,她主动找到他。

“你还是决定放弃吗?”

顾眠好像瘦了,白衬衣套在他身上空荡荡的,脸色也苍白得吓人,“我……”

谈熙紧盯着他。

深吸口气,“我暂时不能确定,再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好。”

她敏感地发现顾眠不对劲,好像连说话都累。

放学之后,她故意先走,顾眠动了动唇,分明想叫她却又生生忍住了。

谈熙跟在他后头,一路尾随出了校门,最后进了一家私人诊所。

她走近细看,却被护士随手塞了张小卡片,竟然是卖血!

谈熙怒不可遏,直接冲进去,就看见身穿白袍的医生正举着一个硕大的针筒要往顾眠手臂上扎。

“住手!”

医生被吓了一跳,顾眠惊坐而起,谈熙面无表情走到他面前,“你在做什么?”

顾眠一张脸苍白如纸。

“我问你在做什么?!”她尖叫,情绪几近崩溃。

“兮兮,你听我说……”

“顾眠,你缺钱是吗?”

少年低垂的睫羽不安轻颤,半晌,“……是。”

他穷,无法负担昂贵的学费,除此之外,他找不到其他办法。

“所以你就来卖血?!”

顾眠不曾抬眼,所以谁也看不到此时此刻他眼里的狼狈和难堪。

谈熙气疯了,他没钱为什么不跟自己开口?为什么要拿身体开玩笑?

“你知不知每年有多少人在这种黑诊所里枉送小命?你又知不知道每年多少人因为注射器感染得了艾滋?顾眠,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她红着眼从包里掏出一沓美金,手一扬,像当初扔掉他送来的赔偿款一样,只是这次谈熙没有丢给其他人,而是直接砸到他脸上:“你这么需要钱是吧?甚至不惜糟蹋健康,好啊!我给你,全部拿去!”

扔完票子,眼前模糊一片,谈熙没有去看顾眠的表情,大步离开。

顾眠看着一地美金怔愣良久,突然咧开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Hey,顾,那是你朋友吗?”反应过来的医生开口询问。

少年再次垂下双眸,周身仿佛被一种名为“悲伤”的情绪围裹着,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是一分钟,“是啊……”

轻轻一叹,仿佛掩藏着哀重的无奈。

……顾眠,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朋友?!

一字一句,言犹在耳。

可他不仅仅想当她的朋友啊……

谈熙觉得自己被骗了,这种欺骗让她不自觉联想到炎武的背叛,因为都是从说谎开始。

第二天,她从导师那里听说顾眠已经正式递交申请,准备放弃双学位。

那一瞬间,她能清楚听见信念垮塌的声音。

原来,小傻子也会伤人?

真狠呐!

她当天下午也同样申请放弃双学位,连着一个月都没出现在校园。

没错,她又堕落了。

或者说,她曾经以为她到了天堂,但现实却给了她一个痛快又响亮的巴掌,真的很疼。

她和那群狐朋狗友重新混到一起,泡吧,吸烟,飙车,甚至连夜飞去澳门豪赌,最后输得身无分文。

但毒品她却死活不沾。

也许,她在等谁,像当初把她拉出泥潭那样,这次会再伸手拉她一把?

顾眠来了。

一身干净的白衬衣,少年单薄得可怕。

“兮兮,回去了……”他像以前那样牵她的手。

谈熙却不再回握,瞪着一双惺忪醉眼:“你谁啊?”

“顾眠。”

“哦……可顾眠又是谁?”

她看到少年瞬间黯淡的表情,心里竟然有种恶劣的兴奋,看,他还是在乎她的,会心痛呢!

“兮兮,别闹了,我送你回学校……”

“撒手!带我回学校啊?成!你把这瓶酒喝完,我就跟你回去。”言罢,素手托腮,笑得春光明媚。

顾眠多乖的孩子啊,她让他喝光,他就真的照做,最后一滴不剩。

当晚,他胃出血被送到医院急救,谈熙守了一夜,却在他即将醒来的时候选择离开。

她已经没有妈妈,间接也没有了爸爸,以前她觉得自己还有钱啊!可以吃喝玩乐,有一大票臭味相投的朋友;后来有了个小傻子,朝夕相伴,把她拉出泥潭沼泽。

谈熙能抓住的东西太少,以致于抓住了一样就再也舍不得松手。

对顾眠,她有种近乎变态的掌控欲!

她依旧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顾眠还是会来找她,第一次是还住院的医药费,第二次带了她的课本,第三次给她煲了汤,第四次送了一台新的笔电……

很快,酒吧里的人上至经理、小姐,下到保安、清洁工都知道有个干净的小伙子正在疯狂追求他们这儿的一名常客,是位来自华夏的姑娘,叫——Yan。

可姑娘并不待见他,甚至可以说态度恶劣,小伙子却丝毫没有气馁,照样天天来。

谈熙冷眼旁观,“我最后问你一次,要不要继续计算机编程?”

从头到尾,她赌的就是一口气。

顾眠沉默很久,“不用了。”

“滚!”

很多年后,谈熙时常回想起与顾眠发生的这一切,如果她成熟一点,不那么刻薄,不那么作,顾眠是不是就不会永远离开她?

可惜,没有如果。

她肆无忌惮地挥霍着少年的真心与热枕,甚至践踏他的自尊和骄。当这个人永远离开,再也不会回来,她想弥补却再也没有了机会。这是老天给她惩罚,带着对少年的愧疚和悔恨,让她一个人独自苟活在人世间,尝尽离合悲欢,最终葬身悬崖。

面对死亡的那一刻,谈熙是平静的,终于要解脱了。

顾眠给了她一条命,现在她还给他,扯平了,不是吗?

“小姐,摩天轮要启动了,请您在位置上坐好可以吗?”

谈熙猛然回神,抹掉眼角的泪水,“抱歉,我不坐了。”说完,直接扔了票,狂奔出游乐场。

耳畔是呼啸而过的冷风,吹得她脸颊发疼,她很累,奔跑的脚步却始终不停。

阿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身体一斜,摔倒在湿滑的露面,擦破了手掌,女孩儿泪流满面。

再也没有人陪她坐摩天轮,也没有人会为了她傻乎乎地硬逼自己灌下一肚子烈酒,最后生病住院……

曾经她问过,“阿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两人冷战的时候,她又问了,只是称呼由“阿眠”变成了“顾眠”。

她想,如果他说喜欢自己,那她就答应当她的女朋友!

他们会结婚生子,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然后一起变老。

顾眠怎么回答的?

哦,他说——因为我们是朋友。

突然,一阵脚步声自身后传来,谈熙猛然回头,下一秒瞪大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