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你也不要我了是不是?/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是之前在公交车上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

“Hey,还记得我吗?”笑容狰狞。

谈熙咬牙忍痛,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后退。

“别怕,我只想和你交个朋友。”

“不需要。”拔腿开跑。

“Shit!”男人面色一变,追上去。

即便穿着大衣,身形臃肿,谈熙也跑得不慢,但男人却比她更快。突然,头皮一痛,男人抓住长发,顺手将谈熙搂进怀里。

目光一狠,她抬脚后踢踹在男人膝盖上,尖锐的高跟让对方瞬间吃痛,“臭婊子!”

伸手扇过来,谈熙被紧箍着腰肢,挣扎不开,眼见大掌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劲风。

谈熙闭眼,把头侧开,将后脑勺留给对方,企图借此避开要害。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袭来,千钧一发之际,男人的手被截下,她抬眼望去,下一秒狠狠怔愣。

“滚开!少管闲事!”

男人嘴角绽开一抹轻笑,谈熙甚至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动作,只听一声惨叫,那人从地上爬起来落荒而逃。

“看在你是华夏人的份上,不用谢。”挥挥手,留给她一个潇洒远去的背影。

谈熙恍若触电般反应过来,“阿眠!”

一开口就染上哭腔,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男人回头,还不及开口,只觉一阵清香扑面而来,下一刻怀里结结实实多了个女人。

“阿眠,你来救我了,对不对?我好想你……”

“呃……”男人眼里闪过无措,又带着疑惑,“我们见过吗?”

谈熙浑身一震。

男人笑得几许尴尬:“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阿眠,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任性,你别不认我啊……”说着,像以前那样伸手去扯他衣角。

男人避开,“抱歉,我真的不认识你。”

谈熙瞪着一双大眼看他,其里晶莹涌动,却倔强地不肯掉下来。

当年,顾眠死讯传来,她跑到医院却并未见到尸体,医生说已经被家人领走,可她不信!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至今都无法相信顾眠已经不在人世。也许,他还在怪她,气她,想晾着她,所以才躲起来……

对!

一定是这样!

吸吸鼻子,又伸手把眼泪抹掉,谈熙眨巴着大眼,唇畔依稀带笑,“阿眠,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什么?”

“抱歉,我不认识你。”甩开她的手,男人大步离开。

谈熙面色剧变,顾不上断掉的高跟,一瘸一拐追出巷口,却早已不见他的踪影。

夜色深重,一身狼狈的女孩儿茫然四顾,街灯昏黄,冷风呼啸。

突然,爆发出一阵哭声,谈熙蹲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像个迷路的孩子,除了嚎啕大哭似乎别无他法。

阿眠回来了……又不见了……

前一秒她还牵着他的衣角,下一秒却消失不见,所以,这是她的错觉吗?

他说,他不认识她了……

仰头环顾,谈熙眼里一片茫然,月色冷辉折射出女孩儿满目晶莹,仿如世间最瑰丽璀璨的钻石。

脚步声由远及近,驼色风衣映入眼帘,她眨眨眼,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明。

陆征眉头拧得死紧,看着巷口蹲身哭泣的女孩儿,心尖莫名一痛,“熙熙?”

“阿征!”话音未落,女孩儿像颗子弹**男人怀里。

陆征揽着她的腰,险些被撞得后退。

“你也不要我了,是不是?”谈熙把头埋进男人胸膛,所有委屈尽数爆发。

陆征措手不及,很快便感觉胸口濡湿一片,责备的话卡在喉头,原本翻涌的怒气也逐渐平息,只剩下心疼。

他知道,怀里这是个娇娃娃,必须让人捧在手里,搁在心尖儿,平时撒娇斗气都很常见,却很少哭。

“好了……”陆征顺着她的头发,一声声轻哄。

只是那个“也”字令他眼皮一跳,心里涌上一股极其复杂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谈熙却愈发委屈,像摔倒的幼儿园小朋友,家长没看见的时候可以坚强得自个儿爬起来,可家长一心疼金豆豆就止不住了。

“乖,我们先回酒店……”

谈熙回头,环顾四周,像在寻找什么,可惜一无所获。

陆征拧眉,将她脸上怅然若失的表情尽收眼底,目光幽幽沉邃。

男人伸手,牵着她走了两步,谈熙身形微跄。

陆征伸手往她腰上一扶,轻轻托起,顺势将她裹进怀里。

“舅舅,我疼……”

苏黎世时间,晚上八点,夜色无边。

谈熙坐在明晃晃的外科门诊室内,两只手心磨破皮的地方已经清洗干净,又上了药。

膝盖就比较严重了,擦破的布料和伤口贴在一起,没办法只能先把裤子剪开,露出膝头,再用镊子一点点把布料纤维夹出来。

这个过程,谈熙被折磨得苦不堪言,镊子还没碰到伤口她就喊疼,这一嚎,护士难免分心,压力大了,最后谁都不敢上了。

并非这些白衣天使不敬业,而是谈熙的叫声实在太惨,让她们无从下手。

上次她手上被划了一刀,死活不让人碰,最后多亏童子鸡及时出现,她才避免失血过多而亡。

庞绍勋说,她这是心理作用引发的假性疼痛。

“我来。”陆征伸手。

护士小姐有些犹豫,连谈熙也讷讷盯着他。

视线冷冷一扫,顿时寒气逼人,“镊子给我。”他重复。

“你不是专业护士,我们担心……”

二爷才懒得听她废话,直接从盒子里另外拿出一把,在此之前他戴上橡胶手套,然后消毒,灭菌,手法娴熟,仿佛做过千万遍。

谈熙傻傻盯着男人看,心里冒出丝丝的甜,将之前的迷惘尽数掩藏。

阿眠,我知道你还活着,终有一天,你会愿意见我的!

“好了。”陆征起身,将镊子扔进医用器械回收盘里,又脱下手套,朝那名护士开口:“现在去上药。”

“啊?哦。”好Man的男人!她羡慕地看了谈熙一眼。

没了谈熙呼天抢地的闹腾,接下来的流程顺利许多。处理完全部伤口,保险起见还打了破伤风,谈熙是被陆征抱着走出医院的。

身上裹着大衣,盖到下巴,露出一对滴溜溜的眼珠。

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男人线条精致的下颌,带着几许冷硬,浅浅的胡桩平添性感。

谈熙舔了舔后槽牙,埋入男人胸口,闷闷道:“你去哪里了?”

“有事。”

“我不能知道吗?”

他没说话,但谈熙清楚,这是默认的意思。

她撇撇嘴,“说到底,我就是个顺便的……”小模样说不出的委屈。

“胡说。”

“难道不是?从滑雪回来你就整天整天的消失,连个交代都没有,丢我一个人在酒店,你还真狠!”

“所以你就三更半夜跑出来?”音调有点冷。

谈熙咕哝:“我出门的时候是下午,才不是什么三更半夜,你以为我像你啊……”

“到底出了什么事?”

女孩儿目光微怔,半晌,才把视线转回来放到男人脸上,“我在公交车上遇到色狼……”明显感觉托着她腰部的力道一紧。

谈熙挑眉,继续说道:“我给了他一个过肩摔,当着大家的面狠K他一顿。”

“然后?”

“色狼怀恨在心,就一路跟踪我……”后面的事不说也该联想到了。

“记住,从今往后,天黑之后不许出门!”

谈熙暗骂“霸道”。

“听见没有?!”

女孩儿眼珠转了转,嘟囔:“你又不陪我,一个人无聊当然想出门……”

“不会了。”

“嗯?”

“下次不会丢你一个人。”

谈熙眼眶泛红,吸吸鼻子:“陆征,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话,谈熙只有一个,弄丢了就不会再有。”

他心头一跳,半晌才点了点头,目光慎重,“嗯,记住了。”

“好困,回酒店吧。”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揽胜停在两人面前,时璟把车门打开,“上来。”

谈熙眨眨眼,再眨,“什锦糖?”

时璟:“……”

“你不是回国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圆溜溜的黑眼珠像两颗饱满晶莹的葡萄。

“有事。”

谈熙瘪嘴:“就不能有点新的说辞?一个有事,两个有事……”

“再有事,也没你事儿多。”时璟不客气地揭短,顺道还幸灾乐祸地看了陆征一眼。

摊上这么个小祖宗以后有得你愁!

此时,停在医院门口的另一辆车内,气氛有些沉滞。

Sam摸不准Boss在想什么,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开口:“爵爷,还要不要跟?”

半晌,后座传来回应:“不用了。”

Sam发动引擎,朝与黑色揽胜相反的方向驶去。

“爵爷,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亲自接近那个小丫头?”

“她是陆征的人。”

“那要不要把人抓来,然后……”

“Sam,你知道我讨厌哪种人。”

握住方向盘的手狠狠一颤,“抱歉。”

“没有下次。”

“那这次要不要放他们离开?”凭天爵集团的实力,想在华夏以外的地方解决三个华夏人可以说轻而易举。

“你拦得住?”漫不经心的语调,近乎讽刺。

“不就是两个……”等等!那个人是谁?!他有没有听错?

Sam往后视镜里瞥过一眼,正好对上Boss那双狠戾的鹰眸,心神骤凛:“爵爷,您说……那个男人是陆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