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干一票?愿闻其详/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说看,这一趟有什么收获。”

时璟起立,军姿挺拔,“报告首长……”

庞老爷子摆摆手,“非正式会议,坐下说话。”

时璟瞅了眼陆征,这货愣是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哦。”

坐就坐呗。

“继续说。”

沉吟一瞬,“抱歉,没能抓到易风爵。”别说抓人,他们连对方面儿都没见到。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发现?”

“天爵集团在中欧和西欧的势力远大于北欧,涉及金融、走私、军火方方面面,但最主要还是洗钱。”时璟顿了顿,继续道,“我跟老陆对班霍夫大街近五十家银行的探查发现其中百分之九十都与天爵集团有资金往来,成为洗钱模式中最重要的一环。”

葛老爷子面色沉重,“继续。”

“另外,天爵近几年似乎有意插手珠宝行业,与南非走私珠宝商多有往来。这次瑞典政府抓获的艾特·科维奇就是天爵集团的重要合作对象之一。”

“而且,易风爵这个人十分狡猾,根本不把咱们看在眼里,还公然挑衅,策划了机场爆炸事件!”

庞老爷子闻言,面色顿时沉重,显然爆炸事件也跟他添了不少麻烦,“陆将,我记得你明明是九点的航班,为什么提前?”

这话问得直白又凌厉,会议桌上不谈亲缘,只有上下级。

“有危险还不逃?”

老爷子半眯双眼:“这么说,你提前就知道会发生这起袭击?”

“首先,将这场爆炸判定为恐怖事件为时过早;再者,我是个正常人,没有特异功能,自然无法神通广大到预知后事。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易风爵对我杀心已定,他既然扬言会有后招,就一定不是说说而已。”

只是,他没料到易风爵会使用炸弹,根本不顾机场其他人的死活。

老爷子沉吟一瞬:“事到如今,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欧洲那边已经决定协助瑞士警方,参与到这起事故的调查当中,如果查到你们二人头上……”

“不可能。”陆征斩钉截铁。

庞老和葛老面色骤沉:“有些事情想清楚再开口!”

按理说,对于这种敏感事件,华夏方面通常的态度是中立,但前提是不能被对方抓到一点儿小辫子!否则,有口难辩。

这件事涉及陆征和时璟,一个身后站着庞家,一个身后卧着时家,于公于私都不容草率,所以两位老人才不得不慎重。

“你确定?”葛老不放心,再次询问。

陆征四平八稳:“确定。”

“好,这件事我会交代下去,但必须保证你们俩能摘除得干干净净!”

时璟余光只瞄陆征,见他一派轻松的样子,顿时安心不少。这种事搅进去,轻一点可以归结于个人行为,那要往重了说可就不轻松了!

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老陆改签了航班,当飞机起腾空而起的瞬间,惊雷乍响紧接着火光冲天,他才似有所悟。

会议结束,两人离开。

“老陆,没看出来你还留了后手!啧啧……”整个一腹黑大尾巴狼,贼坏!

被夸的某人目不斜视,从头到尾冷着脸。

“我说你怎么半点反应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反应?”

“……算了,当我没说。”这就是根不近人情的木头嘛,真不知道那小丫头看上他哪点了!

“先走了。”

“喂!老爷子让你去见他——”

“军区重地禁谈私事。”

“诶——”别走啊!我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啊喂!

方卓从楼上下来,“时队!”

“方子,你急吼吼的干嘛呢?”

“庞老坐不住了,让我下来找陆将,他老人家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甭费劲,早就走得没影儿了。”

方卓面有难色,“我这……不好交差啊……”

“军区重地禁谈私事——你陆将的原话,照实学给老爷子听吧。”但愿不会被气出心脏病。

“诶,时队你怎么也走了……”

方卓长叹一声,认命地回话去了。

两分钟后,楼上传来中气十足的一嗓:“行啊!小兔崽子欠抽了!”

……

谈熙回到宿舍,恰好三只都在,赶紧围上来。

“老实交代,和你家那口子上哪儿度蜜月去了!”小公举满眼充斥着八卦精光。

韩朔绕着她左三圈右三圈,诸葛孔明般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故作高深,“我看你两眼无神,眼下青黑,明显纵欲过度!这一趟去哪儿happy了?”话没说完就开始嘿嘿奸笑。

唯一还算正常的安安笑问:“玩得开心吧?”

谈熙心道,总算有个正常人,不料大美人接下来一句雷得她里焦外嫩——

“难怪古书上说:阴阳调和,滋养良方也。瞧瞧这小脸,真嫩。”

那一瞬间,谈熙还以为她穿越进了某部年代宫斗剧《XX传》,别怀疑,安安的口气真的跟后宫那些女人很像,甚至更加婉约雍容,安然大气。

“你们好烦呐——”行李一丢,直接累瘫在椅子上,闭眼,捂耳,装死。

晚饭安安做东请姐妹们出去搓一顿。

谈熙睡了一个小时,已经不困了,自然跟着一起去,毕竟安大美人是为了给她接风洗尘。

这回没有去湘菜馆,而是挑了家高逼格的西餐厅。

嗯……想来,安大美人是不缺这点钱的。

四份牛排,安安要全熟,小公举七分,谈熙和韩朔就比较恐怖了要了个五分熟,端上来的时候还能看到盘子里的血水。

安安皱眉,别开视线没说话。

小公举的情绪则外露得多,见鬼一样看着两人,“你们真下得了嘴?”

韩朔直接用实际行动证明,切了一大块放进嘴里,嚼得嘴皮沾血。

看得小公举全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她觉得自己吃七分熟已经很牛了,没想到还有两个比她更牛的。

中途,安安体贴地给大伙儿上了瓶红酒,谈熙一沾口就知道是极品,“大美人,谢啦!”

安安含笑:“不客气。”反正刷的是她二哥的卡。

连小公举这种乖乖女都忍不住贪杯,可见这酒的魅力之大,价钱嘛应该不低于六位数,还真是土豪啊!

谈熙自然是多多益善,她已经很久没有喝得这么爽快了,谁让陆征那货整天在她耳边叨叨扣钱!扣钱!扣钱!

烦呐……

“诶,你们听说了吗?咱们班来了个美女助教,气质型。”韩朔一脸神秘。

谈熙挑眉。

“我也听说了,运动会的时候露过面,不过我没在场。”小公举咂咂嘴,这酒真好喝!

“明天星期二,有范教授的课,应该能见到。”安安摇晃着高脚杯却甚少沾酒,偶尔抿上一口也不过浅尝辄止。

“对对对!助教来的,明天肯定能打个照面,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那么有魅力。”韩朔笑得不怀好意。

谈熙隐约知道她们说的是谁,“阿朔,听你这口气好像不怎么爽她啊?”

“必须的!”一巴掌拍桌面上,震得杯盘俱响,“二熊那逼货居然说老娘没女人味儿,比不上那什么奚女神,如果不是我长了副好嗓子主唱就得换人来干!特么气死人了!我靠……”韩朔在北方待久了,口音越来越有东北大碴子味儿,加上原本平卷舌不分的南方口音,简直就是方言界的一股泥石流——迷之简单粗暴!

至于二熊,是LAND乐队的贝斯手,那张嘴尤其阴损,特喜欢拿韩朔开涮。

“依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女人就是个绿茶婊嘛!”

“哦?有什么根据?”谈熙饶有兴味。

安安和小公举比较乖,从不飙脏话,一个个瞪大眼,只管静静听。

“哼!在我眼里,‘具有攻击性的气质型美女’就是等于白莲花加绿茶婊的综合体!”

谈熙直接竖起大拇指,“完全赞同。”

韩朔两眼放光:“你也不喜欢那女人?”

“当然。”非常、非常不喜欢。

毕竟,她和那人可是有私怨的,还赏过她两个巴掌呢。

“干一票?”

谈熙凑近,半眯眼:“愿闻其详。”

四目相对,两人阴测测笑开,安安拢紧外套,小公举则直接打了个寒颤。

清晨,秋风吹拂,落叶翩跹。

406难得凑齐,毕竟韩朔是个大忙人,为了准备即将到来的“北极光校园歌唱大赛”已经逃课一个月。

所以,她的出现引起了不少关注,当然大部分原因要归结于那头凌乱中自带杀马特美感的七色彩发。

四人大摇大摆在无人问津的第三排落座,一个校花级女神,两个系花级美妞儿,外加一个颓废风烟熏少女,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足以成为焦点。

很快,上课铃响,范教授踩着铃声进门,站到讲台上,放下水杯,轻咳,而后目光扫视一周。

最后定格在406组合这排,没办法,前三排就这四个人儿,想不扎眼都困难。

“咳咳……上课之前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个人。”

哗——

“看来传言不假,真有美女助教啊!”

“听说运动会的时候出现在操场,还以为是乱传的,没想到真人真事诶!”

“希望是个未婚小美人儿,嘿嘿……”

范教授两手下压,议论声这才有所收敛,“下面,欢迎奚葶,奚老师。”

谈熙鼓掌,只是眼神闪烁着邪恶。

韩朔满眼兴奋。

说到底,这两个人是同类,典型的“作女”,作天作死地作婊砸!

教室门被推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清晰可辨。

奚葶一袭大红风衣,脚蹬黑色及膝长靴,黑发柔顺地披在身后,妆容精致,笑露八齿,将自己收拾得大方得体,气韵雅致。

连谈熙都忍不住想吹口哨,赞她一句“完美”。

果然,奚葶的出现惊艳到在座所有人,男生虽然不多,但个个目露痴迷,女生则羡慕起她那身浑然天成的“艺术家气质”。

------题外话------

端好小板凳,要虐渣渣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