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霸占课堂的谈老师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后可得小心咯,我怕这孩子抢你饭碗。”黎晔站在原地越看越起劲,风凉话说得那叫一个顺溜。

范中阳面色不豫,徒弟厉害师父当然高兴,可太厉害就变了味儿。

“哼!小丫头片子还嫩得很!”老小孩儿不服气。

“走着瞧吧。”黎晔女士笑得高深,哪儿来这么个活宝?瞧那一本正经的小模样儿真叫人稀罕。

“刚才,我们已经解决了‘布局混乱’这点,接下来我们就谈谈奚老师所谓的‘构图简单’。在此之前,我们有请这幅素描的原创作者韩朔同学说两句?”

顿时响应激烈,“说两句——说两句——”

谈熙隐晦地朝韩朔使眼色,后者扒拉了一下那头炫酷彩发,霍然起身,“确定要让我说?”

不等谈熙应声,同学们就先坐不住了:“说!”

“成!那我就卖弄两句,说得不好别见怪哈~”笑容怪趣又流痞。

奚葶直觉不妙,可大势所趋,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法反驳,只能傻站在讲台下看着谈熙在上面耀武扬威!

“首先,奚老师的说法本人不敢苟同。听说您是从意大利回来的王八……”

噗——

哄堂大笑。

“妈呀!韩朔这是故意的吧?”

“没听说这俩人有仇啊?”

“406有两个神经病,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看奚老师脸色都变了,嘴唇还哆嗦,估计内伤不轻。”

“嘘!不关咱们的事,看看就好,还不用门票。”

“嘿嘿……”

奚葶本就苍白的脸色隐隐泛青,拳头不自觉攥紧,如果谈熙和韩朔是充气虾条,毫无疑问会被她徒手捏爆。

“我请你,放、尊、重、点!”奚葶咬牙切齿。

韩朔挑眉,两手摊开,又耸了耸肩,一副炫酷狂拽屌炸天的作样儿,“难道海龟不是王八?”

“你!”

“OK,海龟就海龟吧,”顿了顿,小声咕哝,“特么不就是王八嘛……咳咳,既然你有出国留学的经验,想必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喽?那你应该知道,艺术界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一个流派。俗话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大家各有各的审美标准,有人说好,自然也有人说坏,而一件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往往都是在争议中不断强大起来,最后成为经典,代代传承。”

奚葶冷笑:“所以,你是在自夸?”

“错,这叫——自信。”边说边朝对方挤眉弄眼,呵,气不死你丫!

小公举捂嘴,肚子一抽一抽。

安安拍拍她肩膀,“想笑就笑出声,憋坏了怎么办?”

“哈哈哈……咱家朔儿凑表脸!”

安大美人:“……”真相了。

范中阳站在教室门口,偷偷拿眼去睃身旁的黎晔,这个奚葶是她介绍来的,没想到自己两个学生这么“给力”把人往死里踩,“那个……”

“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解释的。”黎晔敛了笑,透过半开的门缝望向奚葶,将她的无措和愤怒尽收眼底。

看来,儿子选人的眼光还有待提高。

“说得好!”谈熙带头鼓掌,众人相随。

韩朔坐下来,小模样儿忒嘚瑟。天知道,她编得好辛苦。

“奚老师按照自己的审美习惯来评价一幅极具创意性的素描,并且给出一个相当低等的评价,言之凿凿,过于绝对,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这对于鉴赏来说无疑是致命的错误!”

谈熙踱步,用手里的教棍不轻不重敲击讲台,原本低头玩手机的学生纷纷抬眼,开始聚精会神听她讲课,“三个启发。第一,鉴赏切忌主观;第二,换个角度看问题;第三,奚老师确定没有任何鉴赏天赋。”

最后一句直白又伤人,奚葶身形摇摇欲坠。

韩朔朝她竖中指——Loser!

然后朝谈熙投去无比敬佩及崇拜的目光,厉害了word姐。

“下面正式回到构图这个point(点),大家也觉得太过简单?”目光扫过台下,有人点头,有人摇头。

谈熙:“一扇玻璃窗,一把吉他,因高强度曝光而留下的大片余白,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却带着几分颇具质感的慵懒。我想,韩朔同学画的不是窗户,也不是吉他。”

“呃……那是什么?”有人举手提问。

谈熙叹口气,幽幽道:“情怀。”

“噗——”韩朔自己没忍住,喷了。

众人皆怔,谈熙却不紧不慢:“李白《侠客行》中写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通俗点说,事情做完了拍拍屁股走人!这是什么?情怀啊!一个诗人的情怀——洒脱、随性、自由、无拘无束!”

众学生乖乖点头。

“太、厉害了!”

“诸子百家,引经据典,那个……她是中文系来的吧?”

“听她讲话,我咋觉得自己快得道成仙了?”

“这叫什么?”

“情怀啊!”

“好文艺……”

说实话,韩朔自己都被掰扯懵了,“难道我还是个隐藏的天才?”

没办法,谈熙那张嘴,她说你死了,估计你还在点头附和:没错,我死了。

“我看,韩同学这幅素描就画得很轻松随性嘛!”谈老师点头,不吝夸赞,“至于,奚老师觉得太简单,我却不这样认为。老子《道德经》里有写: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中国古代较早期的一种美学观念,意在推崇自然的、而非人为的美。谁说‘简单’就不能称之为‘美’?”

范中阳两手一拍,“好!”完全下意识的反应。

黎晔看着讲台上口若悬河的姑娘陷入沉思,投向奚葶的目光突然变得同情。

不在一个层面,不是一个段位。

“最后一个评价——线条粗劣。大家觉得可有不妥?”谈熙耐心询问,整堂课基本上都是这种互动模式。

韩朔捶桌:“肯定不妥啊!”老娘这是国宝级名画儿,OK?

谈熙瞪了她一眼。

某朔讪笑,悻悻坐回去,“安,妞这眼神儿啥意思?”

“她说你胖,可没让你喘。”

“……”

谈熙走回讲桌后,开始熟练操控多媒体设备,一阵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响后,白色幕布上出现了两张照片,“这个人大家应该不陌生吧?”

安安目光微顿。

小公举惊呼:“是夜辜星夜大大!天,我的偶像美到Cry(哭)!”

韩朔哼哼,视线却不由自主往屏幕上多看了两眼,这个人是华夏乃至全球娱乐圈传奇式的存在!

顿时,议论四起,一口一个“影后”、“巨星”,秒变迷弟、迷妹。

谈熙挑眉,她也是这位天后的忠实影迷呢!

“大家可以看到,屏幕上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当年斩获奥斯卡金像奖的《玫瑰雄狮》里野性狂放的Rose,而另一张出自国产影片《城市上空》,这两个人都由夜辜星扮演。大家觉得Rose和萧晴,谁更美?”

对于八卦,学生们表现出无比的热情,有人站队Rose,有人选择萧晴,一时间自成两派,唇枪舌战。

最后,谈熙抬手压下众人激奋的情绪,课堂才再次安静下来。

“谈同学是想告诉我们,不管粗,还是细,狂野,还是矜持,都各有各的美,对吗?”张宇一语道破。

“很好!”谈熙打了个响指,手持教棍,“奚老师说,这幅素描线条粗劣,可在我看来,粗也有粗的美,只是有些人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已。”

“你这是诡辩!”奚葶尖声怒斥,情绪略现崩溃。

谈熙连个眼角都没给她,自顾自开口:“以上,就是我对这幅素描的全部意见。Thanksforlistening!”

言罢,走下讲台回到座位。

全班安静至极,下一秒,爆发出惊天掌声。

“谈同学,好样儿的!”

“讲得真好!”

“……”

鼓掌的,吹口哨的,欢呼的,尖叫的,谈熙起身,鞠躬回应,始终面带微笑,举止优雅。

饶是奚葶再镇定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挑衅,谈熙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这个认知令她几欲抓狂。

明明是手下败将,凭什么高高在上?!

“谈熙,你在故意给我难堪吗?”女人眉眼暗沉,如果可以,她恨不得冲上去把那张虚伪又讨厌的脸撕碎!

“奚老师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另外,你确定要当着全班同学们的面占用宝贵的上课时间跟我掰扯这些有的没的?”

奚葶愣在原地,有些无措。

学生看她的眼神突然变得微妙起来,今天,这个新来助教的脸可是被扫落得渣渣都不剩。

谈熙倒没什么特殊反应,好像她刚才没有刻意针对谁,只是提出自己的想法而已。

“老师,你还讲不讲课了?不讲,大伙可就撤咯?”韩朔坐得歪七倒八,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是啊!奚老师,赶紧上课吧!”

“……”

七嘴八舌。

奚葶深吸口气,硬着头皮回到讲台上,“请同学们翻开书第四十七页……”

虽然竭力保持微笑,但怎么看怎么僵硬。

谈熙挑眉,书本在她指尖稳稳打圈儿。

韩朔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两人心照不宣。

“还进去吗?”黎晔看向范中阳。

“戏都唱完了还进去干嘛?收拾茶碗啊?”言罢,转身欲走,脚步突然顿了一下,“去办公室坐会儿?”

黎晔想了想,“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