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就是欺负你,老板娘/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课铃就是学生的福音。

谈熙把书一拎,“先走了。”

“诶!你等等,”韩朔把人叫住,“溜这么快,做贼呢?”

“我要是贼,那也是……偷心贼~”回眸莞尔,撩人心扉。

小公举手抖,韩朔心颤,“丫的风骚。”

谈熙面色一沉。

“呸,瞧我这张臭嘴,风情入骨,风情,嘿嘿……”

笑容重回脸上,“算你识相。”言罢,吹着口哨欢快走人。

韩朔笑脸瞬间垮塌,“简直奇虎人……”

小公举偷笑,“你活该!”

安安及时制止两人斗嘴,“走吧,去晚了要排队。”

韩朔哀嚎,“食堂的饭菜吃得我快吐了,要不咱下馆子吧?”

“我同意!”小公举双手赞成。

安安想了想,“也行,想吃什么?”

“你请客?”韩朔小算盘打得噼啪作响,没办法,她这个月的生活费都用来买CD了,妥妥的穷人一枚,只能厚着脸皮蹭饭吃。

安大美人正想点头,小公举抢先开口:“我请。”

“Yes!”韩朔握拳,逗比又拉风。

……

“站住。”

谈熙刚出教学楼就被喊住了,转身回头,莞尔轻笑:“奚老师有何贵干?”

奚葶冷着脸,眼底隐约闪现阴鸷,“为什么?”

她挑眉。

“为什么故意在课堂上给我难堪?”

谈熙笑了,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她,“敌人之间相互倾轧不是很正常吗?”

“你觉得我们是敌人?”

“我相信扇你的那两耳光足以证明。”

奚葶呼吸一紧,虽然竭力平静,但不断扩张的鼻翼却出卖了她最真实的情绪。

谈熙冷笑:“怎么,戳到奚老师痛脚了?”

“我们没这么大仇怨吧?”

“那可不一定哦。”女孩儿笑靥如花。

奚葶一口闷气卡在喉头,上不来,下不去,难受至极。

“奚老师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

“嗯哼?”

奚葶走近两步:“你到底想怎样?!”

谈熙故作惊讶:“您这是在跟我服软吗?”

女人深呼吸:“过去的事你又何必耿耿于怀?这几年我们不是都过得挺好,为什么要打破这种状态?”

“首先,打破这种状态,我也可以过得很好,对我现在的生活并无影响;其次,我这个人吧,有点怪,看不得贱人嚣张。”

“你欺人太甚!”

谈熙目光骤凛:“就是要欺负你!怎么着?”

奚葶倒抽凉气,“你以前不是这样……”

“那是怎样?软弱可欺,还是逆来顺受?奚老师,人是会变的,你不知道吗?”

“你铁了心?”女人双眼危险半眯。

“难道我的态度还不够坚决?”

“谈熙,你够种!”

换来一声冷笑。

奚葶恼怒:“别得意,当年你输了,这次你也不会赢。”

“那就走着瞧喽!”翩然离去。

奚葶恨不得将她背影灼出个洞来。

突然,包里的手机响了,“喂。”

“小葶,心情不好?”

“阿琛……”

“怎么了?”

“没事,刚下课,有点累。”

“那你好好休息,妈那边我推了……”

奚葶目光微顿:“伯母怎么?”

“我妈在津市,本来想一起吃个饭,但如果你不方便的话……”

“没关系!方便的,我能有这个机会全靠伯母,自然应该当面感谢。”

“好,我现在到学校来接你。”

“路上开车小心。”

谈熙刚走到宿舍楼下,范老头的夺命连环call就来了。

“丫头,赶紧到办公室来一趟!”

“我说老范,你那副工笔画我都答应替你配色了,急什么啊?”这老头已经为这事催过她八百遍。

“不是配色。”

谈熙愣了下:“啥情况?”

“你先过来再说。”言罢,飞快掐断通话。

“喂?你……”

Shit!

谈熙郁闷,没办法,只好往行政楼去。

叩叩——

“进来。”

“范教授,找我干嘛?”谈熙靠着门框没动。

“急什么?进来再说。”

谈熙进了屋子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个人,有点眼熟。

范中阳起身:“介绍一下,这位是黎晔女士。上次国际画展,你们应该见过。”

“哦,黎女士好。”不卑不亢,当然也可能是无知无畏。

“你好。”黎晔见小姑娘神色平常,不像其他人对自己阿谀奉承,顿时好感倍增。

“范教授,您老到底有什么事,我这还赶时间呢!”谈熙一脸不耐。

“小姑娘,急躁可不是什么好事。”黎晔淡笑。

谈熙看了她一眼,很想回一句:关你屁事。

不过,还没忘记自己身处办公室,该收敛的还是不能太张扬,“不好意思,天性如此。”

这话也不怎么客气就是了。

黎晔笑容微顿,继而上扬,“师兄,你这个学生很有性格。”

范中阳不知道怎么回,谈熙耸耸肩,打了个响指:“识货。”

黎晔笑容更甚。

“咳咳……那个,今天课堂上怎么回事?”范中阳进入正题。

“您找我来,就为这个?”谈熙觉得不可思议。

“不可以?”

“可以,”她深吸口气,“您老是教授,一个电话我敢不到?除非期末不想及格了。”

“嘶,你这丫头拐着弯儿骂我假公济私?”

谈熙撇嘴。

“别岔开话题,说说看,为什么针对新老师?”

“我上台发表意见不可以啊?说什么针对……”她两手一撑,坐到对面办公桌上,两条长腿晃啊晃,那叫一个放松。

范中阳不忍直视,他就没见过哪个学生到了办公室还像她这样自由散漫的。

简直无法无天!

“哼!平时上课不见你这么积极!”

“我突然技痒,不行咩?”

“……”

“小姑娘很有见识。”黎晔突然开口。

谈熙笑得更开心了,下巴一扬:“小意思。”

“一点都不知道谦虚。”范老头看不下去。

谈熙才懒得理他。

黎晔笑意未改,继续道:“不过,美术不是文学,鉴赏也不能与审美等同,你觉得呢?”

谈熙挑眉,笑容稍敛:“黎女士好像话里有话?”

“你刚才在课堂上讲的那些,虽然引经据典,有理有据,但是偷换了概念,有瞎掰的嫌疑。”

“是吗?”反正她自己不觉得。

“你故意针对奚葶。”黎晔用了肯定句,范中阳顿觉不妙。

谈熙从桌上跳下来,面上笑意全无:“没错,你有意见?”

四目相对,火星四溅。

“怎么发言是你的自由,我能有什么意见,不过是想纠正你在美术方面的错误而已。不过目前看来,你早就心里有数,我这是……白操心?”

谈熙闻言,莞尔轻笑:“能得到黎女士点拨,荣幸之至。不过,您若真有心,这番话该对奚老师讲才对哦~”

黎晔微愣。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老范,拜拜~”

“啊?”这就走了?

黎晔叹了口气,收回视线,好笑地看了范中阳一眼:“人都走了,还看呢?”

“你让我把这丫头找来,就为说这么几句废话?”

黎晔倒茶的动作一顿,“师兄,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个脾气?”

“我这个脾气怎么了?碍着你什么事儿?”

“OK,当我没说。我其实就想看看这姑娘到底什么路数。”

“那你看出来了吗?”

黎晔把茶盏递给他,“桀骜不驯。”

范中阳呷了口:“这丫头性子野,不服管教。”

“挺好。”

“什么?”

“我倒觉得很有脾气。”

“呵,怪脾气。”

“不,艺术家的脾气。”

范中阳眼珠一转,“你看上那丫头了?”

“不至于,纯粹欣赏。对了,奚葶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他摆摆手:“麻烦说不上,中规中矩。”

黎晔微蹙眉头,“这么说你没看上……”

“你知道的,”范中阳打断她,“我从不收女徒弟。”

“是嘛?行,我记住你今天的话了。”以后不准跟她抢人。

黎晔离开之前接到儿子顾怀琛的电话,说一起吃个饭,她想叫上范中阳,不过后者拒绝了,理由是:学生作业没批完。

“那你慢慢奋斗吧,范教授。”

黎晔刚出校门就跟碰上奚葶,“伯母,喝水。”她递过一瓶矿泉水,是刚才在便利店买的。

“谢谢。”接过拿在手里,却迟迟没喝。

“伯母,我能跟在范教授身边学习多亏您出面,还没来得及和您道谢。”

“不必客气。”她是为了儿子。

奚葶有些窘迫,还有些紧张,她知道自己能否成功加入顾氏豪门,决定权就握在面前这个女人手里。太清高,显得自己傲慢无礼;可太热络,又怕对方觉得她谄媚。当真不好把握尺度。

不过,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太久,顾怀琛的到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妈,小葶,上车吧。”

合上车窗的时候,顾怀琛视线一掠,突然,又转回去,那个背影……

谈熙正跳上一辆公交车,背影窈窕,脚步轻快。

“阿琛?”

“妈,有事?”

“看什么呢?还不开车,后面的公交已经开始按喇叭了。”

“哦。”

正好赶上下班高峰期,谈熙没找到座位,一手扒着扶栏,一手掏出电话,拨通。

“舅舅,想我了没?”

“在外面?”

“嗯啊,公交上。”

“刚下课就出门?”

“我正奔向你的怀抱,说吧,人在哪里?”

“不知道我在哪里还敢上公交?”

“大不了随便一个站下车,等你来接喽!”漫不经心,唇畔却始终挂着甜笑。

“马上有个会,你直接来公司。”是陆氏在本地的分公司。

“没问题。”

谈熙收好电话,够着脚往车厢中间贴着的站牌一看,没想到还真有“陆氏大厦”这几个字。

到站,下车,肚子有点饿。

“诶,小姐请问你找谁?”

谈熙脚步微顿,“陆征。”

前台用她堪比X光的严苛视线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一通,“你确定?”

“确定。”

“哪个部门的?”

“呃……”她这一顿,前台的眼神就更怀疑了。

谈熙没注意,因为她正在思考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总裁属于哪个部门?

半晌,得出结论:“最高那层是什么部门,就是那个部门。”

“最高层?总裁办公室?”

谈熙一拍桌面,煞有介事:“对,没错。”

“可总裁办没有姓陆的啊?”

“没有?”谈熙皱眉,不过转念一想这是分公司,陆征这个强龙到了地头蛇的地盘上,脸生也是有可能的,“那我找你们总裁。”

分公司的总裁不能不认识陆征吧?谈熙这样想。

前台小姐疑惑的目光陡然变作嘲讽:“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

“那你还想见我们张总?行了,别耍这种小把戏,年纪轻轻不学好,赶紧回家待着!”

“嘶……”谈熙来劲儿了,“你啥意思啊?”

前台冷哼:“意思是,别妄想勾三搭四钓凯子,张总不是你这种人能高攀的。”

“等等,你说的这个张总是长得玉树临风,还是风流倜傥?姑奶奶干嘛要高攀他?”

“你你你……”这人太不识好歹了!

“别废话,赶紧给小张打电话,老娘要上楼待着!”嚣张到爆炸。

小张?!

前台小姐瞪大眼,那叫一个不可思议。这女人疯了吧,居然敢称呼张总为“小张”?!

谈熙目光骤冷:“没听见是吧?耳朵不好使?赶紧打电话,别浪费姑奶奶时间。”

前台小姐被她强大的气场镇住,哆嗦着拿起电话,“王、王秘书,是这样,楼下有位小姐说她想见张总……对,好的,我问一下……”她捂着话筒转向谈熙,态度不如之前那样目中无人,“请问,您是张总的?”

“老板娘。”

------题外话------

某妞儿又要开启屌炸天模式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