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黑卡拿去随便刷/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纹丝不动。

谈熙怒目,“耍浑啊你!”

“骂上瘾了?”

“我就骂!”

陆征索性将她一提,愣是用蛮劲把人从办公桌外面给拖到里面,然后直坠入怀,长臂伸展环住纤纤细腰,另一只手扶在后背上,这样一来,谈熙完全被箍死了。

下意识扭动,企图挣脱,“干嘛啊!”

“你再动一个试试!”男人咬牙切齿。

谈熙听出了其中暗藏的隐忍,全身僵直,不敢再乱来。

半晌,陆征捋顺呼吸,“吃炮仗了?”

冷哼。

“矫情。”

“你再说一遍?”语气危险。

陆征闭口不言,某妞儿这才缓和了神情,“你公司前台不给力。”居然连未来老板娘都不认识,瞎!

“惹你了?”

“哼!”

“真惹了?”

“你好烦。”

“张锴不是已经把人开了,你还气什么?”

“重点是,她居然不认识我?!”

陆征挑眉。

谈熙来劲了,伸手掐他的脸,“说,我是你的谁?”

“外甥媳妇。”

“行,那我回去跟你外甥过。”眼珠一转,“不过说到秦天霖,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

“他到T大找过我……”

陆征目光微顿。

谈熙莞尔,继续开口:“而且,不止一次。”

男人眼神如刃,锋利又冰冷,“什么时候?”

“手,松点!想勒死我啊?想想看哈……上个月来过一次,我和你在苏黎世这段时间来过N次。”

“他做什么?”

“想知道?”

陆征冷眼一扫。

谈熙晃荡着两条大长腿,压根儿不怕:“就不告诉你。”

“别闹。”陆征拧眉。

她把头一偏,窝进胸膛取暖:“真想知道?”

“说。”

谈熙突然有点后悔,特么咋就嘴贱提起这茬儿?眼前这位——千年老醋坛,她是嫌命长才会主动去揭封口的坛塞!

果然,腰上力道明显一紧,“他跟你说了什么?”

“没……”

“谈熙!”

“表白来着!”

死一般沉寂。

“长本事了?”男人狞笑,音色泛冷。

谈熙觉得自己腰杆快被掐断了:“你拿我撒什么气?嘴巴长在他身上,我管得住?”有毛病啊!

“你不安分。”

“陆征,特么脑子灌水了是不是?”

“你再说一遍?”

“呵,想吵架是吧?我告诉你,秦天霖怎么想、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我管不着,也没那个闲工夫理会。你要再敢乱说,信不信我……”

“怎样?”

谈熙手起刀落:“先奸后阉!”

陆征:“……”

“OK,”一个响指,“回到之前那个问题——我是你的谁?”

“女人。”陆征的女人。

谈熙伸出右手食指挑他下巴,“这还差不多。”

陆征拧眉,眼底掠过不满,“以后少这么轻浮,女人就要有女人的样子。”

“哦,那你说女人该什么样儿?”

沉吟一瞬,“首先,胸大。这点你就不及格。”

谈熙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恨得牙痒:“有本事你别碰!”

“不碰?那就更没什么成长空间了。”

“……去死。”

“好了,”男人音色缓和下来,“秦天霖的事交给我处理,什么时候不想玩地下情了记得吱声,我要个名分不过火吧?”

谈熙扑哧一声,“放心,绝对不会委屈你。”

“现在气消了?”

一提这事谈熙就火大,“那女人居然讽刺我是神经病!想见陆大总裁一面,真是难哟,吓得宝宝不敢再登门了……”

“你会吃亏?”

“当然不能!”

“嗯,那我就不担心。”

“你还说,明明之前通过电话,没让你亲自下来迎接已经很好了,你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结果前台拿我当疯子拦,这事你必须负全责!”

“可以。想要什么?”

谈熙眼前一亮:“什么都可以?”

“说说看。”

“不准再管我。”

“免谈。”

“那不准再扣我生活费。”

“你现在还差那点钱?”似笑非笑。

谈熙目光扑闪:“啥意思?”莫非……傻棒槌知道了?!

不可能啊!赌场的事情她都交给殷焕打理,沾了宋白的光,一路顺风顺水,所以她都很少过问,已经彻底交给殷焕去打理,她就坐等收钱。除了定时提供可选股名单之外,她几乎没怎么通过电话,他是怎么知道的?

“高跟鞋够不够?准备什么时候再敲周奕竹杠?”

如果,周奕在场估计会直接抱上陆征大腿,或者跪倒在西装裤旁,高呼:“二爷英明,快收了这小妖精!”

谈熙眨眼,“查我?”心里却蓦地一松,还好不是赌场的事。

陆征冷哼,不屑一顾,眼神迷之蔑视。

“那是赌注,他输了,我赢了。”

“所以?”

“我应得。”理直气壮。

陆征伸手揪她鼻梁,“钻钱罐子里了。”

谈熙哼哼,那当然,也不想想她上辈子是干嘛的,专注资本家事业一百年。

“对了,你不是开会吗?怎么在办公室?”

男人脸色不大好。

谈熙偏就没眼力价,腆着脸非往他跟前儿凑,鼻尖对着鼻尖,稍微往前一丢丢就能吻上,“嘛呢?”

冷笑:“爆粗口很爽?”

靠!这是要翻旧账的节奏啊!

“那个我好像有点渴,先去倒杯水……”说完,从男人怀里站起来,这回陆征没拉她,谈熙脚底抹油,一头扎进茶水间。

恰好有人敲门,陆征止住起身的动作,缓声道:“进来。”

谈熙环视一周,连个子公司的茶水间都这么富丽堂皇,看来她男人不是一般有钱。

现磨咖啡太花时间,还是泡茶比较快,想了想,又拿出一个杯子。

“……鸿达那边让市场部去接洽,至于代言这块,我看到具体方案再说,剩下的事我不过问,由张总全权处理。”

王秘书边听边记,不时点个头,不愧是大Boss,作风铁血,杀伐果决,难怪陆氏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

“喝茶。”谈熙把玻璃杯往他跟前一放,转身在旁侧沙发落座。

王秘书接下来的时间就有点分心了,眼神依旧专注,但余光却不自觉落到不远处悠闲品茶的女人身上。

刚才前台打了个电话到总裁办,说是找张总,莫非……

顿时,心肝儿一颤。

“……好了,就先这样。”陆征发话,王秘书求之不得。

“是。”

王秘书走后,办公室又只剩两人。

陆征起身,坐到她身边,谈熙正抱着本杂志看,面前茶几上放着喝了小半的茶水。

“怎么突然过来了?”他问。

“想你喽。”张口就来,连头都没抬。

男人皱眉,“好好说话。”

“不信?”缓缓抬眼,笑意盎然,“或者,你在害羞?”

陆征别开视线,喉结却上下滚动,只有害羞的时候他才会有这样的小动作。

谈熙面上不显,心里却偷着乐呵——闷骚!

“喝茶。”她把自己剩下的小半杯推到男人面前,陆征也不讲究,直接端起来喝光。

“在看什么?”

谈熙把杂志摊开,是各大奢侈品牌的新款冬装。

“喜欢?”

“当然。”就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喜欢,好嘛?

“那就好好表现,下个月多给你转两千。”

“我以为你会直接把黑卡递到我面前,说:拿去,随便刷。”

男人嘴角一抽。

“陆征,”谈熙突然正色,“你说咱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目光骤沉,危险弥漫,“你想说什么?”

“男女朋友?金主小情儿?还是,玩养成?”

眉头紧成中国结,“你以为是哪种?”

“不重要。”某妞儿伸出一根食指轻晃,继续道:“重要的是,无论哪种关系,你陆征都是我谈熙的男人,So,做好放血的准备哦~”

“你是我男人”的论调瞬间取悦某人,立马掏卡,“拿去。”

某妞儿笑得春光灿烂,大方送上香吻一枚,吧唧一声撩人心扉。

陆征反客为主,直接堵住她的唇,缠绵深吻。

男人赚钱养女人天经地义,不过,他怕小东西有了钱不安分,往歪路上走,这才严格把控每个月的生活费。

她转手卖鞋小赚了十几万,陆征是听宋白说的,本来打算没收,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她没乱来,想想便作罢。总归是她自己赚的……

如此一来,之前的担心完全没必要,小东西还是很有分寸的,所以,把卡给她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就是些衣服、包包之类的东西,能花多少钱?

等收到银行发来的消费短信时,陆征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有多天真。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拿到黑卡的谈熙整个人都精神了,连带之前对某棒槌的幽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抬腕看表,骨子里还透着兴奋劲儿,水汪汪的大眼一眨:“还有多久下班?”

陆征用食指在她嫣红的唇瓣上抚弄两下,眸色黑沉,意犹未尽,“走吧。”

谈熙摸摸肚子。

“饿了?”

“嗯。”

陆征把外套穿好,谈熙拢了拢头发,又拿纸巾把嘴上糊掉的口红擦干净,她往旁边瞄了眼,不提醒呢,还是不提醒呢?

两人正准备离开,肥圆的张锴却在这个时候进来。

“陆总,元盛的秦总来了。”

“不见。”

“他人已经在会客厅,说见不到您就……不走了。”

陆征眼含冷光。

张锴满头大汗,脊背发凉,他也是没办法,这姓秦的不知从哪里得到消息,居然直接找上门!

陆征转眼看谈熙,后者往沙发上一坐,挥挥手:“早去早回,最多十五分钟。”

张锴背着陆征朝她拱手作揖,谢天谢地。

谈熙短促地笑了声。

两人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就剩她一个。

绕到办公桌后,拍拍皮椅椅背,别说,她男人往这儿一坐,简直帅到爆。

一屁股坐下去,转了个圈儿,冷不防瞥见放在桌上的烟盒,谈熙像看到老鼠的馋猫。

所以,张锴进来的时候所见便是这样一幕——

年轻的女人坐在黑色皮椅上,一手搭在桌面,另一只手夹着烟,弥漫升腾的厌恶模糊了她姣好的眉眼。

很风情,很魅惑,很诱人。

“不准告诉他。”谈熙恶狠狠开口,这个“他”指的是谁两人心知肚明。

张锴把窗户打开,“不用我告密,陆总一踏进这个门就知道你做过什么。”

谈熙不自然地咳了两声:“那你窗户开大点,顺便把那什么换气扇、抽风机通通打开。”

张锴很无语,难以想象,一个女人能蹬鼻子上脸到如此境界,也是醉了。

果然,新鲜空气一进来,办公室里的烟味儿散了不少。谈熙指着对面那张椅子,“坐,小张。”

张锴:“……”

“你是这间公司的总裁?”

他点头。

谈熙屈起食指,突出的骨节敲击桌面,一下接着一下,很有节奏感。

“工作多久了?”

“十年。”

谈熙“哦”了声,“这么说,你是元老?”

“嘿嘿……过奖了,谈不上……”

“陆征之前,你Boss是谁?”

张锴狐疑地打量着她,“问这个干嘛?”

“我想好好了解一下自个儿男人的身家背景,不行?”

“行!怎么不行?!”

“说吧。”

“陆总五年前才接手陆氏,之前一直是董事长把持大权。”

“那个……陆征他爸妈……”

张锴面色陡变,“我只清楚这些,其他的一概不知。”

谈熙识相地不再多问。

张锴也缓和过来,长叹口气:“我是个外人,就算知道些什么,也是道听途说居多,没什么发言资格。你想知道还不如去问当事人。”

谈熙撇嘴,还是算了。

陆家那摊子事儿一看就不简单,她现在还没到非了解不可的份上,“那啥,我就随口问问。”

张锴不置可否。

很快,外面传来脚步声,谈熙面色微变:“回来了?”

张锴看着她手里的烟目露同情,办公室的烟味还没散尽,这个时候进来肯定会被当场抓包。

谈熙站起来,把燃了一半的香烟强行塞到张锴手里,又端起桌上那杯冷掉的绿茶咕噜几口灌下肚,确定嘴里没有烟味了,撒腿往门口跑。

没跑几步就撞上回来的陆征。

“又闹腾什么?”直接把人扯进怀里,谈熙不敢离他太近,怕身上的烟味被发现,下意识用手撑在两人中间。

“没、什么。”

“烟味?”眉头狠狠一蹙,目光稍冷。

“不关我的事,张总抽的!”谈熙扭头朝张锴使眼色。

“够了!现在都敢当着我的面说谎,你长进不少啊?”

“我没……”谈熙还想狡辩,张锴实在忍不住了,“其实,我不会抽烟。”

“……”

最后,谈熙是被陆征拎着走出公司大门的。

二人离开后,公司上下瞬间炸开锅。

“大Boss艳福不浅啊,小姑娘嫩得可以掐出水儿,满脸胶原蛋白。”

“辣妹,气场十足!”

“前台小刘不是被炒了嘛,就那女人作的妖,心够狠,手够辣!”

“有完没完?都不用工作了是不是?!明天要用的资料弄好了吗?”

众人鸟兽散。

谈熙像个犯了错的小媳妇亦步亦趋跟在男人身后,用手捂嘴,呵了口气,又使劲儿闻两下,确定没有烟味之后才颠颠儿地跑上去扯他衣角。

“生气了?”

陆征面无表情。

“真生气了?”

冷哼。

“哦,那我还是回学校算了……”假模假样转身,下一秒手腕骤紧,然后就被霸道的某人圈进怀里。

谈熙偷笑,抬眼瞬间恢复成惊促的模样,一双清湛大眼可怜巴巴瞅着男人,仿佛下一秒就能洒出金豆豆。

明知道她有可能是故意的,心却毫无预兆地软了。这样的反应,连陆征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抽烟这事他已经逮到过不止一次,屡教不改,今天本来不打算放过她,没想到这狗东西居然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真是……让人又气又恼!

“谈熙。”

心里咯噔一声,陆征很少用这种正式的语气喊她的名字,看来这回不容易躲了。

“嗯,你说。”她也正了脸色,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水光润泽,时刻也不放弃让他心软的企图。

“别再抽了,对身体不好。”二十岁不到,花一样的年纪,她本该有个健康的身体。

“哦。”漫不经心,一看就是没放在心上。

“谈熙,我没开玩笑。”

她勾了勾唇,“嗯,我知道。”

------题外话------

考试结束,坐等面试通知,鱼儿要恢复正常更新啦!明天上午会有一更,大家要追文哦!么么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