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戒烟?不戒烟?/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陆征是个极其自律的人,这点谈熙一直都清楚,就拿抽烟这件事,他也有烟瘾,却比谈熙更有控制能力。

不仅如此,他还想用这样的标准来要求她。

可惜啊……

谁让她是个不受教的浑人呢?

“这就是你的态度?”男人话音泛凉。

“舅舅,我饿了,咱们去吃日料……”

“谈熙,让你戒烟就那么困难?”

呵笑一声,她挑眉,眼里充斥的桀骜不驯看得男人大为光火。

“你怎么不戒?”反唇相讥。

“我们能一样?!”陆征咬牙,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挤出来。

“怎么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她笑笑,“你不就是比我多根棍子,我还比你多两个面团呢!”

“……”

其实,话一出口谈熙就后悔了,不过心里还窝着气,不肯服输罢了。

“谈熙,你再说一遍试试。”

看着男人铁青的面色,她认怂了,动动嘴唇,到底没敢出声。

“下次还抽不抽?”

“……”

“说话!”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陆征气得不轻,本就冷硬的面部线条愈发紧绷,半晌:“抽烟多久了?”

谈熙认真回想一番,“上辈子就开始了呢,”额头抵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蹭了蹭,“怎么办?好像戒不掉了。”

轻语呢喃,如绵绵细雨飘落在男人心尖上,丝丝沁凉。

喉结滚动,他突然觉得口渴。

“瞎说。”

女孩儿笑声清脆,“嗯,你就当我瞎说吧。”

看,这年头说真话反倒没人相信了。

“抽烟对身体不好,”陆征轻叹,“年轻是你的本钱,但也不能随意挥霍。”

“滚床单也对我体不好,那你怎么每次都不知收敛?”

陆征哑然一瞬,梗着喉头恶声恶气:“少扯那些有的没的,我在跟你说正事。”

“我也在跟你谈正事啊!”大眼眨巴,那一脸无辜的表情似一记小闷锤砸在男人心上——软绵的力道却有着不可估量的破坏力。

“谈熙!”

“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抽烟伤肺。”陆征自问他已经拿出前所未有的耐性。

“*伤肾。”

“非要跟我对着干?”横眉,冷面。

谈熙摇头,目光怯怯,看上去这就是好姑娘一枚,有谁会想到她居然吸烟?而且,瘾还不小。

“那就乖乖戒烟。”

“……戒不掉。”也不想戒。

“理由。”

谈熙目光微动,“那你呢?”

“习惯了。”以前,在部队训练压力大,抽烟就成了最好的解压方式,部队出来的人很少有不会抽烟的。

谈熙想了想,“刚开始抽觉得好玩,嘴巴鼻子同时冒烟,多有趣?学会之后就成了耍帅的资本,怎么夹烟,该用什么姿势吸,灭烟的时候怎么干脆利落,到后来慢慢习惯香烟的味道,然后上瘾,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自己当初学抽烟时的窘迫模样。

那是……初中?

母亲去世之后,炎武就把江蕙那个小三儿迎进门,她本来就讨厌那个女人,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要和她同住一个屋檐下,心里的憋闷可想而知。

炎武好言相劝,被她扔了个花瓶砸破头之后就对她彻底失去耐性,最后还是让江蕙住了进来。

谈熙开始抵触回家,放学之后宁愿背着书包在校园里、大街上晃荡也不愿看到那只占了鹊巢的鸠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也就是那段时间,她认识一帮狐朋狗友,要么富二代,要么权三代,一个比一个会玩。

在这些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谈熙不仅学会了赌博、冲浪,还会打桌球、玩赛车,但有一样她始终没尝试,那就是吸烟。

她闻过炎武身上的味道,很臭。对于轻微洁癖的她来说,难以接受。

有一次,她和江蕙吵架,这个死小三儿居然动了她妈的画板,还想扔到储物室里去,被谈熙及时发现,最后拉开一场撕逼大战。

结果,她气得掀了饭桌,小三儿被溅起的碎渣划破脸,炎武赏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一路狂奔至哥们儿家里,结果那厮正躲在卧室吞云吐雾,她自然而然地同流合污。

“吸一口,保证你烦恼全无。”

谈熙就是信了这句话才会迈出那一步。当轻质香烟夹在指缝间,她划亮火柴,深呼吸,呛人而干涩的热气封锁在口腔里,直到忍不住了,她才把嘴张开,让那股白烟飘出来,亲眼看着它缓缓升腾,然后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足足持续了三分钟。

眼眶红了,鼻头酸涩,金豆豆麻溜地往下淌。

哥们儿笑她“怂炮”,谈熙当时就默默发誓一定要把烟抽得贼好看!

结果证明,她说到做到。

但过程却相当窘迫,她为了连动作,不仅模仿过抗战剧里的硬汉,还特地去夜店现场观摩坐台小姐抽烟的样子。

那时就有人说她疯了,但她不在意。

上辈子,她抽烟是为了解压和耍帅。

这辈子,是为了勾人,不,准备来说,是勾陆征。

谈熙朝他眨眼,“诶,你真不喜欢我抽烟?”

“废话!”

“不是说,会抽烟的女人更有风情?”

“哪里听来的谬论?”

谈熙挑眉,审视着男人的面部表情,企图从中找寻到一丝说谎的痕迹。

可惜,并没有。

曾经,她一度认为抽烟的女人不检点,甚至可以说**风骚。

直到她看了一部意大利电影,叫《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面有着致命美貌的女主角玛琳娜被逼沦为娼妓后,有这样一幕:

她穿过人流密集的大街,对她的议论声不绝于耳,阳光下女郎踏着充满*诱惑的高跟鞋,黑色低胸连衣裙包裹着她姣好的身体,一头半长的金色卷发反射出暖辉。她在露天休息座停留并且坐下,双腿优雅交叠,她从包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周围的男人们迅速递过明火,她微微低头,点燃,眼里却晶莹含泪。

当年,顾眠死活不肯陪她一起看,那小子面红耳赤,谈熙才反应过来这是部剧情片,里面有大量少儿不宜的镜头。

最后,顾眠还是答应了,没办法,谁让她磨人功夫一级棒呢?

那是谈熙第一次觉得,抽烟也能抽出如此悲情的味道,那一滴将落未落的泪里饱含多少辛酸和无奈,又融入了多少幽怨与悲愤?

“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别学那些不三不四的痞子。”陆征板着脸说教,满目严肃。

噗——

“所以,你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痞子?不三不四?

“……”

“好了,我尽量OK?”

“是必须。”

“得,你是大爷,都听你的行不?”

谈熙稍微服软就把男人一身倒刺给捋顺了,陆征面色渐缓。

扯住他袖口,撒娇般摇晃:“肚子饿……”

“走吧。”

戒烟问题就此告一段落,谁也没有再提。

谈熙心忖,反正她给自己留有余地,戒不戒看心情喽。

陆征想的却是不能把她逼太紧,万一小东西急了偏要和他对着干,反而坏事。

别不相信,谈熙还真就做得出来。

两人驱车至日料店,一顿饭下来,谈熙吃了不少寿司,还有大盘刺身。

陆征喜欢传统中餐,和他人一样规规矩矩,所以动筷次数并不多。

谈熙见他胃口不佳,可能吃不惯这些东西,草草结束这一摊后,又挽着他进了家川菜馆。

“还吃?”男人的视线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似乎在好奇这点地方如何能撑得下那么多食物?

“我怕有人没饱!”

三荤两素,外加一罐酸萝卜老鸭汤,谈熙只动过几口,剩下的全进了某位大爷的五脏庙。

“够不够?还要吗?”

陆征摆手,“饱了。”

结账的时候谈熙直接把黑卡递过去,下颌微微上扬:“我请。”

陆征揶揄地看了她一眼。

谈熙撇嘴。

等出了餐馆,长臂一伸将她揽入怀中:“拿爷的钱请爷吃饭,说得过去吗?”

“既然给了我,那就是我的,请客吃饭有问题咩?”

饭后,陆征开车带她到江边兜风。

谈熙:“下去走走?”

陆征点头应好。

两人手牵手沿着江滨路散步,恨不得时间就此定格。

谈熙突然开口:“什么时候回去?”

陆氏总部在京都,陆征早晚都会离开。

“后天。”

“别忘了喂小二。”

“嗯。你明天上午……有课吗?”

谈熙摇头,实话实说:“没。”

而诚实的结果,就是她今晚没能回宿舍,直接被拉到公寓滚了一晚**单,全身像被拆分之后再重组。

回去的路上,谈熙明显感觉车速加快。

她轻笑一声,“你急什么?色中饿狼。”

“等会儿再收拾你!”目光发狠。

谈熙几乎是被拖着上了电梯,没办法,男人步子迈太大,她跟不上。

砰——

房门关上的瞬间,谈熙被他打横抱起,“你慢点!”

陆征一脚踢开卧室门,将她放到床上,谈熙试图起身,可下一秒又被推回去,如此反复几遍,男人已经趁中间的空当把自己脱得一干二净。

“还没洗……唔……”

事毕,谈熙半蜷在床上,露出的脖颈及双肩吻痕斑驳,全身汗湿像刚从水里打捞起来。

陆征把空调打开,调到合适温度。

谈熙这才好受了点。

啪——

打火机的声音,很快,烟味传来,谈熙鼻翼轻动,心里就像有只猫爪在挠,“我……”也要。

可转念一想,几个小时前两人还为这事闹过,她这个时候要烟,不是讨削吗?

陆征察觉到她的意图,就着手里的烟深吸两口,然后碾灭。

谈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免得招你。”

“……”

又休息了半个小时,谈熙裹着棉被撑起身。

“做什么?”

“洗澡。”

“正好。”

“什么?”

“一起洗。”

从浴室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时针指向12。

谈熙两腿打颤,陆征裹着浴袍倚在门框边,连笑容都透着凉淡,眉眼却不复往日冷厉,在灯光映照下竟透出几分罕见的柔情。

“幸灾乐祸?”

“是与有荣焉。”

“凑表脸!”

双眼微眯:“还想再来?”

谈熙面色微变,“想得美!”

“刚才是谁喊快……”

“闭嘴!不准说!”

“过来。”

谈熙目露防备,没办法,面对如狼似虎的某人她不得不提高警惕。

陆征伸手从抽屉里取出风筒,“过来,别让我说第三次。”

吹完头发,谈熙捂着肚子可怜兮兮转身,“舅舅,肚子饿……”

陆征:“……”

零点二十五分,谈熙捧着一桶“康师傅”盘腿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正重播一个访谈类综艺,请了炙手可热的天王巨星安曜当嘉宾。

陆征把东西放到茶几上,“收好。”

“什么?”

“公寓的钥匙。我回京都之后,你可以随时过来。”

“哦。”

“吃完了睡觉,动作快点。”

“舅舅,你好烦哦。”

“……”

第二天大早,谈熙是被疼醒的。

掀被下床,鞋没来得及穿上便一头扎进洗手间。

然后悲催地发现,她好像拉肚子了,很大可能是那盘刺身和方便面引起的。

出来之后,她忙不迭钻进被窝,手放到男人腰腹间取暖,两只小脚拼命挤进男人腿缝间,她舒服得喟叹出声。

陆征早就醒了,只是习惯性闭目养神。

谈熙凑上来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把人裹进怀里,大掌落在她平坦滑腻的小腹上,将人箍紧。

“肚子疼。”可怜巴巴。

陆征最招架不住她这种语气。

谈熙握住他的手,“揉。”

男人无奈,“这样?”

“嘶……轻点,轻点!”

“现在呢?”

“唔……舒服!”

两人磨磨蹭蹭,直到日晒三竿才爬起来,吃过早饭,陆征开车送她回学校。

中途,路过一家有名的披萨店,谈熙让他停下。

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车平稳停在学校门口,谈熙凑上去亲了亲男人侧脸,“明天有课,不能送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四目相对,男人眸色深暗。

谈熙挑眉,意有所指:“如果逃课的话……”

目光骤冷。

她撇嘴。

有时候男人三观太正也不是什么好事。

“记得想我。”她软了音调,像撒娇。

“……嗯。”

谈熙回到宿舍,三只都在。

安大美人正支着画板完成一幅半成品油画,周围散落着颜料,却并不混乱,她虽然系着皮裙全副武装,却奇迹般没有沾上任何油彩。

小公举埋头苦干,劳心劳力完成这周的素描作业。

韩朔穿了件睡衣,蓬头垢面,窝在椅子上打游戏,杀得两眼泛红。

锁孔转动的声音传来,三人不约而同朝进门处望去。

“Hi,宝宝们,我肥来哒!”

“……”

没反应?

“啥意思?”谈熙眨眼,忧郁长叹:“亏我还打包披萨,买了你们最喜欢的甜品,看来只有送给别人吃了……”

“披萨?!”韩朔两眼放光,“别啊!肥水不流外人田,懂?”

小公举听到“甜品”两个字,神情一振,“熙熙,你回来啦!”

“……”这反射弧还真够长。

安大美人就不好搞了,“一顿披萨就想掩盖夜不归宿的罪刑,是不是太便宜?”

谈熙眼珠打转儿:“今天晚上出去High,我请客。”

“Deal(成交)!”

四个人围在一起吃披萨,谈熙只管抱着奶茶喝,明显食欲不振。

韩朔:“你怎么不吃?”

谈熙:“昨天吃撑了,肚子不舒服。”

邪肆一笑,长长“哦”了声,“你男人很能干嘛!不错不错,有前途!”

“……”

“话说,他那玩意儿直径多少?”

“……”

“长度呢?”韩朔伸出拇指和食指拉距离,“这样?这样?还是这样?”

小公举一脸大写加粗的懵,偏头看安安:“她们在说什么?”

“别管,间歇性抽风。”

“哦。”

谈熙被雷得不行,也被烦得不行,“韩朔!”

“到!”

“闭嘴!”

“东西吃完了,没法闭。”

“……”

“把你那份给我?反正肚子疼,你也吃不下嘛……”

“拿着滚!”

“嘿嘿,谢啦~”手一扬,抛出飞吻一枚。

谈熙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你就这点儿出息。”

“这不手头紧嘛!”韩朔眨眼。

“你的生活费全用乐队上了?”

“没办法,场地、服装,都要钱。”

“服装?北极光歌唱比赛?”

“嗯啊!”

“你们乐队其他人呢?”

“二熊、大光、五木家里条件不错,都能自己搞定,柯颜那份我出。”

“啧,没看出来你还有一颗慈悲为怀的心。”

“切,我那是没办法!本来一开始柯颜就不大想加入,我好不容易才拉她入伙,再说人家里挺苦的,能帮就帮喽!”

“很义气嘛!”

“嘿嘿……谢谢夸奖。”

“那你能还义气点,不在我们这儿蹭饭吗?”

小公举捂嘴偷笑,“阿朔,你完了。”

韩朔板起脸,一本正经:“不能。”

笑话,她这三个舍友,一个比一个富,随便掐掐就能肥出油的那种,不蹭白不蹭!

谈熙一脸嫌弃,摸摸兜里的黑卡,果然钱就是一个女人的底气。

下午上完两节鉴赏课,韩朔打算出门置办行头,钦点谈熙陪同。

“我能拒绝吗?”

“不能。”

“为什么是我啊?”明明冉瑶和安安都很闲。

“你昨天滚床单了,我嫉妒不行啊?”

“……”她竟无言以对。

论不要脸程度,两人势均力敌,自然也惺惺相惜,毕竟这个世上真的很难再找到一个可以和两人猥琐程度旗鼓相当的存在。

“哦,记得带卡。”

“韩朔,你丫真不客气。”谈熙咬牙。

“客气?那啥玩意儿?我要来干嘛?”

“……”

两人回宿舍换衣服,谈熙想着要逛街,特地穿了双平底鞋,里面一件羊绒衫,搭配九分破洞牛仔,不动声色的张扬。

头发披下来,扣了顶鸭舌帽,青春活力,神秘爆棚。

韩朔则是牛仔外套,紧身裤,一头七色彩发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两人站在穿衣镜前,谈熙吹了声流氓哨。

韩朔屈起臂弯,“走吧,小美女。”

谈熙才不挽她,一个巴掌挥过去,“赶紧走,少卖弄!”

韩朔嘴角抽搐,拔腿追上去,“我说你怎么就不能配合点?挽上挽上……”

“美得你!”

“诶,你就不能给点面子?”

“你又不是我男人。”

“……”

两人拉拉扯扯走到校门,一个长发女生上前,细细叫了声:“朔哥。”

谈熙挑眉。

“咳咳……介绍一下,这是我舍友谈熙,这是LAND乐队的鼓手柯颜。”

“Hi。”谈熙朝她点头致意,心里挺惊讶。

这个女生看上去瘦瘦小小,居然是个鼓手?能让韩朔礼贤下士,想必不是个花架子。

“别看她瘦,爆发力特强!”韩朔解释道。

柯颜笑笑,白净的脸上带着腼腆。

“走吧,还有好多东西要买。”

谈熙直接招了辆的士,“这样比较快。”

韩朔小狗一样蹭她,“嘿嘿,车费你付。”

谈熙:“……”

------题外话------

晚上大概七八点左右二更!么么哒~

快月底了,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投喂鱼儿哦,(*^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