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欢迎光临!”

这里的东西贵不是没有理由的,至少导购小姐盘正条顺,并且笑容可掬,十分赏心悦目。

谈熙顺手挑了件嘻哈风牛仔外套,目光扫过柯颜,朝服务员道:“拿小码给她试。”

说完,自然而然走到休息区落座,“麻烦给我一杯温水,谢谢。”

韩朔跟上来,坐到旁边,头一偏,顺势靠在谈熙肩头上,“两杯。”

“好的,二位请稍等。”

柯颜站在原地,一时无措,相比谈熙和韩朔的淡定,她就像偶然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可惜她没有刘姥姥心宽,也不会自黑自侃。

她甚至隐约感觉到,谈熙对她的排斥和轻视。

就因为她穷?

呵,她也不见得多有钱,装腔作势罢了。

“您好,这是小码,试衣间在这边。”

腼腆一笑,干净纯粹,“麻烦你了。”

很快,两杯温水端到面前,谈熙伸手接过,另一杯递给韩朔。

“谢啦!”

“举手之劳。”

“不止这个。”韩朔晃了晃手里一次性纸杯。

谈熙挑眉:“还有什么?”

“刚才买牛铃的时候,你不是替我省钱了嘛?嘿嘿……看不出来你挺奸诈的,还学什么艺术设计啊,直接下海经商得了!”

“教育是基础,学历是门槛,少了这两样再聪明的人也走不了多远。”

韩朔“切”了声,明显不以为然,“你当那些白手起家的人是空气啊?人不也没啥文化,照样可以坐拥金山,美女环绕。”

“你又知道人家没文化?”

“网上都有资料OK?什么职高毕业,贪玩成性,绩点永远低于2。0,可人家不也一样成功了?”

“以前文化素质低,并不代表现在仍然低。你当那些高校进修班是干嘛的?”

人只有不断学习,才能在不同阶段保持思维活力和思想张力,否则只会原地踏步,坐吃山空。

这些话还是当年顾眠逐字逐句讲给她听的,如今,道理铭刻心中,讲道理的那个人却不在了。

“熙熙?谈熙!”

猛然回神,“嗯?”

“想什么呢?伤春悲秋的表情不适合你。”

“……”

这时,柯颜从试衣间出来,黑白短T搭配嘻哈风牛仔外套,很潮范儿,跟之前素面朝天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

“好看吗?”眼神怯怯,含蓄腼腆。

“YES!”韩朔一脸惊喜,“简直帅到爆!”

柯颜抿了抿唇,看得出来十分开心。

“还不错。”谈熙实话实说,毕竟是她挑的衣服,可以不给别人面子,但自己得捧着自己嘛~

“多少钱来着?”

“一千一百九十八。”服务员适时开口。

“行,包起来吧。”韩朔掏卡。

“朔哥,谢谢你。我……”估计她也觉得不好意思了,两手不安地搅缠。

谈熙轻笑,兀自喝了口水,不予置评。

韩朔倒没想这么多,挥了挥手,十分豪迈:“都是兄弟,不客气!”

柯颜舔了舔唇瓣,低头腆笑,落在谈熙眼里就成了忸怩和不自然。

而事实上,的确如此。

柯颜和谈熙并不熟,她不愿将自己捉襟见肘的窘迫毫无保留展现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而之所以接受韩朔,则是因为韩朔没心没肺的样子不会给她任何压力。

“你唇好干,是不是渴了?”韩朔朝另一个服务员招手,“麻烦再给她一杯温水。”

“好的,请稍等。”

谈熙放下纸杯,站起来。

韩朔以为她要走,伸手去拉,“等会儿,还没包好。”

“我没打算走,随便看看。”

“诶,我总觉得小颜这身打扮还差点什么,可具体又说不上来,你眼睛够毒,给看看呗?”

谈熙走到一排壁橱前,一个个小方格里放置着项链、帽子之类的配饰,她拿起一顶鸭舌帽,英国米字旗图样,底色是水洗牛仔蓝,“喏。”

“我跟你说正经的,别闹!”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你不是问我差什么,帽子啊!”

“靠!”韩朔恍然大悟,用爆粗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奋。

“不过你可想好了,这个牌子的衣服不贵,但帽子却样样精品,”谈熙上下扫了她两眼,“你兜里还有钱?”

韩朔微窘,“我又没说要在这儿买……”

谈熙耸耸肩,招手叫来服务员,“这顶米字旗和那顶星条旗都包起来,记住,用两个纸袋分开装。”

“好的!”服务员两眼放光,没想到真正的有钱人在这儿!

要知道,她们家的一顶帽子抵得过三件上衣的价格。

突然,一声短促的惊呼自身后传来。

谈熙、韩朔同时回头。

“对不起……对不起……”柯颜忙不迭道歉。

先前被韩朔叫去倒水的服务员正低头擦拭着手背,神色间有些不耐,隐约闪现出轻蔑。

“怎么回事?”店长沉声发问。

谈熙与韩朔对一眼,走上前。

“抱歉,我不小心撞翻了水杯。”柯颜局促地站在原地,目露紧张。

谈熙拧眉。

谁知那服务员并不满意她这样的说辞,“这位小姐捡到了从模特身上掉下来的配饰项链,然后顺手放进自己背包,刚好被我看见,就咳了两声当做提醒,结果她慌手慌脚撞翻了杯子。”

店长眉心稍拧,“项链呢?”

“在这里。”服务员伸手,把东西拿出来。

“我不知道是店里的东西……”柯颜脸色苍白。

“不是店里的东西你就可以捡起来往自己包里放吗?”

柯颜嘴唇哆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韩朔面色微变,正想冲上去,结果被谈熙拦住,“你干嘛?!”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这个时候你上去说什么?人证物证都在,你准备怎么狡辩?”她理智分析。

“那你说怎么办?!她眼睛都红了……”

谈熙皱眉,视线掠过收银台倏地一顿,她朝韩朔耳语一番,“……快去。”

“这也行?”

“叫你去就去,少废话。”

韩朔咬牙,像个战士奔赴前线。

“出了什么事?”谈熙沉着脸,没看服务员一眼,直接跟店长说话。

“您是?”

“她们是一起的。”服务员解释。

店长面带三分笑:“这样啊,小赵,你把事情跟这位小姐讲清楚。”

名叫“小赵”的服务员又把之前的说辞搬出来,“……然后我就看见她准备把项链装进包里……”

“等等。”谈熙打断,“项链?什么相连?”

“就是这条。”

谈熙接过来,漫不经心地端详一番,倏然抬眼,冷厉乍现:“所以,你就说她是小偷?”

“难道不是?”小赵本来还心平气和,可谈熙的强势让她极度不爽,顿时语气很冲。

冷笑一声:“店长,你家的服务员对待客人就是这种态度?”

小赵面色大变。

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谈熙冷哼,“首先,本该挂在模特身上的项链为什么会在地上;其次,在你刚才的描述中有这样一句——‘她准备把项链装进包里’,那么请问‘准备’这个词是不是意味着她还没有装进包里,而这一切都是你个人的猜想?”

“狡辩!你们是一伙的,当然帮她说话。”

“我只是给出合理分析,并且有理有据。你看见她准备把项链放进包里,可事实上,你根本没有亲眼看见!”

“一手拉开背包,另一只手拿着项链,她如果不是想私吞,为什么摆出这种动作?!”

柯颜垂着头,不看任何人,单薄地站在原地,身体轻微颤抖。

谈熙没有看她,如果不是因为韩朔,这种烂摊子她才懒得收拾。

“也许她只是想从包里拿出纸巾把落在地上的项链擦干净,再还给你们;又或者,她自己包里有一条看上去差不多的项链,拿出来只为比较一番……这个动作可以有无数种解释,好比我拿着刀不一定要杀人,可能只是去花园割草,谁知道呢?”

“这都是你的猜测,根本无法成立!”

“那你的说法不也是你的猜测吗?既然如此,也不成立喽?”

小赵气得脸红脖子粗。

店长朝她瞪了一眼,继而转向谈熙,笑容可掬:“这位小姐,很抱歉本店员工为您带来的不便。”

谈熙挑眉,目光冷淡。

店长脸上的笑有点僵,“这件事总得有个说法,是非曲直不能混淆,您觉得呢?”

“当然。”

“那……”

这时,韩朔回到谈熙身边,暗中比了个“OK”的手势。

“要说法?”谈熙强势开口,“简单。这条项链我们付了钱,往自己包里装不是很正常?”

“你胡说!”小赵不服。

就连店长也目露鄙夷,笑容骤敛,“这是件小事,我们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不欲追究,道个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现在你们非要狡辩,不肯认错,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能当上店长,这女人还是有一定气魄的。

可惜,她遇上了一个比她强势千倍的女人。想当年,Yan在股市叱咤风云的时候,她估计还是个职场菜鸟。

谈熙稳如泰山,“拿来。”

韩朔朝店长和服务员冷笑一声,然后将一张类似小票的东西递到两人面前。

谈熙坐到沙发上,淡淡开口:“看清楚了?这是你们店里的小票,两万三千块,真金白银付了款,难道还不能装进包里?”

店长面色惨白。

小赵更是瞪大眼,状若疯喃:“怎么可能……”

毕竟,这两人不相信谈熙说的话,很大程度是因为觉得她买不起。要知道,两万三千块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来说算得上天价,而且,只为买一条配饰项链,性价比并不高。

至少,她们不会买!就算有钱,宁愿多买几件大衣也不会买配饰这种锦上添花的东西。

“误会,都是误会……”店长赔笑,暗中拉了小赵一把,“还不赶紧道歉?!”

“可是……”

“你还想不想在这里干了?!”店长目光陡然锐利,“还不赶紧向客人道歉?”

“……对不起。”

谈熙没有再为难两人,拿着小票径直走到前台收银处,“退了。”

“啊?”

“我退货,你退款,懂?”

“您……”收银员本想说些挽留的话,可对上谈熙阴沉沉的双眼,顿时就怂了,“好、的,稍等片刻。”

十分钟后,一切搞定。

“还我。”出了店门,谈熙朝韩朔伸手。

后者哦了声,有些蔫巴,将黑卡放到她手里,“熙熙,对不……”

“你们慢慢逛,我回学校了。”言罢,转身离开。

经过柯颜的时候,谈熙脚步放缓,极轻极淡地讽笑一声,“真羡慕你的好运,什么都不用做,只管低着头装装腼腆,就能把错误糊弄过去。希望你这辈子都能像今天这样好运,千万别阴沟里翻船,淹死自己!切,什么玩意儿……”

谈熙气鼓鼓地回到宿舍,安大美人和小公举不见人影,她干脆脱了鞋爬到床上,两眼一闭,睡醒了再说……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摸出手机,眯着眼看时间,这么快就过了一个小时。

想了想,拨通陆征的号码。

“喂。”冷淡,克制,一丝不苟。

谈熙皱眉:“在忙?”

“嗯,马上有个会。”

说不恼怒是假的,但泄气占大部分:“算了,你忙吧。”说完,率先挂断。

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抬眼盯着天花板,倏地轻叹出声。

谈熙在想,她下午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了?

思来想去,得出的答案仍然是——否。

她对柯颜的第一印象就不大好,按理说那姑娘气质干净,长相秀气,没什么可碍眼的,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就算找不到理由,还是不喜欢。

之后去乐器店买牛铃她就时不时在观察这人,发现从始至终柯颜就没开口说要自己买单,完全抱死韩朔这条大腿,关键这条腿也不粗,特么还嫌弃上了。

想要最好的,自己掏钱啊,扮柔弱装可怜糊弄谁呢?

呵,也只有韩朔那傻帽儿才会给她当冤大头。

这些,谈熙看在眼里,她都忍了。最后项链那事儿,实在忍无可忍。

贪小便宜不是什么大事,但触及原则还在贪,那就是品行和道德层面有问题了。

叽咕——

肚子饿了。

谈熙下床,洗了把脸,入夜凉飕飕的,想想还是加了件外套,准备出门觅食。

正穿鞋,传来开门的声音。

“嘿嘿,我就知道你回宿舍了。”韩朔笑得猥琐,隐约带着几分讨好。

谈熙没理她,穿完这只,穿那只。

“准备出门啊?”

“……”

“吃饭了吗?”

“……”

“我给你打包了川味坊的套餐,还热乎着,要不要尝尝?”

谈熙系鞋带的动作一顿,这才正眼打量她,“良心发现?”

“呸——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

谈熙别开眼。

“那个……小颜都跟我解释了,她说她看到地上有条项链,觉得漂亮也没想那么多,不是故意……”

“行了,我不管她故意也好,刻意也罢,事实就是事实,我虽然替她遮掩过去,但并不表示认同。以上,就是我的态度,所以你不用解释,因为——我认定的事很难再改观,你也别费口舌。”

韩朔撇嘴,表情讪讪,“我也没逼你改观嘛……”

谈熙睨着她,眼尾斜斜上挑。

“行行行!不提这事。那个……你先吃饭吧,我特意绕到南门排了十五分钟队才买到,别糟蹋了。”边说,边把筷子递过去,笑得谄媚又讨好。

谈熙也就顺着梯子下了,别说,还挺香,关键是辣味够!

吃到一半出了汗,她把外套脱了,韩朔顺势递了瓶雪碧过来,“冰的,解辣。”

“谢啦。”

“嘿嘿……你不生我气就好。”

谈熙直翻白眼,“又不是你的错。”

“其实我也知道小颜行为不当……”

“何止不当,简直有大问题!”谈熙叼着块肉片,唇瓣辣得火红。

“我这不是没办法嘛……她家里穷,申请了助学贷款才交上学费,我就想吧,能帮一点是一点。”

“呵,没看出来你特么还挺慈悲。”

“那当然!你们京都人不是常说什么‘根正苗红’,本宝宝就是啦!”

谈熙:“不要脸。”

“去去去!你就不能配合点?扫兴!”

谈熙歪着头想了想,正色道:“穷不是借口,不足以抵消任何犯错行为。”

韩朔沉默,谈熙没管她,自己吃自己的。

半晌,“你不喜欢柯颜?”

“没错。”

“……呵呵,能不这么直白吗?这会让我怀疑自己看人的眼光。”

“事实证明,你眼光确实很烂。”

“……”一百万点伤害。

“吃饱了。”谈熙把筷子一扔,打了个饱嗝,伸脚踢了下韩朔,“去,把饭盒扔了。”

“喂!你别太过分!”

“哦,那我还是自己去吧。”

“……拿来!你就是个大爷!”

“乖啊,小丫鬟。姐姐今天可是拿黑卡帮了你一个大忙,伺候伺候我权当报恩喽~”

“伺候?”杀马特·韩咧嘴,笑容迷之猥琐,“今晚降温,需要暖床服务吗?”

“滚!”

“唉哟!别不好意思嘛~人家不要你负责,也不告诉你男人,咋样?”边说还边抛媚眼,外加搔首弄姿。

“呕——你是存心想害我把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吧?”

韩朔一脸受伤,控诉:“我就那么不入你眼?”

“必须的。”

“没良心!”

“我那玩意儿喂狗了。”

“……你狠!”

“赶紧滚去丢饭盒,哦,顺便帮我把垃圾袋扔了。”

“……”

韩朔回来之后足足洗了三遍手,“靠!指使我做苦力,自己一个人玩游戏?”

谈熙目光钉在屏幕上,左手灵活操控键盘,右手鼠标动得飞快,“一起开黑?”

“等会儿,老娘开电脑!对了,你哪队的……”

所以,安安和小公举逛街回来,一推开宿舍门所见场景就是两个满嘴粗话的女人喊打喊杀——

“靠!你怎么不用技能?!干他啊!”

“闭嘴,老子也要干得动才行,那家伙增强了防御,我一炸,整个城堡都得塌,你想被活埋啊?”

“那你用棒,顶他!”

“顶个毛线……”

砰!

韩朔一拳砸在键盘上,“不玩儿了!”

谈熙撇嘴,“我这个被你拖累的还没发飙,你倒先发脾气了?”

“队里人全是变态,下次坚决不约!”

“咳咳!”小公举把东西放好,“你们两个都没发现我和安安回来了咩?”

“发现了啊?”异口同声。

“……哦。”

“不是去买演出服了?拿出来看看。”安大美人笑语盈盈。

谈熙瞬间冷脸,显然回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

韩朔目露尴尬,“这不没买成嘛……”

深夜十二点,谈熙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冷汗涔涔。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疼了?

亲戚造访?

时间不对啊……

又过了一刻钟,她想去厕所。

顺着梯子爬下来的时候,一脚踩空……

“Shit!”

啪嗒——

灯光骤亮,韩朔开的。

“噗——大晚上擦地板呢?”

“闭嘴!”狠瞪她一眼,谈熙站起来,安安和冉瑶都醒了。

“你没事吧?”

“没……就是肚子疼。”

------题外话------

月底啦,鱼儿喊大家来投月票票啦~千万别浪费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