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男神从天而降(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朔被夸得不好意思,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女汉子竟忸怩起来,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儿小家碧玉的意思。

“转个圈看看。”谈熙开口,俨然大师设计的派头。

“会不会……太夸张了?”

“夸张?”小公举皱眉,“哪里夸张?”她就觉得很好。

“这天儿怪冷的,露大腿不好吧?”

安安递了一条丝巾过去,“不用担心,体育馆里有暖气。”

“丝巾?干嘛的?”韩朔拿在手里晃了晃。

谈熙顺手扯过来,在她腕上打了个部队称的蝴蝶结,“记住,要用这只手握话筒。”

“哦。”

“只是你这头彩发……”谈熙略犯愁。

韩朔瞬间警惕起来:“你别打什么歪主意啊!”

谈熙撇嘴,切了声,“安安,你们过来的时候有没有带洗发露?”

“好像没……”

“我拿了!”冉瑶举手。

“正好,这里有澡堂,去把你头上的发胶洗干净。”

“我不……”

“嗯?”双眸半眯,尾音上挑。

“……哦。”韩朔咬牙,她忍!

谈熙这才满意地笑了。

洗完头,吹干,谈熙拿着剪刀正考虑该如何下手。

韩朔呼天抢地,“你你你要干嘛?!不准动我发型!”

“二熊,大光你们愣着做什么?把她按住。”

“好嘞!”

接下来,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响起,小公举咂咂嘴,“太……惨烈了。”

安安拍她肩膀:“她那头鸡窝早就该收拾了。”

二十分钟后,谈熙长吁口气把剪子放下,跨过那一地五颜六色的杂毛,走到一旁落座。

“水。”

二熊嘿笑着递上来:“姐,温的。”

“谢啦!”

“甭客气!”

韩朔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个荼毒她……发型的“魔鬼”已经停止了暴行,颤抖着伸出手,“安,你给我个镜子,成吗?”

“喏。早就准备好了,你慢慢欣赏。”

颤巍巍接过来,举到面前,下一秒——

“啊!”

尖叫破空。

“闭嘴!”谈熙把纸杯一放,沉声开口。

“呜呜……我的发型,我的小乖乖,完了,全完了……”

原本中长的爆炸头被剪至齐耳,用夹板在发尾烫出一次性大卷,几撮飘逸的碎发耷在额前,形成空气刘海。

大光吹了声口哨,“哥,你还是我的哥吗?一看就是韩国正妹诶!”

别说,谈熙就是把她往棒子国软妹路线上推的。大光既然能一语中的,说明效果还是杠杠的。

“阿朔,你好漂亮!”小公举满眼粉色气泡,她对一切美的东西向来不吝夸赞。

“真、真的?”某朔将信将疑。

安安叹了口气,有点如释重负的意味:“终于不是杀马特了。”

这也是谈熙心里想的。

从第一眼见到韩朔,她就无时无刻不在惦记对那头杂毛动刀,今天终于实现,可喜可贺。

“有那么夸张咩?”韩朔固执地认为还是自己以前的发型比较拉风。

“现在就只剩化妆……”

一刻钟后。

韩朔改头换面俏生生立于众人眼前,连体短裤,黑色系,一双马丁靴,露出两条又白又直的大长腿,略施薄妆,紧跟时尚最前沿。

“安,拿条choker给她戴上。”

“OK。”

终于,大功告成。

“这才像个乐队。”

“姐,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二熊的女神!”

“化腐朽为神奇,简直不可思议!”

五木没说话,但是从他的表情看,对这次大改造应该相当满意。

小公举取下话筒,走上台,“下面,有请T大颜值与魅力并存的LAND乐队为我们带来《浮夸》!掌声有请——”

谈熙和安安开始鼓掌。

韩朔蓄势待发。

“等一下,那个……柯颜不在,缺个架子鼓手。”大光小声提醒。

哐——

吊镲清脆的响声传来,众人回头,便见谈熙拿着鼓槌坐在鼓手位上。

“姐,你会打鼓?”二熊眼前一亮。

韩朔目露狐疑:“真的假的?”她咋不知道?

安安和小公举对视一眼,同时摇头。

“愣着干嘛?玩玩而已,别这么认真,OK?”

“行,那咱们就陪她玩玩?”五木笑得邪气飞扬。

谈熙一手敲鼓,一手支着下巴,“来啊,就怕你们不敢。”

“来就来,谁怕谁?!”二熊、大光热血沸腾,韩朔眼底也隐约萌生战意。

四人迅速上台,各就各位,当音乐前奏响起,贝斯和吉他的声音完美接入伴奏,砰——

低音大鼓正式上线。

谈熙这一敲,紧接着就是在军鼓、嗵嗵鼓之前游刃有余地切换,不掉音,不漏拍,仿佛磨合过千万遍,熟练至极。

二熊和大光对视一眼,高手啊!

五木眉心骤紧,而后缓缓舒展,眼底升腾起一股兴奋,看向谈熙的目光带着莫名隐晦的赞叹。

“熙熙真的会架子鼓诶,帅爆了。”小公举惊叹不断,“本来我小时候也想学的,可我妈不同意,最后给我报了钢琴班。安安,你会吗?”

“架子鼓不会。”

“其他乐器呢?”

“丝桐,算吗?”

“啊?”

安大美人想了想,解释道:“就是你们说的古琴,又叫瑶琴。”

“七根弦那种?”

“嗯。”

“天哪!你会弹七弦琴?!那不是古代女人才会的东西吗?”

“古代人……”安安一时怔忡。

“你、怎么了?”小公举不安地眨巴眼。

“没事。突然想起了从前……”

“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很难吧?辛不辛苦?是不是像书上说的,有两百多个音?”

安安莞尔淡笑,眼底涌上一抹名为“怀念”的情绪,站在冉瑶的角度,可以清晰看见她眼里闪动的泪光。

“很小很少的时候就开始学了,大概……四五岁?每天早上,嬷……家里的阿姨叫我起床,然后穿衣、洗漱,大概七点半就必须到教室,和很多同龄人一起上课。”

“冬天也这样?”

“嗯。”

“都没办法睡懒觉了……”

“以前,我们家的孩子,尤其女孩儿,是不允许睡懒觉的。”

“好可怜……”

“是啊。”被当做取悦帝王的工具培养,即便生于高门大户,依旧逃不开人受人摆布的命运,不是可怜虫是什么?

“安安……”

“不过,没关系,”她长舒口气,眼里郁气全消,只余一派清明,“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很开心,很幸福。”

只是,少了那个人……

一曲毕,谈熙放下鼓槌,起身谢幕。

安安和小公举自然不遗余力鼓掌。

“姐,你可以啊,深藏不露!”二熊围上来,如果谈熙是个男的,他早就扑上去勾肩搭背了。

谈熙也不客气,“承让。”

五木:“哥儿几个心服口服。”

韩朔笑着捶了她一拳,“你这级别赶上专业的了。”

“行了,时间不早,你们尽快准备吧。我和安安她们先去体育场。”

“好嘞。”

目送谈熙三人离开,韩朔唇角垮下来,“柯颜呢?”

“我打过了,还是关机。”二熊目光凝重。

“会不会路上出状况了?”

韩朔皱眉,“这样,二熊你打电话到柯颜宿舍,问问她舍友。”

“好。”

“对了,”大光突然想起什么,“我有个同学好像跟柯颜在一个小区做家教,我马上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二熊那边通话结束。

“如何?”

“没回来。”

“大光?”

“我那个同学答应跑一趟,幸好隔得近,两家小孩是楼上楼下。来了……喂,怎么样了?有没有人?对……哦,我知道了,谢谢。”

众人目光齐刷刷投向大光。

后者摇头,目露沮丧:“那家人说柯颜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

“一个小时?”五木冷笑,“爬都应该爬回来了。朔哥,这事儿你看着办吧。”

韩朔左右为难。

“五木,你这话什么意思?人都不齐,还比个毛!”

“谁说人不齐?”

“那架子鼓……”二熊猛地顿住。

五木知道他领会自己的意思了,悠然开口:“这不还有个现成的‘鼓神’吗?”

“我拒绝。”谈熙无视二熊和大光哀求的眼色,直接绕道。

“姐,现在能帮我们的就只有你了!反正,已经帮了这么多,您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我呵呵你一脸。”

二熊把自个儿腮帮子拍得噼啪作响,凑上去:“呵,您随便儿呵,呵到高兴为止。”

“……”

“姐,您是我亲姐,求您了,拜托拜托!”

“让开,一边儿去。”

“你不答应我就不让!”

“嘶,我说二熊,你这么横,你妈知道不?”

“我妈知道也不管我。”

“那你能不堵在女厕所门口吗?”

“……哦。”

他让开一丢丢,谈熙挥手,他再让一丢丢。

“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继续堵在这儿,我绝地不会答应;第二,马上滚回去准备,我一会儿过来找你们。”

二熊麻溜地滚了。

谈熙骂了句脏话,丫的,没看见姐姐尿急吗?

七点十分,体育场观众席已经人满为患,每个过道都被霸占了,一眼望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七点一刻,校领导和特邀评委入场。

二十分,主持人上台。

一男一女,西装长裙,相映成趣。

“深秋十月,我们T大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极光之夜,今天我们将亲眼见证新一届的‘极光之星’诞生!”

女主持说完,男主持继续:“在这里,你将享受一场前所未有的视听盛宴;在这里,你将抛开一切烦恼沉醉在音乐的海洋;在这里,你将看到十位优秀的歌者展开激烈角逐……”

开场白讲完,开始介绍校领导和评委席,不仅各个学院的院长到了,就连常务副校长也亲自出席,至于评委席那更是阵容强大。

“……星辉集团总裁,极光之夜特邀赞助商夜辉月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男人起身,朝观众席挥手问好,顿时尖叫迭起,甚至不输正规的明星见面会。不过,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年过而立,未及不惑,却坐拥偌大的星辉帝国,操控着整个娱乐圈,翻手云,覆手雨,最关键的一点,身材好,颜值高,外形条件不输当今娱乐圈任何一只小鲜肉。

“好帅!不愧是辜星女神的弟弟,颜值破表了!”

“好想被他潜规则,肿么破?”

“省省吧你,那可是座雪山,当心尸骨无存!”

“嘿嘿,开个玩笑而已。谁不知道,辉月男神是出了名的宠老婆,再说,我这张素净小脸儿哪里能跟Two的绝世美颜相比?”

“切,说得你好像亲眼见过似的。”

“我真见过,去年,我妈到巴黎做采访,正好赶上巴黎时装周,我就求她带我去长长见识,结果误打误撞进了Two的分会场,那时候叶洱正在指挥舞台布景,气场两米八诶!”

“漂不漂亮?”

“当然!是那种美艳型的,男人一见就把持不住!”

“天,辉月有福了……”

待掌声渐歇,女主持甜美柔雅的嗓音再次响起:“看来,我们夜总很受大家欢迎。”

“辉月——辉月——辉月——”现场齐声呐喊。

“哇哦,人气真的很高!但接下来即将登场的人物,我相信,大家不仅会呐喊,还会疯狂尖叫!信不信?不信,你们就等着看吧。”

台上灯光骤然熄灭,两位主持人默默退场,突然一束追光灯打到舞台中央。

一个黑色身影从天而降!

没错,真的是从天而降,以半跪的姿势落地,抬头瞬间,全场顿时沉寂,下一秒,爆发出惊天欢呼!

“是安曜!真的是安曜!我的男神!”

“天哪,我在做梦吗?太不可思议,太疯狂了!”

“亲爱的,你捏我一下,嘶……真的!曜王子就在我眼前?!”

“老公!我要给你生猴子——”

“男神!我要嫁给你——”

全场气氛陡然引爆,呐喊、尖叫、欢呼,所有声音糅杂在一起,将气氛推至顶点。

作为“曜迷”一份子的冉瑶捂着嘴,泣不成声,“安……安安……是安曜……我男神来了……”

安安拿出纸巾替她擦眼泪,“嗯嗯,我看到了。”

“他、好帅!”

“嗯。”

“唱歌好好听。”

“嗯。”

“舞也跳得超级好!”

“嗯呢。”

“我可能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呜呜……”

“啊?”

“一见安曜误终身,从此老公是路人。嗝……”

“祸水!”

“安安,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坐下吧,别哭了。”

“不,我要站着看男神唱完!”很坚决。

安安:“……”

她知道二哥魅力大,可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大,瞧瞧这帮好端端的女大学生都疯成什么样子了?又哭又笑,又喊又嚷……

一曲毕,安曜鞠躬致谢,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即便经过刚才激烈的舞蹈和声嘶力竭的演唱,气息仍然有条不紊。

“首先,谢谢大家的热情;其次,感谢学校请我来担任评委。”再次鞠躬,下场。

“啊?这就完了?”

“这很安曜!”

“有点冷,不过我好喜欢!嘿嘿……”

安曜开场,无疑是最好的气氛助燃剂,接下来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轮,抽签决定上场次序,由十个专业评委打分,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剩下的求平均。排名最末的五位选手将遭到淘汰,无缘第二轮比拼。

第二轮,五进三,同样的规则。

最后才是冠军争霸赛。

为保证比赛的公平、公开,学校领导特地请来第三方组成监督委员会,对现场打分情况进行严格审查。

“下面,有请第一位参赛选手……”

谈熙看完开场表演就直接去了后台,“几号?”

“五。”

“中间,位置不错。”

“嘿嘿,是我抽的。”大光举手求表扬。

“柯颜还是没消息?”谈熙挑眉。

一提这个名字,四人突然沉默下来。二熊脸上挂着担忧,大光有些责怪,五木则是不屑,只有韩朔的表情最是复杂。

谈熙拍拍她肩膀,无声鼓励。

她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就像把心掏出来给人家,却被无情踩踏在地上。

“没事儿!”韩朔勾了勾唇。

谈熙定眼看她。

“嘛呢?我真没事儿!”脸上在笑,可眼神却慌忙闪躲。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嗯。”

“姐,所以您这是答应了?”二熊蹭上来。

谈熙避开,伸手:“谱子呢?拿来。”

“YES!”

谈熙看了三首歌的简谱,基本做到心里有数。

第一首是《浮夸》,第二首《光辉岁月》,最后一首是以空灵高亢取胜的《乌兰巴托之夜》。

“你会唱蒙语?”谈熙看到中间有一段歌词不是中文。

韩朔挠头:“嘿嘿,一点点。”

谈熙有点怀疑,她怕画虎不成反类犬。

“嘶,臭丫头你内神马眼神儿啊?没吃过猪肉,可不代表没加过猪跑,以前不会,我提前半个月学的,再说就这么几句,能有多大难度?就算唱错了,谁又听得懂?”

“……”

第四位选手演唱结束后,有工作人员过来通知他们准备。

谈熙放下口红,又把头发撒开,最后干脆把外套脱了,就穿了件吊带上场。

灯光暗下来的时候,他们上台,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站定,谈熙比较特殊,她全程坐着就行。

演出过程没有任何意外,就跟下午在排练房里合作的默契度一样高。

值得一提的是,韩朔独特的音色在张嘴瞬间赢得全场惊艳,欢呼不绝对。

五人谢幕,韩朔和谈熙被三个男生护在中间,本就是容易引起绯闻的校园,再加上一群没事就喜欢乱八卦瞎起哄的学生,这样的站位引来一阵善意的唏嘘,台下不乏调侃声。

“熙熙真的上台了?!”

“是啊,令人惊叹的默契度,配合完美。”

“咱们宿舍牛炸了!”小公举与有荣焉。

她会弹钢琴,安安会古琴,熙熙会架子鼓,阿朔有一把好嗓,“以后咱们落魄了,说不定能组个乐队到街上卖唱!”

安安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希望有一天你能梦想成真。”

前五位参赛者演唱完毕,主持人一并公布成绩,毫无疑问,LAND拿到最高分九十七!

次高点是第三个上场的陈蓓蓓,虽然唱功欠点火候,但人家跳舞跳得好,边唱边跳再加上盛装打扮,赢得不少评委青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关注焦点,那就是安曜的给分情况。

在征得他本人同意后,主持人予以公布,最高依旧是LAND,不过陈蓓蓓就惨了,最低分。

“啊,我们看到安曜在向工作人员要话筒,不知道是不是有话要说呢?”

“喂?咳……简单说两句,仅代表个人观点。我非常欣赏LAND组合,他们身上有一种难能可贵的摇滚精神,虽然尚且青涩,但我相信,只要他们坚持下去,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惊艳世界的奇迹。”

掌声雷动。

“LAND!LAND!LAND!”

“谢谢安曜的点评,我们先请这五组选手到台下休息,接下来有请第六位……”

韩朔下阶梯的时候险些一脚踏空,还好谈熙手快,扶了一把,“小心点!”

“熙熙,我觉得像做梦一样!刚才夸我们的那个人是安曜吗?”

“是是是!”问过N遍了,OK?

“我们居然被天王曜夸奖了,比中彩票还让人兴奋诶!”

------题外话------

十二点有二更啦!宝宝们星期五又到了,周末愉快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