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光辉岁月,挺进决赛(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韩朔肩膀被重重撞了一下,一声冷哼飘进耳朵里。

陈蓓蓓仰首挺胸,拖着青褐色裙摆,骄傲得像只孔雀。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

“抱歉,我只能看到人,看不到垃圾。”

“你特么骂谁是垃圾?”

“谁得意我骂谁!”

韩朔反倒平静下来,长“哦”了一声,“你这是……嫉妒了吧?听说你一直把安曜当成男神,那么轻问被男神当场给低分的感觉如何?是不是特酸爽?”

“韩朔,你别得意太早,夸你两句尾巴就翘上天,还真拿自己当冠军了?”

“那也总比得最低分好。你说你,声音不好听,唱功也拿不出手,来凑什么热闹?存心给大家增添笑料咩?”

比嘴贱陈蓓蓓根本不是韩朔的对手,偏偏她又老喜欢往枪口上撞,轰都轰不怕。

最后,一场撕逼以孔雀小姐的气急而逃告终。

韩朔像只斗胜的公鸡,挺着胸脯大摇大摆回了休息室。

陈蓓蓓一口气跑到无人角落,双手紧握成拳,胸口剧烈起伏,这都是被韩朔给气的!

原本,她还沾沾自喜拿到了一个靠前的名次,没想到韩朔居然比她更靠前!好,这些她都忍了,可凭什么安曜只对LAND青眼相看,还给了她最低分?

韩朔唱得比她好吗?

反正,陈蓓蓓不觉得。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伤心?”

“谁?!”陈蓓蓓下意识回头,目露警惕。

一个秀丽的身影从暗处踱步而出,笑容纯真又腼腆。

“是你?”陈蓓蓓瞪大眼,有些惊讶,也有意料之中的了然,“有事吗?”

“你很想赢?”

“废话。”来参赛的谁不想赢,“你不也……”

“如果我有办法帮你呢?”

陈蓓蓓眼前一亮:“什么办法?”

“告诉你可以,不过要用别的东西换?”

陈蓓蓓性格骄纵了一些,可她不傻,目光顿时警惕起来:“你想要什么?”

“钱。”

谈熙回到休息室,立马套上外衣,隔绝了二熊、大光和五木三人充满荷尔蒙气息的窥视。

“咳咳……”二熊略尴尬,假借咳嗽的动作掩盖。

大光双颊涨红,目光闪避,明显是个小处男,生涩到一定境界。

五木则坦荡许多,也无耻许多,明目张胆,甚至视线在掠过谈熙胸口的时候,还叹了口气,似在遗憾什么。

谈熙目露警告,他才慢悠悠收回目光。

小公举和安安随后跟来,手里提着化妆箱,“我们来给大家补妆。”

谈熙用不着,因为她根本没化,就是把头发弄乱点,衣服穿少点,打鼓的动作野蛮一点,舞台效果足够了。

韩朔这个主唱担当是捯饬的重点对象。冉瑶甚至不怕麻烦给她改了妆容,在韩系的基础上添加了日系元素,比如亚光口红和明显区别于平眉的弧形眉。

“大光,你把《光辉岁月》的谱给我。”

“喏。我简单标注了一下,黄色部分勾画出来的地方是需要架子鼓的。”

谈熙低头一看,几乎六分之五的地方都是黄色标注。

“呃……其实,你可以把不需要鼓声的地方勾出来。”

“是嚯!我怎么没想到?嘿嘿,脑子有点懵……”

谈熙拿着简谱过了两遍,难度不大,变换次数也不多,只是很密集,这就意味着下一场她两只手将会很累。

因为要不停地敲敲敲……

很快,后五位选手演唱完毕,分数总排行LAND居第三,陈蓓蓓紧跟其后。

分数靠后的五个人惨遭淘汰。

第二轮按照第一轮分数从低到高决定上台顺序。

“又是靠中间,不错。”

“我觉得是不是太后了?评委审美疲劳咋整?”

“行了,别说丧气话,”韩朔一人瞪一眼,“评委疲劳那咱们的音乐就要让他们重新high起来,懂?”

“懂!”异口同声。

……

“感谢陈蓓蓓同学的深情演唱,轻柔曼妙的歌声仿佛将我们带入三月里的水乡泽国,但接下来我们将迎来一场狂风骤雨、惊涛骇浪的洗礼,大家准备好了吗?有请——LAND乐队!”

吉他先行,贝斯走起,鼓声紧随其后敲击在节拍上。

韩朔闭眼,一手搭在话筒上,右脚虽节奏轻点,似全然沉醉于音乐的世界。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在他生命里

彷佛带点唏嘘

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

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

大光、二熊、五木合唱:

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

疲倦的双眼带著期望

节奏又回到韩朔手里——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

说实话,这首歌的key并不高亢,反而带着一种低沉的沧桑,像喊破了喉咙之后继续厮喊的声音。

而韩朔的烟酒嗓恰好能够轻而易举地营造出那种意境,得天独厚。

所以,选这首歌不是没有理由的。

并且,二熊等人的音色条件不差,随便拎一个出去都能做主唱,韩朔选这首歌也是为了给他们创造表现的机会。

观众的目光不该只停驻在光鲜亮丽的主唱身上,而是关注整个乐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乐队的完整性和生命力。

显然,这点韩朔处理得十分恰当。

就连评委席上的安曜也忍不住点头,目露赞赏,“年纪轻轻,难得……”

“怎么,你看好这支乐队?”夜辉月笑问。

“他们值得看好,不是吗?”

“我觉得主唱不错,外形条件优越,音质独特,商业价值不可估量。”

“舅舅觉得她好看?”

辉月点头,“确实不错。”

“哦,那我现在就发微信告诉舅妈。”

“臭小子,你皮痒了是不是?!”夜总急了。

“开个玩笑,您别紧张。舅妈啊,就是您身上那根软骨,碰都碰不得!”

“那必须的!”想当年,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叶洱的户口页装订到自己户口本里,如此艰辛才得到的果实,自然要加倍珍惜。

“您就不怕别人说你怕老婆?”

“怕老婆怎么了?”夜辉月冷哼,“那些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是不明白我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情绪滴~”

安曜切了声,表情不屑。找个女人来管自己?还是算了吧,他没有自虐倾向。

不过,要是像他母上大人那种极品,那他绝对会毫不客气地收了。

不然小妹那样的也行,多温柔啊,像温泉一样……

安安还不知道自家二哥已经把她当做择偶标准型之一,此刻,她真和冉瑶并排坐在观众席上替LAND加油助威。

“阿嚏——”

“安安,没事吧?”

“可能空气不流通,太闷了。”

“要不我陪你出去透透气?”

“不用,先看比赛。”

由于只剩五组选手,第二轮比赛进行得很快,公布分数排行的时候,主持人把所有参赛者都请到台上。

“很遗憾,这一轮又有两名优秀的选手将离我们而去,虽然不舍,但比赛是残酷的。接下来,我将从第三名开始公布,没有念到名次的两位将无缘冠军争夺赛。”

现场气氛一度凝滞。能够走到最后,这些人都是很优秀的,就连陈蓓蓓这只孔雀也有两把刷子,淘汰谁都将是一场艰难的抉择。

“第二轮比拼排名第三的是——《春江花月夜》!恭喜陈蓓蓓同学!”

孔雀小姐高傲地睨了韩朔一眼,挺胸而出,迎着众人的喝彩声,大抛飞吻:“谢谢!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极光之夜总决赛,第二轮比拼,排名第二的是——《光辉岁月》!恭喜LAND乐队!”

韩朔用冷哼回敬陈蓓蓓,高高在上的小眼神儿赤裸裸透出不屑,没有某孔雀的张扬,仅仅是朝观众席和评委席各自鞠了一躬。

第二轮的第一名叫梅玉岑,是声乐系大二师姐,个子高挑,笑容甜美又镇定。

这位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第一轮她排第五,刚好挤进决赛名单,第二轮就直接上升冲到第一。

“人家专业的就是跟我们不一样,知道什么阶段该保存实力,什么阶段该爆发,学着点!”韩朔教育二熊等人。

主持人在对淘汰两人表达完遗憾之后,继续道:“请三组选手到后台准备,正式迎接终极PK。接下来我们有一刻钟的抽奖环节,将邀请安曜上台与幸运观众现场玩一些小游戏,面对面互动……”

现场气氛瞬间升温,火爆程度堪比开场。

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和idol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还玩游戏诶……

撩拨无数少女心,男神就是这样炼成的。

谈熙大步窜进休息室,冷死人了。

韩朔拿过外套丢给她,“小心感冒。”

“你还说?我这是为了谁?”

“……”

“下个月的早餐你包了。”

“行啊,我跑腿,你把卡贡献出来就行。”

“可怜的小穷鬼。”

“是啊,我就等着你包养了。”

“包养?”大光凑个头过来,“朔哥,你吗?”

韩朔:“不行?”

“啊?你都有人包,那我不是可以去当小白脸吃软饭了?”

韩朔咬牙,攥拳:“啥意思?敢不敢再说一遍?”

大光遁走。

“姐,这是最后一首,我觉得,可能不好整。”二熊把谱子递过来,面有沉重。

谈熙低头扫过,“确实不好整。”

韩朔“啊”了声,“牛铃呢?我上次买的牛铃,有没有带过来?要用的……”

“带了带了!”二熊从自己随身书包里取出来,包装纸还没拆。

------题外话------

关于夜辉月和叶洱的故事都在《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里面啦,感兴趣的宝宝们可以去看看哦,漫漫追妻路,很粗暴,很甜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