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兄妹互整,机智应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会在你这儿?”

“柯颜给的呗。好家伙,这么个小东西居然要几百块。”

谈熙伸手,“给我看看。”

二熊三两下把包装拆掉,“喏。”

谈熙端详一阵,她玩架子鼓有些年头了,知道很多时候会因演奏需要增设一些如牛铃、木鱼、沙锤、三角铁之类的器件,可在这之前,她没有接触过,甚至连一些基本常识也知之甚少。

“能不用这东西吗?”

二熊摇头,“除非临时换歌。”

《乌兰巴托之夜》韩朔很早以前就定下了,作为角逐冠军的制胜法宝安排到最后演唱,可以说是LAND最后杀伤力的一张王牌,加之众人已经准备了很久,临时换并不现实。

“这首歌的原唱是成吉思汗乐队,来自蒙古国,有种很浓厚的民族色彩,单说这里面蒙语部分就不是一般华夏人的音域所能驾驭。朔哥音域广,但大多时候都是用低音,所以听起来才像烟酒嗓。”

经五木这么一提,谈熙才发觉韩朔唱歌的声音和平时说话的声音很不同。

“朔哥的意思是想在最后环节有所突破,飙一回高音,这样或许能险中求胜。”

梅玉岑的实力和潜力有目共睹,声乐系高材生,LAND想赢,确实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付才行。

“有把握吗?”谈熙问。

韩朔想了想:“百分之八十。”

“行,那就这首。大光,你像之前那样,把要用牛铃的地方用颜色笔标记出来。”

“这个简单,交给我。”

“有没有之前柯颜和你们一起排练的录音?”

二熊从兜里掏出手机:“我录了,但是有杂音。”

“没关系,你发给我。”

“OK。”

“姐,还有十分钟,那我们……现在该干嘛?”

“五分钟时间补妆,然后检查各自的乐器,最后五分钟放伴奏,我们过一次。”

谈熙讲完便开始低头看谱,韩朔守在她身边,不时指点交流一番。

“这个地方休止符,需要牛铃配合吗?”边说边甩手,借此活动筋骨。

“要,两下,中间延拍。熙熙,你……”

“嗯?”

“手疼?”韩朔鼻子眼睛挤在一起。

“那倒不至于,就是太久没玩,有点酸软。”

“那下一场……”

“放心,我还撑得下去。”

就在后台忙于准备、如火如荼的同时,现场却因安曜的上台顿时炸开了锅。

“天,面对面接触?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居然要成真了?!”

“省省吧,在场两千多人里面抽一个,你觉着能轮上?反正我是不抱希望了,老娘坐在这儿看看就好。”

“装,继续装!你丫心里指不定怎们希望抽到自己呢?”

“才没有……”

“没有你干嘛把脖子伸那么长?”

“你!我喜欢,不行咩?”

“切~”

“男神,选我!”

“选我,老公!”

安曜扫视一圈,手放在唇上抛出一个飞吻,然后伸手探进纸箱里……

“骚包。”

“啊?安安,你刚才说什么?”

“没有。”

“是嘛?可我明明听见你说什么包……”

“哦,我想说明天早上请你吃小笼包。”

“好啊!我最喜欢吃欧吉包子铺的早餐了。”

“呵呵,那就好……”

主持人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体育馆内每个角落:“现在,这位幸运观众的编号已经在我手里,会是你们中的谁呢?”

一句话瞬间令大片少女心高高悬起。

“Ta究竟是男是女?是高是矮?让我们恭喜——7362号!”

现场一片唏嘘。

“掌声有请学号尾数是7362的同学上台!”

“谁啊?那么好运……”

“最好是个男的……男的……男的……阿弥陀佛……”

“咦?没动静?”

“这人高兴懵了吧?”

主持人等了好一会儿,居然没人上台,又将刚才的话复述一遍,还是没人。

观众席上开始窃窃私语。

小公举左瞧瞧,右看看,“谁啊?怎么不上台呢?7362……啊!安安,是你!是你!”

“什么?”

“你啊,7362!”

三十秒后,安大美人缓缓走向舞台,飘逸轻曼的身姿,风华卓绝。

安曜倏地咧了咧嘴,不愧是一家人,这都能中。

“欢迎我们7362号幸运观众,请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主持人把话筒递到她面前。

安安转眼看二哥,目露无奈:“安安,艺术系大一学生。谢谢。”

呃……

支持人一愣,嘴角抽搐,这可真够简单的。

安曜倒是预料之中,他家小公主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太淡了些。老妈说像她,安曜不同意,非说她像外婆,典型的大家闺秀嘛!

为此,还被他老子狠削了顿:“你觉得,你妈不是大家闺秀?”

当然不是!明明一女土匪,就你宝贝她!

不过,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地说。否则,就不是挨削那么简单了。

安安的自我介绍确实简洁得不能再简洁,但受到的关注却丝毫不少。

“安安?校花诶!”

“你说是不是学校故意安排的啊,想拿校花的噱头炒话题?”

“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浙江那XX大,还有湖北那OO大,什么学霸女神、樱花女神,这种事儿还少了?”

“可对方是安曜啊!出道以来零绯闻,背景强悍到逆天,况且还有星辉那么大的后台保驾护航,你以为这么好利用?”

“说得也是……不过,这俊男靓女站在一起真的超养眼。”

安安这朵高岭之花虽然一直很低调,但粉丝数量,尤其宅男粉相当可观,所以,从她站到台上直至现在,欢呼声和呐喊声就没停过。

女主持人笑容甜美,向安安表达恭喜之后开始发问:“安安同学,能说说你现在的感想吗?”

“不方便。”

呃……女主持一脸懵逼,现场气氛也随这三个字陷入诡异的迟滞中。

安安深吸口气,唇瓣带了笑,想起上台前冉瑶嫉妒又羡慕的眼神,突然意思织到自己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引起公愤,遂作出补充:“因为实在是激动到不知如何表达。”

气氛骤然回暖,主持人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浊气,好险……

她转而拿同样的问题去问安曜。

男神想了想,“很漂亮的女孩儿,有……初恋的味道。”

哗——

一语惊起千层浪!

安安越过主持人,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安曜哼哼,直接扭头。

小妹太闷了,非得给她找点乐(麻)子(烦)才行。

“安曜能说具体一点吗?”男主持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决定刨根问底满足所有人的好奇心。

安曜:“清纯之中暗藏妩媚,娇俏之下温软从容。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喽!”

支持人:“得到男神如此高度的评价,安同学有什么想说的吗?”

安安:“谬赞。”

支持人:“那请问你对男神又作何评价呢?”

安曜轻咳两声,顺手整了整外套,似乎在说:小妹,赶紧夸我!赶紧夸我!

安安沉吟一瞬,“炫酷的外表,骚包的心;痞痞的笑容,温暖的人。”

安曜:“谢谢。”笑容那叫一个嘚瑟!

安安:“哦,还没说完,您父母的基因真好。”

安曜:“……”

夜辉月坐在台下,摇头失笑。这兄妹俩又闹上了……

想想还是自家俩娃省心,白白胖胖,圆乎乎。

不过,他的助理却不淡定了,“夜总,小少爷他……”中邪了?

“不用管,由他闹。”

“可我怕那些八卦杂志会乱写。”

“放心,他不是小孩子了,有分寸的。”

助理先生嘴角一抽,有分寸?呵呵……当街赛车叫有分寸?在媒体面前痛骂导演叫有分寸?

打死他都不信!

不过,谁让他姓安呢,又是那两个人的儿子,所以啊,投胎真是个技术活,不然老天爷为啥不给他一张迷人的俊脸和强大的背景?

罢,由他去了,大不了明天多费些心思处理烂摊子……

兄妹俩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到底顾及在公共场合,也不敢太出格,而后悻悻作罢。

控场权再次回到主持人手里,“接下来,幸运观众和安曜可以相互要求对方做一件事,原则上不可以逾规越矩。记住,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出现不合理的要求将取消资格。二位准备好了吗?”

“可以。”安安莞尔。

“没问题。”安曜勾唇。

站在女主持的角度,恰好可以看到两人展颜时出奇相似的侧脸轮廓。她摇摇头,试图甩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可,真的很像啊!

“女生优先。”安曜绅士地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安安直接把话筒接过来,“我想看男神边唱边跳PPAP。”

《PPAP》全称《Pen—Pineapple—Apple—Pen》,是日本喜剧歌手PICO太郎创作的神曲,堪称洗脑歌中的一朵奇葩,配上魔性的舞姿,那叫一个销魂。

安曜嘴角狂抽,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还跳?跳个鸡毛!

这不是当场让他偶像天王的形象扫地吗?

果然,安安话音刚落,全场爆笑,然后开始统一战线:“男神来一个!男神来一个……”

大有他不跳,就不停的趋势。

安曜此刻很内伤。

安安笑意恬淡,举起话筒:“盛情难却,不如男神就满足大家吧?还是说,您不敢跳了?”

“哼!跳就跳!”安曜脱了外套直接丢给台下,引得众人疯抢。

他打了个响指:“Music!”

然后——

PPAP

I—have—a—pen,I—have—an—apple

(Uhh~)Apple—pen

I—have—a—pen,I—have—pineapple

(Uhh~)Pineapple—pen

Apple—pen~Pineapple—pen(Uhh\h~)

pen—Pineapple—Apple—pen

逆天颜值搭配屌丝舞姿,扭啊扭,抖啊抖,不用怀疑全场笑到停不下来。

很快,安曜结束酷刑,朝小妹邪恶一笑。

安安眼神微闪,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心虚了。

“接下来轮到我提要求,那就请安安同学来一段江南style咯~”

“哈哈……”夜辉月已经捂着肚子,笑得面部肌肉急剧颤动。

相比而言,一旁的助理先生则隐忍许多,不是他不想敞开肚皮笑,而是有工作在身,不敢太张扬。

“都录进去了?”

助理点头,拿着DV聚精会神:“您放心,全程都拍下来了。”

“噗——你说这俩孩子怎么就这么搞笑?简直是对活宝!”

助理目露疑惑,夜总好像对那个女孩儿并不排斥,反倒还……有点亲昵?

嘶,怪事!

安安几乎是黑着脸跳完整首江南style,不过人美做什么都赏心悦目,更何况她从小跟着母上大人练习瑜伽,身体柔软得很,即便如此骚包的舞姿也能被她跳出几分清艳出尘的味道。

小公举是服气的:“厉害了我的安安。”

十五分钟一晃而过,互动环节在众人起哄声中结束。

最后角逐正式开始!

演唱顺序由抽签决定,陈蓓蓓第一,梅玉岑第二,LAND最后。

“Yes!看来,天都给我们压轴的机会!加油——”

“加油!”

陈蓓蓓唱的是天后王菲的歌——《明月几时有》。虽然音准差强人意,但天生的尖利嗓音多少营造出了空灵的美感,配上她那一袭水袖罗衣,确实能够抓人眼球。

谈熙点了点头,“不错,知道扬长避短,转移视线。”

“熙熙,你不是吧?”韩朔皱眉,极度不满,“居然帮那只孔雀说话?”

“我就事论事。”

“反正她唱功差,这点我没冤枉人。”

五木难得开腔:“现在娱乐圈那些歌星,又有哪个是脚踏实地在做音乐?全靠包装,关键粉丝买账。”

“我同意五木的观点,毕竟,这是个看脸的社会,颜值决定一切。”大光不自觉摸上自己脸颊,他底子应该还不错……吧?

陈蓓蓓唱完,下台的时候经过韩朔身边,头一扬,眼神睥睨,迷之自信。

“噗——小心露屁眼哦~”

陈蓓蓓面色骤变,“神经病!”

“老娘比你正常,大孔雀!”

跺脚,冷哼,提裙,跑开,傲娇四部曲,简直行云流水。

韩朔笑得前合后仰,“跟老娘斗嘴,你还嫩了点儿!”

二熊几人目瞪口呆,谈熙已经见怪不怪。

接下来上场的是梅玉岑,这位学姐也是骨骼清奇,颇有风姿,她竟然唱了一首法文歌!

不愧是专业的,开口脆,引来无数尖叫。

“这才是高手。”五木口气淡淡,可拳头却攥得紧了。

“怕什么?咱们还是蒙语歌咧,不输阵!”二熊倒是乐观。

大光也觉得他们赢面更大。

“高回报也意味着高风险,大家留神,争取赌赢这把!”韩朔做最后动员。

“她马上要唱完了,现在开始检查乐器,千万不要出现任何状况。”

突然响起倒抽气的声音。

“姐,怎么了?”二熊离她最近。

“牛铃不对!”谈熙面色沉重。

“怎么不对?”

谈熙指着某处:“裂了。”

“啊?怎么可能?不是铁合金吗?”

“我也不知道。”

“别急,我现在到后台问问看,或许别人有……”

“不必。”韩朔目光深沉,与谈熙对视一眼,“已经来不及了。”

“那现在怎么办?裂缝会影响音质,总不能将就用吧?”

韩朔嘴唇哆嗦,虽然竭力在控制情绪,但还是慌了,眼神透露出无助和迷茫,难道就这么完了?

她不甘心,她好后悔……

遭人背叛的愤怒和无缘冠军的绝望令她面色惨白。

“我有办法!”谈熙突然出声,“大光,你现在去休息室把我刚才用过的玻璃杯拿过来,还有桌上的矿泉水,马上去!”

“好!”

“五木,你去和工作人员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多拿一个话筒,还有话筒架。”

“嗯。”

韩朔木愣愣的看着谈熙,“难道你想用水杯……”

“很像,不是吗?”

“可声音太小……”

“所以我才让五木再拿一个话筒。”

“真的行吗?”

谈熙摊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熙熙,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那种人……”

“什么都不用讲,先搞定比赛再说。”

“好!”

大光把水和杯子哪来的时候,梅玉岑已经开始谢幕了。

主持人念串词和工作人员搬乐器的空隙给他们争取了时间。

谈熙不断敲击试音,最终确定水柱合适的高度,“行了,大家调整呼吸,平心静气,然后——上台!”

“冲!”

“加油!”

------题外话------

今天只有这一更啦,宝宝们将就看,么么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