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天堂地狱一线之隔/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账,到底是要清算的。

不过柯颜已经连着一个星期没露面,韩朔找不到人,也只能默默等待,不过心里到底是不顺畅。

她自问对柯颜已经做到掏心掏肺,买乐器、买衣服处处以她为先,可结果呢?

这人却朝她心窝捅刀!

“我早说过,那个女人不安分,一开始朔哥找上她,我就反对过,可你们没一个听我的。”五木倚着墙,抱臂冷笑。

他一直不喜欢柯颜,没有理由。反正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点跟谈熙很像。

所以,他向来对柯颜没什么好脸色。

偏偏二熊和大光被她那张无辜的脸骗得团团转,可怜她家里条件不好,自掏腰包接济过好多次。

柯颜倒是来者不拒,看表情,居然还有点理所应当的坦然。

如此一来,五木就更讨厌她了,平时出门撸串、约饭什么的从来不叫她。

二熊和大光对此还颇有微词,批评他不懂怜香惜玉,五木只是冷笑,说他不是慈善家,没那么多精力和金钱去帮一个喂不熟的人。

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不是“喂不熟”是什么?

“我还以为牛铃坏了是个意外。”大光觉得不可思议,那明明是朵无害的小白花,怎么会……

“这也太过分了!”二熊愤慨,“当逃兵不说,还当了叛徒,简直不要脸!”

“呵,当初是谁说我不懂怜香惜玉?这是玉?明明是条毒蛇。”

“行了五木,现在不是说风凉话的时候。想想怎么出气才是真的。”

“出气?”大光冷笑,“她已经快一个周没来学校了。估计也觉得没脸面对我们,正当缩头乌龟。”

“那就这么算了?”二熊挑眉,胸膛起伏着,显然余怒未消。

“当然不可能!”五木很坚决。

“那你说怎么办?”

“急什么?朔哥还没出手,咱们等着看戏就好。”

“朔哥?她对柯颜一直都挺好,我怕……”

“怕什么?怕她心软?”五木笑得一脸高深,“那你也太小看她了。”

“咋地?”

“呵,朔哥可比咱们黑多了。二熊,大光,你们俩平时也长点心,顺便擦亮眼睛,女人这种生物你们还是看得不够透,好好琢磨吧。”说完,拿起乐谱转身离开。

“他什么意思啊?”大光愣愣。

“说我们瞎呗!”

“……哦。”

这是城中龙蛇混杂的贫民区,住户三教九流,有三陪小姐、帮会小弟,当然也不乏千里迢迢到津市挣钱的农民工。

柯颜的家就在这里。

从五年前母亲去世,父亲在工地上摔断了腿,她就搬到这里了。

每天穿过狭窄的长巷,跨过地上脏乱的污秽,不时会看到居住在自家隔壁的女人开门送客,哦,她是夜总会的坐台小姐。这些都成为她高中三年里挥之不去的阴暗记忆。

终于,熬到高中毕业,她成功考上大学,T大啊,重点大学。

顶着无数惊讶、艳羡的目光,她成为这条巷子里飞出去的金凤凰。

“柯酒鬼家那姑娘出息了哟!上名牌大学,重本咧!”尽管那妇人并不知道“重本”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她拈酸。

“以后挣了大钱可别忘了婶儿哈!”

就连她那个醉鬼老爹也难得清醒,“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女儿好样的!等大学毕业再嫁个有钱人,你把我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柯颜不动声色将那些或真心或假意的反应看在眼里,别人越嫉妒,她就越开心。

她知道,她终究和住在这里的人是不一样的!

她,柯颜是凤凰,终有一天会飞上枝头!

可是,当她怀揣着无比巨大的憧憬来到大学校园,无情的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舍友的床上铺着席梦思,她的床上只有一块棕垫和一张泛黄的床单;舍友穿着国外某某大牌的裙子,而她却长期套着同一件牛仔外套,已经洗得发白,即将破洞;舍友一支口红的价钱就能抵她辛辛苦苦家教一个月的收入……

别人的父母是老师、医生、公务员、企业总裁,而她的母亲已经成了坟墓之下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父亲是个脾气暴躁的大酒鬼。

她为了不暴露自己可耻的家庭环境,秉承着少说少错的原则,柯颜慢慢变得不爱说话。

舍友却觉得她不近人情。

为了不被孤立,她开始常常带笑,即便她那时并不想笑。

有时候脸都僵了,她嘴角的弧度依旧不曾耷下。

不知从何时起,她在别人的印象中就只剩“腼腆”二字,柯颜接受了,并且很认真地在扮演着一个“腼腆的角色”。

韩朔对她很好,就像刚开学那阵儿舍友对她的好一样。

二熊和大光也经常请她吃法,当然,每次都不用她自己出钱。

可那又如何?都是暂时的。当初对她好的舍友,现在不是也避她如蛇蝎?

所以,人心是会变的,只有钱——攥在自己手里的钱才会始终如一。

只可惜,她失败了,没有从陈蓓蓓那里得到好处,而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叫“谈熙”的人!

她居然顶替了自己在乐队里的位置?!

如今她像条丧家之犬,龟缩在家里,根本不敢去学校。她知道,韩朔不会让她好过,一直都知道……

一阵粗暴的敲门声传来,柯颜猛然一惊,从床上上弹坐起来,像被什么东西烫伤了后背。

她在睡午觉,只是一直没睡着。

“谁?”柯颜下意识裹紧棉被。

“开门!快点给老子开门!”一个粗嘎的男声。

脸上防备之色更重,柯颜扯过外套披在身上,三两步走到门前,“你是谁?”

“你爹喝醉了,赶紧把他弄进去!”

柯颜这才把门打开,可就那一瞬间,门外的人一个蛮力硬生生挤进来。

“你就是柯勇的女儿?”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闯进我家里?!啊——”

不等她把话说完,男人一个扇过来,然后扯着烂醉如泥扔到地上,顺势把门一关,落锁。

柯颜心知不好,想跑,却被男人揪住头发拽回来,头皮像要裂开,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男人目露凶光,伸手掐住她纤细的脖颈,“再叫我他妈弄死你!”

柯颜摇头,目露惊恐。

“还叫不叫?!”

她哭着说“不”。

男人像被取悦一般,竟咧嘴笑了,“还挺识相,比你那个醉鬼老爹乖多了。”

柯颜抿着唇,面色惨白,嘴唇也不停哆嗦。

男人大马金刀在破烂的沙发上坐下,之后又像嫌弃般,挪到旁边木凳上。

“你……想做什么?”柯颜趁男人不注意缩进角落里,双手护在前胸,呈防御的姿态。

男人目光一恶,直接拽着她领口把人拉回面前,“做什么?当然是找你死鬼老爹还钱!”

“我没有钱……那是他欠你的,不是我,你不要找我……”

“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怎么,你想赖?”

“我真的没钱……”

男人一脚踹在她肚皮上,又揪着头发把她拽回来,无视女孩儿的惨叫声,又踹了几脚,“现在有钱了吗?”

柯颜只觉小腹像有把火在烧,五脏六腑都移位了,如果不是面前的男人还拽着她的头发,或许她会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

“真的、没钱……”

“哟,没想到你还是个硬骨头。”男人冷笑,看了倒在地上酒醉不醒的柯勇一眼,然后毫不留情地用脚碾踩他右手五根指头。

柯勇惨叫一声,再也装不下去,“六哥饶命啊!我、我真的没钱……”

“是嘛?可你刚才明明说你女儿身上有钱,多少来着?我好像忘了……”

“两千!这丫头有两千块!我前天晚上亲眼看着她数的!”柯勇迫不及待出卖女儿。

柯颜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可这种情绪仅仅只出现了一秒,接下来只剩满眼麻木。这是第几次了?

八次?九次?十次?

根本数不清……

当这个被她口口声声喊作“父亲”的男人将一个嫖客领回家,要她出卖身体的时候,柯颜就知道她已经是个孤儿了——无父无母。

已经习惯了被出卖,不是吗?

所以,还有什么值得惊讶?

“我劝你,乖乖把钱拿出来,否则我废了他!”男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抵在柯勇颈动脉上。

“颜颜,乖女儿,你要救爸爸啊!小时候,爸爸最爱你了,经常带你去游乐园,还教你骑自行车……”

“闭嘴!”柯颜像受了什么刺激,抱头尖叫。

柯勇一把鼻涕一把泪,眼睛里全是害怕,“六哥,您放过我,放过我吧……”

男人却不吃这套,女人的尖叫刺得他耳膜发疼,抬手一耳刮子扇过去,“信不信老子割了你舌头!”

柯颜两耳嗡鸣,却不敢再叫。

“我最后再说一遍,把钱拿出来!”

她不说话,倔强地咬着唇。那是她辛苦半学期家教赚来的,绝对不能给……

男人已经失去耐性,冷笑一声,目光倏然晦涩起来,似幽幽泛绿,“不愿意还钱是吧?很简单,那就换种方式。”

柯颜直觉不好,抬头瞬间看到男人眼里闪动的邪恶,她心里一沉,顾不得身上有伤,爬起来想开门逃走。

男人冷笑,似乎早就看穿了她的意图,只在她伸手搭上门把的瞬间,轻轻一拽……

有时候,天堂地狱只有一线之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