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把她扔进游泳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猜得不错,果然好大一场戏。

短短两个小时,帖子点击量直线突破五位数,还隐约有上涨势头。

下午,柯颜披着马甲现身论坛,以受害者的身份证实了爆料内容的真实性。

一时间,校内舆论哗然。

大批吃瓜群众和键盘侠正在赶来的路上,前者事不关己,只为看热闹,后者对谈熙进行了大肆口诛笔伐,还扬言让她滚出T大。

计算机系的宅男同志们却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选择相信他们的女神,可谓谈熙的忠实拥趸者,并且利用校园论坛管理者的身份强行删帖。

如此一来,原本看热闹的围观者坐不住了——

“计算机系凭什么删帖?”

“假公济私啊?”

“想用这种方法堵悠悠众口?做梦!”

“……”

计算机系被推至风口浪尖。

偏偏谈熙这个当事人屁事儿没有,窝在宿舍打游戏呢。

“靠!又他妈被你砍!”韩朔气得捶键盘,鼠标砸得哐当作响。

谈熙点开“奖励”,一套金色战甲,她忍不住吹口哨,“酷毙了!”

韩朔看得俩眼睛发直,“为毛?!为毛每次咱俩干架都是我输?!”

“你蠢呗!”

“……”

“诶,你就这么……消极抵抗,坐以待毙?”说实话,韩朔至今没看懂她打的什么主意。这也太平静了,不正常啊!

谈熙嗤笑一声,从游戏界面退出来,跷着二郎腿优哉游哉:“谁说我坐以待毙了?”

“难道不是?”

正欲开口,手机响了,谈熙按下接听键,“喂,大光……好,我马上过来。”

“诶,你干嘛?”韩朔拽她胳膊。

“想知道就跟上。”

……

十分钟后,篮球场。

谈熙大步行来,韩朔紧跟其后。

二熊迎上来,“姐,朔哥。”

“人呢?”

“被大光堵在游泳馆里。”

这个季节,游泳馆已经不再对外开放,倒成了作案好地方。

谈熙也没问他们哪儿来的钥匙,“带我过去。”

二熊嘿嘿一笑,在前面领路。

“大光,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这是囚禁!校园暴力!”柯颜说到最后,近乎歇斯底里。

大光只管堵在门口当聋子,丫的,二熊不是去接人了?这么大半天怎么还不来?

柯颜急得手心冒汗,她只是回宿舍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特地挑了舍友都有课的时候,没想到碰上几个踢球回来的计算机系男生……

没过多久,大光就把她抓到这里来了。

柯颜哪里知道,自从帖子事件之后,整个计算机系都在留意她,不被逮住才怪!

“二熊,姐,朔哥!”大光突然出声,柯颜听着那几个名字浑身颤抖,如坠冰窖。

“朔哥……”

“闭嘴!谁他妈是你哥?!”韩朔一听她开口,恶狠狠顶回去。

以往的情分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柯颜垂下睫羽,不安地绞着手指,又是那副可怜兮兮的腼腆样子。

韩朔眼里冷光乍现,对方越是这样,就越让她难堪,想到自己一直被当成猴子戏耍,她心里就鬼火冒!

“我说柯颜,你有完没完?血口喷人之后又开始装可怜,这年头,是不是当了婊子都要立牌坊?”这话相当刻薄。

连大光和二熊都愣了,应该是没想到平时豪爽大方的“哥”,也会有泼妇骂街的时候。

只有谈熙面色如常,因为她太清楚韩朔是个什么人。

她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可以掏心挖肺,可一旦这个人背叛她,那就决不轻饶,即便换作刻薄的嘴脸也要出了心头那口闷气。

柯颜面色惨白,她知道韩朔会生气,却不料她会如此不留情面。

“朔哥,我没有……”

“没有?”谈熙冷笑,“没有污蔑我,还是没有弄坏牛铃?”

“也许只是误会……”

“行了。”谈熙无趣地挥了挥手,“再装下去有意思吗?”

“……”

“为什么故意缺席?为什么把牛铃掉包?为什么陷害我?!”每句质问都直击要害。柯颜不自觉后退。

直到抵上墙体,她才不得不止步,可谈熙却一步步逼近,眼里的冷漠似要把人冻僵。

柯颜不自觉打了个寒颤,牙齿磕在嘴唇上,丝丝血腥在口腔内蔓延,“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是吗?”谈熙双眸半眯,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柯颜犹如惊弓之鸟,竟然蹲下来,开始抱头尖叫:“放我离开!你们没有权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人身自由?看来你不是法盲啊,那你又知不知道,凭你发的那些东西,我就能告你侵犯名誉权。”

柯颜紧咬牙关。

谈熙后退一步,眼神淡漠:“说吧,谁让你这么做的?”

柯颜低垂的眼里闪过难以捉摸的晦色,可惜没人看见。

“不说?”谈熙目光发狠,“二熊!”

“姐,有什么吩咐?”

“把她拖到泳池边。”

二熊生得高大壮硕,单手就把人给拎起来,像丢一块破抹布似的扔到池子旁。

谈熙走上来,笑得极度恶劣。

柯颜顿觉不妙,却为时已晚。

“把她的头按进去。”

二熊微愣。

谈熙一个眼刀飞过去,二熊咬牙,捉住柯颜纤细的后颈往水里按。

“救命——救……”

三秒钟后,二熊力道微松,柯颜浮起来,开始大口喘息。

“你们怎么能这样?!”叫声凄厉,“这是谋杀!”

她万万没想到谈熙会这么狠,这么横!竟然敢做这种事!她以为再大惩罚也不过是多听几句骂人的话,承受这些人的讽刺和尖酸,可现实却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二熊手抖,柯颜的叫声实在太凄厉,他虽然长得壮,可从来没欺负过人,更何况是女生……

谈熙的路子太野,远非他这种学院派乖乖男所能承受。

大光亦是满脸惊惧,看向谈熙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黑社会人士,不,也有可能是动作大片里的冷眼女杀手。

韩朔仅仅起初惊讶了瞬间,很快就恢复正常。

换做是她,也会这样做……

果然,臭味相投。

谈熙没工夫关心其他人什么表情,她只是看着柯颜,目光似冰刃般凌厉,像要从对方身上刮下层肉来。

柯颜目露惊恐:“我要向学校反映,你使用暴力……”

“有必要吗?”谈熙打断她,唇畔冷笑不减,“你不是打算借着帖子爆料好让我被学校开除吗?反正我都是要退学的认,多你这桩不多,够本了。”

“不是的,我没有!”

“还在说谎,看来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二熊,继续按!”

这回足足浸了七八秒才让她起来,谈熙冷眼笑看:“现在有什么说的吗?”

“谈熙,你不得好死!”

目光骤然一狠:“继续!”

二熊欲言又止,结果被谈熙狠戾的眼神瞪了回来,他咬牙,再次把柯颜的头按进水里。

这次的时间更长。

大光:“朔哥,这么下去会不会出事?”

韩朔:“你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

大光:“话不是这么说,冲动是魔鬼,要不你给上去劝劝?”

韩朔一个爆栗敲过去:“劝你大爷!”

大光:“哥,我是真怕出事了!没跟你开玩笑!”

他真急。谈熙现在正在气头上,二熊又跟着疯,万一把人给弄死了,那……

韩朔瞥了他一眼:“慌什么?她有分寸。”

大光动动嘴唇,显然还想说什么。

可惜,韩朔没给他机会:“看着吧,柯颜坚持不了多久。”

一个自私的人最珍惜的往往是她自己的性命,她相信,柯颜绝对不会是例外。

果然,在二熊准备将她按回水里的那一刻,“我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放过我……”

柯颜呛出一口水,哑声叫喊。

谈熙笑了,朝二熊使眼色,后者蓦地长松口气,放开手,终于解脱了。天知道,再按下去他就顶不住了,恐惧在他心里越压越重,若非谈熙在旁边冷眼相对,他真的坚持不下来。

二熊想不明白,明明长着一张女神的脸,为什么会有着一颗女巫的心?

“说吧。”谈熙淡淡开口。

韩朔走到她身旁,压低声音:“干得漂亮!”

谈熙瞭她一眼,意味深长。

韩朔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柯颜一直在咳,等她缓过气来,却又闭口不言。

“看来,教训还不够,二熊……”

“等等!我说——”她真的怕了,这个女人就是个恶魔!

“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说!”最后一个字,音调陡然拔高,不仅是柯颜,连韩朔、二熊等人也不禁心跳震撼。

“是陈蓓蓓!她给我钱,让我破坏你们的演出。没想到,你竟然用水杯代替牛铃,她功亏一篑才想出这个办法让我报复你……”

谈熙看着她,眼神极其淡漠,又像在沉思,良久不语。

大光看二熊:“这是什么情况?”

二熊想了想:“陈蓓蓓跟朔哥有仇,你忘了?”

“靠!真是那只孔雀啊?!”

“八成有可能。”只是柯颜见钱眼开的行为却更让人不耻!

韩朔皱眉,显然有些怀疑,难道真是那只臭孔雀干的?

她对陈蓓蓓的印象确实不好,可……直觉那么骄傲的人不会做出背后污蔑人的事,不过破坏演出这点,她是相信的。

这时,谈熙开口了:“二熊,把她扔进游泳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