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撩人探戈/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等她先有动作,顾怀琛便主动凑近。

“再低一点。”谈熙说。

男人照做,丝毫未觉在一个女人面前低头有何不妥。

谈熙把领带从他头上绕出来,扔到一边,在男人诧异的目光下伸手去解他西装纽扣。

“脱了。”语出惊人。

顾怀琛哑然失笑。

谈熙勾唇,看着他,端的是好整以暇:“怎么,不愿意?不好意思?”

“我怕唐突了佳人。”原本以为这是株清新百合,现在看来更像带刺玫瑰。

谈熙闻言,笑得花枝乱颤,“脱吧,佳人说她不怕唐突。”

男人眸光微闪,不怕唐突吗?

“这才是泡吧还有的样子。”谈熙点头,对此相当满意。

“什么样子?”

“不正经的样子。”

顾怀琛第一次被堵得哑口无言。

谈熙把茶几上的酒瓶捞到手里:“喝一个?”

“好。”话音未落,瓶身先撞。

两人仰头大喝,酣畅淋漓。

“顾怀琛,你是干嘛的?”女孩儿双腮酡红,一双眼睛却灵气四溢。

“问职业?”

“嗯哼。”

“做买卖,生意人。”

谈熙突然来了兴致:“那你应该很有钱喽?”

“不愁吃穿。”

谈熙撇嘴,拍拍他右肩,“哥们儿,过分谦虚就等于骄傲了。”

“嗯。有钱。”顾怀琛立马改口,眼底含笑。

“我知道了,你是奚老师的金主。”

顾怀琛微愕:“小丫头还知道什么叫‘金主’”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男人脸上笑意更甚,柔和的目光似有温柔流淌:“所以,你的意思是?”

谈熙突然移开视线:“没什么意思,好奇而已。”

顾怀琛心里涌起一股莫名失落的情绪,眼前女孩儿似一头刁钻的河鱼,你以为抓住了,可实际上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

可越是这样,心就越不可控制地想要沉沦。

这时,一阵铃声传来。

二熊:“谁的手机响了?”

顾怀琛放下酒瓶,正准备把手伸进裤兜,却被谈熙抢先截下,“不请我跳支舞吗?”

女孩儿笑靥如花,明眸皓齿,男人好似受了蛊惑,讷讷开口:“好。”

谈熙起身,顾怀琛顺势牵过她的手,两人翩翩滑入舞池。

而那通突然起来的电话早已被抛诸脑后。

二熊捏了把冷汗,与五木对视一眼,好险。

此时,黑漆漆的小巷中,吴添刚结束通话将手机收好,抬眼瞬间阴郁毕现,“臭婊子,脱光了还不老实!”

一边咒骂,一边抓起奚葶,直接两个耳光挥过去。

阿良心惊胆战,心说添哥这回是真动气了,这女人本事不小!

“去,把她手里的东西拿过来。”

阿良莫名其妙,眼前女人光溜溜赤条条地躺在那儿,手里还有东西不成?

奚葶目露惊惧,眼睁睁看着阿良走过来,抢走她攥握在掌心的智能手表,刚才她就是用这个东西试图联系顾怀琛,可最终无人接听。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将她包围,而她却丧失了最后一个突围的机会。

阿良面色大变,骂了句“贱人”尤不解恨,踹了两脚才肯罢休。

“添哥,这女人太狡猾了。”阿良压低声音。

“好在没拨出去,那边已经解决了。动作快点,事情做完了就撤。”

阿良怪笑两声,竟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巧的数码相机,奚葶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恐来形容,那是一种濒临绝望的崩溃。

心里浮现出一个恐怖的想法,不……不要……

阿良却不管那么多,对着面前白花花的身体一阵猛拍,心说这女人身材真不赖,还当什么老师啊,去高级夜总会坐台都够格了。

他虽然年轻,可好歹有过女人,而且不止一个,自然看得出这具完美的身体是经过多少滋润才生得如今这般性感骚媚,连他都忍不住热血沸腾,不过理智始终占据上风,更何况还有添哥在,他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只能在脑子里YY,断然不敢付诸实践。

“好了。”他把相机收好。

吴添点头,“撤!”

两人步出巷子,开车逃逸。

奚葶双手被缚,全身赤裸,像个毫无知觉的死人躺在地上,两眼空洞无神。

她知道,完了……

霓虹酒吧。

一曲探戈被顾怀琛和谈熙跳得激情似火,到后面起舞的男男女女都不约而同停下,纷纷退出,整个舞池成为两人的专场。

男人风流俊逸,女孩儿狂野奔放,每一次旋转都扣人心弦,每一次贴近都撩动人心。现场气氛突变暧昧,连温度都升高了,醺得众看官春风沉醉。

二熊拍手,大光吹口哨,连一向淡定的五木亦大声叫好,可见这一舞有多精彩。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还是个中高手。”顾怀琛含笑。

“谬赞。”嘴上谦虚,可表情却不是那么回事儿,嘚瑟又傲娇。

偏偏顾怀琛顶顶稀罕她这副模样。

“谁教的?”

谈熙眼珠转了转:“一个男人。”上辈子,教她探戈的老师确实是个男的,金发碧眼,俄罗斯人,是个帅gay,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就跟她姐妹相称了。

男人闻言,眉目深邃。倏地一个用力,谈熙接连两个旋转,再抬眼已稳稳贴在男人胸膛,姿势暧昧。

莞尔一笑,谈熙不羞不恼,双眸澄澈,似不染污浊的琉璃。踩着突然加快的节奏,一个旋身便从男人怀中脱离。

不等顾怀琛做出反击之态,她一近再近,伸手缠上男人后颈,提臀,抬脚,不偏不倚踹在男人屁股上,“舞,应该这样跳。”

顾怀琛目光一正,心叹到底是个小丫头,一点亏都不肯吃。

“不得了。”二熊啧啧称奇,“跳个舞也能撩成这样。”

五木冷笑,“两个老司机,就是不知道谁的车技更好。”

大光一直在咽口水,他不懂什么探戈,但他就是觉得好看!尤其女神踢腿、跳跃、旋转的样子,说不出的风情万种,他只觉得心里有只小肉爪,挠啊挠……

可惜,这一幕落在另外某个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凯子?陈凯?!”

“啊?”

韩威上下把他打量个遍:“看什么呢?”

“让来!”陈凯烦躁地拨开眼前捣乱的人,俩眼珠子定定望着舞池中央亲密舞蹈的两人。

“哟,你该不会看上人家姑娘了吗?”韩威摇头,长叹一声,“算了吧,那种小野猫不适合你。”

“别挡着……滚!”

韩威也不生气,火红西装在灯光下愈发耀眼,此刻竟像个老太太,端的是苦口婆心:“真的,我不骗你,以我多年花丛打滚儿的经验那种女人要使劲儿压,用暴力制服,你嘛,还弱了点。别到时候没抓到猫儿,还反被挠一爪。”

“你给我闭嘴!”一向温吞的陈秘书脸上竟浮现出青白阴郁之色,倒是把韩威给整懵了,不就一小丫头,至于嘛?

“忠言逆耳哟……”韩威喝了口鸡尾酒,兀自惆怅。

“那你是未来老板娘。”

噗——

陈凯火速避开,目露嫌弃:“你恶不恶心?”

韩威不淡定了:“什么老板娘?谁?在哪儿?”

“喏。”陈秘书朝舞池方向扬了扬下巴。

“啥、意思?”

“你仔细看那个正在跳舞的姑娘。”

“不会吧?那就是个小丫头……”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陈凯不以为然,他见谈熙的机会比韩威多,自然知道那是个不让人放心的小妖精,笑话,连老板这样难搞的人都被她收了,又怎么是省油的灯?

“你别小看现在的女孩子,连陆总都被拿下了,那还是个小丫头吗?”

韩威又朝舞池那边望了望,只见女人旋转翩跹,舞姿撩人,“靠!我得告诉老陆,这绿帽子可不能戴!”

一边说一边掏手机。

陈凯制止:“别忘了,咱们在津市,你就算告诉陆总他也不可能马上从京都赶过来。”

“那怎么办?”现在的小丫头简直要上天!吃着锅里的,还惦记碗里的。为老陆默哀三十秒……

“先拍下来,回京都当面向陆总说明。”

“对对对……赶紧拍下来……”

谈熙不知道一场强劲的暴风雨正在酝酿当中,此时的她还一度庆幸天高皇帝远,陆征不会知道她到底干了什么,因而愈发顽劣,动作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一舞毕,顾怀琛心跳急速,热血翻涌,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渐渐苏醒。

谈熙则香汗淋漓,脸颊绯红。

两人朝台下行礼致谢,顿时掌声雷动。

回到位置上,顾怀琛才发现又多了两个人,谈熙也看见了,笑意稍纵即逝:“介绍一下,吴添,我们叫他添哥,这是阿良。”

顾怀琛颔首致意,吴添眼里划过一道莫名隐晦的光亮,却在谈熙警告的眼神之下归于平寂。

顾怀琛似没有发现两人之间传递眼色,又或许他发现了,只是觉得没必要在意。

如今,他感兴趣的是谈熙这个人,至于这些所谓的“朋友”不过是靠近她的一个途径而已。

说到底,顾怀琛这个男人骨子里总归是高高在上的,即便他与这些人同坐喝酒,也改变不了血液里与生俱来的漠然和优越感。

谈熙朝他举杯:“敬你,我迄今为止最合拍的舞伴。”唇畔笑意莫名深邃……

------题外话------

明天有两更,然后接下来就是简介里的第一个小剧场啦,会根据故事发展实际走向稍有的改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