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我们分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朔和谈熙在宿舍组队杀怪,等怼完Boss肚子已经咕咕叫。

扭头往窗外一看,好家伙,天都黑了。

“吃什么?”谈熙浏览了外卖主页,准备点餐。

“你请?”某朔笑得奸诈,没了杀马特造型加持,好像不那么猥琐了。是滴,极光之夜后,韩朔那个七彩爆炸头总算夷为平地,保留了韩式齐颈短发。

起初,这人死活不愿意:我就喜欢杀马特咋地啦?!

最后,在谈熙、安安、小公举三人联手威逼之下才不得不屈服,条件是包她两个月伙食费。

“你是有多穷?”

韩朔也不生气,嘿笑一声:“反正没你富。”

“真拿我当摇钱树?”

“哪能?你是干爹来着。”

谈熙一脚踹她小腿上:“滚!”

“我饿了。”腆着脸,凑上来。

伸手把那颗头按下去,谈熙把手机扔给她:“自己点。”

“一个六寸的榴莲披萨,两对鸡翅,两个蛋挞,再加一杯珍珠奶茶,搞定!”

“呵呵……猪朔。”

外卖来得很快,谈熙打发韩朔下楼去取。这时,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

“我是谈熙。”

“……”

“喂?”她看了眼屏幕,明明已经接通,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神经病啊……”

正想挂断,那头突然吱声:“我,奚葶。”

谈熙愣了一瞬,“是你啊,奚老师。”最后三个字从她嘴里吐出来当真意味深长。

“是你,你陷害我。”低哑的声音透露出空洞,像绝望中得不到救赎的怨灵。

谈熙却笑得轻快:“你在说啥?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呢?”

“有意思吗?”

谈熙没回话,目光稍凝。

“再装下去有意思吗?”

她啧了声,难掩轻蔑。不就是想套话吗?不该说的,谈熙一句也不会多说。

“你让柯颜把我骗到十字街,然后再找人……几年不见,你良心被狗吃了!”

“十字街?你越说我越糊涂了,还有,我找人?找什么人?奚老师,你……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听起来不大乐观啊……”

“谈熙,你真让人恶心!”

“呀,原来我恶心到你了?那正好,还愁怎么给你添堵呢,这下好了。”

“闭嘴——你给我闭嘴——”声音猛然尖利,濒临崩溃。

“这就hold不住了?那我准备好的后招岂非派不上用场?”奚葶越疯狂,谈熙就越畅快,古话说得好,天欲使亡,必先令其狂。

“放过我吧……”声音低沉下去,近乎呢喃。

“求我?”

“是,我求你。谈熙,我已经跟秦天霖没关系了,也不会再去招惹他。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怕你了……”

“可惜呀……要是能早点听到这句话该多好。”

那头一顿:“什么意思?”

“吃了亏才来求和,你觉得可能吗?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若不攻城真是太浪费。”

“你要逼死我才甘心,是不是?!”

“这就逼死你了?”谈熙嗤笑,“看来,你也没想象中无敌。”

“我认输,求你放……喂?谈熙?谈熙!”

那头毫无回应。

奚葶看着屏幕怔呆半晌,然后狠狠一掷,手机砸在墙面上,屏幕裂开蜘蛛网。

“贱人!既然你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就别怪我心狠!”

指甲嵌进掌心,疼痛让女人姣好的面庞变得扭曲,眼里狠色与恨意不停翻涌。

“谁啊?”韩朔提着两大袋进门,往桌上一撂,“丫的心情不错嘛,还偷笑……”

谈熙勾了勾唇角,“林助教动作够快的……”

奚葶收拾好东西,又去洗手间补妆,盖了三层粉才勉强遮住脸上的红印。对着镜子牵了牵唇角,然后拿出手机。

“阿琛,在忙吗?”

“刚结束。”

“我还在学校,现在天已经黑了,能不能过来接我?”

“……好。你出正门,我大概二十分钟后到。”

奚葶回到办公室,林纯已经走了。她从抽屉里拿出打火机,将照片连着信封一并焚毁。

“阿琛,你来了。”

“上车吧。”

奚葶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上去,低调奢华的奔驰引来路人艳羡的目光:“有没有耽误你正事?”

“没有。饿了吗?”

奚葶摸摸肚子,目露娇憨:“有点。”

“想吃什么?”

“你决定就好。”

很快,车停在一家川菜馆门前。

“怎么想起吃中餐?”奚葶疑惑地看着他。

“偶尔换换口味。”言罢,揽着她进去。

两人要了个包间,暖气十足。奚葶很自然地脱了外套,顾怀琛接过,替她挂在进门处的衣架上。

“坐。”

“谢谢。”

“外面就很好,没必要开包间。”

顾怀琛脱了西装,又解开领扣和袖扣,“清净。”

“阿琛,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

“什么事?”男人正专心沏茶,闻言,眉头蹙了一下。

“我想辞……”

“二位想吃点什么?”恰巧这时服务员进来。

顾怀琛随口报了几个菜名,服务员笑呵呵开口:“一看您就是老顾客,每道菜都是招牌。”

淡笑颔首:“麻烦再要一壶花生浆,鲜榨的。”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退出去之后,顾怀琛才想起:“刚才你想说什么?”

“没事……先吃饭。”

“嗯。”

不到五分钟,菜就上齐了,道道新鲜,且色香味俱全。

“尝尝看,这里的厨师手艺不错。”顾怀琛替她夹了块小排骨。

“谢谢。”奚葶送进嘴里,“嗯。确实不错。”

“喜欢就多吃点,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奚葶眉眼微动含笑道:“什么事?”

“先吃饭。”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胃口不佳,这顿饭奚葶吃得并不痛快,尽管厨师手艺的确不错。

顾怀琛倒是吃了不少,但动作相当优雅,一看就是贵族子弟,无论礼仪还是教养都可圈可点。

“不多吃点?”

“没胃口。”

“不舒服?”

“没有。可能是病过一场,没恢复过来。”

“注意身体。”他放下筷子。

“吃好了?”

“嗯。”顾怀琛用餐巾擦嘴,“刚才想说什么?”

奚葶目光微闪:“我……还是你先说吧。”

“好。”深深看了她一眼,顾怀琛面色平静:“我们分手。”

笑意还挂在唇畔,奚葶甚至没来得及反应,便准备下意识开口应“好”。毕竟,两人交往至今,她从来没反对过顾怀琛的任何提议。

“小葶,我们好聚好散。”

笑意僵硬在唇角,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顾怀琛垂眸,视线定格在面前的紫砂茶壶上,下一秒,抬手斟茶,白气自杯口升腾,八分满,顺势收手,动作干脆利落。就像他说出口的话,直接明了,也赤裸裸伤人。

“我说,咱们是时候结束了。”

奚葶如遭雷击,明明身处温暖的室内,可她却觉得脚底生寒,“阿琛,别开玩笑了,今天不是愚人节,再、再说,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将其中一套茶盏推到她面前,还是那个温柔体贴的顾怀琛啊,可为什么会从他嘴里说出那些无情的话?

“阿琛,别玩儿了!我经不起吓的!”

“小葶,我希望你认清现实,不要再自欺欺人……”

“我不听!不听!”她突然激动起来,用两只手掩住耳朵,不停摇头,“你一定在骗我,对,一定是在骗我……”

顾怀琛目光骤凛,强制性将她两只手扳下来,“我是认真的。”

“为什么?”奚葶泪如雨下,绝望地看着眼前给予她温柔一刀的男人,“阿琛,我哪里不好?你说,我一定改。”

“你不需要改变什么,我只是……腻了。”

女人嘴唇哆嗦,声音发颤:“腻、腻了?怎么会……我们相处得很好,不是吗?”

“这段日子,我想了很多,我们真的不适合再继续下去。”

“不……”奚葶疯狂摇头,泪眼婆娑,“你忘了我们在意大利的时候,你每次出差都会来看我,站在学校门口等我下课,然后我们共进晚餐,玫瑰,项链,小提琴音……回到公寓,我们躺下并不宽敞的床上疯狂做爱……”

“够了!”顾怀琛打断她,眸色寒凉,“你也说了,那是曾经。人这一生就像一列不断前行的火车,翻山越岭,平地疾驰,每到一处就有不同的风景,我们都应该更多的选择,不是吗?”

“更多的选择……”奚葶喃喃低语,突然一个激灵,“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

顾怀琛别开视线。他确实有了更感兴趣的女人,不,那是只妖精……

“谁?是谁?!”奚葶攥住他手臂,“那天晚上你去见她了,对不对?!”

男人目光微顿,眼底泛起一丝旖旎。

落在奚葶眼里无异于重重的一记铁锤敲下来,砸得她两眼发昏,“为什么?为什么要喜欢别的女人?她比我好吗?她是谁?!”

顾怀琛拿开她的手:“她是谁不重要。”

“重要!对我很重要——阿琛,你要抛弃我了吗?”女人哭得梨花带雨,通红的鼻子和眼睛无端叫人心怜,即便狼狈至此,她的动作和神态依旧是美的。

可惜,男人无动于衷。

“小葶,醒醒吧,我们分手了。”

------题外话------

顾三少开虐奚渣啦!今天是鱼儿破壳日,谢谢大小宝贝们的祝福和礼物,非常感动也非常惊喜。为了你们,鱼儿会一直坚持写下去的!感谢大家两年来的宠爱,么么哒送上!PS:恭喜【8莲子8】亲成为贡士老爷!

推荐:《军婚缠绵之爵爷轻点宠》文/海鸥

身为夏巫三军统帅的佟大将军被一个小丫头给扒光了不说还被踢断了肋骨!

消息传来,他的兄弟姐妹顿时炸锅了。

“那丫头是谁?给四哥报仇去!”

小丫头是谁?

赛车场上的紫衣车神,棋盘前的美少女,还有一个顶了十几年的雅号:扫把星!

十八场车祸,场场都有她!

果然!谁碰到她谁倒霉!

可令伊洛娃纳闷的是:

连隔壁的狗都开始绕着她走的时候,那头腹黑的狼为啥还不走?

爵爷笑曰:友情还没变爱情,我怎么可能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