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小甜甜正等你回电/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分手了……

分手了……

这句话就像魔咒,不断在奚葶脑海里回响,犹如锯齿刮拉着脆弱的神经,直到走出餐厅她依旧无法回神。

“上来,送你回公寓。”顾怀琛坐在驾驶位上,面容平静,目光温润,无论何时何地,即便十分钟前他才残忍地对跟了他三年的女人提出分手,此刻也依旧能够稳如泰山。

“我不同意分手。”奚葶坐上去,系好安全带,风一吹泪痕全干,脸颊却紧绷得难受。

男人弯了下唇角。

“顾怀琛!”

“我说了就作数。”

“呵……呵呵……你拿我当什么?一件物品,想丢就丢?”

“不,我一直很尊重你。”

奚葶泪意翻涌,想起那些甜蜜的过往,想起他的体贴,鼻头一酸再也忍不住,眼泪奔涌而下:“阿琛,我们不分手,好不好?”

如果说秦天霖是她难忘的初恋,那顾怀琛就是她想交付一辈子的人啊!

为了稳固感情,多几次见面的机会,她甚至不惜放弃了留在意大利深造的机会,可到头来她又得到什么?

顾怀琛居然要跟她分手?!

曾经对她百般体贴,恨不得将全世界捧到自己面前的男人竟然也会说出“分手”二字?

奚葶心如刀绞。

“抱歉。”

“我不要道歉……”

男人目光冷清,薄唇抿起的弧度似一把锋利的刀片:“京都三环的海天别墅我已经过户到你名下,副卡我停了,重新给你办了一张信用卡,上面有一百万,放在公寓的抽屉里。”

“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些!”听到那些话,奚葶凉彻心骨,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

“我能给你的,只有这些。当然,接受与否是你权利。”顿了顿,继续道,“小葶,你是聪明人。”

“你想用钱打发我?”

“不用说得那么难听。念在以往的情分,我希望你过得好,而物质是最基本的。”

奚葶抿唇。

她的画笔、画纸、颜料都需要钱,这几年有顾怀琛在她的消费档次越来越高,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如果两人真的分手,奚葶没有分文不取的勇气。

这点,她心知肚明,而顾怀琛也看得通透。

“那个人……是谁?”

“问清楚了有意义吗?”

奚葶侧头,仔细打量着男人:“你在维护她。”

“当初,我也维护过你。”

奚葶胸口像塞了团棉絮,堵得她喘不过气来:“你就不能骗骗我?随便什么理由,都比你爱上了别人强!”

“没必要。”

“是啊,”她冷笑,“你顾怀琛有你自己的原则,谁也无法成为例外。”

“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

奚葶伸手捂住眼睛,水渍从指缝间浸出,半晌,她带着哭腔近乎乞求:“能不分手吗?”

“……不能。”

“阿琛,你的心是铁铸的吗?”

也许,顾怀琛淡笑扬唇。

“到了。”车停公寓楼下。

奚葶没动,目光笔直地看着前方,除了眼睛有点红之外,已经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不送我上去吗?”

顾怀琛一顿,扯掉安全带,推门下车。然后,绕到另一边替她拉开车门。

奚葶俯身下来。

“走。”

两人并肩上楼,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不复往日亲密。

奚葶拿出钥匙,开门。

顾怀琛把人送到准备离开。

“进来,我们谈谈。”

“不必。”

奚葶忍着哭腔:“三年的感情,我总要问个明白。”

“好。”他侧身进去。

奚葶眼底飞快闪过一道暗光,很快被浓郁的哀戚之掩盖,她关上门,顺手落了锁。

“你坐。”她指了指沙发,然后到厨房烧热水。

顾怀琛坐在沙发上,正对电视墙,是他惯常喜欢的位置。

五分钟后,奚葶端着两杯热水走出来。

一杯推给他,一杯自己捧着。

“要谈什么?”

奚葶深吸口气,看向他的目光变得郑重,“一定要闹成这样吗?”

“抱歉。”

“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顾怀琛有多固执,她明白,温润如玉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奚葶知道他骨子里有多霸道。

“我从不为自己所做的决定后悔。”

“能说说理由吗?”

男人目光深沉。

“我不要听那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请求你,不要骗我。”

“腻了。”

“只是这个原因?”

顾怀琛起身,站到落地窗前,半晌才开口:“你回国之后,我突然发现很多东西变了。总觉得缺了什么……”

“比如?”

“面对你的时候再也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奚葶苍凉一笑,当激情归于平淡,谁都不愿再继续下去。而顾怀琛有重新甄选的资本,他的背景、家世、外貌、财力吸引着更优秀的女人前赴后继,而她攥不住这个男人的心。

“我明白了……”奚葶把杯子递过去,勉强扬起一抹笑:“不喝点?”

“谢谢。”他伸手接过,抿了一口,“先走了。”

奚葶从身后环住男人腰腹,力道越收越紧。

顾怀琛拧眉,眼里很快闪过一抹不耐。

“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小葶……”

“我只要一晚,明天一早咱们桥归桥,路归路。”

“不行。”

奚葶愣住,不料他拒绝得如此彻底。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顾怀琛就不会再拖泥带水。

他说过,要让谈熙看到诚意。

“先走了,晚安。”临出门前,男人脚步一顿,“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门合上的瞬间,奚葶跌坐在地,崩溃大哭。

没有了矜持,撕去所有伪装,眼泪鼻涕一齐往下淌,毫无美态可言。

顾怀琛,你好恨的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脸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终于流尽。

奚葶站起来,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狼狈的自己她突然怪笑两声,上挑的眼尾隐约泄露出一丝妖媚。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能甩开我?”

“做梦!”

她转身回到客厅,突然目光定在沙发一角,是手机,顾怀琛的手机!

输入密码,解锁,点开通话记录……

瞳孔骤然一缩,奚葶癫笑:“居然是你——谈熙!”

……

“阿嚏——”谈熙揉揉鼻子。

“感冒了?”安安目露关切。

“没事,估计老陆想我了。”

“讨厌,又发狗粮!”小公举瘪嘴。

韩朔从洗手间出来,大冷天还穿着夏天的短衣短裤,谈熙对她肃然起敬。

“滚蛋!什么眼神儿嘛?这叫健康,懂不懂?懂不懂?!”

“外星人的思维,我还有点跟不上。”

“去你丫——今天,怎么不跟你男人煲电话粥?”

谈熙闻言,顿时就蔫了,“我也在等啊……”

陆征通常都会在这个点打电话过来,她都习惯了,聊个十几分钟然后就**睡觉,生活简直不能再甜蜜。

可今天怎么回事?都过半个小时了还不来……

“傻啊,你打过去不就得了?”韩朔嗤之以鼻。

“我怎么没打?妈了个鸡,无人接听!”

“啊?”韩朔冲过来,把刚洗好的小可爱扔在一边,“咋回事?”

“嗷嗷——我也不知道,好烦呐……”

韩朔俩眼珠子一溜:“那个,你家老陆不会再外面乱来?”

“他敢!”谈熙拍桌而起。

“嘿嘿,我也就猜测而已……你想想看,做生意的经常在外应酬,万一喝醉了,别人硬要往他怀里塞美眉……”

谈熙整张脸都青了。

她发誓,陆征敢做,她就敢剪!看是她的剪刀快,还是陆老二的生命力强!

“不如你打电话问问其他人?”

“其他人?”

“比如,他的生意伙伴,或者秘书之类的。”

谈熙想起陈凯,立马掏手机拨过去。

“你好,我是陈凯。”

“我,谈熙。”

陈秘书整个人都凌乱了,上午才告人黑状,晚上就来兴师问罪,这消息……也太灵通了?

“谈、小姐有事?”

“陆征呢?”

“陆总?”

“他今晚有没有应酬?”

陈秘书一头雾水:“按理说没有。”

“什么叫按理说?”

“没有公事上的应酬,私聚的话……说不准。”

“私聚?”

“嗯,陆总也有自己的朋友圈。”

谈熙啧了声,“这样,你马上给他打个电话。”

“您这是?”

“让你打就打!”

陈凯嘴角抽搐,这真是一小祖宗,得供着:“那我应该怎么说?”

谈熙舔了舔后槽牙:“就说,他最美丽可爱青春无敌活泼朝气妩媚动人的小甜甜正等他回电,如果三分钟不回,就请做好被*的准备!”

“……”

“陈秘书?”

“……我在。”

“行,就照我的话说。”

“呃……您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赶紧去办啊!效率呢?拿出来。”

“是。”

“等等!”

“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把我刚才说的重复一遍,我怕你忘词。”

陈秘书一默,然后:“您最美丽可爱青春无敌活泼朝气妩媚动人的小甜甜正等您回电,如果三分钟不回,就请做好被*的准备!”

“很好,还改了人称,精英不愧是精英!就照这么说哈,等你好消息,拜”

陈秘书一咬牙,转手拨通陆征的号码。

那头,被某妞儿威胁要*的对象正坐在书房看文件,手机就摆在不远处,屏幕还亮着,上面显示有七个未接来电,且全部来自同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