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谈熙,你欠收拾!/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手机铃声第八次响起,陆征才略微消气。

没错,他就是故意晾着那狗东西,仗着天高皇帝远乱来,招了宋白还不够,居然连顾三也惹!

秦家那个已经够伤脑筋,现在又多了两个。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事儿!

“操!”一脚踹在桌棱上,他拿起手机,“你还知道来电话?”

陈凯愣住,这语气……不对吧?又爱又恨?

“呃……Boss,是我。”

沉默一瞬,“什么事?”

陈凯头皮发麻,即便隔着手机,也能听出其中暗藏的冷意。深呼吸,稳了稳心神:“我刚才接到谈小姐的来电,她有句话托我转告。”

“……什么话?”

陈凯清了清嗓子:“您最美丽可爱青春无敌活泼朝气妩媚动人的小甜甜正等您回电,如果三分钟不回,就请做好被SM的准备!”说完,也不管那头有什么反应直接挂断。

原谅他真的没有勇气承受Boss的怒火。

陆征一愣,半晌,放下手机:“狗东西……”

谈熙左等右等,砰——

“臭男人,有本事你他妈一辈子不接电话!”

“冷静,冷静……”韩朔把她手拎过来,捂在怀里使劲搓,“拍疼了吧?唉哟,心疼死爸爸了。乖啊,我给你呼呼……”

“滚蛋!”

“我说,你搁这儿撒什么气啊?”韩朔用杯子接了温水递过去,“喏,喝点水,灭灭火。”

谈熙气鼓鼓地干了一整杯,“还要。”

“……”

“要不打一个试试?”

“不打。”

“真不打?”

“不打!”

“那我打。”韩朔把手机抢过去,直接按了回拨。

谈熙白了她一眼,明显不抱什么希望。

“……靠!通、通了?!”

“啥?”

“你你你接着!”话还没说话,手机就扔出去了。

幸好谈熙反应快,不然铁定报废。

“……我是陆征。”

力道一紧,指尖泛白:“陆征?谁啊?我认识吗?”

“床都上过了,现在才说不认识?”

“谁说上过就一定认识?你不知道这世上有种关系叫炮友咩?”

“谈熙,你欠收拾!”

“陆征,你欠干!”

噗——韩朔一口水喷得老远,要不要这么赤裸裸啊?爸爸心里很脆弱诶……

“你等着。”

谈熙乐了,一听这话脑海里就自动浮现出男人一脸凶狠的模样,心里爽快极了。

“等着?等什么?有本事你来啊!可怜堂堂陆总也有鞭长莫及的时候。”一嘴风凉话,简直可以把人气得跳脚。

韩朔默默把杯子里的水喝完,朝她竖大拇指:真牛。

谈熙笑得愈发张狂,让你不接,让你拽!靠之!

“你很得意?”

“有点。”

“希望你在床上的时候也这么敢!”

谈熙下意识挺了挺胸脯:“来呀,谁怕谁?”

“看来,你火气不小。”

谈熙面色骤沉:“为什么不接电话?”

“你跟顾怀琛什么关系?”

目光一闪:“谁?”

“少他妈装蒜!”

“我真不认识……”

“谈熙,你胆儿肥了?”

眼珠子乱转,某妞儿郁闷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说话!”

“我……”顿觉词穷。

“你最好想清楚再说。”

“那个……你们认识?”

“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

谈熙“哦”了声,笃定道:“你吃醋了。”

“滚蛋!”

“就为这个,所以不听我电话?”

“……”

“现在为什么又接了?”

“……”

“陆征,你在跟我闹脾气?”

啪嗒——

挂、挂了?!

谈熙:“妈的,你有种。”

那头,男人静坐书房,容色冷峻,只是喉结不停滚动,像一粒圆滑的走珠。

蹬了拖鞋爬到床上,被子一蒙,谈熙把整个头都盖住。

臭男人,傻棒槌!

“喂,明天周六,你睡那么早干嘛?下来陪爸爸杀两盘?”

“边儿去!”

韩朔摸摸鼻子,灰溜溜走人。

第二天,谈熙是轱辘滚动的声音吵醒的。

抬腕一看,十点半!

安安早走了,小公举拖着粉色行李箱正准备离开,轱辘滚动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韩朔坐在位置上玩游戏,正刷Boss。

“熙熙,你醒了?”

“准备回家?”她打了个呵欠,顺着扶梯爬下来。

“对啊。”

“路上注意安全。”

“那个……”

谈熙抬眼,“咋啦?有事就说,吞吞吐吐干嘛?”

“我决定明天去见见那个人,你说要不要打扮得成熟点?”

“没必要吧?”

“他比我大将近十岁,会不会嫌我太小啊?”

“笑?”谈熙一脸猥琐,“哪里小?你cup比我还大,OK?知足吧……”

冉瑶羞得面红耳赤,忙不迭捂胸:“流氓!”她本来就有点婴儿肥,确实发育不错。

“有C吧?”谈熙指尖微动,好想捏一把。

“哪有?你别瞎说!”小公举急得快哭了,圆溜溜眼睛如水洗一般,含娇带嗔,别有风情。

“我这眼睛目测精确得很。悄悄告诉我,到底有没有?”

“讨厌!”

“哦~那就是有了!”

“你!”

“别生气,不逗你了。”谈熙投降状,“现在回到之前的问题,我觉得没必要把自己往成熟上包装。”

“为什么?”

“你想想,他老婆和他年龄相当,够成熟吧?不也一样离了?所以,那人肯定不好这口。”

“好像是这个道理……那我应该怎么打扮?要不走淑女风?”

“NO!NO!NO!你现在这样就很好。”

“真的吗?”

“自古大叔爱萝莉,听我的没错!”

“啊?不会是……怪蜀黍吧?”

“按理说应该不会,毕竟有你妈把关。”

“呼~那我就放心了。”

“记得跟他好好相处,回来要做交流的。”

“知道啦!就你八卦。”

“韩朔也想知道,不信你自己问她。”谈熙一脚踢她椅子上。

“嘛呢?爸爸正忙,有事自己解决!”

谈熙咧开一口森森白牙:“信不信我随便叫个人就能把你Boss给抢了?”

“我错了。那啥……必须交流,我也八卦!”

小公举:“……”

中午,宿舍就剩谈熙和韩朔两只。

“吃什么?”

“叫外卖呗。”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骂她是猪。

正准备下单,有个电话进来,一看来电显示,谈熙登时就笑了。

“喂。”

“出来,我们见一面。”

“奚老师啊,有什么事吗?我很忙的,没空跟无关紧要的人见面。”

“谈熙,你不是做梦都想看到我一败涂地的样子吗?现在给你机会,你却不敢了?”

“……地点。”

“学校门口对面,甜心咖啡屋。”

“既然要我来,那就麻烦拿出该有的狼狈样儿,不然我会失去兴趣,然后变得不高兴,一不高兴就会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比如,爆料?”

“你!”

谈熙直接挂断,抓起背包往外走。

倒要看看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诶,你去哪儿?等我把任务做完啊……”韩朔伸出尔康手。

回应她的是一记响亮的关门声。

十分钟后。

“你找我来就是看你表演喝咖啡?”谈熙嗤笑,歪七扭八地瘫坐在椅子上,痞气又邪肆。

奚葶不动声色打量着她,眼里闪过鄙夷,但更多的是疑惑。

记忆中的谈熙不爱说话,但十分有教养,绝对不会在公共场合出现这种近似于流氓的坐姿。

难道顾怀琛喜欢这个调调?

呵,那她这么多年的自我约束、修身养性又算什么?

为了配得上他,为了让顾家人接受自己,为了将来当得起“顾太太”三个字,她两年前就开始学习插花、茶道、手工、厨艺等等……现在却告诉她,一切都是白费功夫,如此优秀的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坐没坐相的小痞子?

奚葶真的不甘心!

“想喝什么?我请客。”她招来服务员,活脱脱一副施舍的嘴脸。

“你请客?确定?”

“这点钱我还是付得起。”

“行。”她打了个响指,“把你们单子上的每种咖啡全部上一遍。”

服务员傻眼:“什、什么?”

谈熙又重复了一遍,十分耐心。

奚葶面色难看。

“怎么,奚老师刚才还说要请客,现在反悔了?”

服务员顺势望向奚葶。

“就按她说的。”

“……哦。”服务员走的时候还是一脸大写的懵逼。

咖啡陆陆续续端上来,谈熙指着其中一杯:“这个送给那桌的小美眉,这个送给那桌的大帅哥……”

每上一杯,谈熙就送一杯。

奚葶像吃了屎,面色臭到一定境界,“谈熙,你闹够了没有?!”

“啧,你请我喝,那就是我的。姑奶奶心情好,与众同乐有问题?”

“没教养。”

“呀,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再来一遍?”

“你!”

“奚老师,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样子很像蛤蟆?俩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可得悠着点哦~”

“……”

“你给我表演喝咖啡,我向你展示送咖啡,礼尚往来,有意思吧?”

“你跟顾怀琛什么关系?”奚葶冷着脸,所剩无多的耐性在谈熙耀武扬威的嘴脸之下彻底磨搓殆尽。

很好,沉不住气了。

“顾怀琛?我认识吗?”

“别装了,贱人!”奚葶目露愤恨,“你已经有秦天霖,为什么还要招惹他?报复我?”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贱人’这两个字你比我适合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