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我知道,你叫小野猫(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07章

“谈熙,你别给脸不要脸!”奚葶目露愤恨。

“姑奶奶的脸要你给?真当自己是颗葱……”

“是不是你勾引他?为什么这样做?”

谈熙勾唇,“你说顾怀琛啊……”

“你承认了?!”奚葶瞪大眼,好像下一秒就要张开血盆大口把她吞进肚子里。

“我可什么都没说,承认什么?”嗤笑出声,难掩讽刺。

奚葶深呼吸,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浮躁也随之平息。单手端起咖啡杯,轻啜一口,动作舒缓,优雅知性。

谈熙眯了眯眼,有点儿意思。

“你想激怒我?”奚葶勾唇,眼里一片沉静,跟之前暴躁的泼妇判若两人。

谈熙上下打量她一眼,像看一件没有生命的货品:“你觉得自己够格吗?”

其中轻蔑不言而喻。

“我没工夫和你打嘴仗,”奚葶放下咖啡杯,瓷制杯底磕在桌面发出一声闷响,“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谈、熙?!”

“目的?我想想……看你一败涂,哭得撕心裂肺算不算?”

“可惜,你注定失望。”

“哦?那你今天找我做什么?三句不离顾怀琛,怎么,你被他甩了?”

奚葶面色一变,目露愤恨。

谈熙眨眼:“呀!难道被我说中了?”

“你非要逼死我才甘心?!”音色低沉,每个字都像咬着舌尖从嘴里蹦出来,分明恨到极致,却又不得不隐忍按捺,一如当初原主受了委屈只能忍气吞声,一次次承受秦天霖的施虐暴打。

“这就受不了了?没有顾怀琛,你还可以另攀高枝啊!勾引男人不是你的专长吗?”

“闭嘴!”

谈熙面色骤沉,说翻脸就翻脸:“你知道我最恶心你什么吗?”

“……”

“明明是个婊子,偏要装成贞洁烈女。狗屎上的苍蝇、腐肉上的白蛆,都比你顺眼。”

奚葶红着瞪她,“说我恶心,你又多高尚?一个秦天霖,一个顾怀琛,你就只配捡我用剩下的!”

“啧啧,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秦天霖姑且不论,就说顾怀琛,应该是他不要你了吧?怎么就成你剩下的?”

“他不要你”四个字瞬间戳中奚葶痛脚,端起面前的咖啡杯作势欲泼,谈熙早就防着她会来这招,反手一折,再向上一顶,大半杯咖啡当头淋下,奚葶开始尖叫。

谈熙飞快收手,所以,众人看过来的时候,便见一个打扮精致、穿衣讲究的女人手里拿着咖啡杯,一脸咖啡渍。

“有病吧,这人?”

“往自己脸上泼,心够敞亮啊。”

“城里人真会玩。”

“估计是某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谈熙则一脸无辜,向大家投以十二万分抱歉的眼神,潜台词是:不好意思啊,这人有病!

“我不会放过你的——”歇斯底里。

拍拍手,谈熙起身:“我很期待。对了,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付账,三十几杯咖啡呢!”言罢,施施然离去,潇洒得不带走一片云彩。

刚出咖啡厅,便见韩朔迎面走来,“靠!原来你在这儿,累死爸爸了!”

“找我干嘛?”

“肚子饿。那个……身上没钱。”

“所以?”

韩朔腆着脸,嘿笑两声,“这不是等你包养嘛……”

谈熙嘴角一抽:“想吃什么?”

“咱们去喝下午茶吧?”

“……”

“去嘛去嘛,天天吃外卖,都快整吐了。”

等出租的时候,谈熙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宋白那厮。

“嘛呢?”

“刚到津市,出来聚聚?”

谈熙眼珠一转:“还有谁?”

“周奕、华子、杨绪。”

“能多带个人不?”

“男的女的?”

“有关系吗?”

“我倒是没所谓,不过那三个喜欢看美女,今儿周奕做东。”

“放心,大美女来着。”

“那敢情好。”

“我还有五分钟到T大,接你们一起过去。”

“成,校门口等。”

挂了电话,韩朔眯着眼睛,一副审问的架势:“又勾搭谁了?”

谈熙扬手,“再说瞎逼一句,信不信我收拾你。”

“切。听声音明显是个男的,就不怕被你男人发现,捉奸在床?”

“滚蛋!那是他表弟。”

“靠,真的假的?你们已经发展到见家长的地步了?”

“私交,OK?”

韩朔啧了声:“你都是有主的人了,身边咋还这么多桃花?”

“别胡说。”谈熙皱眉,“我跟宋白是哥们儿。”

“行,管你哥们儿还是姐们儿,有得吃就成。”

很快,一辆骚包的酒红色宾利停在两人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宋白那张比韩系花美男还精致的脸:“上车!”

谈熙坐上副驾驶。

韩朔吹了声口哨,拉开车门坐到后座。妈的,极品美男,不仅有颜,还多金。

“我舍友,韩朔。这是宋白。”谈熙替两人简单作了介绍。

“你好。”

韩朔挥爪,“Hi~”

谈熙上下打量了一圈儿:“新车?”

“周奕的。刚从国外运到京都,我顺手替他开过来。”

三十分钟后,骚包宾利停在一家温泉会馆前,竹制牌匾颇有古韵。

谈熙挑眉:“带我们来泡澡?”

“杨绪挑的地方,我事先不知道,你没见刚才我都跟着导航走嘛!”宋白轻咳两声,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再说,来温泉会馆又不是只能泡澡,里面也有吃的啊!”

谈熙倒无所谓,反正她闹惯了,也有分寸,就是不知道韩朔能不能适应这群公子哥儿的品位。

事实证明,她的担心完全没必要,韩朔一马当先:“愣着干嘛,进去啊!没想到津市也有温泉,太棒了……”

三人到的时候,杨绪和蒋华已经在了,周奕没到。

打了招呼,又介绍一番,韩朔本身性格外放,加上被谈熙改头换面后步入美女行列,几句话的工夫就混熟了。

“扑克?麻将?”杨绪笑得风流又骚包。

韩朔找了把椅子坐下,耸耸肩:“没所谓。”反正她都会。

“谈姐?”询问的目光转攻谈熙。

“麻将。”

“五个人怎么玩儿?”

韩朔把谈熙脖子一揽:“我们俩占一席。”

“哟,美少女组合?”

“错!是蕾丝Couple。”

杨绪:“……”

谈熙把手一掀:“滚边儿去!少丢人现眼。”

韩朔跺脚:“你个没良心的魂淡!”

蒋华把桌布一掀开:“废话不多说,手底下见真章。”

“别玩儿太大,我就一穷人。”谈熙事先声明。

“这不是三哥在?姐,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随便输!”杨绪朝宋白挤眉弄眼。

后者十分上道:“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谈熙笑笑,不置可否。

韩朔目光逡巡在她和宋白之间,心里“哦”了声,敞亮得很。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点同情陆征。

冰块脸VS花美男,边儿上还有个谦谦君子虎视眈眈,剧情不要太精彩……

几圈下来,杨绪总算知道,为什么谈熙没应他三哥的话儿,特么全是她在胡牌,当然不需要别人买单,坐等收钱就好。

“姐,手下留情啊!人家还是个学生,输光了生活费下个月就喝西北风了。”杨绪比她小几个月,也读大一。

“看你这么乖的份儿上,下一把姐让你胡啊!”

说什么来什么,杨绪果然胡牌。

这回,连蒋华都忍不住多看了谈熙两眼,宋白倒没怎么惊讶,一个敢飙车的女人会赌术,一点都不奇怪。

“姐,你怎么做到的?!”杨绪脸上尽是崇拜。

谈熙看了他一眼,笑眼弯弯:“保密。”

“……”

中途,韩朔要去洗手间。

宋白找了个服务员,引她过去。

韩朔嘴角抽搐,潜台词是:这逼装得爸爸给满分!

很快,周奕推门进来,边走边扯领带:“哟,这都玩儿上了?”

伸手扒在谈熙椅背上,“哟,这边牌很好,你们几个小心点。”

“乖,叫声姐来听听。”

周奕脸色一黑,灰溜溜走开。

宋白鼻子动了动:“奕子,你喝酒了?”

“昂。咋地啦?”

“醺人。”

“味儿这么重?”

“不信自己闻。”

周奕愣是把领口牵起来嗅了几下,“嘿嘿……貌似真有点儿,我去个洗手间,很快回来,你们这圈走完就点菜,不用等我。”

宋白踹了他一脚:“滚吧,就你丫废话多。”

谈熙松了口气,说实话,不是有点,是非常臭。

周奕踉踉跄跄往洗手间走,中途有服务员想来搀他,以往碰上这种情况他都来者不拒,不过这回竟然罕见地把人挥开了:“边儿去,爷自己能走。”

服务员离开的时候一脸黯淡。

周奕“呸”了声,咕哝道:“居然有狐臭,熏死爷了……”

七拐八绕进了洗手间,下一秒却被横空窜出的铁拳砸中鼻梁,“操!谁搞偷袭?!滚出来!”

韩朔动动手腕儿,目露不屑。

周奕扶住盥洗台边缘,勉强稳住身形,甩甩头,目光恢复清明,这一看不得了,还是个小美女呢!

就是傲慢凶残了点,不过勾引人的手段倒是新鲜,他这个万花丛中打滚的人还是头一次见。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经理手底下的?以前怎么没见过?”

这里不仅仅是座温泉会馆,还是个潜藏的销金窟,可以为会员提供各种服务,包括赌场、小姐、大麻等等……

周奕作为地道津市人,是这里的熟客,暗想这人估计是坐台小姐,所以才问她归哪个经理带,一会儿离开的时候方便带出台。

“经理?什么经理?”韩朔拧眉。

“哦,你们叫妈妈桑~”

“靠!老娘不是鸡,OK?”

周奕痞笑,上挑的眼尾透露出一丝邪性,整个人慵懒无比,“乖,告诉爷,一会儿带你出台。”

韩朔怒不可遏,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白长这么甩了。

“滚开!”她没心思纠缠。

周奕心里猫挠似的发痒,酒劲儿上来,浑身燥热,直接扣了韩朔手腕往自个儿怀里拖,然后一把将人拽进隔间。

“宝贝儿,陪爷干一炮?放心,钱不会少你的。”

“卧槽!有病吧你?!滚蛋!”她开始挣扎,推拒。

“我知道了,你叫——小野猫!爪子利得很,专挠爷的心肝儿~”

两人面对面,鼻尖对鼻尖,男人嘴里喷出的酒气熏得韩朔两眼发晕,又忽闻如此没羞没臊的话,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这是……被调戏了?!

目光一狠,伸手揪他头发,“撒手!”

“嘶……”周奕疼得倒抽凉气,扣住韩朔后颈再往自己面前一按,唇瓣贴上唇瓣,一冷一热,一软一硬,芳香馥郁和酒气冲天,似天雷勾动地火,闪电割裂苍穹。

韩朔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周奕却开始攻城略地,极尽肆虐。

“我日你大爷!”朔妞儿反应过来,两手撑在男人胸膛使劲一推,周奕狼狈倒地,这一摔,脑子懵了,反应也慢半拍,等他反应过来,准备伸手逮人的时候,韩朔两腿迈开,直接从他身上越过,溜之不及。

------题外话------

十二点会有二更哒!么么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