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我错了,大爷(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08章我错了,大爷

周奕从地上坐起来,衣服湿了,全身像散架一样。

他甩甩头,又用冷水抹了把脸,这才压住那股子醉意,“呵,小野猫……”

韩朔回到包间,发现麻将摊子已经撤了,圆桌上摆满了菜,荤的素的,甜的辣的。

谈熙右手边坐着宋白,另外一边空出来,韩朔走过去坐下。

“你便秘?”谈熙压低声音。

“滚!”

“脸怎么红了?”

“这里面缺氧。”

“嘴好像也肿了……”

“不小心咬到。”

“没事往自己嘴上咬干嘛?”

“都说了不小心,问这么多,你查户口啊?”

谈熙懒得跟她纠缠。

“啥时候开饭?肚子都饿瘪了。”韩朔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再者美食当前,她真的很难不受诱惑诶。

“还有个人没到。”

“哦,这样啊……”好想吃。

宋白第三次抬腕看表,“绪,你去洗手间看看,他怎么还不回来?”

杨绪正低头玩手机,闻言,也不抬头,“奕哥可能顺便蹲大号。”

“我去看看。”蒋华起身,出门。

不到一分钟,他和周奕就进来了。

“三儿,我那辆宾……”声音戛然而止,男人邪肆的目光定格在谈熙……旁边的韩朔身上。

韩朔正盯着面前那道拔丝苹果流口水,后知后觉抬眼,“靠!借酒装疯的变态!”

一巴掌拍桌上,碗瓢盆齐颤,众人目光齐刷刷落在两人身上,来回打量。

蒋华最先反应过来,用肩膀撞了撞周奕:“认识?”

周奕顺手扯了张椅子,大马金刀坐下:“当然!”

“呸——谁跟你认识?凑表脸!”

蒋华微愣,杨绪也不玩手机了,好整以暇地看两人呛声,绝逼有奸情啊喂!

“怎么回事?”谈熙拧眉,警告的小眼神儿蹭蹭蹭往周奕身上飞。

后者撇嘴,眼神讪讪,毕竟在她手上吃过亏,还是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赛车,周奕对谈熙其实有点发憷。

“熙熙,我跟你讲,这人是个变态、偷窥狂!大男人往女厕所钻,特么太不要脸了!”

“你骂谁不要脸?”周奕面色阴沉。他长这么大还没被谁指着鼻子骂过!

韩朔冷笑,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爸爸就骂你了,咋地?”

“你个小丫头片子,欠揍是吧?”

“怎么,你还敢打我?来呀,打一个试试?”她把脸凑够去,谈熙拖都拖不住。

周奕喉头发堵,他总不能真的动手打女人吧?更何况,当着兄弟的面儿,又是谈熙带过来的人。

一场聚会闹得不欢而散。

“我送你们回学校。”宋白起身。

谈熙摆手:“叫出租就行。先走了。”

周奕冷冷看了韩朔一眼,后者怒目回瞪。

“臭丫头!”他骂。

“死变态!”回敬。

“你最好别落到爷手里,当心我弄……”

“够了。”蒋华拧眉,及时喝止,示意性地看了眼谈熙,提醒周奕不要闹得太过火。

“成,爷不跟你计较!”

韩朔翻了个白眼,目露冷嘲:“是我不跟你计较!还有,别让我再见到你,下回就不是一拳这么简单,爸爸直接踢断你小底迪!看你丫还怎么往女厕钻!”

说完,转身离开,背景潇洒带风。

“噗——奕哥,你居然被一小丫头给威胁了?”杨绪没忍住,率先笑出声。

“滚!”

“哟,哥你恼羞成怒了?”

“杨绪,你丫还想不想开那辆宾利?”

“别,我开个玩笑。你可不能反悔,说好借我半个月,都跟人约好了,如果到时候没见着车多丢份儿?”

“那就把你嘴巴给我闭紧喽!”

“……”

蒋华看着眼前一大桌美味佳肴,顿时没了动筷的兴趣,掏了支烟出来,拿在手里把玩:“说说,你是怎么钻女厕去了?”

周奕脸色发黑:“不提这茬行吗?”

“咱哥仨你觉得能糊弄过去?”

周奕瞬间蔫巴:“我来之前有个应酬,结果多喝了几杯,谁知道会走错洗手间?我又不是故意的……”

宋白跟自己倒了杯红酒,细细品酌,“听韩朔的意思,你吃拳头了?”

“是那个臭丫头搞突袭,我才……等等,她叫韩朔?哪个朔?”

“‘朔方’的‘朔’。”蒋华解释。

周奕嘿了声,“我还以为是‘硕大’的‘硕’……”

杨绪意味深长地“哦”了声:“哥,你笑得好贱。”

“宾利不想要了?”

“我闭嘴。”

周奕目露深光,原来不是小野猫啊!

韩朔?韩朔……

“阿嚏——”

谈熙赶紧避开,把车窗降下来。

韩朔揉揉鼻子,“肯定是那个变态在骂我!”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韩朔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遍,包括自己被强吻的事儿,“……那货真特么不要脸,居然还伸舌头到我嘴里乱搅,我当时本来想踢他小底迪,结果体位不对,没中……”

谈熙满头黑线,“其实,你不用描述得这么详细。”没见人家司机都不要意思了吗?

回到学校已经七点半,两人还饿着肚子。

索性找了家大排档,谈熙要吃小龙虾,韩朔要了炒面和炒粉。

“整点儿啤的?”韩朔两眼放光。

谈熙略心动:“那就……整!老板娘,给我们温一壶啤酒!”

“大壶还是小壶?”

“大壶!”

菜是现炒的,端上桌的时候还冒着白气,啤酒也是温的,两人吃得不亦乐乎。

酒劲正酣,居然还玩儿起猜拳,大冷天愣是热热乎乎,情绪高涨。

谈熙结账的时候,脚步都虚浮着,还是老板娘给扶了一把。

“多少钱?”

“五十六。”

“得嘞。”谈熙拍了张红票票。

“找您的零钱,拿好。”

谈熙也没数,一股脑塞兜里,和韩朔哥俩好地肩并肩回学校。

“带烟了没?”

韩朔眼珠乱转,“没……”

“少来!我都看见了,赶紧贡献出来。”

“咳,你早说啊,还以为你又要削我。”说着从包里摸出烟盒同打火机。

“我要不是瘾犯了,早给你撂垃圾堆里!”

韩朔撇嘴,明明管不住自己,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管她?

不过,谈熙抽烟的次数确实不多,只有心情极端,或者喝了点小酒才会犯瘾。

她抽了一支递过去,又给自己嘴里喂了根儿,然后分别点火。

两人就在路上开始吞云吐雾。

谈熙抽烟很少过肺,顶多在嘴里包一会儿就吐出来,她喜欢烟雾缭绕的感觉。

韩朔比她瘾大,每一口都经过细品才缓缓吐出,动作带着野蛮劲儿,不似谈熙优雅。

“你说你,抽个烟还这么多讲究,跟狐狸精勾引男人似的。”韩朔嗤之以鼻。

“你懂什么?人生苦短,当然要及时装逼。”

“嗤——你就作吧!”

谈熙冷哼:“管我?诶,问你件事儿。”

“什么?”

“上次,你戒大麻的时候应该不是第一次吧?”

“嗯。”韩朔深吸一口,目光变得悠远,半晌,咧嘴笑开,“人嘛,谁还没个年少轻狂?”

“怎么个轻狂?”

“那时候傻啊!身边人都说是好东西,我就想尝尝到底哪里好,结果就陷进去了呗!”

“怎么戒的?”

“关几天就好了。”所有艰辛都化作如此轻描淡写的六个字。

那一瞬间,谈熙好像看到了前一世的自己。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谈熙笑笑,“没什么,就突然觉得,你也不是那么惹人厌嘛!”

“滚蛋!爸爸这么好,这么帅,天下无敌!”

“切~”

“你呢?为什么学抽烟?”

“好玩,耍帅,泡男人。”

“陆征就是这么被你搞到手的?”

“他?不准我抽,烦死了。”

“活该!嘿——”

某人猥琐的笑声戛然而止,像老鸭被踩住脖子,谈熙转眼看她,便见韩朔像只呆鹅定定立在着,目光笔直望着前方,还带点不可思议。

“你干嘛?”谈熙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下一秒,整个人都凌乱了。

老槐树下,一袭风衣的男人身长玉立,似与夜色融为一体,只是那双黑梭梭的眼睛,又深又沉,席卷着诡谲波涛。

“那个……好像是你男、男人……”

谈熙拔腿就跑。

完了完了,他不是在京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宿舍楼下?

所有疑问都化作一个信念,那就是——跑!千万千万不能被他逮到。

陆征目光一暗,几乎谈熙撒丫子开跑的同时,他也开始动作。

到底是当过兵,受过训的,不出五十米就把人逮到了。

谈熙像只小鸡崽被男人提拉着后领拽起来,两脚乱蹬,双手乱舞。

“咳咳……勒、勒死人了!”

陆征不为所动,他抓的角度很巧,根本不会勒到她,“跑啊?怎么不跑了?”

谈熙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

她倒是想跑,大爷您松手啊!

“抽烟?”

手一抖,夹在指缝间的烟头落到地面。

“喝酒?”

谈熙脖颈一缩,屏住呼吸。

“说我鞭长莫及?现在够不够长?能不能及?”

她快哭了:“长,够长……”

“电话里怎么说的?嗯?”

谈熙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个……你先撒手,放我下来。”

男人冷哼。

“你先放嘛。我、我难受……真的!喘不过气!”

“装,你就继续装!”

“我错了,大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