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除了我,谁还压得住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第309章

“你也知道错?”冷冽的调子,讽刺意味甚浓。

谈熙恨不得把头埋进胸口,路上还有人啊,太他妈丢脸了……

“那个,你先放手,我们面对面好好说话,成吗?”

陆征只当听不见,提着后领往肩上一甩,谈熙只觉地转天旋,等反应过来已经头朝下,像个麻袋被男人扛起来。

“你个混蛋!”

啪——

屁股挨了一巴掌。

陆征冷飕飕开口:“不想再挨打就别乱动。”

“每次都这样,就不能有点创意?”

“可以。”

谈熙下意识警惕。

“回公寓再教你什么叫创意。”

某妞儿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无视路人打量的目光,陆征扛着她走到路旁,伸手拉开车门,谈熙就这样像袋面粉似的被塞到副驾驶。

“安全带。”

谈熙眼珠一溜,预计着拉开车门火速遁逃的可能性。

下一秒,却悲催地发现车门已经落锁,就在她懊悔不迭的当下,车如离弦之箭挟裹着主人的怒气一冲而出。

半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被缩短一半,谈熙尚在懵逼中,路虎已经停在公寓楼下。

又是倒扛的方式,连进电梯都没放她下来,所幸没有其他人。

谈熙一开始还手脚齐用地挣扎一番,到后来全然绝望,已经是破罐破摔的姿态。

不骂,也不嚎,只努力调整呼吸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出了电梯,陆征掏钥匙开口,进去之后一脚踹上,连灯都不顾上开,扛着谈熙直奔卧室。

后背接触到软绵的被子,有股呛人的灰尘味,上下弹了弹,这个时候谈熙居然还有心情考虑这张床的承受力。

她也是疯了。

陆征转身将窗户打开,夜风入室,带来几许凉意。

谈熙登时一个激灵,清醒了。

“好玩吗?”

男人眸光一沉:“我像在玩?”

“不然?大半夜你来津市发什么神经?!总裁都像你这么闲?”

陆征气得肝疼,他熬夜处理完公司大小事务,又把接下来三天的工作安排好,便马不停蹄开车赶过来,又在宿舍楼下干等了两个钟,结果却换来一句“发什么神经”?

他是脑子被驴踢才会上赶着让人踩!艹!

二爷此刻心里特么烦躁。

一烦躁就想抽烟,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之前他站在槐树下远远所见的一幕。

女人夹着香烟款款而来,因半醉而微跄的脚步竟带了些风尘摇曳的姿态,纤腰不盈一握,臀小却浑圆,白雾缭绕中眼角眉梢似沾染颓废的妖冶。

陆征记得陪家里老太太看过一部电影,叫《金陵十三钗》,铁血中带着风尘妩媚的气息,像顽铁之上精心描绘的白雪红梅,战争是残酷的,侵略夹杂着血和泪,但那些被文人讽刺“隔江犹唱**”的秦淮妓女却是柔软而缠绵的。

他想,如果有一天谈熙穿上旗袍会不会也有那种味道?

毕竟,她抽烟的样子着实太媚人。

谈熙敏感地发现男人眼神变了,她太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爬起来,两脚还没落地,就被扑倒在床,男人坚硬的胸膛就撑在她身体上方。谈熙咽口水,“阿征,你……能不能先起来?”

“不能。”

“我……口渴,想喝水。”

他俯身,一记缠绵深吻,谈熙大脑当机,也不知过了多久,柔软的触感离开唇瓣。

“现在,还渴吗?”

有点懵。

他俯身,作势又吻。

谈熙瞳孔猛然一缩,惊醒,忙不迭摇头,“不渴!一点都不渴!”

男人低声笑开,那种沉沉的音调像从胸腔里发出的共鸣,性感又迷人。

“生活费不想要了?”

摇头。蚊子再小,那也是肉。

“为什么抽烟?”

“好、好玩……我就抽了一根,不,一半,剩下的都掉地上了。”

“嘴里的酒味怎么解释?”

“虾,醉虾。”

“哦?是吗?”陆征眉眼深沉。

谈熙只觉头皮发麻:“啤就不、算吧?”

“啤酒不是酒?”

“这个……”

“嗯?”

“好吧,是酒。我只喝了一小杯!”她比出指甲盖那么一丢丢。

陆征从她身上起来,坐在床边。

谈熙眨眼,盯着他微微佝偻的恻隐,扑倒了不吃?这可不是陆征的风格。

“过来。”

她没动,还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过来。”

谈熙手脚并用爬过去,目光忐忑。事出反常必有妖……

“下来。”

她巴不得,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床上是个暧昧又危险的地方。

“站好。”

“哦。”

“让你站好!”

“陆征,你训兵呢?”

“你要是我的兵,早挨皮带了!”

谈熙莫名发憷。皮带啊,落在身上得有多疼?

果然,这就是个“阎王”,时璟没骗她。

陆征给自己点了根烟。

谈熙下意识舔嘴唇,小腰也开始小幅度扭啊扭。

“别动。”

“……”

“说说你跟顾怀琛怎么回事。”

“说什么?”谈熙目光稍冷,“你怀疑我?”

陆征把手机摸出来,丢到她怀里:“自己看。”

谈熙只觉莫名其妙。

“……相册。”

她点开,目光一扫,猛地顿住,眼神开始发虚。她之所以理直气壮是因为并不觉得自己和顾怀琛真的有什么,可现在看到这些照片,她竟然心虚了?

也不知道该夸拍照的人角度刁钻,还是级别高超,反正每一张都有令人遐想的空间。

原本没什么,可拍出来真的像有什么了。尤其是她伸手捏顾怀琛下巴这张,简直就是霸气女总裁要地调戏男下属的即视感。难怪他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了,换做是她,只会闹得更凶!

“我可以解释。”深吸口气后,谈熙干巴巴开口。

“你说。”

谈熙偷瞄了他一眼,俊容冷漠,还算平静。稍稍松了口气,“我和顾怀琛认识……”

“什么时候?”

“几个月前。”

“怎么认识的?”

“在电脑城,他带侄子买鼠标,结果被我截胡。”

“之后呢?”

“又见过几面。”

男人脸色明显黑了。

谈熙哼了哼,“你也要负责任!”

“我?”

“对啊,谁让你把公寓买在蓬莱。他住你楼下,我扔垃圾的时候碰到过几次。”

“就这样?”

“不然?”

“那照片是怎么回事?”

“我跟韩朔,还有几个朋友去酒吧,就碰上了呗……”她死也不敢说是自己打电话把人给招来的。

“酒吧?你居然去酒吧?!”

谈熙一默,重点不是这个啊喂!

“胆儿肥了,几个月不管你,就使劲折腾?!”

“正常聚会,清吧,干干净净!”

陆征看了她一眼,那叫一个凌厉。

“你不会就是因为这几张照片,所以不接我电话吧?”

男人别开眼。

谈熙抿了抿唇,忍住笑,“我打个七八个电话,你就这么无视了?”

“……”

“那……我让陈秘书转告的话,你应该知道喽?”

“所以?”

“超过三分钟,你欠我一顿*。”

陆征眼窝发热,黑沉沉的目光开始变得绿幽幽。

谈熙往后缩了缩,“咳咳……这事先不提,现在该我问你。”

“说。”声音却哑了。

谈熙嫌站着累,索性在他身边坐下,两人肩并肩,烟味儿直往鼻里钻。

“能不抽吗?”她觉得烦,那种近在眼前却没法儿享用的感觉让人有点抓狂诶。

深深看了她一眼,陆征站起来,行至窗边,碾灭了烟头丢出去。

风一吹,烟味很快就散了。

谈熙松了口气,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烟灰缸,眼眶莫名一热,其实他都懂吧……

犯烟瘾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有些烦躁,最是经不起诱惑的时候。

如果光灭了,扔进烟灰缸里,室内还是有尼古丁的味道,她还是忍不住。

这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敞亮得很。

谈熙拍拍身旁的位置,“过来坐。”

“身上有烟味。”

“我又不是老烟枪,这点味道都忍不住吗?”

他走过来,高大的身影似沉稳青山,隐忍而克制,厚重且苍莽,从头到脚透着一股禁欲的气息。

谈熙心思微动,忍不住想染指……

没有开灯,室内很暗,只能借着窗外透进室内的微光看清楚彼此。

谈熙挽着他的手,像个调皮小孩。

“看到照片的时候生气了?”

“……嗯。”

“怀疑我给你戴绿帽?”

“没有。”

“真的?”

“你不喜欢他。”

“为什么?”谈熙惊讶于他的笃定。

“顾怀琛比我上我。”

谈熙咧嘴,“你就这么自信?”

“除了我,谁还压得住你?”

“凑表脸。”

“还有什么问题?”

谈熙眼珠转了转:“你看到照片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什么?”

“我要不要把顾三的腿打折。”

“结论呢?”

“先把你的打折。”

“……”

谈妞儿郁闷了:“你真要打我啊?”明明是质问,却偏偏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黑暗中,陆征微不可察地弯了下唇角:“爷不打女人。”

“你明明就是舍不得我。”

“……嗯。”

“啊?”谈熙以为自己听错了,陆征的声音很轻很轻,好像没有没有声音。

“爷说,舍不得。”

她莞尔一笑,眼角眉梢都沾染了甜:“那现在问题来了,照片是谁拍的?”

陆征不说话了。

“我认识?”

“……”

------题外话------

今天一更,亲戚造访,肚肚疼。明天会有两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