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趁醉教训/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没说话,宋白倒先起哄。

“哟,这是心疼了?那咱哥儿几个再敬一圈儿。”

谈熙白他一眼,幼稚!

陆征似笑非笑。

周奕这个傻帽,还真端起酒杯:“二爷,我再敬您一杯,以后多多关照!”说完,仰头饮尽,压根儿没注意到谈熙沉下去的脸。

宋白嘿笑一声,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蒋华一旁看着也不出言提点。

陆征喝了一小口,既不拂周奕的面子,也对身边的小东西有个交代。

“熙熙,你怕什么?我哥没法开车,不还有你吗?”宋白风凉话说得带劲儿。

“那也不能多喝!”

“还没嫁,就成管家婆了?”

谈熙从面前的甲鱼汤里把甲鱼壳捞出来塞到他碗里:“吃吧!”最好把嘴也堵上。

宋白也不恼,反而笑得神经兮兮。

蒋华这人比较稳重,心思也不像周奕那般浅显,既不刻意逢迎,也没把自己端得高高在上,如果真要用一个词儿来形容——不卑不亢。

“杨绪怎么没跟你们一块儿?”谈熙随口问道。

“听说最近新交了一个女朋友,正处在蜜月期,黏得很!”周奕张口就习惯性揭人老底儿。

“哦。”原来小小年纪也是个万花丛中的打马而过的老司机。

吃到一半谈熙想去洗手间,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洗完手出来,在走廊看见宋白,小子正靠着墙壁吸烟,可劲儿装深沉。

“你怎么出来了?”

宋白把烟灭了,走过去:“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

谈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还真开门见山。

“什么话?你说。”

“那个……”宋白挠挠头,临门一脚好像有点退缩了。

谈熙也不催,静静站着,等他想清楚。

“你跟我哥来真的?”

“不然?”

宋白对她的答案一点不意外:“秦家那边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我跟秦天霖没关系。”

“事实如此,可大家看到的不是这样。”

谈熙一默:“小白,你想说什么?”

“首先,秦陆两家是姻亲,虽然陆卉那女人名不正言不顺,但在外界看来两家算是合作关系。如果你们俩的事情捅破,陆氏也会受影响。再者,秦天霖那个人狭隘又狡诈,我怕他狗急跳墙。”

谈熙目光微闪,宋白说的这些她不是第一次听到,之前庞绍勋那只童子鸡也这么教训她来着。不过,宋白完全是站在她的角度出发,所以自然比当初的庞绍勋讨喜。

“这些我都明白,陆征也清楚。”

宋白点了点头,“那就好……”

“不过,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为什么说陆卉名不正言不顺?”

“你不知道?”

谈熙眨眨眼:“我应该知道吗?”

宋白沉吟一瞬,娓娓道来。

陆家三代单传,老爷子和老太太只有陆远一个儿子,也就是陆征父亲。

陆远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俊俏公子一枚,不仅外表英俊,还甚是风流。十九岁就搞大了一个夜总会女郎的肚子,没办法,两人只好结婚。怀孕的林烟从一个酒吧歌女一跃成为豪门太太,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有人羡慕,自然有人鄙夷,那段时间整个京都上流圈都在笑话陆家娶了只鸡当媳妇。

起初,陆远还是很喜欢林烟的,结婚之后两人如胶似漆地过了阵子,可是很快陆远这个花花公子就耐不住寂寞,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他人长得帅,又有钱,对待女人一向大方,所以很多娇花都喜欢往他身上黏。

久而久之林烟开始发现丈夫不对劲,偶然机会下竟让她撞见陆远搂着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伤心欲绝之后,林烟拿出原配夫人的强势,也不顾自己还怀着孩子,就一意孤行投身打击小三儿的行列,并且乐此不疲。

九个月后,她生下一个女婴,取名陆卉,这是陆远的第一个孩子。

坐完月子的林烟没有在家奶孩子,而是继续铲除小三儿。

陆远一开始还念着她肚子里的宝贝疙瘩,没敢太放肆,这会儿眼见孩子都生了,也没什么顾忌,便愈发荒唐,甚至可以说肆无忌惮。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年,最后林烟熬不住了,患上严重抑郁症,从陆氏顶楼跳下来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因为这件事,陆氏几度陷入危机,陆远是个不管事的脓包,一切只有老爷子陆觉民从中周旋,这才保住了家业。这之后,陆远便被严格管束起来。不知是父亲的严格起了作用,还是妻子的死给予他沉重一击,陆远从此老实了,也不再出去拈花惹草。

又过了几年,陆卉十多岁了,陆远还单着。老太太的意思是让他续弦,毕竟偌大的陆家总得有个孙子来继承。

这时,庞家有意显露出结亲的意思,无异于天降馅儿饼砸在陆家房顶上。且不说庞家在军界的影响力,单看庞佩霞这个人也是顶顶优秀的。

陆老太太巴不得有这么好儿媳妇,陆远似乎也没有太大意见。

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彼此都挺满意,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所以,陆征和陆卉不是一个妈?”谈熙心里略觉惊讶。不过,想起陆卉跟陆家不算亲厚的关系,以及在陆征面前刻意讨好的姿态,她就不觉得奇怪了。

“当然。我都不叫那个女人姐的。”宋白冷哼,说白了姓陆的人之中,跟他真正有血缘关系的也就陆征一个。

所以,宋家和陆家以及秦家的交情都很一般。

“那陆……伯伯现在……”谈熙差点直呼“陆远”其名,不过,“伯伯”这个称呼她叫起来也别扭得很。

“那人早死了。”言辞间,下意识染上了轻蔑。

谈熙目露沉思:“你好像对他不是很满意?”

“我当然……”猛然一顿,宋白立即噤声。

“走吧,出来太久,该进去了。”谈熙也不过分追问,哪个豪门没点秘辛?如果不是跟自家棒槌有关,她才不会感兴趣。

现在不知道,终有一天会知道。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包间,谈熙坐回陆征身边,动了动鼻子:“这么大味道……你又喝了多少?”

陆征没说话,脸色绷得很紧,一双黑眸不见醉意,也无迷蒙之态,只是定定望着某处,沉静得有些过分。

谈熙皱眉,推了他一把,陆征还是没什么大反应。

她知道坏了。

眼看周奕还要敬酒,谈熙一把拽过酒杯:“还有完没完?!”

周奕讷了半晌没反应过来,看他两眼雾蒙,双颊酡红就知道这人醉得不轻:“姐……我亲、亲姐!你别闹,我这……还、还要敬二爷酒……”

“谁是你亲姐?小白,把他拖回去,免得丢人现眼!”

宋白连忙把人拦腰拖回座位上,“奕子,你给我消停点儿!”

“三儿,你说你咋就那么听她话?人、人家都有男人了,你还对她恁个好干啥?”

此话一出,不仅宋白面色铁青,就连一旁看戏的蒋华也坐不住了,第一时间朝上首瞄了眼,见陆征和谈熙正说话,也不知有没有听到这蠢蛋的醉喃。

看样子应该没听到……

“哥,周奕喝醉了,要不咱们今天就到这儿?”宋白征询的目光看向陆征。

后者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谈熙扯他衣袖,陆征这才勉强“嗯”了声。

蒋华拖着周奕先走一步,宋白本来想等谈熙和陆征一起,没想到那两口子还腻歪上了,准确来说是他哥揽着谈熙的腰,低头去啃人家脖子。

宋白眼神黯了黯,“熙熙,我哥麻烦你照顾,我先去看周奕那家伙……”

“你去吧,我能搞定。”

“路上小心。”

“嗯。”

待人走完,谈熙把黏在自己身上的八爪鱼一推,陆征软绵绵瘫坐在椅子上。

眼珠还是那么黑,可惜连转都不转一下。

果然是喝醉了。

谈熙索性拖了张椅子坐到正对面,顺便伸出右手食指挑起男人下巴,教训道:“你说你,连喝个酒都不服输,天底下有你这么犟脾气的人吗?”

陆征没说话,伸手去抓她手指。

谈熙飞快收回来,男人扑了空,明显躁动起来。

“哟,教训你几句就开始发脾气了?”戳他脸和鼻梁,谈熙心里甭提多乐呵,“这就叫风水轮流转!你以为就你会训人?就你会扣生活费?哼!我那是顺着你,站在女人的角度给自己男人面子,别以为你就能把我压制住!等哪天姑奶奶一个不高兴,就把你给踹了,看你丫还怎么猖狂!”

陆征开始看着她傻笑,乐此不疲地想抓住她的手。

“傻帽!”谈熙忍不住戳他脑门儿,继而又长叹一声,似颇为惋惜:“你说你要是一直这么乖该有多好?我想欺负你就欺负你,让你往东就往东。”想想都美翻了!

“谈熙。”字正腔圆。

她连忙把手指头从他脸上拿下来,这人怎么说醒就醒啊?飞快垂下眼睑,心里莫名打怵。

“我不是故意的,嘿嘿,开个玩笑而已……”

半晌没得到回应。

她试探着抬起头,嘿,这家伙眼珠子没动,应该还是醉的。

“吓死宝宝了!”

“谈熙。”他又来,声音好听得紧。

“叫我干嘛?”

“……狗东西。”

“……”

所以,他想说的是:谈熙,狗东西?

丫个鸡毛!

------题外话------

最近一个星期应该都只有一更,因为《孕妻》要出版,还有最后一周改稿时间,不能再拖,所以抱歉了,摸摸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