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岑蔚然的无奈/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文整晚都是恍惚的,想起临别时,小丫头抱着他的手臂,“我知道你在京都任职,以后要多来津市哦,异地恋总归不大好。如果你没空,那我一放假就过去看你好了。”

说完,她就走了,根本没给他开口反驳的机会。

所以,咱们宋市助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恋爱了。回到酒店,躺在床上,他想这姑娘究竟是真的单纯,还是伪装太好?

政客的敏锐告诉他,事情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可具体哪儿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沉思之际,手机响了。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你还没向我汇报战况,我哪里睡得着?”庞女士躺在床上正敷面膜。

“战况?妈,你能不添乱吗?”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做了这么多,敢情就是在添乱?说吧,对于今晚的约会有何感想?还有,你觉得瑶瑶如何?”

宋子文一时无语。

“傻儿子,说话呀!”

“就那样吧……”

“那样?哪样?”

“妈,你别问了。”

“哟,还搁这儿跟我不好意思,行,那我换个问法。首先,你觉得瑶瑶长相如何?”

“很……可爱。”

庞女士抿唇偷笑:“性格呢?”

“活泼,开朗。”

“你讨厌她?”

“……说不上。”

“喜欢她?”

“妈,我挂电话了。”

“OK,这个问题跳过。那你跟她相处的时候有没有觉得不自在?”

“没有。”

“你看,这不是证明你们很合适?”

宋子文眉心一紧:“妈,你别忙活了,我不会同意。”

“你这孩子……瑶瑶哪点不好?样貌出挑,家教又好,关键性子活泼,是家里的开心果。”

“她还小……”

“小不好吗?心思单纯,没那么多弯弯道道,我就怕你娶个心比天高的回来,就像廖……”戛然而止,半晌,一声轻叹传来:“我知道你不好受,可长痛不如短痛,你在官场上的杀伐果决呢?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没有一个安稳的家庭,接下来的路你准备怎么走?我说这些不是逼你,好好想想吧。”

宋子文放下手机,站到落地窗前,远处霓虹斑斓,也只有在此刻,他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

同样被问候的还有冉瑶。

“乖女儿,快跟妈说说,你跟宋家那小子相处得如何?”

小公举盘腿坐在沙发上,咬了口苹果:“十分愉快。”

“这么说,你……看对眼了?”

“妈,你知道的,帅哥我都能看对眼。”

“……”

星期一,返校的日子。

谈熙送走陆征直接回了宿舍。

韩朔穿着睡衣在打机,两个大熊猫眼,简直惨不忍睹:“哟,回来了?是不是腰酸背疼腿抽筋?”

谈熙白了她一眼:“就你色!”

“啧,我就不信,你跟你男人这两天盖着被子纯聊天。”

“滚蛋吧你。”

“嘿嘿……记得做好措施,弄出人命可就不妙了哈~”

“人命?什么人命?”小公举拖着粉色行李箱进门,红彤彤的小脸嫩得可以掐出水来。

谈熙立马凑过去,趁机摸上一把,手感相当好,顺嘴问了问相亲的事。不料,小公举一脸娇羞:“他……挺好的。”

“哪里好?”像这种年纪大,还离过婚的男人,在谈熙眼里就是坨豆腐渣。

“帅啊!”

“……”

中午,三人出去觅食。然后回宿舍午睡,到了下午四点安安还没来。

谈熙正准备打电话过去,那边就先打过来了。

“熙熙,是我。”安安的声音。

“你没事吧?”

“有点感冒,已经跟教导主任请过假,要过几天才能回学校。”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

“再见。”

“拜拜。”

谈熙从床上坐起来,小公举和韩朔都醒了。

“怎么回事?”

“安安生病了,晚几天再来。”

“严重吗?”

“感冒而已。”

晚上,韩朔出门跟乐队的人吃宵夜,谈熙刚把电脑打开,顾怀琛的电话就过来了。

“Hi~”

“我是顾怀琛。”

“知道啊!”

“我的提议,你考虑得如何?”

“提议?什么提议?”她点开游戏界面,用脖子夹住手机。

对方似听出了她的漫不经心,刻意加重语气:“当我女朋友。”

“可我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呀!”

“……”

谈熙直接挂断。

顾怀琛握着手机,气息翻涌,险些忍不住直接砸到墙壁上。

第二天,谈熙去上范老师的课,明显察觉到班里气氛有些诡异。

“诶,你们听说了吗?奚老师辞职了。”

“真的假的?”

“昨天就传遍了,骗你干啥?”

“她为什么辞职?能给范教授当助教,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太浪费了。”

“说不定人家有更好的出路?”

“也对……”

谈熙唇角上扬,看来林纯本事不小,心也够狠。居然能把奚葶这条美女蛇逼退,战斗力不是一般强悍。

“这回开心了?”韩朔冲她眨眼。

谈熙笑笑,意味深长:“彼此彼此。”

特权这个周到期,谈熙跟着大伙儿把昨晚才画好的素描作业交上去,范中阳还颇为吃惊地看了她一眼,敢情这老头已经习惯她不交作业了,早知道她还熬什么夜啊!

在食堂解决温饱问题,谈熙让韩朔和小公举先回去,“我还有点事。”

然后走到三栋宿舍楼下:“我找时玥。”

没等宿管开口,谈熙肩膀就被轻轻一拍,“找我吗?”

谈熙转身,正是时玥,应该是刚吃完饭回来。

“对,找你。”

“走吧,去操场逛一圈?”

谈熙点头:“好。”说起来,时璟是她表哥,时玥是她表姐,可惜她不再是上辈子的炎兮,即便相见,也无法相认。

“找我有事吗?”

谈熙从包里摸出一张银联卡:“你哥让我给你的。”

“啊?”时玥半晌没反应过来,“你说,我哥?”

“嗯。”

“你们认识?”

谈熙点头。

“那谢谢你了。”

“本来北极光决赛之前就应该给你的,事情太多就忘了这茬,所以……”

“没关系!走吧,我请你喝糖水。”

看着时玥爽朗大气的笑脸,谈熙也笑了,“好啊!”

两人结伴出校门。

“我要一杯椰奶,你呢?”时玥问她。

“奇异果汁。”

“你喜欢喝酸的?”

“还好。”

“你怎么认识我哥的?他来津市了?”

“他和我男朋友认识,之前来过。”

“你男朋友当兵的?”

谈熙点头。她家棒槌以前确实当过兵嘛。

时玥突然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她:“你太伟大了!”

“啊?”

“每个当军嫂的女人都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谈熙嘴角抽搐。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分开的时候时玥邀请她这个周末到家里做客。

“不用了。”

“别急着拒绝,其实也不算家里,我奶奶在T大任教,学校给她分了一个小公寓,平时我都会过去蹭饭,就在学校里面不远的。而且我奶奶厨艺很好,保证你吃了这顿还想下顿。”

谈熙眉眼微动:“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周六上午,三栋楼下见。”

“好。”

那是她外婆啊……

晚上,正准备熄灯睡觉,谈熙接到了岑蔚然的电话。

“熙熙,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没见了,这段时间,她几乎没有接到过岑蔚然的电话,就连殷焕那边也很少。见赌场还是照常运作,账款一笔笔汇入户头,谈熙也不想管他们两口子那点事儿,所以也没主动打电话。

再说,以她的立场并不好多少什么。岑蔚然这些年的隐忍和压抑濒临爆发边缘,殷焕又拉不下脸,大男子主义太强,两个人又都是倔强不肯服输的性子,不闹得鸡飞狗跳才怪。

一个月前,岑蔚然去了上海,接管岑振东留给她的产业,殷焕留在京都,两人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

“你和岑家的官司打得怎么样?”

“对方主动撤诉。”

“撤诉?”这可不像岑朵儿的风格,除非有人施压。

“嗯,是江豫帮了忙。”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应该会留在上海,全面接管这边的产业。”

“忙得过来吗?”

“没办法,已经被逼到这一步,只能继续往前走。”

谈熙听出她语气中的无奈,这也是个命途多舛的姑娘:“那殷焕……”

“我跟他提过,让他来上海。”

“被拒绝了?”

“是啊……他不是小白脸,不愿意吃我给的软饭。”难掩自嘲。

谈熙咬牙,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蠢货”。她承认,殷焕这个人有些本事,可同样也心高气傲,如今岑蔚然继承了这么大一笔家产,跻身富婆行列,依他的自尊心能接受才怪!

“所以,你的决定呢?”

那头沉默良久:“熙熙,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和岑家闹成今天这个样子,甚至对簿公堂,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就算把遗产还回去,对方也不会感激我,反而会赶尽杀绝,我这一退就是万丈深渊。”

“别傻了,你现在骑虎难下,归还遗产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趁早打消吧。”

“所以,我必须留在上海,可是殷焕那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