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见外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殷焕苦哈哈,“你要相信我……”

岑蔚然没再说什么,低头吃菜。

饭后,殷焕主动收拾碗筷,该洗的洗,该扔的扔,还顺道扫了地。

岑蔚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屏幕陷入沉思。

秦蓉一开始就打算咬死她不放,岑朵儿狡猾一些,最会见风使舵,如果庭外和解,这对母女势必要从自己身上扒下一层皮来。

可江豫说得对,有所牺牲才能稳住对方,为她接手产业争取宝贵的时间。

“媳妇儿,你在干嘛?”殷焕蹭到她怀里。

“别闹,我再看会儿……”

殷焕“哦”声,钻进厨房,一通捣鼓之后,端着一盘削好的苹果出来,“媳妇儿,媳妇儿,很甜的,你尝尝……”

苹果快吃完的时候,岑蔚然才把电脑屏幕一扣,抬眼看他。

“怎、怎么了?”殷焕有点愣。

“你今天很奇怪。”

“奇怪?有吗?”

“以前,你不会进厨房,更不会削水果。”女人目光如炬。

半晌,殷焕低声道:“我想对你好,不可以吗?”

“为什么?”

“你是我媳妇儿。”

“那为什么以前……”

“媳妇儿,我错了,真的!以后,我不会再跟你吵……你要去上海是吧?行,我同意,你有空就回来,我有空就过去。”

岑蔚然一脸见鬼的表情:“你……中邪了?”

殷焕:“……”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我们就好好过。”

男人眼前一亮:“嗯,好好过……”然后,把人打横一抱,岑蔚然惊呼:“你做什么?!”

“媳妇儿,我想你,想得全身都痛。”

“臭不要脸。”

殷焕嘿笑一声,也不反驳,直接踢开卧室的门……

第二天,两人相安无事。

第三天一早,岑蔚然收拾行李准备去上海。殷焕坐在沙发上,满目怨念:“媳妇儿,真的要走?”

“上海那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那我跟你一起去。”

“赌场不用看了?”

“有肥仔和许一山。”

“肥仔胆子太小,一山为人冲动,如果出现突发情况,这两个人都没法挑大梁。”

殷焕一时哑然,良久,“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岑蔚然把衣服装进包里,又从抽屉里翻出户口本:“等有空。”

“能不走吗?”

“殷焕,你……”岑蔚然愣住,那么高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背佝着,头也耷拉下来,像被全世界抛弃。

那一瞬间,她承认,自己不争气地心软了。

“阿焕,等你有空来上海看我吧。”

“……好。”

他把她送到机场,亲眼看她过了安检,最终消失在视野范围内,殷焕扔了烟头,对着墙壁又打又踹。他不甘心,却又无能为力……

“先生,你在做什么?”两个身穿制服的武警站在他面前。

殷焕冷笑一声,大步离开。

从机场到赌场半小时车程,愣是被他缩短一半。

“焕哥,咋的了?今天不用陪小嫂子?”

“走了。”

“啊?”肥仔一愣,等反应过来殷焕已经上了二楼。

一山走过来拍拍他肩膀:“愣着做什么?”

“焕哥好像心情不好。”

“嫂子走了吧?”

“你怎么知道?”

“男人呐,就是贱。”

肥仔表情扭曲:“话也不能这么说吧?”他就不贱啊。

许一山呵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走吧,今天你跟我去跑散户。”

“哦。”

二楼,殷焕从坐下来开始就浑身不得劲儿,想给媳妇儿打电话,屏幕都解锁了,最后还是悻悻作罢。

“操!”

他走到窗边,目光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拨通一个号码:“你说的事,我答应了……”

转眼,到了周六。

谈熙罕见地没有睡懒觉,小公举回家了,安安已经一个星期没来学校,所以宿舍只剩她跟韩朔。

“你干嘛啊?!大早上还让不让人睡?”韩朔扯过棉被把头蒙住。

“快八点了,猪头——”

“什么?!才八点?”韩朔拥着被子坐起来,“哟,你翻什么呢?衣柜都快被你掀了。”

“衣柜里面肯定是找衣服啊,蠢!”

“……”

“找到了!”说完,一阵风似的钻进洗手间。

五分钟后,一个俏生生的小美女出现在韩朔面前。

“怎么样?”谈熙摆出一个特装逼的Pose。

“搔首弄姿。”

“滚蛋吧你。”

韩朔恒了哼,开始正儿八经打量起来,米色高领毛衣,中规中矩的牛仔裤,外面裹着一件驼色大衣,典型的学院风,青春无敌。

谈熙把帽子和围巾一并戴上,都是米色,衬得肌肤愈发白皙。

“我觉得你今天好像在故意卖乖喔?”

“有这么明显?”

“靠!你真卖乖啊?”韩朔眼珠一转,“你男人要来?”

谈熙摇头。

“准备出去勾三搭四?”

“滚!要真去撩汉,直接穿短裙和丝袜不就行了?”

“是嚯……那你今天去干嘛?”还罕见地没有赖床,韩朔越想越觉得诡异。

“你猜~”

“……”

上午十点,谈熙到约定地点的时候,时玥已经等在那里。

“Hey,来很久了?”

“没,”时玥笑笑,“刚到。”

谈熙发现,她笑起来居然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跟老妈时绣一样,顿时好感倍增。

“走吧,带你吃顿好的!”

地方不远,就在学校里面的家属区,这里大多住的是本校教职工。

叩叩——

“来啦!”

两人站在门口等了一阵儿,门才从里面打开,一个围着卡通围裙的老太太正举着锅铲出现在眼前。

谈熙一瞬怔愣。

“赶快进来,外面冷!”老太太招呼两人进屋。

室内暖气充足,像步入另一个世界,谈熙恍恍惚惚,直到时玥开始介绍她:“奶奶,这是美术系的小师妹——谈熙。”

“熙熙你好,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

“赵教授好,当然不介意!”笑容明媚,老人家嘛,都喜欢会笑的孩子,果然——

“模样儿真俊,笑起来更俊了。”

谈熙目露羞涩,嗯,第一次见外婆不能太奔放,还是矜持点好。

老太太笑得两眼半弯,一个劲儿夸她“好孩子”。

“美术系好啊,钟灵毓秀,仙才卓荦。”不知想到什么,老太太的笑容染上一丝悲切。

时玥赶紧开口:“奶奶,不是说有牛奶南瓜粥吗?”

“哟,我还忘了,灶上煨着呢!”说完,风风火火钻进厨房。

时玥长吁口气。

“怎么了?”

“我奶奶一听你是美术系的学生,肯定会想起姑姑,算了,不提也罢……”

谈熙目光微黯,抿了抿唇,不再多问。

很快,老太太端着两个碗从厨房出来,时玥进卧室换衣服,不在客厅,谈熙连忙站起来:“慢点,我来……”

“没事,一点都不烫。”

谈熙把碗放在茶几上,奶黄色的糯米粥,光看着就已经让人流口水。

“尝尝看?”

“好啊。”

“怎么样?”老太太看着她,眼里一派慈祥。

谈熙突然鼻头发酸,慌忙垂下眼睑,重重点了两下头:“很香。”

“喜欢就多喝点,灶上还有。”

“谢谢奶奶。”

老人一愣,“你……叫我什么?”

“奶奶啊,”谈熙笑靥如花,“您介意吗?”

“不、不介意!”

“那就好……”

“熙丫头,你是哪里人?”

“京都。”

“那敢情好,离得不远,随时可以回去。”

谈熙笑了笑,谈家容不下她,秦家也不待见她,想想这辈子真够失败的。还好,有个傻棒槌乐意收留自己。

“学画画几年了?”

“很小就开始学,记不清楚了。”

“真好。相信奶奶,喜欢画画的女生运气不会太差。”

啧,看来老太太还是个网络流行追随者,瞧这话说的,分分钟撒“鸡汤”。

“我妈也这样说。”

老太太眼前一亮,“你妈妈也会画画?”

“嗯!”谈熙喝了口粥,咂咂嘴,“不仅我妈,我外婆也会。”

“原来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孩子,难怪这么讨人喜欢。就是不知道你外婆是哪位大家,说不定我还认识呢?”

谈熙笑了笑:“她老人家只当爱好而已,不是什么大家。”

“这样啊……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这位老姐姐,能教出这么可爱的外孙女,令人敬佩。”

谈熙很尴尬,再这样下去就得穿帮了。

“那个……我去看看时玥怎么还没好。”

老太太摇头失笑,这些孩子一个个咋都这么精灵古怪?

“时玥学姐,奶奶叫你去喝南瓜粥。”

“马上就好!对了,别一口一个学姐,怪老的。”

“那叫什么?”

“名字就好。”

“行,时玥,玥玥。”

“谈熙,熙熙。”

两人相视一笑。

喝完粥,老太太收了碗,继续进厨房忙活,谈熙想去帮忙,虽然她是半桶水,好歹也能响一响不是?

“你就在这儿好好带着吧,别去添乱。”

谈熙不服气。

“别告诉我你会做饭。”

“……”

“厨房是老太太的天下,你去帮手,指不定她还不乐意呢!”

“好吧……”

“走,带你去看看她老人家的大作。”

“大作?”

谈熙被时玥拉到一排陈列墙前,上面全是化作,水墨画,油画,甚是版画都有。

“怎么样?”

“好看……谁的作品?”

时玥朝厨房里看看,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