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差点露陷,球场斗牛/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一张张看过去,站在专业的角度,她不得不承认,老太太这手画技堪称大师级水平,单论油画这块儿,范中阳是专家,可老太太一点不比他差。

难怪小时候老妈经常在她耳边念叨——你外婆是个天才!

时绣空有技法,少了几分天赋就意味着画出来的东西欠缺几分灵性,所以,她没能达到老太太如今的高度,当然,这里面也要炎武的原因。

谈熙目光一顿,直勾勾盯着其中一幅作品,“这……”

“是不是像照片?八十年代的陈旧感。”时玥笑道,“老太太比照以前的相片画出来的,花了整整半个月时间,精益求精。”

“很细致的画功。”

时玥一时恍惚,心道:流着泪画完的作品,哪能不细致?

谈熙抿了抿唇,这幅工笔素描画的不是别人,正是时绣小时候,熟悉的眉眼跟记忆中老妈的样子重合,谈熙飞快抹了下眼角,又吸吸鼻子。

“怎么了?”

“没事,有点感冒。”

“家里有药,我帮你拿……”

“不用,出来之前吃过了。”

十一点半,准备开饭。

“菜齐了!”老太太把围裙脱下来,顺手搭在椅背上。

谈熙帮着盛饭,时玥负责端上桌。

“熙熙,你尝尝我奶奶的手艺。”

谈熙在一老一小期待的目光下,夹了块炒蛋放进嘴里:“好吃!”

时玥把一盘肉菜推过去:“那就多吃点。”

老太太同样眉开眼笑:“喜欢就好。”像个得到表扬的孩子,眼神透着孩子气。

老小孩儿啊……

吃完饭,谈熙自告奋勇:“我刷碗!”

“不用,让玥玥去。”老太太招呼她坐下来。

谈熙小脸一皱:“我空手登门已经很不好意思,奶奶您就让我做点事吧!下次都不好意思来了……”娇憨的模样惹得老人怜惜不已,左一个“好姑娘”,右一个“好孩子”。

最后,谈熙和时玥一起刷碗。

“我奶奶挺喜欢你啊。”时玥把湿漉漉的碗递给她,谈熙负责擦干。

“可能我比较讨喜吧~”

“啧,美得你!”

谈熙哼了哼,她要想哄人开心,就没有办不到的,只看愿不愿意哄。

如果老妈还在,那……

算了!不可能的事情还是不要随便假设。

也不知道,当年老妈跟炎武那个负心汉私奔之后有没有后悔过,千金小姐的富贵日子不要偏跟着穷小子吃苦,最后还遭遇背叛,眼看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不再为钱犯愁的时候,身体却垮了。

只能说,再精明的人也有被爱情冲昏头的时候。

“熙熙?!”

“啊?”

“碗,接着。发什么呆呢?”

“哦,在想期末考试。”

“放心吧,难不倒你的。”

“玥玥,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评价这么高啊?”

“我是相信范教授的眼光。”

“……好吧。那评价还是高~”

时玥无奈失笑。

从厨房出来,老太太已经削好苹果在等她们:“快来,再过一会儿就氧化了。”

“谢谢奶奶。”谈熙嘴特甜。

“以后常跟着玥玥过来,我还有很多拿手菜,都做给你吃一遍。”

“那个……会不会太麻烦您了?”谈熙一脸愧疚。

“不麻烦!我一看你就觉得亲切,人老了,就喜欢热闹,也给我老人家做个伴儿!”

“好!那我一定常来陪您说话。”谈熙在心里比了个YES,这招以退为进不是一般好用。

“乖孩子……”

一点半,老太太准备回房间午睡。

谈熙把电视关了,又被时玥拉进闺房。

“睡会儿?”一米八的大床足够睡下两人。

谈熙摆手:“不困。”

“那我可睡了,桌上有笔电和平板,无聊了可以看看电影。”

“嗯,我知道。”

谈熙替她拉上窗帘,坐下来玩了会儿游戏,到底不是自己的电脑,操作起来不大顺手,结果被某个低级Boss做掉了,她想砸键盘。突然想起这是在别人家,还是低调点好……

又过了十几分钟,谈熙离开卧室,再次来到那堵陈列墙面前,旁边立着一个雕花木柜,散发出若有似无的檀香,里面全是老太太这些年拿到的奖杯、证书,其中还有好几个颇具分量的国际大奖。

“原来老妈真的没骗我……”

一阵冷风吹来,门哐当一下,谈熙赶紧去把窗户掩上,再返回去准备把门关好。不经意往房间里一瞥,就再也挪不动脚。

她鬼使神差般推门,走进去,动作小心翼翼,生怕碰坏什么。

这是一间画室,比时玥的卧房还大,连着一个小阳台,光线特别好。

窗帘是淡淡的蓝色,右边摆着一组米色布艺沙发,左边角落里堆积着画素描用的石膏像,有人头,也有动物。

三个画架排开,有一个是专门用来画油画的,架子上还在沾着少许油彩。

谈熙走到沙发旁边,捡起地上的画板,里面掉出一支铅笔和几张干净的素描纸。想了想,在沙发上盘腿坐下,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时绣的样子。

小时候,也是这样布局的一间房子里,时绣把她抱在怀里,一笔一划地教她。

想着想着,谈熙就忍不住动笔了。

她是被叫醒的——“熙熙?醒一醒……”

“怎么了?”大脑一时懵傻,时玥的脸映入眼帘。

“你怎么睡这儿?不冷吗?”这屋子没有暖气,窗户还开着。

谈熙这才惊觉自己竟然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慌忙起身,怀里的画板、铅笔、纸通通掉在地上,她尴尬地吐了吐舌头:“抱歉。”

老太太目露关切,把她的手拢进掌心暖着:“冷不冷?瞧你,脸都冻红了,赶紧到客厅待着。”

谈熙一时怔忡,外婆的手真暖……

“咦?”时玥惊讶地看着手里的素描纸,又把铅笔和画板一并捡起来放到茶几上。

谈熙面微变。

“熙熙,这是你画的?”

老太太也顺势看过去,下一秒,全身震颤:“这……这是……”

“奶奶你怎么了?!”

“玥玥,你把画给我。”

“哦。”

谈熙想阻止都来不及。

“孩子,你画的是谁?”老人双手颤抖,眼眶瞬间红了。

“奶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老太太并未回应她,而是直勾勾盯着谈熙,眼里的倔强像一把绷到极致的弓,随时都有崩溃折断的可能。

“好孩子,告诉奶奶,你画的是谁?”

“……我妈。”

“她叫什么名字?”

“齐明月。”这是“谈熙”的母亲。

“姓齐……”老太太眼里的光亮黯淡下来,“不姓时啊……”

谈熙心里咯噔一声。

“奶奶……”时玥满心酸涩,她知道老太太又在想姑姑了。

“可是真的很像啊!”老太太喃喃自语。

谈熙忍住想哭的冲动,她只画了一个侧面,老太太就认出来了,这是多深的执念才会有如此敏锐的洞察?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也许她已经这样固执了几十年……

吃过晚饭,谈熙没有多留,经过下午那件事,老太太整晚兴致都不高。

时玥欲言又止,她却什么都不能说,只有低头扒饭。

出了家属区,谈熙没有急着回宿舍,而是绕着篮球场开始跑圈。

也不知跑了多久,脚麻了,她撑着膝盖大口喘气,这时,一瓶矿泉水递到她面前,“请你的,不用谢。”

男生把水塞给她就运球离开,一身清凉的球衣,大冬天竟也不觉得冷。

谈熙拧开喝了两口,索性进到场内,果然,几个男生正在打球,其中就有请她喝水的那位。

“哟!有美女来观战!”也不知谁吼了一句,众人齐刷刷朝谈熙看过来。

她站在原地尴尬地说了声:“hi~”

有人开始吹口哨,请她喝水的男生跑过来,“你可以去观众席那边坐着看。”

谈熙很想翻白眼儿,谁要看你们这群小屁孩儿啊。不过,看在这人请他喝水的份上,忍了。

“我也加一个?”

男生奇怪地看着她,“加什么?”

“加入你们啊!”

“咕噜~”咽口水,“你,我们,打篮球?”

“干嘛,小看我啊?”

“别开玩笑了。”

谈熙把外套一脱,“丫的,谁开玩笑?”

“你真会玩儿?”

谈熙切了声,一个虚晃拍掉他抱在怀里的球,然后快速运球,跨步上篮,虽然力量比较柔弱,但姿势很好看。

“靠!进了!”

谈熙扬了扬下巴,挑衅意味甚浓:“怎么样?要不要玩?”

“玩就玩,谁怕谁?”一群男生开始瞎起哄。

“我叫赵滨。”那个送水的男孩儿。

“谈熙。”

“OK,欢迎你加入我们。现在开始分组……”

四十分钟后,谈熙躺在球场中央,像刚从水里捞起来。

一群男生倒得横七竖八,球服已经湿透了,“同学,采访一下,作为女生你是不是太彪悍了?”总共十五个进球,她就占了七个。

一个矿泉水瓶伸到她面前,谈熙很给面子:“不是我太彪悍,是你们太弱,谢谢。”

“我被鄙视了?”

“滚开,我来我来。咳咳,那个你叫谈熙?”

“嗯啊。”

“你是系花?”

“过奖。”

“靠,还真是啊!”

谈熙爬起来坐着,甩了甩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咋地,系花不可以打篮球?”

“嘿嘿……当然不是!我这夸你才貌俱全来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