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午安,男朋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完羊肉锅,两人从店面出来。

寒风刮在脸上,生生泛疼,冉瑶忍不住缩脖子,她想,如果自己是鸵鸟就好了,至少可以用沙子把头埋起来。

宋子文结了账,正准备离开,被闻讯赶来的经理缠住:“宋市助,您真是稀客啊!”

“你好。”不矜不躁,很官方的腔调。

经理也不是那种没眼色的人,见宋子文一个劲儿往门口瞄,便知道有人在等他,几句话寒暄完毕就送人离开了,态度相当恭敬。

“走吧。”宋子文推门出来。

冉瑶笑笑:“这么快就谈完了?”

“不熟。”

小公举目露了然,像这种事情她爸也经常遇到,遂不再多问。

“还想继续逛吗?”

“那个……你不用工作吗?”

“事情已经安排好了。”

冉瑶鼓了鼓腮帮,让宋子文想起家里那几条金鱼,“怪不得每年国考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原来福利这么好!”

小丫头是在讽刺他尸位素餐吗?

“咳咳……偶尔一次。”

“谢谢你。”她说。

宋子文愣了愣。

小公举继续开口:“谢谢你为了我,偶尔一次。”

“应该的。”

“也对,你是我男朋友嘛!”

“……”

上车之后,宋子文体贴地把暖气打开,冉瑶很快就不冷了。

“想去哪里?”他问。

“我好像……有点困。”

“好像?”

“没……我确实有点困。”她嘻嘻笑着,忙不迭改口。

“想睡午觉?”

“嗯啊!”

“去酒店吧……”

“别!那多浪费。”她笑,眉眼弯弯。

宋子文心里掠过一抹怪异的情绪:“那你想怎么做?”

“不如,去你住的地方?我就借用一个小时,睡醒就还给你。”

怪异的情绪愈发浓烈,宋子文却不愿往那方面想,毕竟小姑娘的眼神很干净,笑容也甜甜的。应该只是想借个地方睡午觉而已……

“好。”

冉瑶打了个呵欠,靠在椅背上,笑容恬静。

宋子文虽然常住老宅,但为了工作方便,他在市政大楼附近有一套公寓,午休的时候会过来,次数不多。

所以,冉瑶一进门就忍不住惊呼:“这是刚装修过的新房子吗?”也太干净了吧?

“不是。”他弯腰从鞋柜里拿出自己的拖鞋和一双鞋套,“抱歉,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

冉瑶接过鞋套,三两下套在脚上,跺了跺,伸出一根指头朝里面指了指:“我现在可以进去吗?”

“可以。”

“这里也太干净了!”

他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顺手打开暖气,“我不常来,钟点工会按时打扫。”

“你不住这里吗?”

“嗯。”对此宋子文好像不愿多说,他怕冉瑶一再追问之下会牵扯出离婚这个话题。

所幸,冉瑶并没有刨根问底的意思,注意力很快被架子上的书吸引过去。

“你看《飘》?”

“偶尔翻一翻。”

小公举顺着看过去,发现了《简爱》、《茶花女》、《基督山伯爵》等等,全是外国的名著。

她把手背在身后,笑着回头:“我也喜欢看书。”

宋子文把水杯递过去,杯口还热腾腾冒着白气,闻言,挑了下眉,“哦?也是西方名著吗?”

小公举垂眸,两排浓密的睫毛颤啊颤,就在男人困顿不解的时候,突然抬眼,“《哈利波特》系列算吗?”

“……”

“算不算?”还锲而不舍了。

“……算。”

“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不赞同嘛!”她恒了哼。

“没有,”宋子文轻咳,“你看错了。”

说实话,冉瑶的活力和跳脱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哦,还有一部,算当代名著!”

男人目露询问。

“FiftyShadesofGrey,翻译过来叫《十五度灰》!”

“……”

“你看过吗?E—L—詹姆斯写的。”

“……”

冉瑶眨眨眼,“怎么了?哦,说几本国内的吧,我喜欢看《霸道总裁擒爱小逃妻》连载中,经常上榜,完结文看过《重生娱乐圈之与孕妻影后》,最近要出版实体,我已经报名团购了……”

宋子文已然懵逼,小丫头说的他一句也听不懂。

“唔……好困!”

“客房的被单是新换过的,你进去休息吧。”

小公举扑上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吧唧一口赠出一枚香吻,“午安,男朋友。”

砰——

关门的声音让宋子文从恍惚中惊醒,右脸颊上似乎还残留着软糯的触感,像什么呢?对,小时候大多女生都喜欢吃的棉花糖。

冉瑶午睡时间很规律,一般不超过六十分钟,醒了就起,很少赖床。

她穿好鞋,又把鞋套紧了紧,这么干净的地方弄脏了可惜。

把盖过的被子叠好,床单拉平整,这才出了房间。

宋子文不在客厅,主卧的门开着,应该也不在里面,她把阳台和厨房都找了一遍,最后在茶几上发现他留下的字条——

临时有事,先离开了,五点钟会有人过来送你去高铁站——宋子文。

铁画银钩,遒劲有力,冉瑶把纸条叠好放到包包里。

想了想,又跑进洗手间洗漱一番,刚出来就听见客厅座机在响。

要不要接?

随便接人电话,好像不太礼貌。可万一有什么急事……

接吧!

刚伸出手,就不响了。过了十几秒,又开始响。这回,冉瑶没有再犹豫,“喂,你好……”

“宋市助?您……”不是不来吗?蔡秘书表示很惊讶。

宋子文顺手把外套搭在椅背上:“事情办完了。”

“哦,今天上午的会议记录都放在桌上了,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好。”

“那我先出去了。”

“嗯。”

蔡秘书再次进来的时候,手里端了杯热茶,“今天上午您给的茶叶,尝尝?”

“放下吧。记录我看了,城建那边还是有问题,你多看着点,千万别出差错。”

“那几个开发商盯得紧,我这边已经推了好几次,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等招标结果一出来他们就该消停了。”

“也是,这段时间快被那群人烦透了,一上桌就死命劝酒,再这么下去胃都得熬坏,我是撑不住了。”

“这段时间辛苦了。”

“没,分内的事,说不上辛苦。倒是您,周旋在那几个老狐狸中间,虽然不怕他们,可光做做面子就挺累人的。”

宋子文拍拍他肩膀:“为了老百姓,值得的。”

“还是您心宽……”

四点一刻,宋子文正准备打给家里司机让他送冉瑶去高铁站,没想到在这之前接到了庞女士的电话。

“妈。”

“老大,你现在在哪儿?”

“办公室。”

“你怎么能把瑶瑶一个人丢在公寓?!”

完了……

“你说话啊!”

“妈,你听我说,那是误……”

“少来!你跟你爸一样,就喜欢整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对付外人还行,被搁我面前炫。”

“妈……”宋子文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嘛!

宋爸表示,他更惨,躺着也中枪。

“我不管,瑶瑶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你下班之后就去公寓接她,然后回家里吃饭。听见没有?”

“这样做不好吧?”宋市助一个头两个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迟早都是一家人!”

宋子文面色骤沉:“妈,我已经说过,暂时不考虑这方面的事。你这样做会让冉瑶误会,到时更说不清楚。”

那头沉默半晌,“阿文,我现在不跟你开玩笑,两个问题。第一,瑶瑶到京都做客,我们是不是该尽地主之谊,请她到家里吃顿饭?第二,你既然想要划清界限,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就把她送回津市,反而带到自己的公寓?”

庞女士不愧是庞女士,字字珠玑,针针见血。

宋子文揉捏着眉心,杠上母亲大人,他从来就没赢过:“好,我会带她回家,但只能是客人的身份。”

“儿子,糊涂的是你。我从来没说过,瑶瑶不是客人。”

“……”他败得惨烈。

宋子文开车进小区,却见冉瑶背着双肩包已经等在楼下,小脸冻得通红,不时伴随着吸吸鼻子的动作。

看到他的瞬间,双眼一亮:“阿文,我在这儿!”

宋子文把副驾驶门打开:“上来。”

她本来想坐后面,不过……前面更好。

“抱歉,我接了你公寓的座机,然后发现是伯母打来的……”

宋子文早就猜到了,“没事。”

“你不高兴吗?”

“没有。”真是个敏感的小丫头。

冉瑶哦了声,情绪明显低落下去,耷拉着头不再开口。

如果来之前宋子文心里还有疙瘩,那现在看她懊恼的样子已然释怀。罢了,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下车的时候,宋子文主动把手伸过去,“已经到了还不下车?”

“嗯?到了吗?”

“走吧。”

冉瑶只觉手背覆上一层温热,下一秒,笑靥重回脸上。

庞女士早早便等候在门口,一身厚实的居家棉服,很难想象她就是外人口中那个精明凌厉的“宋夫人”。

“瑶瑶来啦,快进来!外面多冷啊!”

“谢谢伯母。”冉瑶展颜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好孩子,瞧瞧这模样,长得真好……”

冉瑶适时羞涩。

庞女士越看越满意,多讨喜的女娃娃!老大那个眼盲心瞎的——忒不识货!

------题外话------

昨天冬至,大家都有吃汤圆,或者饺子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