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现在就很好/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站着,都进屋!”

“谢谢伯母。”

庞女士一把挽过她的手:“别客气,就当自己家里。”

冉瑶笑眯眯应好。

“乖孩子……”庞女士有些伤感,想当年她知道老二是个闺女的时候差点高兴得从手术台上跳起来,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一件儿贴心小棉袄,可她怎么也想不通,原本粉嫩嫩的小团子一长大就成了扎手的仙人球,粉色衣服不穿了,蝴蝶结发卡不戴了,这让庞女士一颗宠女儿的心无处安放。

所以,见到冉瑶的第一眼,庞佩珊就觉得心里缺失那块补回来了。

爱笑的女孩儿运气总不会差,冉瑶的存在证明了这句话的真实性,宋家老小对于她的到来十分热情,就连吊儿郎当的宋白都收起了玩世不恭的姿态,笑话,这可是庞女士认准的宋家长媳,更何况她还是谈熙姐们儿……

“来,瑶瑶多吃点。”庞女士往她碗里添了只大闸蟹。

冉瑶反手就给庞女士夹了块清炖莲藕,这也是庞佩珊动筷次数最多的一道菜,“伯母也吃。”

“好孩子。”心思细腻,举止大方,不愧是冉家的孩子。

“老大,你给瑶瑶剥一下啊!”庞女士朝儿子使眼色。

宋子文从善如流,把大闸蟹捞起来,修长十指不再干净,冉瑶竟有些心疼。想起今天下午他留在公寓的字条,这双手本该是用来写字的。

所以,庞女士再让宋子文替她剥蟹的时候,冉瑶拒绝了,“伯母,我饱了。”

“别急,慢慢吃。”

“好。”后面,冉瑶都没怎么动筷,偶尔夹上一口,其他时间都静静坐着听他们说话,乖巧又贴心,并不时附和一句活跃气氛。

庞佩珊真是越看越满意,小姑娘是个妙人儿啊!

饭后,冉瑶主动进厨房帮宋青削水果。

“青青姐,三个苹果够了吗?”

“够了,还可以拿两个梨。”

“好的。”

“喏,刀子给你,小心别割到手。”宋青递给她。

“我有那么笨?”小公举皱皱鼻子,玩笑的话自带撒娇效果,宋青在心里“嘿”了声,她有预感,如果将来老大真的陷进去,恐怕就出不来了!温柔一刀啊,威力不小。

“小丫头,你不仅不笨,还聪明得紧。”

冉瑶眼珠一转:“是吗?第一次有人这么夸我。”

宋青看了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冉瑶一手持刀,一手拿苹果,相当认真。

宋青顿时来了兴趣,往边上一靠,端的是英姿勃发:“你觉得我哥怎么样?”

“帅。”没有思考,几乎是脱口而出。

宋青挑眉,等了半天不见下文:“只有这样?”

“嗯啊!”阿文本来就很帅嘛。

“……”

苹果和梨削好之后,分两盘装好,每一块都插上牙签方便食用。

“瑶瑶过来坐。”庞女士拍拍身侧,平日里那都是宋爸的御用座位。今儿宋爸很自觉地跟小儿子坐一块儿,他还是不讨自家老婆嫌弃。

有了媳妇儿就忘了老公,已经不是第一次。

当年,廖嘉文第一次上门,她也这么热情,后来,关系就淡了,婆媳俩不温不火地相处着。后来宋爸问过她,怎么突然对廖嘉文不亲了。他老婆怎么回答的?

“呵,自诩清高的人只怕不屑与我‘同流合污’。”

不过这回,宋爸看得出来,妻子是真的很喜欢冉瑶。就连他也觉得这孩子喜庆,笑起来漂亮极了。

“妈,时间差不多了。”宋子文抬腕看表。

庞女士剜了他一眼:“就你多嘴!”

宋老大摸摸鼻子,表示自己很无辜。冉瑶将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浅浅弯了下唇。

“瑶瑶,既然明天要上课,伯母也不多留你,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下次过来提前打个电话,我亲自下厨做几道好菜,保证你没吃过。”

“谢谢伯母。”

“阿文那边你也别跟他客气,只管使唤就成。一定要记得多过来玩,宋家永远欢迎你。”

“嗯,我知道了。”

依依惜别后,冉瑶坐上宋子文的车,是一辆进口宾利。

由于这顿不在计划当中的晚饭,冉瑶没赶上最后一趟回津市的高铁,只能麻烦宋子文开车送。

“对不起……”她纠结地抠手指。

“为什么道歉?”宋子文余光落在小丫头身上。

“这么晚了还让你送我,怪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

冉瑶扭头看着他:“你不困吗?”

“还好。”

“送我到学校之后,你还要开回京都?”

“嗯。”

“要不休息一晚,明早再回去?”

“上午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我必须出席。”

“这样啊……”

宋子文见她一脸纠结的样子顿觉好好笑。

冉瑶泄气地靠回椅背上,腮帮鼓鼓。两人都不再说话,宋子文专心开车,她就愣愣盯着前方,像在思考,又像发呆。

“车很漂亮。”她说。

宋子文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半晌:“这车不是我的。”

“嗯?”

“我现在的工资买不起宾利……”

“所以我才说你们这行一点都不自由,再多的钱也不能用,没意思。”

“你……好像意见很大?”

“当然!你跟我爸一样,为了头上那顶乌纱帽,活得战战兢兢。”

“这话说得偏激了,”宋子文开口,音色平淡,好像只是与人闲聊,“有些人活着,是为了享受,还有一些人是为了奉献。”

冉瑶眨眼。

“不明白?”

“似懂非懂。”

“这么说吧,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对生命的理解也不同,这就决定了你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你呢?”

宋子文微愣。

冉瑶定定看他,“你的追求是什么?你希望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现在就很好。”

她“哦”了声,目光平静,笑容依旧,也不知道有没有理解其中更深层的含义。

十点一刻,宾利平稳地停在T大门口。

“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冉瑶推门下车。

宋子文追上来,把一个鼓囊囊的口袋交给她:“这是我妈给你准备的。”

“替我谢谢伯母。”

“冉瑶……”

她回头,眉眼含笑,弯作新月状:“怎么了?”

“……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

目送女孩儿的背景走远,宋子文站在原地抽了根烟,然后坐回车里,发动引擎。

小公举开门进来的时候,谈熙正从洗手间出来,挟裹着沐浴乳的香气,头发用干毛巾包着盘在头顶。

“哟,回来啦?”韩朔往前凑,笑得像个小流氓。

“是啊是啊,回来了。给你们带了好吃的,要不要?”边说,边晃了晃手里的袋子。

谈熙鼻翼轻动:“好香……”闻着都想流口水。

“要要要!当然要!”韩朔嘿笑,“我肚子正叫唤,你就带着吃的回来,不要太及时哦~”

谈熙白了她一眼:“美得你!”

韩朔冷哼,把袋子打开:“哇塞——是烤鸭!还有卤的鸡腿。全肉啊,太丰盛了!”

冉瑶朝她笑笑:“喜欢就多吃点,我先去洗个澡。”然后,拿着睡衣钻进洗手间。

“熙熙,你尝尝这个味儿,好像是京都烤鸭……”韩朔吃得满嘴油,还不忘评价一番。

“我已经刷牙了。”

“吃完再刷一次呗!”多简单的事儿。

“……”

第二天,星期一。

安安开门进来,发现三只小猪还在呼呼大睡。谈熙的床帘没关上,掉了只脚在床沿耷着。韩朔呼吸有点重,发出轻微鼾声。小公举睡姿最老实,粉色纱帐之内堆着粉色的被子,嫩到一定境界了。

安安尽量放缓动作,先把拉杆箱里的衣服放到柜子里,再整理一番,中途谈熙醒来。

“咦?安安你回来了?”她这一开口,韩朔和冉瑶陆续转醒。

“嗯。我给你们带了早餐,下来吃吧。”

韩朔两眼发光,“大美人,你真是善解人意。我已经爱上你了,肿么破?”

“嗯……那就爱着吧!”

“好嘞~”三两下洗漱完毕,然后开始狼吞虎咽。

小公举兴致不高,拿了个馒头在手里慢慢撕,谈熙瞟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我……是不是挺惹人嫌啊?”

“谁说的!我特么挖了他眼睛,”韩朔义愤填膺,“你要是惹人嫌,那我岂不要遭人唾弃?”说完,她自己嘿嘿笑起来。

谈熙在心里默默骂了句“傻缺”,不过还算有自知之明。

星期二,范老头的课,谈熙交了素描,刚坐回位置上就听见后面俩女生一本正经地开始八卦。

“奚老师怎们辞职了?”

“好像是因为她男朋友跟她分手……”

“这跟辞掉工作没什么必然联系吧?”不仅不能辞,还必须想方设法抓住才对啊!失去爱情,难道还要终结事业?这也太傻逼了!

谈熙听了一会儿就没再继续,都是些炒烂的八卦。

随着奚葶的离开,“柯颜”这个名字也不再被人提起,谈熙也是后来才听说她被人追债到学校,系主任通报批评,再加上散播不实谣言,两罪并罚记过处分。从那以后,全班同学都开始排挤她,后来实在忍不下去就辍学了。

韩朔知道以后,什么都没说,就像从头到尾压根儿不认识柯颜这人。

谈熙拍拍她肩膀,“走吧,再晚一点食堂没饭了。”

“……”

------题外话------

宋老大不上钩,想保持单身现状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