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秦天霖发现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期末考。|

谈熙抱了几天佛脚,还算马马虎虎,前脚刚出考场,韩朔也提前交卷出来了。

安安和冉瑶跟她们不是一个专业,虽然基础必修课是一样的,但有些专业课程就不同了,所以,并不在同一考场。

“哟,不错嘛。”谈熙睨了她一眼,还有胆量提前交卷。

“妞儿,商量个事——你说话的语气能稍微好听点不?”

“忠言逆耳。”

“可我想顺耳。”

谈熙挑眉:“嘴巴长在我身上。”

“……算你狠。”

等安安和冉瑶结束,一行四人出门觅食。

“终于解放了!这杯,敬我们即将到来的寒假!”韩朔撩嗓,“愣着干啥,都举杯!举杯!”

谈熙仰头饮尽,冉瑶小口轻咂,就连安安这样克制的人也破例沾了沾嘴皮。

吃完饭回到宿舍已经九点半,安安和小公举陆续洗漱,谈熙和韩朔则一人抱了罐啤酒,并肩坐在走廊梯级上。

“诶,你觉不觉得,咱们现在这样特装逼?”韩朔撞她肩膀。

谈熙喝得双颊泛红,脑子却很清醒:“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谁他妈不装?”

“嘿嘿……说得也是。你打算什么时候离校?”

“不知道。”

“你男人呢?”

“他?”

“不来接你?”韩朔话音刚落,谈熙手机响了。

“谁啊?”

谈熙动了动唇,比出“陆征”的口型。

嘿笑一声,“先进去了,你们两口子慢慢聊。”

谈熙按下通话键:“阿征……”

“在外面?”

呃……他怎么知道?

“有风声。”

“哦,宿舍走廊。”她低头,踩着影子玩。

“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

“明天我来接你。”

“哦。”

“今天晚上给我消停点,烟酒都不准碰。”陆征是知道她那点尿性的,一激动就想找刺激。

谈熙伯摸摸鼻子,有点心虚肿么破?

“听见没有?回话!”

“听见了,听见了……陆征你好烦哦……”

第二天,难得见到阳光。

安安和冉瑶已经离开,韩朔下午飞香港,现在还躺在床上睡懒觉。

谈熙醒得早,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爬下来洗漱,把自己打理整齐了,又开始收拾东西。

中途竟然接到秦变态的电话!

可能是日子太安逸,远离了京都那群人,谈熙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差点没反应过来。

“什么事?”

那头,秦天霖扬起的笑脸一僵:“谈熙,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听不惯就别听。”犯贱。

“你就这么跟你老公说话?”

“去你妈的老公!谁承认了?”谈熙张口怼回去,恶劣又嚣张。

秦天霖面色骤沉,握住电话的手指隐隐泛白:“别再让我听到这种话,不然……”

“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姑奶奶没空听你瞎逼逼。”谈熙讨厌这人已经到一定境界,连争执都是浪费时间。

“今天下午我来接你。”

“哈?”

秦天霖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不必!”

“谈熙,别不识好歹。”

“呵,你说接就接?姑奶奶我不乐意,咋地?”

“春运期间,不好买票……”

“这就不劳秦二少操心,我的事自己有数。”

秦天霖眉心一紧,眼里闪过挫败和无奈,明明窝火至极,却还在强制按捺:“谈熙,我们能不能好好相处?一定要这样争锋相对?”

“你跟我示弱啊?”

“我……”

“可惜,姑奶奶不吃这套。”原主是他亲手打死的,如今又来服软,这人脑回路没闭合——塞了一包豆腐渣进去!

“不用说了,下午我会直接到学校,你准备好行李。”

“秦天霖,有完没完?啊?到底有完没完?!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谁都要听你的?”

“其他人我不管,你是我老婆,就该听话。”

“去你妈的——”谈熙忍住摔电话的冲动,“我最后说一遍,不用你接,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我跟你——不、熟!”说完,直接挂断。

“**!”

陆征差不多十点才到,“我在宿舍楼下。”

“哦。”

“心情不好?”

“一会儿再说。”

“嗯。东西多不多?需要我上来吗?”

“不用,你在原地等。”

结束通话,谈熙拍拍韩朔的床,哐哐哐——

“打雷了!”

“噗——你赶快起来,收拾一下差不多该去机场了。老陆在楼下,我先拜拜啦,寒假愉快。”

“……”大清早又喂狗粮!

谈熙坐上车,陆征替她把行李放到后备箱,然后拉开驾驶座车门,“安全带。”

话音没落,谈熙就扑过去,像只考拉熊挂在男人脖子上,对着那张俊脸一阵猛亲:“说,有没有想我?”

陆征被糊了一脸口水,面色冷峻如故,眼神却暖意十足:“不想。”

“矫情!”

男人目光微暗,伸手揽过她的腰,反客为主。

两人分开的时候,谈熙已经被吻得晕头转向,捂着胸口喘息不停:“坏蛋!”

“你不就喜欢我的坏?”陆征心情不错,发动引擎,高大的路虎绝尘而去。

半小时后,一辆保时捷停在校门口,秦天霖从上面下来:“谈熙,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车上,谈熙一手一个狐小熙和狼小征,又亲又捏:“嗯?有香味?”

陆征神色不变:“洗衣液。”

“你把它拆下来洗过?”

“嗯。”上次送韩威回家,那个醉汉居然把口水流到上面,陆征当时就想连人带抱枕一起扔,但想到某个小东西对这两小只的稀罕,遂作罢。当然,这事不能明说,因为车里有个随时都会炸毛的小跳蛋。

“好好的洗它干嘛?”

“放在车里很容易落灰。”

“真的?”谈熙狐疑。

“嗯。”

“那为什么只洗一个?另一个不落灰?”

“……”

好在谈熙并未深究,很快就抱着两小只歪头睡着了。陆征彻底松了口气。

时间还早,两人不急着回京。谈熙醒了之后一直喊饿,陆征带她去吃午餐。

“火锅吧!”

陆征轻飘飘看了她一眼,谈熙撇嘴:“那你说吃什么?”

两人来到一家西餐厅,谈熙耸耸肩,有人上赶着花钱,她还能说什么?

吃完出来,下午一点,谈熙又拉着陆征到附近商圈逛了逛,买了件衬衣和长裤。

“对了,你穿不穿秋裤啊?”谈熙突发奇想。

男人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看她:“我穿不穿,你不知道?”

“……”丫的臭流氓。

逛完商场三点半,两人准备回京。

谈熙吃饱喝足,一上车就开始呼呼大睡,陆征把车停到服务区,“油加满。”

然后直接夹着谈熙下车,这么大阵仗,睡得再死也该醒了。

“嘶——陆征,商量个事。”

“说。”

谈熙被颠得难受:“你放我下来。”

陆征松手,她站好,一本正经:“我是麻袋吗?”

摇头。

“下次能不这么扛吗?”

还是摇头。

谈熙捂脸,咬牙切齿:“这样很丢脸,ok?”

“……”

“我去洗手间。”

陆征掏出烟点燃,加油站的小妹拿着油枪过来,“确定加满?”这是句废话。

“嗯。”

“您……要不要去里面坐一会儿?”小妹有些忐忑,这男人好帅,而且开进口路虎,简直man爆了!

陆征连个眼角都没给她,直接拒绝:“不用。”

小妹眼中粉红更甚,男友力max啊!尤其抽烟的动作,像港片里深不可测的大佬,一言不合就要上前砍人那种。

突然,一只纤纤素手伸过来,直接插到男人领口里,陆征浑身一震,倒抽凉气。

“狗东西——”

“别躲啊,暖暖!”

陆征朝扫视一圈,这才把她箍进怀里,凑到耳边压低声音:“三天不打,你就猖狂,男人的胸能随便摸?”

“你不也摸过我的?矫情什么?”谈熙哼了哼,不以为然。

男人目光稍沉:“摸也要看场合!”

“我就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摸你,咋地了?”眼尾上挑,女孩儿笑得风情万种。

陆征一口咬上她的唇,辗转吮吸,极致温柔。

谈熙嘤咛,挂在他脖颈上,专心回应。

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姿态落在小妹眼里无异于当头一击:果然,优质男人要么是gay,要么已经有主了。

悲桑……

却不知,除此之外,不远处一辆停靠的保时捷豪车里,秦天霖双手攥紧方向盘,瞪着前方目睚欲裂。

从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愤怒,谁也不知道在这短短几分钟内,他经历了什么。

谈熙……难怪你对我不冷不热,原来傍上了大的靠山!

舅舅?他算哪门子舅舅?!撬外甥墙角,亏他陆征有脸!

一对奸夫淫妇。

秦天霖恨得咬牙切齿,握住方向盘的手不断用力,咯吱作响。

谈熙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陆征退开:“怎么了?”

“没……就是有点冷。”阴冷,就像……被毒蛇盯上。

陆征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现在?”

“暖。”

“嗯。”

“先生,油加满了,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

“一共两百九十八元,谢谢。”

陆征把卡放回兜里,两人上车,很快,路虎驶离服务区。

这时,一辆保时捷开进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豪车一辆接一辆……

小妹疑惑之际,保时捷车窗降下,露出男人英俊的脸:“监控室在哪里?”

------题外话------

平安夜,大家记得吃个苹果,提前说一声圣诞快乐!奸情终于要曝光啦!哇咔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