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中计,撕破脸/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京都。

熟悉的建筑映入眼帘,竟生出恍若隔世之感,想起早上秦天霖那通电话,她就神烦。回到京都就意味着又要面对秦家那群奇葩。

两人回到蓬莱,把行李放下,出门吃晚餐,附近就是一个繁华商圈。

陆征想带她吃火锅,谈熙摆手:“没胃口,随便吃点就行。”

最后,两人去了一家比较出名的粥铺,“一碗皮蛋瘦肉,一碗猪肝瘦肉,再上一份芙蓉糕。”

谈熙想了想:“还要冰淇淋,巧克力味。”

陆征把菜单一收,朝服务员点头。

“我点的,她看你做什么?”某妞儿忒不服气。

“因为她知道,是我结账。”

“……”

别说,这铺子不愧是老字号,热滚滚的粥端上来,老远就闻到香味。

谈熙伸手去拿猪肝瘦肉,被陆征中途截下:“你干嘛?”

他把猪肝瘦肉一推:“这才是你的。”

“……”

“我不管,反正我要皮蛋瘦肉。”

“别闹,皮蛋对胃有刺激,你不能碰。”

“霸道……”嘟哝一声,谈熙没再坚持。把猪肝全部挑出来给他,这才低头开始喝粥。

陆征没说什么,默默把她挑出来的猪肝吃掉,半晌才开口:“挑食这毛病得改。”

谈熙哼哼,“我不信你什么都能吃。”

陆征抬起眼皮,瞭她一眼。

喝完粥,谈熙已经八分饱,冰淇淋端上来的时候并没有太大食欲,“麻烦再给我一个干净的纸杯。”

服务员动作很快,谈熙把冰淇淋成两份,一份推到陆征面前,“请你吃,不用谢。”

男人皱眉,他不喜欢甜食。

谈熙就喜欢看他纠结的样子,心下偷乐,愣是哄着他吃了好几口才作罢,“再吃点……这么贵,扔了多可惜?”

两人出来的时候,陆征一张脸已经黑沉如水。

“真生气了?”谈熙涎皮赖脸凑过去,眉眼生动。

陆征冷冷别过头。

哟,这还傲娇上了?谈熙撇嘴,继续逗:“我只是想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和你分享,还不领情……”

陆征眉眼微动,态度有所软化。

“冰淇淋就那么难吃?”

“……太甜。”

“好吧,以后不逼你了。”说完,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陆征回佣,反客为主。

分开的时候,男人目光暗沉,开车的动作似乎带着一股狠劲儿,谈熙坐在一旁娇笑,声音清脆。

“慢点,你当开赛车啊?”

“等着,回去再收拾你!”咬牙切齿。

谈熙笑得更欢。

两人一进电梯就亲上了,陆征把她堵在死角,摄像头只能扫到男人的背影。

开门,关门,转眼就被陆征抵在门上:“小东西,你是故意的!”

“呀,被你看出来了,怎么办?”眸色晶莹,仿佛陷落万千星光。

陆征呼吸一重,直接将人打横抱起,粗鲁地踹开卧室门,低咒一声:“妖精!”

谈熙笑靥如花,伸手扯他领口:“那你就是唐僧!”

男人挑眉。

“因为,我要吃了你——”

“好,那就试试看,到底谁吃了谁。”

一夜激狂,缠绵不休。

清晨,一缕寒风入窗,掀动帘脚,窗外刺目的雪光有些明晃晃。

被窝里,娇小的人影动了动,像只蠕动的虫,而旁边则趴卧着一头沉睡的雄狮。明明力量悬殊,却相偎而眠。

谈熙睫毛轻颤,缓缓睁眼,入目是男人轮廓深邃的正脸,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却不像西方人那样夸张,该有的棱角不缺,每一个细节都像精心雕琢过。

这是一件艺术品,谈熙想。

正当沉思之际,那双眼睛遽然睁开,鹰隼般锐利,又是刀刃凉薄。谈熙下意识伸手去捂,低声警告:“再看,就把你吃掉!”

他没有去揭挡住视线的那只手,只是笑,声音低沉又好听:“求之不得。”

谈熙哼了声,立马收手,她才不便宜这头大尾巴狼。

“现在才知道后悔,晚了!”

谈熙又被压在床上,一次,两次……

“陆征,你还有完没完?!”她怒。

某人充耳不闻,像庄稼地里的老汉,只知道埋头耕耘。

再次醒来,枕边已经没人了,谈熙拢着被子坐起来,全身酸疼,身上也黏糊糊的,她拿了睡衣钻进浴室。

洗完澡,又随手拢了拢长发,谈熙走到客厅。

桌上摆着几道热腾腾的炒菜,有红烧牛肉、白斩鸡、豆豉鱼,男人高大的身影与厨房这样的地方有些格格不入,再加上那条卡通围裙,画风不要太清奇。

谈熙坐在沙发上,随手捡了张餐巾纸,又抓过茶几上的中性笔,毫不讲究地描画起来。

等陆征出来,她把画好的成品递过去,“看看。”

“去把手洗了,吃饭。”

“啧,你先看看嘛!”

陆征把东西接过去,在手掌心摊开,扫了一眼,眉头骤紧。

“你那是什么表情?”

“丑。”

“……”

作为一个美术专业的学生,居然被人嫌弃画画丑?!谈熙怒了,结果是被男人吻得晕头转向,加之没收了作品。

“既然丑,你还拿去干嘛?”

“销毁。”

“……”

这餐饭当然不会是陆征做的,他只负责把外卖盒里的东西倒进盘子里,然后送到微波炉加热,最后端上桌。

饭后,谈熙主动去洗碗,陆征进了书房。

她削了苹果,用盘子装好,又插上牙签,刚走到客厅就听见自己手机在响。

谈熙没有多看,直接上滑:“喂……”

“谈熙,你在哪里?”居然是秦天霖。

笑意骤敛:“跟你有关吗?”

那头低笑,竟隐约泄露出一丝阴狠,谈熙拧眉,待仔细分辨的时候,又没了动静,她想应该是错觉。

“你就这么讨厌我?”

“对啊!”直言不讳。

“那你为什么还要留在秦家?”

“你当姑奶奶想留?”

“正好。”

谈熙一愣:“什么意思?”

“我也觉得咱们这样没意思,明天上午回来一趟,既然要分开,有些事情总要交代清楚。”

“分开?”谈熙有点懵,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心里,蠢蠢欲动。

“怎么,你还想死皮赖脸留在我身边?”

“呵呵哒。见过自恋的,还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脸呢?还要不?”

“记住,明天上午十点。”

谈熙挂了电话,她知道自己迟早都会摆脱秦家,摆脱秦天霖,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这么……容易。

按理说,秦变态之所以能成为“变态”,就是因为他扭曲的人格,如此轻易就放手,倒不像他会做的事。

谈熙虽然狐疑,但抵不住诱惑太大,如果能正大光明脱离秦家,她不介意冒这个险。

所以,第二天陆征去公司以后,她后脚也跟着出门了。

在小区门口拦下一辆出租:“师傅,去半山别墅。”

谈熙是由刘全领着进门的。

“Hi~刘经理最近过得不错嘛?”

“二少夫人。”

“还记得我啊?”

“当然。”一个刺头,不记得才怪!

刘全把她领到门口,打了声招呼就退开了,谈熙在想,一会儿见到陆卉和秦天美母女该作何反应?

但事实却是大厅空无一人,别说陆卉,就连个下人也看不见。她心里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伸手拉门作势离开,才发现门从外面被人反锁了。

谈熙转过身,便见一袭浴袍的秦天霖拾级而下,手持高脚杯,轻摇慢晃。

目光微闪,她把手背到身后,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解锁,按了两下通话键……

“秦天霖,你什么意思?”

他踱步上前,伸手钳住谈熙下颌:“老婆,想见你一面真难。”

面色一变:“你故意引我过来?!”

“这么聪明,难怪陆征也钻你裤裆。”

“满嘴喷粪!”

“怎么,我说了他一句你就心疼了?”

谈熙打掉他的手,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早已惊涛骇浪!他居然知道了?!

谁说的?

“很惊讶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手上猛然用力,疼痛从下颌传来,谈熙咬牙忍住,看着秦天霖一双眼睛从平静无波席卷起滔天愤怒,她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这人不会杀了她吧?

“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害怕,真是稀罕!谈熙也会怕?”

“死变态,你到底想做什么?!”

“变态?呵呵……”秦天霖陡然发狠,直接扯过她的手,谈熙措不及防,手机飞出去,砸在地板上哐当一声。

谈熙面色大变。

秦天霖抬手扇了她一耳光,清脆又响亮:“贱人!”

谈熙也不是好惹的,她心里发憷可不代表就能随便让人扇耳光,男人收手的同时,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直接抬手还回去。

啪——

秦天霖被打歪了脸,保持着偏头的动作,半晌才扭回来,谈熙已经退开很远,目露防备,脸上还残留着愤怒到极致的阴狠。

“渣男!”她回敬。

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谈熙嘴角破了,秦天霖鼻孔淌血。

“跟他断了,我既往不咎。”

“想得美!”谈熙也不管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陆征的事,既然捅破了窗户纸,那就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反正总有一天要撕破脸,只是早晚的问题。

“谈熙,你他妈给脸不要脸!”

“如果是你给的,我直接扔地上踩,老娘不吃你这套!”

------题外话------

宝宝们,圣诞节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