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大打出手,记得报仇/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天霖闻言,怒不可遏。他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变得如此彻底?

以前,口口声声说爱慕他的人,转眼就恨不得把他踩到地里。女人是不是都这样善变?

谈熙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全神戒备,朝阵亡的手机看了一眼,希望那通电话有用。

当务之急是如何拖延时间,等陆征赶过来。

“为什么?”他突然开口。

谈熙皱眉,不明所以。

“为什么是陆征?”

谈熙顿觉好笑:“为什么不能是他?够帅够高,器大活好,关键有钱。不管哪方面看,他都很合适……”

“闭嘴!”

谈熙哼笑,目露不屑。

秦天霖像头被惹怒的狮子,猛冲上前,伸手掐她脖子,谈熙避之不及,却又不甘束手就擒,提脚踹在对方膝盖上,秦天霖闷哼一声,抬手就想挥巴掌。

谈熙心知躲不掉,索性往前凑,半张脸暴露在对方挥手可及的范围之内:“打啊,又不是第一次!”

手僵硬在半空,隐隐颤抖。秦天霖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惧从何而来,但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一耳光下去,可能他和谈熙之间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不……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谈熙冷笑,骂他“孬种”。

秦天霖额上青筋暴突,眼底也浮现出一层浓郁的猩红。他想动手,非常想,可是在谈熙冷若冰霜的目光下,他竟慢慢平静下来。

谈熙顺势挣脱他的钳制,退开几步远。

秦天霖自嘲一笑,掏出香烟点燃,走到一旁沙发落座。

狠吸两口,沉声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谈熙不应。

“呵,你真本事,连一向不近女色的陆征都被你哄得团团转。”就连他自己也……

“谢谢夸奖。”

“……你们睡了?”

谈熙浑身一僵,眼底防备更浓。

“看来真的睡了啊……”烟雾缭绕中,男人眉眼模糊。

谈熙听在耳朵里,只觉阴鸷缠绕,险些喘不过气。

“呵,器大活好……谈熙,你他妈犯贱!”

哐当——

面前的玻璃茶几被他踹翻,谈熙连忙后退,还是有细小的碎渣溅到手背上,刺痛顿生,幸好没有流血。

“疯子!”她骂。

“没错,我是疯了,”秦天霖怒不可遏,“上次那顿鞭子怎么不抽死你?!”

谈熙瞳孔一缩,随手拿起花瓶抡过去,秦天霖面色一变,闪身躲避,额角还是不可避免被擦伤,正欲反击,却见谈熙近乎狂乱的目光,他愣在原地。

从进门到刚才,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冷静的,宛若一潭死水,如何拍打也惊不起波澜,现在却因为他一句话,目眦欲裂,泼天恨意从那双眼睛满溢而出,秦天霖觉得有一只无形大手掐住了他的脖颈,使劲揉搓着心脏!为什么会这样?

谈熙可以不在乎眼前男人的所作所为,因为她是炎兮,秦天霖之于她来说,比陌生人还不如,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提起那顿鞭子!原主就是这样被他活生生打死的,她忍不下去,也不想再忍!

“秦天霖,你巴不得我去死对吗?”

“我……”没有。

“呵,以前是有多瞎才会看上你这种垃圾?”

秦天霖双拳收紧。

谈熙冷笑:“你在不服气什么?我自问没那个本事牵动二少的情绪。”

“没本事?谈熙,”他轻笑,“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目光微闪。

“行,那我把话说清楚。你已经成功让我产生兴趣,我不打算放手。”

“有病!”

“骂吧,我喜欢看你愤怒的样子,尤其是眼睛,特别漂亮。”男人目露痴迷。

“可惜,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嘴硬。”

谈熙嗤笑,“你凭什么以为我有了陆征,还会把你看在眼里?”

一句话戳中秦天霖痛脚,她太清楚这个男人可笑的自尊和底线,他在嫉妒,他不甘心。

秦天霖咬牙:“贱人!”

“戴绿帽的滋味好受吗?开心吗?陆征啊,你该叫他一声舅舅呢……”

“谈熙,是你自己找死!”他冷笑,像魔鬼咧开嘴,露出森森獠牙。

她暗道不妙,左脚刚迈出一步就被男人扣住肩头,被迫转身,谈熙和他面对面,一个阴狠邪妄,一个淡若秋霜。

“陆征是把你干得多爽,口口声声赞他活好?”

啪——谈熙甩手一个耳光,面色冷沉。

“哈哈……你就是这么勾引男人的?欲拒还迎?”

她再抬手,被秦天霖中途截下,谈熙勾了勾唇,屈膝顶他裆部,男人惨叫。

“蠢货!”她急欲挣脱秦天霖的钳制,却忽略了男人因愤怒而猩红的双眼。

就在谈熙自以为将要摆脱束缚的时候,秦天霖突然把她往怀里一按,转身压倒在沙发上。

“起开,混蛋!”她伸手挠,用脚蹬。

秦天霖跨在她身上,双手钳住谈熙的手腕,眼神又冷又狠。

他亲,她躲。

“今天就让你认清现实,到底谁才是你男人!”

“滚开!”谈熙动作发狠,秦天霖那张脸已经被她挖出几道血痕。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侧颈,不同于陆征带给她的熟悉,秦天霖身上的冷戾让她呼吸困难,像被拘于狭窄的空间当中,空气逐渐稀薄。

“你这样是强奸!”

“我是你丈夫,跟我睡天经地义。”

“呸——我们根本没扯证,你是哪门子丈夫!”

“乖,我欠你一个洞房花烛,今天就补给你。”

“滚,我不稀罕!”

“谈熙,事到如今由不得你了。”秦天霖张狂大笑,扯开她的外套,又从牛仔裤里把束进去的下摆扯出来,“老婆,你好香……”

谈熙目光一狠,五指成爪,在男人脸上留下五道挖痕,秦天霖反手一扬,“骚货!”

耳畔嗡鸣作响,左边脸颊痛到麻木,谈熙品尝着口中弥散的血腥,黑色瞳孔亮得惊人。

秦天霖颤抖着手,恍然怔忡。

就在这个时候,谈熙翻身坐起,秦天霖被她反按在沙发角落,她不要命地掐他脖子,眼中恨意令人心惊。

整个过程,谈熙没有尖叫,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粉色唇瓣抿得很紧,所有愤恨与恼怒化作强悍的力道悉数施加在两手手上。

秦天霖双颊涨红,两眼翻白,某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死。

那种恐惧,就像被死神的镰刀抵住心口,除了害怕,只剩下绝望。

“谈……熙,你……是我……的……”他一字一顿。

谈熙按住他的头,往身后墙壁上撞。

咚咚咚——

“现在,我还是你的吗?”她笑得绝情又灿烂。

秦天霖眼中迷恋更甚:“我想……抱着你……下地狱……”

“疯子!”谈熙杀红了眼,继续撞。

秦天霖忍住强势袭来的眩晕,嘴比钢铁还硬:“我要……摸遍你……全身……干……”

谈熙反手一个巴掌:“畜生!”

也就是这松手的瞬间,秦天霖借机挣脱,反手撕她里面的毛衣。

两个人从沙发扭打到地上,男人在征服,女人在泄愤,各不相让。

“二爷,您不能进去……”刘全的声音。

“滚开!”强势又霸道。

“二爷……”

“滚!”紧接着,传来刘全的惨叫声。

谈熙听到熟悉的声音,险些落泪:“陆征,我在——唔唔——”

秦天霖眼神狂乱,捂住谈熙的嘴,把她往楼上拖。

谈熙抓住扶栏不撒手,秦天霖气急,砸门的声音传来,陆征即将破门而入,他突然撒手,转而压谈熙身上,撕烂她的毛衣,露出雪白凝脂的胸前肌肤,“谈熙,你逃不掉的!哈哈——”

门被踹开的瞬间,陆征首先看到了客厅里那片狼藉,碎裂的茶几,凌乱的沙发,眼神在瞬间席卷起血腥。

通往二楼的扶梯中央,厮打的一男一女,一个躺着,一个跨坐其上。

热血直冲大脑,陆征冲上去,抓起秦天霖的领口就是一拳。

“混账!”

闷哼一声,秦天霖顺着楼梯滚下去。

谈熙躺在楼梯上,撕裂的毛衣露出黑色Bra,长发散乱像个疯婆子,即便脸上挂了彩,却不见丁点儿泪痕。

她说:“陆征,你来得好晚!以后不相信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拥她入怀,谈熙能够察觉到男人的手在颤抖。

她笑了笑,牵扯到破皮的唇角,疼得龇牙咧嘴:“你要记得,替我报仇。秦天霖想强奸……”

“好。”

谈熙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承诺,自顾自说完:“还扇我耳光。你不能因为他是你外甥,就包庇纵容……”

“不会。”

“嘻嘻……那就好。”

陆征把外套脱下来,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我抱你回去,好不好?”轻柔舒缓的音调,带着小心翼翼的呵护,仿佛她是一尊易碎的瓷娃娃。

“不好,我还没看到他挨打的样子,怎么能走?”

陆征咬牙,“你等我。”

“好呀。”她明明在笑,眼里却是破碎的微光,带着恨意。

抱膝坐在台阶上,一颗一颗扣好陆征脱给她的外套,谈熙看着秦天霖挨揍、痛呼,最终倒地不起,她笑得兴味盎然,血液里的兴奋在蠢蠢欲动,锁在内心最深处的邪恶即将挣脱枷锁。

某一瞬间,她嗅到了血的芬芳,让人欲罢不能。

秦天霖倒地瞬间,朝她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带着意味深长的狞笑。

谈熙回以莞尔,动了动唇:你怎么还不去死?

“哈哈哈……”

------题外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