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关系曝光,震惊秦家(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天霖满嘴血污,却癫狂大笑,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陆征眼神发狠,一脚踹在他胸口上,秦天霖后仰倒地,笑声却不停。

“够了!我管教老婆,你陆征凭什么插手?!”

“就凭我的拳头比你硬。”

秦天霖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厉眸如刃:“叫声舅舅,不代表你就能随意插手我的私事。”

陆征冷峻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秦天霖粗着脖子回瞪,不甘示弱。

半晌,“你确定这是你的私事?”陆征悠悠开口。

秦天霖面色一变,眼里除了愤怒,还有来不及掩藏的惊愕。

谈熙挑眉,唇角轻轻上扬。

“舅舅,你确定要一意孤行?!”他后悔了,不该因为一时冲动把事情闹到台面上,陆征脾气倔强,宁折不弯,谈熙又是个不管不顾的疯子,一旦逼急,两人很可能公开关系,这不是秦天霖想要的结果。

陆征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早晚的事。”

“她是我老婆!”低声咆哮,犹如困兽之斗。

谈熙站起来,拢好外套,顺着台阶走下来,每一步都像踩在男人心尖上:她是上帝,而他是等待宣判的囚徒。

不要……秦天霖在心里疯狂呐喊,却还是眼睁睁看着她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他从来没有在陆征脸上看到过如此温柔的神色,记忆深处那个温柔乖顺的谈熙似乎又回来了。

“你们背叛我!”再也受不住眼前这一幕带来的冲击,秦天霖咆哮出声,眸色猩红。

谈熙冲上去,抬手一个耳光:“这是还你的!”

陆征箍住她的腰往后拖,“乖,交给我处理。”

“不行!”

“小东西,听话……”没有呵斥,也没有警告,其中饱含的心疼与无奈,谈熙甚至不敢细品,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泪洒当场。

秦天霖见二人亲昵的姿态,眼中闪过阴鸷,迅速站起来,挥拳砸向陆征。

“你打不过我,收手吧。”他搂着谈熙闪身躲避。

“把她还给我——”

陆征眸色一暗,将谈熙推开,两人拳脚相加,大打出手。

突然,一声尖叫从进门处传来,秦天美站在玄关,脚边是散落一地的购物袋,“二哥,舅舅,你们……”

“闭嘴!”两人同时开口。

秦天美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悚”二字来形容,狼藉斑驳的客厅,近身肉搏的两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卉气急,一把扯过谈熙,“你说!”

“老太婆,如果我是你,这个时候就安静点,拎不清状况还想端架子,你还真拿自己棵葱!”她在迁怒。

陆卉闻言,狠狠一怔,她和谈熙虽然一向不对盘,但这是第一次彻底撕破脸!

“弟妹,你怎么能这样跟妈说话?”岑云儿一脸不赞同。

谈熙看了她一眼,冷笑:“我不是把你一直想做却没胆子做的事情代劳了吗?大嫂非但不感谢我,还踩上一脚,够缺德啊!”

岑云儿面色一白,对上陆卉怀疑的眼神不由心虚。

奇怪……谈熙不好惹大家都知道,可也没像现在这样不好惹,全身倒刺竖起来,一碰就扎!好像豁出去了,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束缚她。

岑云儿垂眸敛目,不动声色退开。以前的谈熙她惹不起,眼前这个破罐破摔的女人她更惹不起。

美玉硬不过陋瓦,最好的方法是避其锋芒。

连陆卉在没弄清楚状况之前,都不敢再随意开口,可偏偏某只单细胞生物没长脑子——

“姓谈的,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有妈生没爹教的小畜生……”

啪!

“这一耳光是教你,做人别那么贱。”

啪!

“这一耳光是告诉你,下辈子投胎不要再当秦天霖的妹妹,让人看着就想吐。”

谈熙动作太快,每个字都像圆盘里滚弹珠,又快又急,陆卉想护都来不及。

“你打我?!凭什么?!”

谈熙弯了弯唇角,眼里一片冷芒。

秦天美恨得咬牙切齿,正想冲上去打回来,陆卉及时喝止:“天美,住手!”

“妈!”

陆卉冷眼一扫,秦天美悻悻作罢,只是看向谈熙的眼神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

突然,一声痛呼乍响,紧接着传来压抑的闷哼,秦天霖倒地不起,满脸是血,却还挣扎着想站起来,继续干架。

陆征冷眼如刃,一脚踏在他胸口上。

“舅舅,你……真狠!”

陆卉见状,大惊失色,“阿征,你这是做什么?!”

秦天美也跑过去,“哥,没事吧?”

只有谈熙和岑云儿留在原地,冷眼旁观,前者恨不得秦天霖直接去死,后者聪明地静观其变。

陆征收回拳头,脚还踏在对方胸口上,“你,服不服?”

咧开一口红牙,秦天霖冷笑:“你就算打死我,名义上,她也还是我的女人。”

谈熙嗤笑。

陆征却像被踩中尾巴的狮子,抬脚一跺,秦天霖表情扭曲,陆卉吓得面无人色:“阿征,我不知道天霖做了什么惹你不快,但我相信他不是故意的!你……”

“妈!不准求他!”

“哥,别说话,你流了好多血。”

秦天霖根本不看她,视线越过肩膀落在谈熙身上:“你……过来。”

她站在原地没动,状若未闻。

“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陆征眼神发狠。

“你凭什么教训我?别忘了,她也要喊你一声舅舅!”

“天霖,闭嘴!”陆卉急得跺脚,她听不懂这两人究竟在打什么哑谜,又和谈熙有什么关系,她只知道,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惹恼陆征,否则不止天霖,甚至整个秦家都会遭殃。

名义上,陆征叫她一声“姐姐”,可到底不是一个妈肚皮里出来的,怎么可能亲近得起来?对于这个弟弟,陆卉敬畏居多,乃至谄媚讨好,真心实意却寥寥无几。

“阿征,有什么话好好说,就当……姐姐求你,可以吗?”

陆征不置可否。

“舅舅,你放了我哥吧!他流了好多血……”秦天美下意识伸手拽他衣袖,陆征不动声色避开。

陆卉一个劲儿朝儿子使眼色:“天霖,跟你舅舅道个歉,别再胡闹了!”

他冷哼,视线胶着在谈熙身上,燃起一抹近乎痴狂的亮光,她的冷漠令他血液沸腾,她的无视让他心痒难耐,像一座巍峨雪山,引起人攀爬征服的欲望。

谈熙却没有看他,所有注意力全在陆征一个人身上。

三人之间诡异的气氛没有逃过陆卉的眼睛,却没往那方面想,她走过去扯住谈熙胳膊,“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就发现谈熙身上披着一件男人的外套,陆卉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怪异的情绪。

谈熙被她扯得踉跄半步,露出半个雪白的肩头。

“你……”陆卉心下震惊。

谈熙把衣服拢好,表情木然,动作从容。

陆征踹开秦天霖,走到她身边:“冷不冷?”

摇头,“阿征,我困了,想回家。”

“好,我们回家。”言罢,将她打横一抱,扬长而去。

偌大的客厅瞬间死寂,直到两人背影完全消失,陆卉才不敢置信地惊呼出声,颓然跌坐在沙发上:“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

秦天霖瘫倒在地,两眼盯着天花板,唇畔狞笑始终未褪。

陆征,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放弃吗?她本来就是我的!

岑云儿站在进门处,脸上的表情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就像打翻的颜料盘,什么色都有。刚才,陆征抱着谈熙从她身旁走过,男人眼里的缱绻温柔,女人脸上的信任依赖,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是一对恋人!

怎么可能?

怎么可以?

陆征和谈熙?!

“妈,你怎么了?说句话啊!”只有秦天美的脑子反应不过来,“大嫂?舅舅和谈熙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抱她?”

“你给我闭嘴!”陆卉像突然被人点中死穴,勃然大怒。

岑云儿直缩脖颈,尽量降低存在感。

“天霖,你告诉妈,不是那样的对不对?”

“呵……”他坐起来,呸出一口血水,又用衣袖擦干净,“你的好弟弟睡了你的儿媳妇,是不是很有趣?”

陆卉如遭雷击。心中最不愿承认的猜想成为事实,她连连摇头:“不会的……可能,我们误会了什么,天霖你跟我去找阿征,把误会解释清楚……”

“妈,够了!他们已经亲口承认,你还要自欺欺人吗?”

“这……不可能啊!”陆征和谈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么就……

秦天霖冷笑:“别忘了,上次是谁送她去医院。”

陆卉倒抽凉气:“你的意思是,他们那个时候就……”

“妈,这件事你别管,我自己处理。”说完,转身上楼,脚步沉重。

看着儿子踉跄前行的背影,陆卉眼里闪过心疼,随即转化为对谈熙的痛恨:“小贱人!”居然挑唆陆征祸害天霖,不能再留了……

陆卉离开之后,岑云儿先让人把门口受伤的刘全送到医院,再叫来佣人把客厅打扫干净。

“……我不管你们看到什么,或是听到什么,全部忘掉,一个字都不准再提!秦家容不下嘴碎的佣人,你们好自为之。”

“是。”

敲打完众人,岑云儿揉了揉眉心,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被秦天美拖住:“大嫂,发、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妈和二哥这么生气?舅舅和谈熙,他们……”

“天美,接受现实。”

------题外话------

十二点前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