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倾尽所能也要护你周全(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晋辉从公司回来,直接进了书房,脸色黑得吓人。

秦天美站在一边,大气不敢出一声儿,生怕自己被牵连。

“妈……”

陆卉拍拍她的手:“先上楼去看看你哥,我跟你爸有事要谈。”

秦天美点头,转身朝楼上去。

岑云儿正安排摆饭,俨然一副贤妻模样,就连陆卉也挑不出她丝毫错处,“辛苦你了,云儿。”

“妈,着都是我该做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等陆卉离开,岑云儿才彻底松了口气,有时候她很羡慕谈熙,自由自在,不为名声所累,更不必曲意迎合,但也只是羡慕,她没有勇气抛下现有所拥有的一切,更无法想象没有秦天奇的日子该怎么活。所以,注定这辈子都耗在秦家,泥足深陷。

书房。

“简直混账!”秦晋辉拍桌而起,怒意汹涌。

“你也别气了,”陆卉站在后面,替他揉按太阳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该想想如何解决。”

“哼!说得容易,你那个好弟弟是什么脾气,你不知道?他铁了心要做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这点,就连秦晋辉都不得佩服。就拿平津那块地的开发权来说,陆征一意孤行要公开招标,无论董事会如何施压,他都一力扛下来,光这份魄力就不可多得!

陆卉识趣地选择不说话。她姓陆,跟陆征有一半相似的血缘,这是无法否认的,亦不容狡辩。

秦晋辉也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话有些过分,拉过妻子的手拍了拍:“抱歉,语气重了些,你别放在心上。”

“夫妻之间,不说客套话。这件事对天霖的打击很大,如果处理不好,甚至还会波及秦家的名声,毕竟谈熙在这个圈子露过面,后头还有个谈氏耸立着,牵一发动全身。”

“你考虑得很周到。这件事不能声张,能私下解决最好。”

“那谈熙的去留……”陆卉说一半留一半,这点她拿不准,自然要看秦晋辉这个一家之主的意思。

沉吟半晌,“不管怎么说,谈熙都是秦家承认的媳妇,这点毋庸置疑。”

陆卉抿唇,如果可以她不想谈熙再跟这个家有任何瓜葛,但秦晋辉的考量她又不得不顾。

“可阿征不会善罢甘休。”

“哼!我们拿他没办法,不代表其人也没办法。”

陆卉神色几经变换,“你的意思是……”

“你也有段时间没和陆家走动了,抽空回去看看老爷子和老太太。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看到陆征交女朋友。”

“晋辉,你……”

“照我说的做。”

“可是我们无法保证二老会出面阻止,毕竟他们想抱曾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说不定真的会为此接受谈熙。”

“老太太不好说,但老爷子向来看中人伦道德,谈熙既然是天霖的妻子就没道理任何陆征这个当舅舅的染指。”

“我明白了。”

陆卉刚从书房出来就听见女儿大呼小叫的声音。

“天美,我记得不止一次告诉过你,无论遇到什么都必须冷静,你怎么听不进……”

“妈,二哥在发烧,全身滚烫!”

“什么?!快,让司机备车,马上送医院。”

这厢,手忙脚乱,那头,岁月静好。

谈熙被陆征放到副驾驶位上,男人动手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坐上车,发动引擎。

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只闻呼啸而过的风声。终于,谈熙从呆滞中缓和过来,转头朝他笑笑:“没想到你揍人的动作这么帅。”

陆征浅笑,心里的石头这才重重落地,还有心情开玩笑,证明真的没事了。

“惹祸精。”

谈熙哼了哼,明显不服气:“是他使诈,现在怪我咯?”

“谁让你一个人去秦家的?瞒我?”

莫名心虚,她不就想解决干净了再告诉他,没想到被秦天霖那个死变态摆了一道。

“还好,不算太笨。”知道打电话求救。

“你说,秦天霖怎么会突然发难?”谈熙皱眉,“按理说,他不应该知道的……”

男人眼底幽光闪烁,“也许他碰巧看到了。”

“看到?怎么可能……我们在津市,他在京都……”等等!秦天霖好像是说要来学校接她,莫非撞见她和陆征在一起了?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

“现在彻底撕破脸,接下来怎么办?”谈熙盯着他。

“你觉得呢?”

幽幽一叹:“现在秦家是不能回了……”一想起秦天霖撕她衣服的狠劲儿,谈熙就忍不住打颤,那是个妥妥的疯子。

临走时不经意瞥见他脸上的阴郁,谈熙就知道,秦天霖绝对不会轻易罢手。

“听你的语气还想很遗憾?”陆征面无表情。

谈熙眼珠一转:“你吃醋了?”

“……”

“他就只是把我衣服撕了,其他地方没碰到。”

半晌,一声轻叹:“下次不要再一个人去见他了。”

“嗯,一个人不去,我们一起。”最好气死那个变态!

男人脸色这才多云转晴。

当路虎停在医院门口,谈熙微愣:“做什么?”

陆征替她把外套扣好,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顶鸭舌帽替她戴上,“下来。”

谈熙不动:“你还没说来医院做什么?”还是庞绍勋工作的医院。

“上药。”

“嗯?”

大掌抚上她红肿的左侧脸颊,谈熙疼得倒抽凉气,这次想起厮打中,她挨了秦变态一个耳光,嘴唇破了。

“小伤,用不着。”她不想去。

“听话。”

“这点小伤,睡一觉起来就能消肿。”

“既然来了,进去擦点药。”

“只擦药?”谈熙开条件。

“要看具体医嘱。”

最后,虽然不情不愿,谈熙还是被他半揽着拖进庞绍勋办公室。

“呵,我说今天怎么一起床就有喜鹊在叫,原来是有贵客上门。”

谈熙撇嘴,这人说谎都不带打草稿,这个季节哪来的喜鹊?

瞎!

“替她看看。”陆征突然开口。

庞绍勋把手上的笔放下,双臂环胸,好整以暇:“你怎么老出事?”

丫的!你才老出事!呸呸呸——

谈熙连呸三下才作罢,看向庞绍勋的眼神略带不满:“童子鸡,亏你还是个医生,说话忒难听!”

“医生就必须说话好听?”他反问。

“当然,否则怎么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劝人花钱治病?”

“诡辩。”他指着面前的椅子,“坐好,左边脸全部露出来。”

谈熙不情愿,还是陆征押着才安分下来。

“嘶……谁下手这么狠?口腔都肿了。给你拿支消炎药膏,每天三次记得抹上,另外可以再拿点消炎药……”

“停!我不吃药。”征询的目光投向陆征,后者点头,谈熙这才满意。

“你就纵着她吧!”庞绍勋冷哼,总有一天会跑你头上拉屎!

别怀疑,谈熙就是个得寸进尺的小无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涂完药,谈熙去洗手间,偌大的办公室只剩陆征和庞绍勋二人。

“秦家知道了?”

“嗯。”

“阿征,你到底怎么想的?”

“别劝,你知道,我不会放手。”

庞绍勋叹了口气,“你呀,就甘心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她没你想的脆弱。”

“可你确定她真的坚强到足以担起陆家女主人的重担?”

“阿勋,你还是太小看她。”

“你现在是完全陷进去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

“那秦家那头你打算如何交代?”

“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做起来也不难,我只怕惊动两位老爷子。”

庞绍勋拧眉,他承认谈熙这样的女生的确有吸引人的本事,走到哪里都是发光体,陆征的喜欢并非偶然。但令他想不到的是,陆征竟然能为一个女人劳心谋划,甚至不惜得罪秦家,或许之后还要冒着违逆老一辈的风险,这根本不像他会做的事。

但不仅他做了,还一意孤行。

“你就这么稀罕那丫头?”

男人眼里掠过一抹罕见的柔和,他说:“值得。”

“那你最好想想该怎么跟老爷子解释。”

“外公就交给你了。”

“喂,不带这样啊……”

陆征起身离开。

“你给我回来!”庞绍勋叫嚣不停,可惜,人已经走远了。

谈熙从洗手间出来,发现陆征已经在等他。

“走吧。”

她把手递过去,男人捂进掌心,然后一并揣到口袋里。

两人离开医院,之后又去了一家粤菜馆解决午饭。

为了遮住脸上的红印,谈熙不得不把头发披下来,心里把秦天霖里里外外骂了个遍。

陆征替她叫一份冰淇淋,成功让某张愁苦的小脸儿重展笑颜,“阿征,如果你今天来晚了,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她捧着冰淇淋,吃得一脸满足,语气却难掩认真。

“再也不会了。”不会把你置身险境,不会让你承受侮辱,即便倾尽所能,也要护你平安周全。

“说话算话。”

“一言为定。”

吃完午饭,陆征带她去商场买手机。

谈熙趁机要了最新款的水果,花了近一万大洋,陆征刷卡刷得十分豪爽,看得售货小姐眼睛都绿了,恨不得踢开谈熙,将眼前这枚钻石王老五收入囊中。

“可惜,他已经是我的了。”临走之际,谈熙凑过去,低声宣示主权,幼稚又恶趣。

售货小姐面上一阵青一阵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