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现在都没有资格命令我(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329章

谈熙没有想到,第一个来找她的人会是张茹秋,即原主的二婶。..

说起这位张女士,那也是个厉害人物,当年原主在她手底下讨生活没少受委屈,别看任静现在春风得意,小时候跟她一样,被张茹秋往死里磨搓过。

两人约在一家咖啡厅,张茹秋先到,坐在位置上等了将近半个钟头,谈熙才推门进来,一股子懒散劲儿。

“半年不见,样子没变,脾气倒涨了。”

若是以前的谈熙要么不说话,要么唯唯诺诺,碰见张茹秋就像老鼠见了猫。不过现在——

“二婶还是老样子,说话句句带刺。”

张茹秋微诧异,她之前从女儿口中得知谈熙性情大变,原本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不过,也仅此而已了,没爹没妈又被教废的东西,她还不放在眼里。

“别以为嫁入豪门就能飞上枝头,少给我摆臭架子!乌鸦就是乌鸦,永远成不了凤。”

谈熙冷笑,还真是迫不及待,一来就给她下马威。

“二婶那张嘴臭得一如既往。不过,我若是乌鸦,那得我恩惠的你以及整个谈氏又算什么呢?”

“恩惠?你也太看得起自己。”

谈熙笑意不改:“当初,如果没有秦家的注资那如今的谈氏恐怕只是个空壳,你张茹秋还能坐在这里摆豪门阔太的范儿?”

“你!”

“二婶不必动怒,我相信你今天约我出来应该不只是吵架这么简单吧?”

张茹秋冷哼:“你做的好事还有脸说?”

“如果你是来教训我的,那恕不奉陪。”

“谈熙,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这个当二婶的说你几句怎么了?还给我撂脸……”

“张茹秋,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再装下去有意思吗?有事说事,没事我先走了。”

“站住!”

谈熙脚步一顿,却并未转身。

“马上跟陆征断了,好好当你的秦家二少奶奶。”全然命令的语气。

“秦家人叫你来的?”谈熙坐回去,“让我来猜猜,陆卉还是秦晋辉?”

“这些你不用知道,照我说的做。”

“凭什么?”谈熙敛了笑,目光冰凉。

张茹秋见她不知羞耻的模样,顿时怒从心来,“你既然急嫁给秦天霖,那就是秦家的媳妇,现在又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你让谈家的脸往哪儿搁?”

“谈家?有脸吗?”

“你!”

“再说,如今的谈家跟我有关系吗?”

“别忘了,你也姓谈!”

“那又如何?从你和二叔用我换取融资的那天起,谈熙和谈家就再无瓜葛!”

“哼!你说没瓜葛就没瓜葛?这些年,谁供你吃供你穿?上学、画画哪样不用钱?你说撇清就撇清,养头白眼儿狼都比你有良心。”

“二婶这是要算账的意思吗?好,那我们就好好算一算。父母去世之后,本该由我继承公司,二叔以我尚且年幼为由,夺走公司经营权,名其名曰替我暂时打理。换句话说,公司法律上的拥有者是我,而二叔不过就是个高级打工的,现在你还敢说供我吃穿?”

“你胡说八道!”

“胡说?难道公司继承权不是我的?”

张茹秋面色一白,她很想说“不是”,但那份遗嘱她亲眼看过,谈熙才是合法继承人,而她的丈夫谈宗武只是暂代继承权打理公司和一部分不动产。

虽然经过这些年的苦心经营,谈氏已经成为他们夫妻俩的一言堂,但从法律意义上讲,公司的确是谈熙的。

“所以,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亲爱的二婶?”

张茹秋反应过来,恼恨更甚:“如果没有你二叔这么多年兢兢业业地管理公司,谈氏会有如今的规模?你现在说这些是想卸磨杀驴吗?!”

“那倒不会,二叔劳苦功高,我都一点一点牢记在心。不过,二婶似乎有些健忘,权当提醒而已。”

呵……提醒还是警告?张茹秋嗤之以鼻。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一步。”

“等等!你和陆征……”

“二婶,”谈熙目光沉了沉,“我说这么多,你难道还不明白?”

张茹秋微怔,明白什么?

“不管你还是二叔,现在都没有资格命令我该怎么做,懂?”谈熙说完,也不看张茹秋是什么表情,直接起身离开。

“死丫头!有你吃苦的时候……”

张茹秋离开咖啡店后直接去公司见谈宗武,刚走到门口就碰上一身职业装的任静。

“秋姨,您怎么来了?”

“哦,顺路看看你姨父。”

任静目光微闪,“正好我也要上去送份件,一起?”

“嗯,走吧。”

两人进了电梯,任静见她手里提着咖啡店的包装袋,随意问道:“这是给姨父带的吗?”

张茹秋点头:“这家店的咖啡味道不错。”

“姨父肯定会特别高兴。”

张茹秋笑得十分温雅,俨然一副贤妻的派头:“最近工作还顺利吧?”

任静笑容不变,她当然知道张茹秋这话什么意思,“您放心,姨父身边干净得很,虽然牌酒桌上难免逢场作戏,但都极有分寸,别家太太都在私下打听您是怎么‘驯夫’的。”

张茹秋笑意入眼,之前同谈熙的不愉快也被抛诸脑后,尤其听到“别家太太”的时候,还下意识挺了挺胸,任静看在眼里,面上虽不动声色,但心里早就笑翻了。

她和谈宗武风花雪月的时候,这个老女人只怕还窝在家里独守空闺。还多亏张茹秋疑神疑鬼的禀性,居然把她当做暗哨放到谈宗武身边监视,如此一来,倒方便他们出双入对。

真是个蠢女人!

“外面住得还习惯吗?”得到想要的答案,张茹秋转移了话题。

任静乖巧地点了点头。几百平米的大别墅,怎么可能不习惯?她现在已经彻底脱离谈家,不用再屈服于张茹秋的淫威,简直不能太美好。等过段时间把妈接出来,她就可以和这个老女人摊牌了。

思及此处,任静抑制不住唇角上扬。

张茹秋却毫无所觉。

叮——

“秋姨,到了。”

“嗯,我自己到办公室,你先去忙吧。”

任静点了点头,拿着件离开。

“宗武,还在忙吗?”张茹秋推门而入。

谈宗武今年四十八岁,由于保养得当又常年健身,所以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正处在男人鼎盛之期,身边不乏自荐枕席的小妖精,不过张茹秋自身条件不差,又颇具手腕儿,所以两人看上去还是很恩爱的。

“来了,坐,谈得怎么样?”

“给你带了咖啡。”张茹秋递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别提了,那个死丫头一点规矩都不懂!”

“我不是让你好好谈?”

张茹秋两眼一瞪:“我怎么没有好好谈?你是没看到她那股嚣张劲儿,最后居然还拿公司的继承权说事!”

“什么?!”谈宗武像被踩了尾巴的老猫,一个挺身弹起来。

张茹秋添油加醋把谈熙的话说了一遍。

“她真这么讲?”

“呵,我难道还骗你不成?这个侄女心大喽,咱们养了她这么多年也算仁至义尽,我劝你还是早做打算。”

谈宗武冷静下来,目光明暗不定。

“当务之急是先安抚秦家,必须让她跟陆征断了!”

张茹秋却不以为然,“宗武,这事儿我们还得三思而行。”

“怎么说?”

女人眼里精光一闪:“首先,这断不断的也不是谈熙一个人能决定,且不说她如今态度坚决,就算她肯听我们的,二爷那边会轻易收手?你太小看一个男人的占有欲,更何况是陆征这样的男人。就算他要和谈熙分手,原因也绝不可能是屈从于秦家的威胁。”

越成功的男人越骄傲,威严就越不允许受到侵犯。

“其次,陆征和秦天霖这两个男人,无论谈熙跟谁,对我们来说都有利无害,如果是前者或许更好。要知道,秦天霖只是秦家的二少爷,可陆征是整个陆氏的掌权人,身后耸立着庞陆两座靠山。也难怪那个死丫头会看上他……”

谈宗武若有所思:“陆家的确比秦家更有实力,但如今和我们有利益牵连的是秦家,这么做只怕不妥……”

“这有何难?表面稳住姓秦的即可,私下再与二爷结交,如果那个死丫头真有大造化成了陆夫人,还怕占不到好?”

“有道理!”

张茹秋轻叹,目露怅然:“也不知道那个死丫头哪来的好运,一个秦天霖,一个陆二,都是人中龙凤……”她的薇薇不知道比谈熙好了千万倍,却难有这样的机遇。莫非,真的是“命中注定”?

什么好事都让那个野丫头占全了。当年画画盖了薇薇一头,如今又嫁入豪门,甚至极有可能成为陆征的女人,哪怕是个情妇,也足够让人仰望!

那是二爷啊,多大的金龟……

门外,任静将里面二人的谈话一字不落尽收耳中,谈熙居然和陆征扯上关系?!

她攥紧拳头,眼里掠过一抹嫉妒,某些想法与张茹秋不谋而合,凭什么她谈熙就能占尽好处,得到这些男人的青睐?

不过转念一想,没名没分的情妇而已,顶着肮脏的名头还能嚣张到哪里去?

可她忘了,自己也是情妇!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