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玩玩?认真?(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气死了!”谈熙坐在皮转椅上,抱臂环胸。:::3

被霸占了座位的陆二爷坐到沙发上,正低头翻阅件,“你还要气到什么时候?”

“气?谁气了?我才不气呢!”

男人眼里闪过无奈,暗搓搓骂了声“疯丫头”。

“你说她张茹秋啥意思?养尊处优的日子过久了,故意到姑奶奶这儿找不痛快?!什么玩意儿……”

陆征不接话,由她发泄,专心做自己的事。

“哼!我才不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她凑过去,伸手往件上一按。

五根素白纤细的指头出现在眼前,指甲盖是浅浅的粉色,指节匀称,许是常执画笔的缘故,食指和中指指尖有一层薄茧。陆征目光一暗,抬眼看她:“怎么?”

“你以后不准跟谈氏合作,听见没有?”

陆征把笔放下,向后一靠,“原因。”

“看不惯二叔一家,总行了吧?要合作也可以,等我接手了公司再来抱你的大腿,嘿嘿……”

“傻!”

“你骂我?”

“乖,爷疼你……”

谈熙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骇到,还没来得及加强警戒就被男人捉住手,往某个部位按下去。

“嘶……”她倒抽一口凉气,“疯了你?!这是在办公室!”

“不会有人进来,里面有休息室……”他能说看到那只手的时候他就想这么做了吗?

半小时后。

谈熙从洗手间出来,泄愤似的猛甩了几下手,水花飞到件上,陆征也不恼,像只大憨熊瘫在转椅上,笑得又贱又满足。

“混蛋!”

浅笑,不应。

“今晚睡客房。”

二爷笑容一敛,事关福利,没法再当哑巴:“不行。”

“那我去睡客房。”说完,扬长而去。

陆征面色黑了又沉,沉了又僵,相当好看。

刚出陆氏大厦,手机响了,谈熙忙着挪车,索性戴上蓝牙耳机:“喂……”

“熙熙,我宋白。”

“嗯?”

“现在有空吗?”

“出什么事了?”

“没……我请你吃午饭。”

“行啊!地点报上来。”

十五分钟后,谈熙把车停在一家名为“小鱼庄”的餐厅门前。

别看名字秀气,装潢和档次一点不低。

“欢迎光临。有预约吗?”

谈熙说了包间号,服务员立马恭敬起来,亲自替她引路。

来的除了宋白,还有周奕,她推门进去的时候,两人大爷似的蹬在座位上,吞云吐雾。

见谈熙进来,赶紧灭了烟。

“熙熙……”

“谈姐……”周奕不敢矫情了,这声“姐”喊得无比乖巧。笑话,能征服二爷的女人还不赶紧巴结?

谈熙拉开椅子坐下,把包往桌上一放,“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吃饭?”

宋白把斟好的茶水推到她面前:“请你吃饭还需要理由?”

“谢啦!”谈熙喝了一大口,嗯,是茉莉花茶。

三人点了菜,别说,宋少爷来的地方就没有难吃的东西,每样菜都精致无比,光看着就能让人流口水。

谈熙吃得正香,周奕想叫啤酒,被宋白一脚踹在小腿上:“你他妈还想玩一次醉驾?行啊,别怪我到时候不捞你。”

周奕被训斥一通,只好悻悻作罢。

“你怎么也来京都了?”谈熙突然想起周奕可是地地道道的津市人。

“过来玩玩儿,顺道看戏。”

“看戏?”

宋白轻咳,警告道:“你给我消停点。”

周奕撇嘴,明明自己比谁都想知道,还不准他问,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谈熙眼珠一溜,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把筷子放下:“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你跟二爷的事曝光了?”周奕脱口而出。

宋白拧眉,昨天晚上庞女士接了个电话之后脸色就不大好看,再三追问之下才把事情告诉他。

“妈,你……很生气?”

“我当然生气!秦天霖是个糊涂虫,阿征也跟着糊涂。”

宋白当时就察觉情况不妙,要知道,庞女士从来没说过陆征一句不好的话。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究竟怎么个情况,我不信阿征会做出这种事!”跟秦天霖抢老婆?那可是他外甥媳妇!

“别啊……您先冷静冷静,说不定只是误会?”这话宋白说得底气不足,虽然知道总有一天他哥和谈熙那点事儿会曝光,可也没料到会这么快!

“误会?!你外婆亲自打电话告诉我的,怎么可能是误会?!”

“外公也知道了?”

“暂时还瞒着。”

“老太太怎么个态度?”

“秦家都闹上门了,你觉得呢?”

宋白知道,事情大条了。

“妈,如果,我说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我哥真爱上那姑娘了,你支持还是反对?”

“当然反对!你说世上好姑娘多的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怎么就把秦天霖的媳妇儿给看上了?这不是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

“万一我哥坚持?”

“那我……”庞女士沉默了,是啊,如果陆征坚持,谁又能拿他怎样?

那孩子比谁都倔,狠起来简直要命。更何况,他已经坐拥庞陆两家最好的资源,没有他做不到的,只有他想不想做。

宋白叹了口气,“所以,这事您最好别管,外婆那边能劝就劝,这事关键还是看我哥的态度,咱们就别添乱了。”

庞女士显然把这番话听进去了,嘴上却不饶人:“那是我亲外甥,干啥不准我管?”

宋白安抚好正在气头上的老妈,心想明天得把人约出来问问具体情况,这才有了今天这顿饭。

谈熙听完,半晌没做声,她有预感秦家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把事情捅出去,动作还这么快,严格说来,也不算捅出去,只是在庞、陆、谈三家辗转传递而已。

也对,按秦晋辉那种死要面子的性格,还不至于闹到人尽皆知,毕竟戴绿帽的是自己儿子,传出去整个秦家都会沦为笑柄。

想用庞家和陆家向陆征施压,算盘打得真响!

这也让谈熙更加肯定秦晋辉在她身上必有所图,否则也不至于搞出这么多事。

“姐,你说句话啊!”周奕火急火燎,“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发呆呢?”

谈熙瞥了他一眼:“慌什么?”

周奕简直无语,这都节骨眼儿上了,还淡定?

宋白轻咳,“这些事我哥应该都知道了,他有没有跟你说说他的意思?”

“没有啊!这事很严重吗?”反正,她没感觉到陆征有任何压力,刚才在办公室还有心情耍流氓……

宋白扶额:“京都四大财阀这下卷进来三家,你说严不严重?”

周奕佩服得五体投地:“姐,您这心真够宽的……”

谈熙耸耸肩,“这事不归我管,陆征可以搞定。”

其实,宋白最关心的还是名分问题,他不知道陆征对谈熙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感情,玩玩?认真?

不仅是他,秦家和庞家也同样关心。

如果,陆征只是贪图新鲜,追求刺激,那谈熙的处境将会变得十分尴尬。可如果是认真的……

这点,宋白和周奕都不大相信。

在二人的认知里,“陆征”这两个字代表的是冷漠、克制、一丝不苟。他不会允许谈熙这样的意外存在,有时候无情到可怕,凉薄至极。

在谈熙和陆征之间,宋白站队前者,即便陆征是他哥,也不能掉以轻心,所以必要的怀疑是为保险起见。而周奕则纯粹不信二爷那样理智的人会为了谈熙不惜与三个家族为敌。毕竟,对于男人来说,还有很多比情情爱爱更重要的东西,比如金钱、权力等等。

谈熙喝了口茶,拿起筷子继续夹菜:“我相信他。”

四个字就把两人打发了。

宋白目露担忧,周奕却暗自嗤笑,女人呐,天真到蠢……

吃完饭,周奕去结账,宋白和谈熙留在包间里等。

“庞家那边可能会找上你,如果有需要,随时给我电话。”

“好。”谈熙一口应下,没有半分矫情,两眼弯成新月状,仿若坠落万千繁星,那一瞬间宋白甚至有种莫名的冲动相信陆征对她不止是玩玩而已。

因为这样的她,值得任何一个男人心动。

三人分开之后,谈熙回公寓,顺便睡了个午觉。

睁眼的时候已经夕阳西下,往墙上一看,“五点……”

在被窝腻了一会儿,她坐起来,脚刚沾到地面就传来开门的声音,陆征回来了。

客厅没见到人,他抬步往卧室走,外套脱了,衬衣领口松开,整个人透出一股舒适的懒散。

“刚醒?”

谈熙打了个呵欠:“嗯。”

“中午吃了什么?”

“鱼。”

“一个人?”

谈熙斜眼睨她:“你查岗啊?”

陆征点头。

“真敢说,也不害臊……”

他伸手捏她鼻子:“起来,带你出去吃饭。”

“不想动怎么办?”

“我抱你……”

“诶!不用了……陆征,你放我下来!”

“换衣服也需要我代劳吗?”

“滚蛋!”丫的老流氓。

“想吃什么?”陆征把她放在衣柜前,看着她翻箱倒柜找衣服,像只机灵的土拨鼠。

“随便。”说实话,她并不饿。

趁谈熙换衣服的时间,陆征也把自己重新捯饬了一番,穿上休闲裤、长风衣的男人顿时多了几分潇洒俊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