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抱曾孙啊,拜师老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搁在膝头,背和腰挺得笔直,像个乖乖小媳妇儿……

老太太端着两个汤碗从厨房走出来,一碗递给陆征,一碗搁她面前:“尝尝?”

“谢谢奶奶。”两眼一弯,笑靥如花。

老太太笑得更开心了,脸上的褶子想逐渐加深,看上去和蔼又亲切,“喜欢就多喝两碗,保温桶里还有呢!”

谈熙咕噜几口喝完,生姜的味道有些呛人,但一碗下肚整个胃都暖了。

“好喝!”咂咂嘴,意犹未尽。

老太太心里那叫一个舒坦,虽然知道自己手艺不差,可被人直言不讳地赞扬又不一样了。

谈熙可不是说假的,老太太这汤无论火候还是味道都相当不错,比外面餐厅的好喝多了,她实话实说而已,虽然确实有那么几分恭维的意思。

“这是什么汤啊?”她问。

“甲鱼汤。”

“……”谈熙看了眼窗台上正慵懒晒太阳的某龟,嗯,心里挺复杂,好歹长得这么像……

在老太太期盼的目光下,谈熙敞开肚皮喝了两大碗,陆征也是。

老太太把碗收进厨房,整理好保温桶,然后坐到两人对面,笑着开口:“阿征,我出来得有点急,忘了跟你爷爷打招呼,要不你打个电话跟他讲一声?”

“好。”陆征起身往书房走。

谈熙心神稍凛,这是要算账的节奏?

见书房门关上,老太太也不端着了,直接坐到谈熙身边,亲昵地拉过她的手:“乖孩子,让奶奶仔细看看,之前你跟天霖……我都没来得及看清楚。”

谈熙面色一紧。

“别紧张,”老太太拍她的手以示宽慰,“昨天阿卉来电话,事情我都知道了,所以今天才想来看看,没想到你们都在……”老太太的声音带着岁月赐予的厚重,三分慨叹,七分温和。

谈熙突然松了口气,貌似也没她想象的那么艰难,便回以微笑。

女孩儿的眼睛很黑,里面充斥着真诚的光亮,老太太原本还在犹豫的心突然安定下来,暗叹:也只有这样特别的女孩儿才会让自家乖孙另眼相看吧?

“你知道奶奶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

摇头。

“我呀就希望有生之年能够抱上曾孙,你们可得抓紧!”

谈熙一脸懵逼,这关系还没掰扯清楚,怎么就说到生孩子了?!老太太那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是几个意思?

她突然有点蛋疼,虽然她并没有蛋……

叨叨一阵儿,老太太终于要走了,谈熙把人送到门口,笑着挥手,“奶奶再见~”

“别送了,回去吧,外面怪冷的,冻坏了怎么办?”

谈熙倚着门框,笑得贼甜。

终于看不见老太太的背影了,她才转身进屋顺手把门带上,直接进了书房,陆征低头签件呢。

“不是打电话吗?”

男人抬眼看他:“老太太存心把我支走,你看不出来?”

“所以,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客厅?”

“又不是把你往老虎跟前扔,怕什么?”

谈熙从后面圈他脖颈,用了点劲儿,不重,却也不轻。

“没良心的老混蛋!”

陆征轻笑,伸手一拉将她卷进怀里,谈熙坐在男人大腿上,脸贴在他滚烫的胸口,只觉无比心安。

第二天,两人早早起床。

虽然昨晚把客厅的沙发折腾翻了,但耐不住运动之后睡眠质量好啊,所以两人一番捯饬之后,就神清气爽出门了。

谈熙去机场接范中阳,陆征开车回老宅。

两人在小区门口分路,谈熙从车库里挑了一辆玛莎拉蒂,酒红色,特别骚。

她拿车钥匙的时候,陆征还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怎么,舍不得你的豪车?”

“臭显摆。”

谈熙被戳中心思也不恼,“我就显摆怎么了?有玛莎拉蒂停在车库里不开,你招灰呢?”简直暴殄天物嘛!

陆征:……

是了,连虚荣都理直气壮,这才是谈熙会做的事。

谈熙把车停好,刚到大厅,短信就进来了,是范老头。

问清楚位置,她很快就把人找到了,还是那副容易让人误会成斯败类的金丝眼镜,中长的头发剪短了一些,前面梳成大背头,后面长出来的就耷拉着,一身休闲衣,很fhn,一看就是搞艺术的。

“这边!”谈熙朝他挥手。

“我都等老半天了……”某人叽里呱啦抱怨一通。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老范,你要再不闭嘴,我就走人了啊!”

乖乖收声。

有时候,谈熙觉得逗这老头还挺好玩儿。

“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小声叽咕。

她只当没听见,表情绷得住,目不斜视。

范中阳碎碎念了会儿也觉得没意思,这臭小孩儿太不可爱了……

谈熙把行李放到后备箱,两人上车,范中阳啧了声,“我滴个乖乖,这车挺不错啊!”

“必须的。”陆征那家伙眼光确实不错,这车外形漂亮,操作起来也顺手,当然价格不便宜就是了。

“没想到你还是个富二代啊?”范老头一脸揶揄。

谈熙咧嘴笑了笑:“谁说开豪车的女人就是富二代了?”

“啥?”

“傍大款也可以啊!”她现在不就傍上陆征这棵大树了喵?不过,她自己也不差,赌场赚来的钱都分批投入股市,运作这么长时间,买辆玛莎拉蒂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陆征的和她自己买的是两个概念。

范中阳瞬间受到惊吓,“咳咳……傍大款?就你?”

“嗯啊~”

“你就逗我吧你。”恒了哼,明显不信。

谈熙耸肩,她也很无奈的好伐?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信了。

车停在希尔顿酒店的旋转门前,谈熙啧了声:“老头,你也不错嘛,这儿住一晚上可不便宜。”

“公费报销,我怕啥?嘿嘿……”

谈熙一默,笑得还真猥琐。

她在车里等,范中阳进去办理入住,上楼放了箱子,然后又坐回车里。

“走吧,该你尽地主之谊的时候了。”

谈熙呵呵,您老脸可真大。

范中阳吹了声口哨,扭头看窗外,心情貌似很不错。

两人沿着滨江路兜了一圈,范中阳画兴大发要求停车,然后抱着个画板冲到江边。

谈熙扶额,没办法,只好把车靠边停,跟了上去。

天边,夕阳正冉冉上升,橘红的光亮铺洒整个江面,风乍起,粼粼微波,就像清水里洗画笔,顺着颜色漾开,美不胜收。

范中阳站在江边,落笔迅速,站在谈熙的方位只能看到他略显佝偻的背影。

这还是第一次看鼎鼎大名的范教授执笔画画。

说来有趣,范中阳教了她们一学期的《美术基础》,却从来没有展出过自己的画作,更不可能当堂作画,一般都是讲一些理论知识,然后大家自行领悟。

谈熙拢紧外套,江风吹过来,冷到骨子里。

不愧是泰斗级别的人物,范中阳的动作很快,大概也就十来分钟,一幅速写就画完了。

见他手笔,谈熙才走过去,这是规矩,也是尊重。

“看看。”他把画板递过来,夹着一张速写纸。

谈熙低头一看,继而目露惊艳,远处红日,近处江水,明明只是一张A4大小的白纸却仿佛囊括了无尽浩渺,明明只有铅笔的颜色却仿佛让人看到了橘红光亮。

“怎么样?”

“厉害。”除了这两个字,谈熙想不到还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

“那要不要拜师学艺?”

谈熙目露惊诧,因为她知道,范中阳从不收女弟子。

“真的假的?”

“哼!你说真的假的?!”

哟,这老头还傲娇上了?

“嘿嘿……师父在上,徒儿一拜!”笑话,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谈熙又不傻,怎么可能白白放过?

范中阳点头,目露满意,他没看错,这是个极有天赋和灵气的孩子。

一场画展,促成一段师徒情缘。多年以后,两人坐在一起谈及这事,谈熙还状若玩笑地问他:“您老是不是早就预料到我会有大出息,所以秉着奇货可居的原则才我收入囊中?”

“嘶,都是当妈的人了还这么自恋?”

“不然您说,怎么就把我看上了?”

“咳咳……我那不是江风入脑,给吹傻了嘛……”

“……”果然牛逼!

中午,谈熙把范中阳带到了一家极有口碑的私房菜馆,还是托了宋小白的关系才订到一间包房。新拜的师父当然要好酒好菜招呼着,以后也好开小灶不是?

果然,范中阳这顿饭吃得赞不绝口,对谈熙这个小徒弟愣是越看越顺眼。

结账的时候,谈熙很爽快地签了单,不到七个菜吃了好几千,也是下血本了。

下午,她直接开车去了画展现场。

地点是在市区的环球展览厅,单看金碧辉煌的外观就可知其逼格多高。一般私人画展都会选择在这里举办,不是说地方有多大,而是这里精致怪诞,尤其符合艺术家的审美。

黎晔的展览厅在顶层,是最高规格。门口立着十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上了顶层还有保镖镇守,进去的时候还要过一次安检,范中阳貌似已经习惯了,每个步骤都很熟悉,想来规矩就是如此。

不过谈熙还是第一次来,眼见这么大阵仗,说实话她挺不耐烦。

艺术家嘛,就喜欢装。

K,她理解。

------题外话------

明天上午有一更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