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挑战黎晔权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进大厅,谈熙就看到了几个只在一流画刊上才会出现的熟面孔。网这逼格简直不要太高。

“跟上。”范中阳压低声音,朝她吆喝。

谈熙“哦”了声,目光却流连在橱窗壁上不肯收回来,越看越心惊,这里面一些作品是黎晔早年所画且并未公开过的,无论构图还是手法都稍显生涩,而她竟然能大大方方拿出来展示,单这份气度就远非常人能及。

“丫头,快跟上,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谈熙加快脚步朝范中阳走过去。

“范师哥!”

“哟,老潘你也来了?”

“还有老杨、老刘也在,如果不是小师妹这场画展,哥儿几个恐怕还遇不到一起。”

范中阳目有怔忡,“是啊,这一晃都多少年,咱们都老了。”

“你还年轻,瞧瞧这头发梳得油光水滑……”

谈熙抿唇,忍住没笑,看范老头一脸嘚瑟恐怕还没领悟对方话里的调侃,这心大得不忍直视哟。

“介绍一下,这是我刚收的小徒弟,谈熙。”范中阳把她推出去,目露警告:给我好好表现,别丢本尊的脸。

谈熙嘴角抽了抽,扬起纯真笑脸:“潘老师您好,久仰大名。”

其实,潘海早就注意到了谈熙,要知道以前这种场合谈范中阳一般都不会出席,这次不仅来了,还带着个俏丽的小丫头,真是罕见。不过,对方没有介绍的意思,他也按捺住不提,毕竟涉及到私事再好的交情也得有所顾忌。

现在范中阳特意把人拎出来,他求之不得,当即带了三分自认还算和蔼的微笑:“这么多年,总算看到他收女徒弟了,小谈年纪轻轻可不简单呐!”

谈熙挑眉,这话一般人听起来肯定觉得刺耳,“不简单”这三个字的意思多了去,不过她倒觉得潘海没什么恶意,毕竟这老头笑得很亲切,和范中阳交情也不错,没必要当面说些歧义的话来找不痛快。

果然,潘华话一出口自己就后悔了,再看老友黑沉沉的脸色,顿时懊恼至极:“别误会,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能让你老范破例的孩子在专业领域必定有过人之处。”

范中阳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谈熙却笑得毫无芥蒂,双手一拱:“那就多谢潘老师夸奖喽?”

“丫头,听你的口气好像认识我?”

谈熙报了本画刊的名字,谦虚道:“经常拜读您的专栏,当然认识。”

潘海哈哈大笑,这小丫头嘴还挺甜,模样也生得好,就是不知道专业够不够硬,得检验检验……

当即指着对面一幅抽象派画作,“不介意谈谈你看法吧?”

“当然。”谈熙笑容不变,心神却骤然一凛,这是考她来了。

潘海拭目以待,范中阳却若有所思,这画吧……

谈熙端详一阵,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就做出决定,“那个……这幅画确定不是涂鸦之作吗?”

五颜六色的画面,构图毫无章法可言,连油彩搭配都像是信手拈来,抽象派画作虽流于怪诞,可绝非眼前这样肤浅。乍一看,就像颜料盘被撞翻的效果。

谈熙用比较委婉的话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还没说完就看见潘海脸色复杂,而范中阳更有意思,那种似喜非喜的眼神是什么鬼?

“我……说得不对吗?”

“很正确。”柔和的女声从旁边传来,黎晔拨开人群走到她面前,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周边的人都围过来,以谈熙为圆心成了一个小圈子。

谈熙挑眉,大大方方直视黎晔,丝毫不受众人的议论声影响。

“这女娃娃胆子可不小。”

“咳,初出牛犊不怕虎,年轻人呐就是这点冲劲儿可贵。”

“咱们学术界的确需要不同的声音,长江后浪推前浪,不服老都不行啊!”

“……”

受邀参展的都是这行有头有脸的人物,年纪也不小了,自然散发出岁月馈赠的宽容平和,即便觉得谈熙措辞有欠妥当可能会得罪黎晔,但也绝对不会落井下石摆出嘲讽的嘴脸。

但有些人却不这么想。除了这些大拿级别的人物之外,还有一些随同参观的年轻一代,他们跟谈熙一样,都是跟着自家师父过来见世面的,黎晔在他们心中就是殿堂级的存在,哪能被一个黄毛丫头当场质疑?

“她以为她谁啊?想借此吸引注意力吧?”

“简直大言不惭,谁家的学生啊?真够丢脸的……”

“想红想疯了吧?踩大师上位?真敢。”

“……”

不仅谈熙被喷,连带范中阳都被搅进去了。

谈熙没急着辩解,目光灼灼盯着黎晔,四目相对,皆是复杂涌动。

黎晔心里也挺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沉寂,所有议论声戛然而止,有人呆愣,有人了然。

谈熙莞尔一笑,指着画框右下角的名签,“上面写了这幅画的名字叫《秋实》,我却没有看出任何秋的意蕴,当然,有个‘秋’字不就是秋天的意思,但画面内容却与此毫无联系,We,反正我是没看出来。另外,这幅画是两年前画的,我研究过您那段时间的作品,以水墨画为主,没道理会出现这样一幅油画,还是您不会轻易尝试的抽象派。就算您确实画过,想来……”

谈熙抿了抿唇,继续道:“也不会选在这种场合展出。”

黎晔看着她,没说话,眼神却透出一股子凌厉。

谈熙目光坦然,似不以为然。她这辈子确实打算好好学画,却并不热衷出名,她有钱,有陆征,有底气,不像那些一辈子都扑在画画上,千方百计想寻求一个出名机会的狂热分子。她画,是因为想画,喜欢画,无关生计,也没有压力,所以她并不害怕得罪黎晔。

相反,她现在很期待黎晔的反应,毕竟,自己当场揭了大师的短,会怎么处置她呢?

谈熙完全相信,只要黎晔站出来打击她,这里所有人都将群起而攻,就算范中阳护着她,也不一定有用。毕竟黎女士的号召力放在这儿,不容小觑。

黎晔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她记性一向很好,这个女孩儿她见过一次,是去津市参观,她作为陪同兼讲解。当时见她和宋子相谈甚欢,便多看了几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还送了她一份如此“贵重”的大礼。

成名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陷入这般尴尬的境地。不是没有恼怒,但相比现下的窘境,她更好奇眼前这个女孩儿如此镇定的原因,更想知道,她又什么独特之处竟能让范中阳破例。

“听你的意思,好像对这幅画颇有微词?”

谈熙十分诚实地摇了摇头,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下缓缓开口:“不是颇有微词,是很有意见。”

黎晔面无表情,全身气势不加约束地放开,谈熙却依旧优哉游哉。

“哦?不妨说来听听?”

谈熙笑了:“您确定?”唉,真怕她心脏受不住欸。

“当然。”黎晔唇角带笑,看上去十分和蔼,就像老师指导学生。

谈熙却看出了其中居高临下的意味,“行,那我就说了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女孩儿的笑是真真好看,还有一种令人恼怒的轻松。

单单这份镇定,黎晔就已经对她刮目相看。

“首先,看构图,这是最直接,也是最干脆的。合理的构图形式能通过视觉作用的强弱对比,对观众的第一印象产生支配作用,引导视觉顺序,最后按照画者的构思线索去浏览画面。而这幅画,我第一看过去没什么章法,第二眼看过去,咳咳……说实话,挺辣眼睛的。”

黎晔眼皮跳了跳,不置可否。

围观的人群却炸开了,清一色讨伐谈熙的话,什么难听的都有,几个有头有脸的老艺术家岿然不动,但面色却很认真。

谈熙知道,他们才真正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并且在思考斟酌。这让她很振奋,像终于得到了小红花的幼稚园孩子,迫不及待想冲回家向父母邀功求赞。

因为,她接下来的语速越来越快,眼睛也愈发明亮:“其次,是色彩。如果构图是大纲的话,那色彩就是一幅作品的语言,也是绘画诸要素中最具情感特征的存在。无疑,这幅画的颜色很鲜艳,想主打黄和蓝色,嗯……乍一看还有点像梵高那幅《罗纳河上的星夜》,实则不然。梵高的画是矛盾体,既用了明亮炽热的黄色,又让整个画面被忧郁近似疯狂的蓝所霸占,其中表现出的挣扎和彷徨令人唏嘘。可是这幅画毫无意义地将两种颜色糅杂在一起,还添加了红绿紫等色彩,章法着实慌乱。”

众人不知何时停止了议论,用极其复杂的眼光看向谈熙,其中尤以黎晔为甚。

范中阳在人群里偷偷咧了下嘴。

“最后一点看光影。在光线照射下,我看不见亮面、中间面和暗面的明显层次。无论这幅画是不是黎晔女士的作品,我相信都称不上是一副好的油画,不过是色彩堆砌,跟打翻了调色盘一样。”谈熙掷地有声。

------题外话------

里面某些专业知识来自百科,也有杜撰的部分,如有专业人士请勿考究!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