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臧老青睐,得此殊荣/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因谈熙一番话震惊不已。小

那不是三流画家,也不是街头涂鸦者,那是黎晔啊!当今与井巡大师并肩而立的存在,可以说是国宝级画家也不为过。如此尊荣之人,如今却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指着鼻子批评,众人在恼怒谈熙的同时更为黎晔抱不平。

“她以为她是谁啊?怎么能说这种话?”

“砸场子来的吧?”

“谁去叫保镖?”

“……”

无疑,起哄的多是年轻一代,稍微有点阅历的都该知道这种时候不能随便开腔。一来,黎晔自己并未表态;二来,站在专业的角度,谈熙提出的几点质疑确实有可考之处,并非随口胡说。

各家大拿纷纷出言喝止自己带来的学生,现场再一次安静下来。

黎晔的关注点并不在这幅画上,而是谈熙当场辩驳的样子竟让她莫名熟悉,猛然想起上次去T大开会,结束之后去找范中阳结果站在教室门口看到一个站在讲台上夸夸其谈的姑娘,让奚葶根本下不来台。

事后,她也没在儿子面前多嘴,反正奚葶也是暂时的,没必要随口揭人短。反正,她从来就没看上过那个外表柔弱但攻于心计的女孩儿,反倒谈熙爽利的性子更讨人喜欢……

没想到,今天再一次见识了那张嘴的厉害,却怼到自己头上。人生呐,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撒狗血。

“黎女士,我说完了,您有何见教?”谈熙见她光盯着自己看却不说话,适时开口以作提醒。

“没有。”

吃瓜群众纷纷竖起耳朵。

谈熙挑眉,静候下。不管黎晔承认还是否认她都有把握全身而退,不过前者会让场面好看一点,后者就势必撕破脸了,反正她不怕,选择权在黎晔手上,无论结果如何她都照单全收。

在大家注视的目光下,黎晔继续开口:“因为她说得很对,这是一幅纯粹涂鸦的画作。”

哗——

现场瞬间炸开锅,唏嘘声,议论声不绝于耳。

其实,这个位置的确是留出来给《秋实》的,由于工作人员的疏忽错把另一幅画挂上去,所以才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谈熙提出来之前,黎晔忙着跟客人寒暄,根本没来得及注意,原本是件不大的事,只要及时换过来就不会有问题,没想到谈熙的眼睛这么毒。

黎晔将事情原委悉数道出,众人恍然,原来这个小女娃说得没错……

谈熙眉眼一弯,笑意渐深。

“哈哈……好啊!”潘海大笑着鼓掌,“你这丫头倒实诚得很,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分析问题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不错!不错!老范果然没看错人呐!”搞得他都忍不住嫉妒了。

另一位老泰山捋着胡子从人群中走出,看向谈熙的眼神写满了欣慰和激赏:“书画界就是需要这样敢于提出质疑、实话实说的年轻一代!我们老了,新人换旧人,可这肩上的挑子不轻,得有能力的人来接才行。曾经我一度悲观,可以说在这件事之前我依旧是悲观的,但你让我看到了新生代的画者的希望!好孩子,你很有勇气。”

“臧老!竟然是臧老!”

谈熙一愣,心里暗暗咋舌,虽然这位老前辈看上去真的很牛逼,但没想到居然这么牛逼!

臧老是谁?那是比黎晔和井巡更老一辈的画家,国宝里面的顶级国宝,不料误打误撞见到这样一幕。恐怕不出一天时间,这件事就会传为业内佳话,而谈熙的名字也将被人提及。谁让今天来的人咖位太高呢?

“臧老,您怎么来了?”黎晔目露惊喜,连忙上前搀扶。

“怎么,不想我来啊?”

“哪能?我这不担心您的身体才……”

老人一叹:“有心了,不碍事的。”

臧老八十岁高龄,前段时间又突然中风,在医院休养半年才调理过来,今天能够到场已经给了黎晔天大的面子,看完一场好戏也该告辞了。临走前,还特地拍拍谈熙的肩膀,直叹“后生可畏”,竟然还让身边的助理给了名片。

谈熙一点不矫情,一口一个“爷爷”甜得齁人,接过来之后就揣兜里了,动作一气呵成,众人正盘算怎么偷瞄呢,这下全打倒了。

黎晔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别看臧老年纪大,那可跟和蔼老人家半点不沾边,到底是搞艺术的,怎么可能没点脾气?想当年,老爷子出了名的难伺候,就连她也是磨了大半年才得他青睐,谈熙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却……

人的际遇就是如此妙不可言,黎晔摇头,唇角浮现出一抹慨叹的弧度,已经说不清是欣赏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总之复杂得很。

有些人努力一辈子也不见得能和臧老说上一句,有些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赞扬,所以,人比人是会气死人的。

这点,黎晔深表赞同。

臧老在助理搀扶下离开后,谈熙和黎晔又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

“孩子,你很优秀。”黎晔率先开口,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咄咄逼人。

谈熙笑笑,不准备接话,范中阳却在这个时候挤到她身边,朝黎晔道:“当然,这是我小徒弟。”

黎晔:“……”

谈熙:“……”您能不这么嘚瑟吗?

展览结束后,很多人看上了谈熙兜里的那张名片,可到底碍于脸面不敢贸然上前。眼看人马上就要离开了,大家心里捉急啊!

终于,有个年轻女人鼓起勇气上前,其实说年轻也不年轻了,只是搁一群老艺术家里面对比起来,算是比较青涩的,当然跟谈熙这种还在念大学的娇花儿自然没法比。

“你好……”

“有事吗?”谈熙不动声色。

“你是范老师的学生吗?”别急,先来个开场白。

“算吧。”

“哦,你看上去真年轻。”适当的赞美往往事半功倍。

“谢谢。”谈熙从善如流,被人夸她还是很高兴的。

“以前没在画展上见过你,第一次来吗?”套套近乎总没错啦。

“嗯。”上辈子她倒是看过不少画展,那时有顾眠陪着,虽然他是个门外汉也不见得对这些有什么兴趣,可他就是意陪谈熙瞎折腾。

“那你……”

“抱歉,臧老的电话我没办法给你。”她突然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了,脑海里晃过少年白衣清雅的背影,胸口像堵着一团棉絮,难受得很。

年轻女人一听,顿时双颊通红,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

谈熙没再看她,直接转身虽范中阳离开。

原本晚上还有个prty,纯粹业内人士联络感情的,不沾任何艺气,范中阳没兴趣,他还急着回酒店赶一份论,谈熙就更没兴趣了,她一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在一堆老男人里游刃有余,想想那画面就头皮发麻,她还是早点回去搂着陆征睡觉比较现实。

“走?”

“那就走呗!”

两人想法不谋而合。

到了停车场,却碰上黎晔和潘海,双方打了招呼,正准备告辞,潘海跳出来提议大家一起吃个饭,黎晔赶紧说她请客。

谈熙和范中阳对视一眼。

去不去?

我不知道,你决定。

那就去喽!

谈熙拍板,相当干脆。黎晔将两人的互动看到眼里,笑容加深,这孩子怪有趣的,也本事,能让范中阳这么专断独行的人听话,想来情商也不低。

其实,黎晔真误会了。谈熙不过是正中某人下怀而已,范老头想炫耀她这个新收的徒弟嘛,成,她就顺手搭个梯子,这老头就跟着下来了。

爬杆,下梯,范氏两大绝活。

还是那家私房菜馆,却不是谈熙的主意,人黎晔女士定的地方。

黎晔和潘海一个车,谈熙自然要载她这便宜师父。

进门的时候,黎晔正跟谈熙说话,她有一搭没一搭应着。

“小丫头脾气还不小。”

“有吗?”谈熙摸摸脸,装傻。

“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事先声明,我可没想过坑你。”

谈熙挥挥手,不甚在意:“我懂。”

“哟,你懂什么了?”

谈熙撇嘴,“潘老故意给我下套,别以为他装得好我就分辨不出来。”说完,哼了哼。

黎晔弯了弯唇角:“老潘这个人就喜欢‘提携’小辈,你以后跟他相处久了就习惯了。”

谈熙心里暗搓搓地想:谁要跟他相处啊?

的确,潘海是最先发现那幅画有问题的,正好遇上范中阳带谈熙过来,就顺手考验了她一把。

“阿嚏——”

“老潘,你没事吧?”范中阳扶了他一下,“感冒了?”这人壮的像头牛,应该不会吧?

潘海搓搓鼻子:“可能谁惦记我也不一定。”

范中阳表示沉默。

“唉,你孤家寡人怎么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呢?”

妈哒,好想打他哦。

“你坑我徒弟那事儿怎么算?”

“坑?怎么算坑呢?我那是帮你考察考察!”

“少来!你就存心跟我添堵是吧?”

“嘿嘿,咱们老兄弟至于吗?”

“那可是我徒弟!”千方百计坑来的,还在江边站着装了十几分钟的逼呢!

“是是是,你有徒弟你了不起,还开玛莎拉蒂……”

“就知道你嫉妒!”

妈哒,他也好想打人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