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又遇顾三少(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女士。???”包间门口已经有服务员候着,一看就是熟人的架势。

谈熙不动声色,心里却亮堂得很,看来这位国宝级女画家的背景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等有机会再问宋白,他一定知道……

进去之后,四人落座,谈熙左边是范中阳,右边是黎晔。

服务员把菜单拿上来,黎晔询问过众人,开始报菜名,临了范中阳补充道:“加个山水豆腐。”边说还忍不住咽口水。

黎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师兄来过?”这道菜是这家店的招牌,她每次来都必点,久而久之成了默认的规矩,所以不用开口店家也会送上来。

“哦,中午就是在这儿吃的。”范中阳说得轻巧,还有几分随意,他不就开口点了菜,至于这么惊讶吗?

显然,范中阳还没意识到能来这儿吃饭究竟意味着什么。

中午?黎晔目露思量,然后视线很自然地落到谈熙身上,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谈熙目光不动,回以微笑。

“行,暂时就这样,尽快上菜。”

“好的,几位稍等片刻。”

十分钟后,一桌热气腾腾的菜全部端上来,无论外观,还是香味都引人垂涎。

谈熙数了下足足十道菜,盘子都不小,几乎把整个桌面都铺满了。黎晔这“请客吃饭”的姿态摆得很足啊。

“唉,这口感绝了!”潘海第一筷子就夹了范中阳点名要的那道山水豆腐,酝了酝,“既有豆的清香,又仿佛带着泉水的甘冽,山水二字当真名副其实。老范,你这嘴可够叼的啊?”

“吃饭就吃饭,怎么还赏起菜来?”毛病!

潘海一听就知道这老小子是啥意思,呵呵一笑,也不恼:“平时画儿赏多了,赏赏菜也别有意趣。”

呵呵,真会玩儿。

谈熙低头刨饭,她是真饿了。中午只吃了七分饱,下午又费一番口舌,连带着动脑子,菜一上桌她就忍不住了。

突然,一双筷子伸到她碗里,然后放下一块小排骨,谈熙顺势抬眼,黎晔正朝她笑:“喜欢就多吃点。”

“哦,谢谢。”

“不客气。”黎晔把公筷放下,状若随意地询问:“这次是特意陪范师兄过来看画展?”

“嗯。”谈熙把排骨送进嘴里,动作说不上优雅,却也不粗鲁,透着一股子大气。

“什么时候回津市?我让人送你们……”

“你问老范,我是京都人。”

黎晔挑眉,“看你小小年纪就颇有见地,不知令堂……”

“黎女士,”她突然抬头,在黎晔稍显怔忡的目光下莞尔一笑,指着右侧方,“潘老想敬您酒来着,手都举软了。”

黎晔顺势望去,果然见到潘海端着酒杯,“小晔,我们三个都好几年没坐在一起吃饭了吧?”

“是啊……想想上一次还是大学。”

谈熙突然发现范中阳话变少了,要么低头吃菜,要么仰头喝酒,整个人有种沉郁的颓疲,虽然竭力压制,却还是在不经意间泄露。

怪了……

谈熙给范中阳盛了一碗鱼汤推到他手边:“少喝点酒,这汤挺香的。”

老头一顿,擤擤鼻子:“乖徒弟……”

谈熙眼神暗了一下,转头便见潘海逡巡在黎晔和范中阳之间复杂的目光,她心头一跳,不会那么狗血吧……

吃到后面,气氛慢慢热络起来。

“老范,我……羡慕你收、收了这么个好徒弟!”潘海喝高了,胖胖的双颊泛起红色,说话也变成大舌头。

“老潘你可悠着点,当心回去跪搓衣板!”

谈熙嘴角一抽,没想到这么个高壮大汉居然是“妻管严”。

范中阳这话说得戳心窝子,潘海一恼:“我跪搓衣板怎么了?也好过你孤家寡人一个!”

全场一默,黎晔脸上闪过不自然。

范中阳当场砸了筷子,面色难看:“我不跟醉鬼计较。丫头,咱们走!”

谈熙几乎是被扯着袖子提拎起来的,“啊?哦。”走就走呗,反正她也吃饱了。

“范师兄,等一下……”黎晔站起来,顺手扶住潘海,“老潘喝醉了,你别放在心上。”

脚步一顿,转身,恼怒不在,只剩无奈:“这么多年不长进,喝几口就撒疯,还是这个臭德性!”

谈熙却发现她师父故意避开了黎女士的目光,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小晔,你扶我做什么?我没……嗝……”

最后,还是范中阳把人扶出去,等黎晔结完账,潘海已经靠在路边灯柱上打呼噜。

“你们先走吧,我送他回去。”黎晔把后座车门关好,转身绕到前面驾驶位,刚拉开车门就被范中阳抬手截下。

“我们送,你一个人拿他没办法。”

黎晔挑眉:“你知道老潘家地址?”

“……不知道。”话音一顿,“你可以告诉我。”

两手摊开,目露无奈:“我也不清楚。”

“那……”

“出来的时候我给嫂子打了电话,她就在附近,应该马上就能到。”

“……哦。”

“妈?”熟悉的声音响起,黎晔回头,下一秒目露惊喜。

“阿琛,你怎么在这儿?”

“和几个朋友小聚。”

黎晔往他身后一瞄,果然看见几张熟悉的小辈面孔。

几人连忙整理衣冠,掩饰醉态。

“阿姨……”

“伯母……”

“黎女士……”

顾怀琛目送几人离开,视线收回来,突然顿住,继而轻飘飘落在谈熙身上。

后者淡淡挑眉,然后扭头跟范中阳说话。

“妈,范伯伯,你们也来吃饭?”

“还有你潘伯伯,他喝醉了在车里。”

“这位是……”疑惑的目光投向谈熙,后者笑得冷淡。

“哦,她是范伯伯新收的小徒弟,在T大念书,叫谈熙。”

“谈熙……”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染上几分深刻的意味,“你好。”

“你好,顾三少。”

黎晔微愣,“你们认识?”

顾怀琛不答,似笑非笑地看她,谈熙却早已别开视线,与身旁范中阳低声交谈。

男人笑了下,眼底暗色翻涌。

黎晔蹙眉,狐疑地打量二人,却碍于场合不对,没法刨根问底。

很快,潘海老婆来了,那也是个搞艺术的优雅老太,已现花白的发丝用一根木簪随意盘在脑后。

“阿海?醒醒……”

“嗯?老太婆?你怎么在这儿?”

“起来,回家了。”

“哦……”

老太太谢过黎晔之后,便扶着潘海上了辆出租。

“老潘的事情搞定,我们也告辞了。”范中阳同黎晔母子道别,上了谈熙的车。

直到玛莎拉蒂消失在视野范围内,顾怀琛才收回目光。

“阿琛?”

“妈。”

“你跟谈熙认识?”

“嗯,见过。她今天去看画展了?”

黎晔点头,“还误打误撞入了臧老的眼。”

“臧爷爷?”顾怀琛暗惊。

“是啊!这丫头有福气,以后恐怕还有大造化。”

顾怀琛眉眼含笑,不知想到什么,嘀咕一句:“确实有造化……”

“对了,今天那批工作人员调查清楚了吗?为什么子航的涂鸦画会被裱起来出现来在展览现场?”

提起这茬,顾怀琛忍不住伸手揉按眉心,“与工作人员无关,是顾子航干的。”

“航航?!”黎晔惊呼,她大孙子十分讨人喜欢,怎么会……

“妈,你和爸别惯着他,再这样下去迟早长成歪脖树。”

“什么歪脖树?那是你侄儿!”

“不信等着看,到时别后悔。”

“我知道了,回头会教育他,你这个当三叔的也得负起责任,好好引导。”

“这事我已经跟顾老大说了,该怎么处理他清楚。”

“走吧,先回家。”

“妈,范伯伯住哪个酒店?”

“希尔顿,怎么了?”

顾怀琛目光微闪:“上次奚葶的事麻烦他了,还没道谢。”

“你范伯伯不喜欢酒桌那套,别犯浑。”

“放心,我有分寸。”

“那好。”黎晔准备上车。

“妈,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完,先回公司一趟,你自己开车回去可以吗?”

“你别弄太晚,身体最重要。”

“我今晚不老宅,住蓬莱。”

“明天有客人来,记得回家吃饭。”

……

谈熙开车把范中阳送回酒店,见路边有个便利店,进去买了瓶矿泉水,结账的时候看到前台清一色摆开的杜先生,家里好像没有了,比照型号之后,顺手递给收银员:“一起结。”

年轻姑娘隐晦地看了她一眼,“总共一百二十块。”

谈熙抽出两张一百,从头到尾不见丝毫羞赧。

最后把零钱往兜里一揣,提好袋子转身出门。

“这年头,小姑娘也成老司机了……”

谈熙开车回蓬莱,路上还跟陆征通了电话,他才从老宅出来。

“谈小姐回来了。”保安小哥放下游戏机,替她开闸,乖乖玛莎拉蒂诶……

谈熙朝他点头,“谢了。”

“不客气,不客气……”

两分钟后,摁喇叭的声音传来,“哟,是顾先生啊。”

“麻烦你了。”

“应该的。”

玛莎拉蒂和进口奔驰一前一后驶入停车场。

谈熙刚锁好车门,准备上楼,突然肩膀一重。

“今晚第二次见面。”男人双手插进裤袋,衬衣领口松开两颗,周身隐隐弥漫着红酒的香气,眼神透露出一股邪魅的狷狂。

------题外话------

216年的最后一天,怎么能没有二更呢?~祝大家元旦快,新年新气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