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你难道不该赔我一个女朋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缓缓转身,目光平和,近似于寡淡。<->

“你好像并不惊讶?”

“我应该惊讶吗?”她反问。

男人低笑一声,“确实不该。恭喜你得到臧老赏识,前途无量。”

“谢谢。”谈熙礼貌颔首。

这时,电梯来了,谈熙正欲迈步,下一秒被顾怀琛钳住手腕,只能眼睁睁看电梯门合上。

“三少什么意思?”

“谈熙,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解释?”

顾怀琛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拉近,四目相对,一个温润流光,一个淡漠凉薄。

“你利用我。”平淡的语调,依旧是翩翩公子,却不难听出其中压抑的怒气。

“三少慎言。”谈熙眉眼含笑,有种平和之下隐藏万丈深渊的沉静,“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顾怀琛松开她的手,半晌:“我和奚葶分手了。”

谈熙面无表情。

“我知道,你和她有过节。现在你满意了吗?”

“不,不满意。”女孩儿眼中笑意退去,剩下一派冷冽,“没了工作和男人算什么?如果可以,我还真希望她连命都丢掉。”

那一瞬间,顾怀琛被她眼里爆发出的惊天恨意震住,慈悲面,毒蛇心,明明干净得让人无法亵渎,却邪气入骨,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

“你……”

“怎么,想骂我狠毒?”

“不管你跟她有什么过节,都不至于用命来抵。”

“不至于?”可她欠的原主一条命!

“那天晚上,你是故意引诱我?”

谈熙冷笑:“那你被我引诱了吗?”

“没错。现在你打算怎么办?我已经分手了,你难道不该赔我一个女朋友?”

谈熙气笑了,看着男人那张温润如玉的脸,莫名晃神,“分手是你的事,别算我头上。”

“可我是为了你。”

“抱歉,三少太看得起我。”

“谈熙,你在逃避我的问题。”男人正色。

“分手只能说明你不够爱她,仅此而已。”

“你想赖账?”

“我答应过你什么吗?”

顾怀琛哑口无言。

谈熙不想跟他起冲突,就凭那身与顾眠相似的温润气质,她就说不出伤人的话。

“所以,你承认酒吧那晚是故意的?”

谈熙顿觉好笑:“我有做过什么吗?”

“喝酒,跳舞。”

“酒,所有人都喝了;舞,我也不是只跟你一个人跳过。”

顾怀琛怒意翻涌,女人凉薄的眼神令他心悸,被骗的恼怒让他胸膛剧烈起伏。

电梯下降,叮——

谈熙走进去,顾怀琛紧随其后,她按了18,顾怀琛按下17。

“做我的女朋友很难吗?”男人苦涩一笑。

“谈恋爱不是工作,没办法用难易去度量,只有愿意和不愿意。”

“所以,你不愿意?”

谈熙弯了弯唇角,眼神明亮:“我有男朋友了。”

顾怀琛并不意外:“18楼那位?”

她没有否认。

“看来,他的条件不比我差……”顾怀琛并不知道他口中“那位”就是陆征,一来他并不经常住这边,房子几乎都是空着,奚葶从意大利回来之后,他才跑得比较勤快;二来,归功于“蓬莱”对业主信息的良好保密。

能让她开玛莎拉蒂的男人何止是“不差”,顾怀琛轻笑,隐隐带着自嘲……

叮——

17楼到了。

“今晚我有些冲动,抱歉。”

谈熙不置可否,男人迈步而出,电梯门随之合上。

很快,18楼。

刚把门推开,谈熙就被一股重力向前拉扯,砰——

门合上,震天响。

室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谈熙却能够清晰感受男人灼热的呼吸,鼻尖传来熟悉的味道,是家里沐浴乳的香气,夹杂着淡淡烟味。

她扔了包,往上一蹦,双手圈住男人脖颈,双腿在他腰腹部夹紧,像只考拉终于找到自己的树。

吻落在男人挺立的鼻梁上,顺势往下张嘴含住薄薄的唇,只能一声闷哼,两人都尝到血腥味。

啪嗒——

陆征伸手把灯打开,谈熙死活不愿下来,亏得陆征身强体壮,不然还真经不起她这番折腾。

大掌掂了掂她的屁股,“今天很热情,受什么刺激了?”

谈熙分明看到了他眼底揶揄的笑意,嗷呜一口,直接咬住男人鼻头,陆征疼得倒抽凉气。

“你是狗吗?”哭笑不得。

谈熙也不敢真用力,毕竟是摆在面上的部位,“我喜欢,不可以?”

陆征抱她往卧室走,“可以!”无奈之下难掩宠溺。

吧唧一口,“嘴真甜,赏你的。”

“喝酒了?”

“没多喝,就一小杯。”谈熙眼巴巴瞅他。

陆征不动声色。

“那人家都是长辈,我总不好端着架子啊,多矫情!”

“长辈?”

“是啊,我今天拜了师父,又见到国内画坛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哦,还有个老人家夸我了,他很厉害哦,是元老级的!”

陆征听她喋喋不休地念叨,唇角轻微上扬,牵动了之前别咬伤的地方,眉头一蹙。

“疼?我看看……”谈熙把他的脸板正,食指指尖沿着唇瓣勾勒,来回反复,陆征呼吸一紧,只觉小腹积聚着一团邪火。

“别闹。”

“我还没检查完呢,你急什么?”女孩儿眼尾上挑。

陆征行至床边,“下来。”

“我不。”

“听话。”

“那你说一句我爱听的。”

“小东西,你还得寸进尺了?”陆征头疼。

“网上说,女人是要哄的,那你也哄哄我呗。”

“哄?说假话?”

“不是那个意思!陆征,你故意……唔……”

谈熙被堵得措手不及,男人的牙齿磕到她下嘴唇上,有点疼,有点麻,火辣辣的。

半晌,两人分开。

“说话就说话,动什么嘴啊……”虽然她被吻得很爽。

“做不是比说更有分量?”

谈熙凑到他耳边:“阿征,你好像从来没对我说过那三个字。”

“哪三个字?”

“我爱你。”

薄唇一抿,嘴角自然上翘一个弧度:“嗯,我知道。”

“我让你说!”谈熙气得想挠人。

“说什么?你该去洗澡了。”

“别转移话题!”

无论谈熙怎么缠,怎么赖,陆征就是不开口。

最后,她抱着睡衣气鼓鼓冲进浴室,门重重一响。

陆征走到窗前,点了支烟夹在指缝间,白雾弥漫中隐约可见他上下滚动的喉结,以及微微泛起薄红的耳根。

洗完澡,谈熙气消了一半,散着头发出来,走到他面前,转身背对。

陆征将窗户关上,以免冷风吹进来,从柜子里拿出风筒,插电,打开,哗哗声响起,略带薄茧的指腹擦过女孩儿敏感的头皮,谈熙全身都酥了。

十分钟后,长发干透,陆征把风筒收好,谈熙直接钻进被窝里。

陆征进去刷牙,他之前已经洗过澡,也刷过牙,只是刚才又抽了烟。

谈熙目光四下搜寻,打火机搁在化妆台上,却唯独不见烟盒,她忍不住骂了声“臭男人”,防她跟防贼似的。

心塞……

很快,陆征出来,掀开被子睡到床上,谈熙像根擀面杖,三两下滚到他身边,顺手蹂躏着男人紧实匀称的腹肌。

“一、二、三……六。”

谈熙最喜欢这几块肉了,平时一见就忍不住流口水。

“今天回去战况如何?”

陆征拧眉,半晌才挤出两个字:“惨烈。”

他并没有夸张,一进门老爷子就冲他冷哼,目光比刀子还凌厉。显然,老太太已经把两人同居的事情说了。

“乖孙回来了,你哼什么哼?倒是说句像模像样的话啊!”

“娘们儿家家懂什么?去厨房看你的汤!”

老太太还想再劝两句,收到陆征宽慰的眼神,她便不再多言,转身进了厨房,把谈话的空间留给爷孙俩。

“听说你跟天霖媳妇在一起了?”老爷子开门见山。

“他们没结婚。”

“那也是摆过酒的!圈子里谁不知道?”

“法律层面来讲,他们之间并没有实质关系。”

砰——

老爷子拍桌而起:“混账!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连外甥媳妇儿也敢抢?”

陆征目光骤冷:“说了,他们没关系。”

“就算没关系,可你知不知道,事情传出去会对你、对陆氏的名誉造成多大伤害?!”

“我心里有数。”

“有什么数?一己之力如何堵得住悠悠众口?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承认。”

“不需要你承认!”陆征也火了。

这爷孙俩的脾气都倔,好比火炮对火炮——不炸才怪!

老太太在厨房听得着急,思量着到底该不该冲出去,可……迟早要过这关,今天阻止了,还有下次,还不如把话摊开讲。

“我让人查过那个女孩子,谈家人,当初是秦天霖主动提出要娶她,至今还得不到秦家认可,迟早会被赶出去。如果你只是玩玩,我不拦,一个女人而已,可如果你要动真格,我绝对不会同意!”

“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插手。”

“你是我孙子!我就得管!”

“不需要。”

“阿征,你非得一意孤行?”

“我自有分寸。”

“你!简直无可救药!”

陆征起身要走,老太太及时追出来,“吵什么吵?都是一家人,至于闹成这样?坐下来,吃完饭再说。”

老爷子冷哼。

陆征岿然不动。

两人这是杠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